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红朝谎言录 >> 狸猫换太子 陈小虎尚在

|<< <<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 >>|
狸猫换太子 陈小虎尚在

作者:张育明

原河南医学院(现郑州大学)退休医生 耶鲁大学退休癌症研究员客座教授

河南省洛阳市有个武装部政委,其妻子是劳动局局长,他们有个儿子,简直就是有名的恶少衙内的一个小头目,他不但强奸了不少民女,最后还把一个12岁的小女孩强奸后,害怕这个孩子说出来,竟然把小女孩的舌头割掉了。孩子的父母被迫无奈只好带著满嘴流血的孩子,拿著割下来的舌头到地区公检法大院痛哭流泪喊冤。

洛阳地区只好把这个孩子公费医疗送进医院,逮捕了这个政委的儿子。当洛阳一位检察长到郑州省高级法院呈批判刑手续时,顺便找我为他测量血压。这位检察长很气愤地拍著桌子大声说道:「这算什么世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简直是鬼话!政委的儿子强奸12岁的小女孩还有人出面阻止判刑,割了人家孩子的舌头,无人过问,割人的劳动局长家天天有人送礼,安慰的人不断;犯了罪的人家车水马龙,如果这样的罪犯不判刑,我这个检察长就辞职不干了!」

河南省平顶山市公安局长的儿子也是一个恶少,把一个14岁的女孩强奸后,还把她的两个乳头咬了下来。公安局长还在政法会议上说:「这不是人命大案,也不是什么反革命,没什么了不起,谁敢小题大作,逮捕我的儿子,老子拼上这个局长不当,也要跟他斗一斗!」可巧,平顶山市委政法委书记兼法院院长老李是笔者的同乡,燕赵义士,老李到郑州公安厅为此事告状时,到我家为他老妻看病,也拍著我的桌子说:「这个罪犯如果不逮捕判刑,我就退党,这个政法书记中级人民法院院长也就不当了,回咱们老家当个老百姓吧!」

我们河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有个书记,他的儿子在郑州市公安部门当警察,这个青年穿著警服多次到公园偏僻角落寻找、威胁幽会的青年男女,他把男青年吓走,把女青年威逼到他河南医学院的一间房内强奸。我在医学院宿舍的一个邻居姓赵,她就经常把她化学系的一个小屋钥匙交给这个强奸犯使用。

当我批评这个邻居时,这个邻居竟然嘲讽我说:「你张老师正确,总是在河南医学院吃不开,老受整,你若不是业务强,外文无人能比,河南医学院离开你就没有现场翻译,否则就凭你这倔劲,一天也呆不了!我什么都不行,但我和党的关系好,就一顺百顺,升级分房调薪都有我的份!我希望张老师今后脑子活点!」这个强奸犯最后坏事做绝了,最后被捕。

我们这位书记在会上公开当众说:「我儿子因为交了几个女朋友被捕了,有人看我的笑话,我对你们明说,我***在河南当了几十年高干,没这点魔法还当这个共产党的书记干什么!?前门抓我的儿子,后门给我放出来!小事一桩,没什么了不起!」没有几天,这个强奸犯又在河南医学院大摇大摆起来了。

有一天傍晚,我到一个老院长刘序宜家中谈工作的问题,刘院长长嘘短叹地对我说道:「最近有两件事,使我非常痛苦:一件是肿瘤医院徐院长心肌梗死,既无吸氧也未打针,白白耽误了三四个钟头,竟然没有任何治疗,冤死在省人民医院急症室。老徐和我都是几十年的老同志,省卫生部门老领导,死后我去看望家属参加追悼会,同志们都非常痛心,老徐知道是心肌梗塞,立即让儿子背到对门省医院急诊室,半个钟头挂上号,半个钟头找到医生护士,半个钟头取出药,没有消毒针管,氧气筒是空的,直到死三个钟头没打上针,吸上氧,当忙乱中找总务要氧气,找供应室消毒针管,老徐说了最后一句话:「晚了,一切都晚了!我这住在对门的院长治病都这样难,农村群众那还不难死!」说完这句话,头一歪可就咽气了。」

第二件事就是一附院书记竟然在公众场合对自己儿子的犯罪行为,大放厥词,我们的干部,我们的党竟然堕落到这种程度,解放三十多年了,工作做成这个样子,社会面貌发展到今天这种地步,真是没有想到啊!?」

中共中央委员、军委委员、武汉军区司令员陈再道有个叫陈小虎的儿子,是洛阳市黑社会衙内恶少中的大头目。据说他强奸14岁至17岁的少女就有三四十个,还牵涉到当地一些党政军各级领导干部的女儿,有些情节和性质极为恶劣,确实发展到了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地步。加上在天津市,由于李瑞环市委书记的铁面无私、执法如山,竟然把朱德的孙子因同样犯罪枪决了。故此河南省委批准、洛阳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判处陈小虎死刑。在上诉期内来了三个穿呢子军装的参谋,来往奔波于洛阳、郑州、北京和武汉之间,最后陈司令员拿出了十几万元人民币上下左右打点,洛阳市找出来一个死刑犯,对其家属进行了一定的安抚工作,最后以一个人的死刑代替二人死以陈小虎的名义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当洛阳地区某县公安局局长因患肝炎到郑州找我看病时说了这件事情,最后还勉强苦笑著说:「公检法工作也不好干,谁掌权谁都要掌握这个刀把子。毛主席早就说过‘法律是阶级斗争的工具,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骗人的!’我在公安局干了半辈子,我算明白谁掌权谁有理!毛主席掌权,毛主席无论怎么说话都有理,刘少奇失了权,他说太阳从东边出来都是反革命。河南二七公社掌权让我抓河造总老保,我就抓,抓也有理。河造总翻过手来让我放老保,放也不理。让我抓二七造反派,抓又有理!就是我公安局长没理,一切服从上级组织命令,公检法就是工具,就是一把刀!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这就是社会主义、阶级斗争的优越性,有了权就有了一切!所以毛主席共产党要党员永远抓住三把子,就是印把子(政权)、刀把子(军警权)和勺把子(卡住人民的脖嗉-吃饭问题),共产党只要抓住这三把子,谁个也翻不了身,都得服服贴贴地当顺民!「

局长扭头冷笑了一下说道:「其实共产党这一套并不新鲜,完全是跟驯兽师学的老一套,马戏团驯练老虎狮子,不就是用饥饿给食物,抽打精神威胁吗?!」

共产党是谎话连篇,可这个公安局长党员说的这几句可全是大实话。

|<< <<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