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红朝谎言录 >> 论烂棉急救包高价卖给志愿军

|<< <<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 >>|
论烂棉急救包高价卖给志愿军

作者:张育明 原河南医学院(现郑州大学)退休医生 美国耶鲁大学退休癌症研究员

毛泽东掠夺金银为朝鲜战争从苏俄购买军火,在一九五一年发动三反五反运动,如同大张旗鼓、雷厉风行地镇压反革命一样。为了镇压枪杀工商业者并抢劫他们的私有财产,给工商业者强加、捏造了许多罪名。

其中有一条还载于一九九四年,中共中央红旗出版社出版、北京新华书店发行,袁纯青、李惠让、宇剑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纪实》「凯歌进行篇」33页,有下列一段记述:「用从尸体上和垃圾堆里拾取的腐烂棉花、废棉烂棉制成含有大量病菌的急救包,以高价卖给志愿军。不法资本家的这些罪恶行为,严重地破坏了抗美援朝战争,危害了志愿军指战员的生命安全。在抢救伤员中,由于用了劣质青霉素以及带有化脓菌、破伤风菌和坏疽菌等病菌的急救包,许多伤病员伤势非但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抢救和治疗,反而造成不该致残的致残了,不该牺牲的牺牲了。」对这段奇文稍加分析就可以看出,毛共御用文人为达到共产党迫害工商业者并掠夺他们财产的目的,所造的谣言和诬蔑何其肤浅与不值一驳。

首先尸体上的腐烂棉花只有存在坟里,任何朝代,既或是穷光蛋、无赖土混混儿,挖坟掘墓也是为了金银珠宝,有几个资本家为了尸体上的半斤八两腐烂棉花疙瘩去偷坟掘墓?如果说美国的垃圾堆有时还真能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包括棉织品,中国的垃圾堆里有多少腐烂棉花?资本家雇多少工人去拾去捡?作急救包的工人能用腐烂棉花吗?当时不揭发不抗议,非等到五反运动才揭发出来?

这里估且不谈破伤风是如何预防及青霉素对破伤风杆菌是否有效的医学问题,就只论共产党把一百多万中国人推到朝鲜战场,让他们饿死、冻死、病死、维生素缺乏死,后勤供应不上,官兵有的连鞋都没有,把棉毯剪成包脚布,把这个责任推到中国工商业者身上,真是弥天大谎,欺人太甚!

可是许多商业者在当时就因为共产党的栽赃和诬蔑,楞是家破人亡、丧失财产、妻离子散、惨遭杀害,至今仍然冤沉海底,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据理说句公道话,中国人可真是都是被毛共吓破胆了,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只管「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吧!
但是中国人被毛共极权专制暴力恐怖了五十余年,应该来个冷水浴,清醒清醒了!土改镇反,农村杀百分之一,城市杀百分之零点五,轮不到你,可是三反五反整肃打击百分之五的老虎可就轮到了。

笔者的老家在一九五二年就枪毙了河北省委常委、天津和石家庄地区两个主要地委书记刘青山和张子善,二人在临死前都是不认罪,大喊「冤枉」!河北省委书记林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王裕南和笔者表妹的公公一同去给刘、张二人做工作,让他们认罪签字。林铁就直截了当地说:「你们在冀中活埋了多少抗日的河北民军,在内部肃反和抢救运动中杀害了多少共产党员,他们冤枉不冤枉?!今天革命形势发展到这一步,党需要你们两个人的脑袋拿出来,就为党拿出来吧!怕死就别革命,革命就是流血!就是不要脑袋!」这是我表妹的公公亲口对我说的现场情况,闻之令人毛骨悚然!

到今天中国人必须明白,一个政权无端作践法律对一个无辜的迫害,就是对全体人民的迫害,就应起而反抗,否则今天对别人的横祸明天就可能降临到你的头上。毛共统治五十多年的历史,正是证明了这一个真理。一九五三年的思想改造和忠诚老实运动把中国的清水衙门大中小知识份子梳篦了一遍,光北京大学的教授就自杀了好几十位。我的小儿科老师范权教授的夫人就自杀身亡,协和医学院外科教授曾宪九的夫人几乎自杀身亡。一九五五年反胡风反革命集团的肃反运动要打击百分之五,又有不少人自杀身亡。

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中又有百分之五至十打成右派份子,毛泽东死后有五十五万人平反,实际上最少有一百万知识份子精英被打成右派。左翼作家联盟党组书记、直接领导鲁迅的冯雪峰也被打成右派。一九五九年光共产党内的中高级干部随著彭德怀、张闻天又有三百五十多万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份子。安徽省委书记副省长张恺帆因为良心尚存,不忍农民一家一家的老老少少活活饿死,在无为县解散了大食堂,结果不但被毛泽东打成右倾机会主义份子,而且被监禁二十多年,几乎被枪杀。一九六零至六三年,活活把五千万中国人饿死。一九六四年又开始大小四清直至文化大革命十年,最少有一亿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这些为毛作伥、助共为虐的党棍们又是什么下场呢?

在上海横行一时的陈毅在文革中被批斗,患肠癌得不到治疗而死于悲痛之中。

华东和上海第一书记饶漱石,常务副市长潘汉年,公安局长杨某没有掌权风光几天,就被毛泽东杀人灭口了。

横行天津的市委书记黄敬,即俞启威,江青的第一任同居者,在一九五八年被批斗后。在去广卅的飞机上跪在李富春的面前要求他的党给他留一条活路,可是他一下飞机可就呼吸心跳停止了。

横行在北京的彭真、刘仁、冯基平也都在秦城监狱受尽了折磨,刘仁带著背铐死在水泥地上。

在全国张牙舞爪地执行镇压、肃反、反右的总参谋长公安部长罗瑞卿跳楼自杀,下肢骨折凄惨而亡。

谢富治和副总参谋长李天佑上将同时被枪杀,谢富治死到手术台上。

文武双全的部长李震被活活勒死在从毛卧室直通人民大会堂的地道里。

副部长徐子荣被害死在监狱里等等。

这难道不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吗?(http

一个人、一个团体乃至一个民族必须永远怀抱「过则勿惮改」的素质、制度气氛,才有可能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最可怕的就是麻木不仁,是非不分,黑白不辨,随波逐流,迷信盲从,赶时髦、随大流、瞎起哄

|<< <<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