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红朝谎言录 >> 国骗与国伤

|<< <<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 >>|
国骗与国伤

作者:朱执中

20世纪末,中国大陆出现过一位「打假英雄」,曾到多个城市的市场暗查密访,专门揭发那些骗民钱财,伤害民命的奸商,普受民众赞同。自然,他打的是小假,仅是民骗,商骗,小型案件,未尝不是美中不足。而当今大陆紧迫的形势正呼唤著敢打大假,敢揭国骗的勇者,而且不只少数几个,需要的是更多更多!

什么才称得上「国骗」?简单的解释是,一个人,一个党精心密谋捏造出的事实,编造的谎言,不是用来只骗几个人,或者一群人,所编谎言的内容涉及国家大事,人民祸福,党国命运与国际纵横等大宗旨,并且存心骗的是全国百姓,一党的党员。具备这些便够得上国骗的基本条件。

那么怎样才算国伤?简单的说,国伤是由国骗所致。伤的不是一个人一家人, 也不是一小群人,而是伤及一国的多数人,甚至波及全民,伤在身与心,伤在经济,伤在几千万无辜者含冤逝去。国民多伤,民族亦伤,国体元气随之也必伤,是为国伤。

共产政治文化

53年前,当中共在大陆君临天下,标新立异的共产政治文化,一套又一套招数,不停地向民众心灵渗透。每次大集会必唱「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人民好喜欢呀……(解放区的天)」,「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天下的罪人…… (国际歌,天下的罪人后改为天下受苦的人)」等革命歌曲,军队,地方文工团四处演出,惹出不少眼泪的话剧《白毛女》,《刘胡兰》,苏联的歌曲,电影,艺术也大行其道,「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这类口号,标语常常出现。这些寓政治于娱乐,文化的宣传方式,对「解放区」,广大青少年和民众像「白纸一样」的头脑,其攻心性的渗透力,诱导力都非同寻常。

寓政治于娱乐文化,仅是中共在「新解放区」攻心战略的小小前哨战。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一文,当年对指导中共文宣系统,怎样在夺权斗争中进一步发挥笔杆子的作用,是起了重要的指导和推动作用。造出一批能够有力地为此一「政治目的」(应该说是政治阴谋)服务的话剧,歌曲,小说以及文字宣传。国民党,蒋介石,坚持北伐,抗日,取得胜利,在大陆施政上也基本依照三民主义施政,政绩有目共睹。

蒋氏主政虽有错误与弊病,但其程度远不致于毛泽东与中共不惜牺牲多少百万宝贵民命,大大拖迟国家发展,以猛烈暴力推翻中华民国政权。毛泽东和中共夺权是非正义的,他们的政府执政,也缺乏法律程序和效力。这股思潮在「新中国」初期潜势颇大,因言行不能公开发表而已。但毛泽东和他的左右手心知肚明,绝不能让它在大陆扩散。于是执政伊始,他们便对知识份子制订出一项具有中共(不是国)特色的政策:「团结,改造 ,利用。」自此,毛共以各种组织形式,以各种政治运动,强加给广大知识份子的「思想改造」便没完没了。西方有的评论家把它简化为「洗脑」。

具体标准是,树立跟随中国共产党毛主席干革命,为建设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奋斗一生的目标。为诱导知识分子达到这样的改造,死心塌地为它驱使,同时,也为诱引社会上众多身留「新中国」,心向民国的各类人等转变心态,朝它俯首贴耳。在「新中国」伊始,中共运用自控的国家资源,大量编印这类书籍,报纸,期刊,自上而下向全国散发,同时又通过各地诸多能言善辩的领导干部,宣传员,在大大小小的群众集会上大肆宣讲。

中共三大国骗

在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上,第一次出现范围最大,深谋远虑而又诡计多端的国骗: 三大国骗。

一、中共说「以暴力夺取政权有理」,国民党「叛变革命」,背弃孙中山,「联俄,容共,扶助工农」三大政策,成了反动派。

在此,中共撒了几个谎:

1.抵毁对手,掩盖了本党背叛国民革命与搞夺权史实。

1,1,2.以倒果为因的手法,中共为自己脱罪,却把「罪」加在国民党身上。1926与1927年间,怀著阴谋跨党参加国民党的共产党员如毛泽东等等,背离国民党党章宗旨,在不少城市,农村迅速大量发展共产党员,秘密成立组织,并密谋暴动,后来果然在部份城市,乡村付之行动,妄图夺取地方政权。

国民党,蒋介石为维护中华民国安全,坚决把共产党员清除出国民党,给予那些参与领导,指挥武装起义,暴乱的共产党员和工人,农民以惩罚或镇压。这是国共第一次同盟分裂的主因,中共或避而不谈,或扭曲事实,加罪对方。

3.中共在已公开的文字中,一贯隐瞒一个国际性大阴谋,即共产党国际与斯大林曾密令它争取加入执政的国民党,以壮大自己,待时机成熟坚决夺取政权,为世界共产革命在东方取得第一次胜利与突破这一重要史实。

二、官僚资产阶级(国民党)与封建地主阶级,帝国主义勾结在一起,像三座大山压在中国人民头上,中国共产党坚决打倒它,解放水深火热中的人民。

这形象化的大谎话,大国骗,50多年前它曾迷惑了多少愚昧的农民和热血青年,为中共夺权发起的内战而葬身火海。本文无须多作评论,只拿今天大陆,台湾各自的现状与这大谎言对照,比较一下,就会拆穿中共当年造这么大国骗,手法是多卑鄙多拙劣!

今天,中共一党独控的国有资产,不知比当年在大陆的国民党资产多了几多倍,中共把全国农民私有的土地收归国有,它及其政府岂不变成新的地主阶级?今天,中共同昔日被它称为帝国主义的一些国家的「勾结」,比当年国民党更广更深了。中共岂不成了压在大陆人民头上新大山?!试问,人民是不是也可以效法中共「成功的」革命经验再来一次呢?

三、近十多年,大陆不少学者通过对国,共两党历史进行了广泛,深入研究与反思后,对抗日战争中两党的各自的实际发展表现,大多取得以下的共识:国民党,蒋介石及其政府和军队是八年抗战的主力,牺牲最大,为中国抗战获得最后胜利贡献最大。而中共及其军队,仅在几个由它管辖,但地方不大的根据地运作敌后游击战,对抗战胜利,贡献有限。

旅美大陆文学家,历史学家辛灏年在他新著《谁是新中国》有关抗战章节(468页)中指出:「……中共在国难当头的日子里,因不抗日和假抗日,而能真发展真扩张,从而夺取了地盘,壮大了力量,并为战后发动那一场内战打下了重要基础,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抗日的史实就是如比。

毛泽东却一直高调撒谎说,红军长征是为了北上抗日。「二万五千里长征,是抗日宣言书」他把红军在被围剿中失败而流窜,谎说为「抗日」,他又自吹说,中共武装力量是抗日的「中坚力量」。抗战胜利后,在他所写关于重庆谈判一文中,更以自鸣得意的讽刺中吻写道,抗战中躲在峨嵋山上的人下山来抢摘胜利桃子了。抗战时他几次写道:蒋介石,国民党「消极」抗日,积极反共,按照他们抗日时期的行径,还它以消极抗日,蓄谋叛国的评说恐怕恰如其份吧!

中共夺得政权,原因有多方面,但它敢于在国事上大撒其谎,向全国施行大国骗,从而迷惑部份人心却是其中的重大因素。单看它在十二,三年(1924-1936年)间,先后两次得与国民党结盟,获得「大发展」与「绝处逢生」的两大机会,皆因它心怀鬼胎,别有企图,而表面上却装得毕恭毕敬,也骗得当时两届领导的轻信,让它获得大便宜,进而夺江山,坐江山。

为了粉饰,制造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北京,上海,广州等大中城市,地下党与先遣人员预先发动,组织了盛大的「热烈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入城仪式」,上海还出现过,」解放军宁睡屋檐下,不入住民房」这样被中共新华社大量传播的新闻,曾赢得了不少「美誉」。

在抗战,内战时期策动的大大小小的国骗,比如对国民党蒋介石就攻其一点而不及其余地尽力抵毁,扭曲,而对本党便改头换面,精致包装为「英雄」,「天然领导核心」,对内战史关键处的隐瞒与扭曲的文章,著作,照片等,1947年起在各个「新区」大量翻印上市,书店充斥著毛泽东著作外,甚么《人民公敌蒋介石》 (陈伯达著),《蒋宋孔陈四大家族》 (陈伯达著),以及1951年胡乔木的《中国共产党三十年》等等。如上所述,中共特别著重将自己包装成是坐在抗日战争第一把交椅的「英雄」,藉此谎言提高身价,增强执政合法性。

从1950年代初开始,便不惜大量发出由它主控的国家资源,一部接一部摄制,放映专门歌颂中共领导的武装力量是怎样英勇抗击日寇这一类感性形象的电影更有效地影响民众,诱引他们在不知不觉中按照中共对特定历史,政治所定的调子去认识那被扭曲了的世界。鼓吹中共及其战绩的如《赵一曼》,《铁路游击队》,《地道战》,《狼牙山五壮士》,《平原游击队》,《平型关大战》,《小兵张嘎》,《鸡毛信》,《红灯忋》,《野火春风斗古城》。八年中,始终以大军在正面战场上抗击日寇的是国民政府领导的国军,才是不折不扣的主力。有关它的电影,只看过近期的《台儿庄血战》这部片。

直到改革开放,特别是胡耀帮,赵紫阳开拓的较宽松的八十年代初,中期,国共两党历史密件渐向部份人士开放,怀著弄清真相,揭露重大历史之谜,以利推动政治改革志向的一些学者,经过艰苦深入地研究了大量史料,纷纷以充分的史实和数字,证实并揭发了中共以上三大国骗,以及其它的政治大谎言。

曾是毛主席接班人的林彪副统帅说:「不说谎话成不了大事」,,恐怕这既是他个人的「革命心得」,也是他所在党的「革命经验」。俗话说「老马识途」,中共,毛泽东以及邓,江主政53年来,之所以依然大,小国骗不断,皆因这是他们的极权政体重要「长寿秘诀之一。

毛泽东金口断案 华国锋萧规曹随

中共82年实践的检验证明,所谓毛泽东善于结合中国国情去运用几大方面的马列主义理论,根本不是真理,而是谬论。如阶级斗争是历史发展的动力,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消灭私有制,统治阶级的思想就是时代思想等。农村包围城市之战打胜了,众吹鼓手大赞毛泽东在战略上发展了马列主义。其实,中国历史上多个农民起义领袖,为谋皇位而打江山,大都先占农村,后打城市和王都。毛泽东主导农村革命,不过是新时代新翻版,其中只有一些新招数而已。

毛泽东主政27年,亲自发动和领导「镇反」,「土改」,「三反」,「五反」,「肃反」,「反右」,「文革」等政治运动。每次都为开展运动撰写一篇「理论」,其实都是莫须有的捏造,抵毁被斗对象的谎言,也即国骗。比如文革,他心中的焦点本来是要打倒被认为是反对他的国家主席刘少奇以及一大批重要干部。而他却把文革谎说成是防止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复辟,保卫社会主义的斗争,是共产党与国民党斗争的继续等等,给刘少奇戴上「叛徒,内奸,工贼」的假罪名,就残酷地把他整死。

他金口一开,「地主是反动剥削份子」,即使他们没有殴打,杀害农民,不少人也被枪毙。国民党军政人员和党,团员,仅是历史问题,并无罪状,金口一开,定他个「历史反革命分子」,便可以肆意杀害,有的读中学时参加三民主义青年团的年轻学生,也被绑赴刑场枪毙。这种被以谎言定罪杀的人,据说有五千多万。可见「新中国」金口定案害人不浅,并且让冤死者几千万遗属留下深深心灵创伤!

华国锋首倡「两个凡是」,谁敢反对毛泽东他就治谁罪。上海市优秀大学生王申酉,文革后期,他经长时间思考,写下批判文革,批判毛泽东长篇的论文,观点正确,有独立见解。结果被判死刑但未立即执行。文革结束后,照理应予释放。但华国锋看到有关他的报告,金口一开说,这是个「恶毒攻击毛主席份子,杀!」王申酉这个前途似锦的年轻生命便在人间消失。

「四人帮」(此新词也是谎言之一,文革的发动和领导者毛泽东,因为君者讳,被放在帮外了)被关一年零二个月之时,江西省同情刘少奇,批判文革,批判林彪的青年女工李九莲也被处死,同情她而又为她鸣冤叫屈的青年女教师锺海源也被惨杀。长春市青工史云峰批判过毛泽东,粉碎「四人帮」两月后被处以极刑。在新中国金口定案与政权就是如此草菅人命!

胡耀帮昙花一现 邓小平铸成六四血案

胡耀帮总书记早在江西,延安革命根据地的审干整人运动中,也亲受过冤枉,捱过沉重打击,见过康生(毛泽东信任的人)之流杀自己人连眼也不眨一眨那种凶残情景。他领导中组部工作人员,对一个又一个集体的,个人的冤假错案,经反覆深入调查,发现这些冤案罗列的「事实」,「证据」都是某些人在不正常情况下胡乱编造,常是一派谎言,办案人员也马马虎虎信以为真,便草草定成什么,什么案。

手握大权的一些中共高干只问「政治需要」,迎合上级旨意,便金口判案,一个又一个冤案,假案,错案便在「新中国」出现了。一次开会,他脸色凝重地对与会的干部说:「以后,再不能通过我们的手去制造冤假错案!」他们经办的大案,都是省一级或全国迟迟未能改正的严重假案。不是省级大员阻拦,就是官衔比胡耀帮还大的中央领导人压住。

胡耀帮于1978年4月8日在一份冤案报告上作严肃的批示:「我们党从有政权以来,已经有五十一年历史了……经常出现这样或那样的极其错误的审干政策和肃反政策,在错误路线的统治或干扰下,这种政策可以发展到极端荒唐,极其野蛮的地步……原因是多方面的:同坏人当权有关。」

赵紫阳总书记于1989年5月郑重提出与邓小平,李鹏截然不同的思路和方针,以正常程序协商,依法律途径处理天安门广场学生群众民主诉求的示威,可是垂帘听政的邓小平,悍然拒绝总书记的正确主张,利用军权,擅自命令人民解放军几十万之众进京,野蛮地对和平示威的市民滥射滥杀,死几百至逾千人(至今政府未公布确数)。邓小平步毛泽东暴政后尘,在「新中国」留下又一血洗冤案!秉持正义的赵紫阳被以谎言诬告为「分裂党」,「支持动乱」等罪状,因此被非法软禁,迄今十四年了。

邓小平,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亦是垂帘听政人物。在京逮捕反独裁,提倡实现第五个现代化,在大陆实行民主政治的魏京生,禁止刚掀起头的批毛运动,留下让后代批;禁止姓「社」姓「资」争论,回避批判消灭私有制的历史性错误。而这些都是推动政改,经改的重要前哨战。贸然违反宪法,党章,以枪指挥党,终于他犯了偏听谎言,硬把学生正常的示威,金口乱开定为「动乱」,直接指挥和制造六四大惨剧的罪行,留给下一代一个难解的大苦结。邓小平也是迫退胡耀帮,赵紫阳的主力,从而令中共丧失了一次又一次民主改革的良机。他是民主进程中的一块绊脚石。

江泽民集邪恶之大全

江泽民和他的心腹都喜欢「中共三代核心」这个政党新词,并大力宣传。其实,它既不符合中共党史实际,也隐含著对封建皇朝传之万代的编代史味道。江氏自乐于这个新鲜提法,想必也欣赏大陆不知那位媚上画家绘制的三人油画。画面上从左上角到下右角,依斜线顺序立著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此画的照片,也许先传遍大陆,然后再传到纽约某华文报上。崇毛尊邓捧江者会说,这是「新中国」振兴中华的「三代伟人」,江氏也最爱听了吧!其实亦是一个不切实际的谎言。应该说三人都是暴君。因为他们在任内,都曾金口乱定案,满手染满了人民的鲜血。

江泽民上任不久,便接连以高压手段对待异己。坚持正确主张的赵紫阳被软禁,失去自由活动权,对参加六四民主运动的学生领袖,进行全国性的恐怖镇压,纷纷被判以重刑。像王丹这样单纯的年青大学生,怀著赤子之心参与天安门广场和平示威,却被江泽民指挥的专政机关以「阴谋颠覆政府」的谎言,判了十一年徒刑。民主运动先锋魏京生被释放后,继续批评政府施政错误,又被魔掌再次抓进监狱。即使残酷恐怖高压不止,要民主争自由的呼声和合法行动依然不断,江泽民便发出了「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的狂号。不久,对依法结社,按规到政府登记,注册的中国民主党,初时看来还像让人家存在和发展,谁料,江泽民一翻脸,便下令把民主党领导人徐文立,王有才以及一批骨干一个接一个逮捕入狱。

更令人可怖的是,从1999年7月起,江泽民及其帮凶以残酷血腥的法西斯手段镇压大陆法轮功学员,是「新中国」再一次制造出的大冤案。他自恃总书记权威,蛮横推翻前总理朱熔基依据实际情况,对法轮功在中南海旁进行和平请愿所作人民内部矛盾处理的正确决定,转而谎称敌我问题并诬以「邪教」罪名后,又在他唆使纵容下,大陆无良警察,对被非法逮捕而坚持信仰与练功的法轮功学员滥施酷刑与侮辱。如殴打,电击,灌食(秽物),强奸,剥光女学员衣服,并将她们推入男牢房,将「精神病」强加在学员头上,天天强迫注射有害针剂,冬天,令只穿内衣的女学员站在雪地挨冻等等,至今有据可查的已迫害死逾七百五十位法轮功学员,大陆有的官方人士透露死者高达一千多人,另被非法下狱数以万计。

对此,世界民主国家有些官员与众多媒体,一再谴责中共和江泽民这一践踏人权严重事件,大陆亦有不少学者,干部与民众公开或私下议论并给予批判。

江氏主政的许多方面,常常不是谎言,就是暴力。上文所说他之所以一再突出宣传「中共三代领导核心」这个谁首创的新词,不过也是彻头彻尾的政治谎言。在毛之后,江之前的华国锋,胡耀帮,赵紫阳,都曾是党中央第一把手,也称得上「核心」吧,即使说华是「凡是」派,也应把在改革开放中所建功业,比江胜多了的胡,赵写上去,变成改革开放期「中共四代核心」,还较贴近实际。

江泽民,为了突出个人在党中央的地位,可肆意把原第一把手压低,撇开,这同样是政客从私心,野心出发,为保全自己的权,大作谎言又玩弄调三换四的欺党骗民,并加害国家的手法。以国骗,谎言治国,政治运动,镇压异己与「假想敌」,把这些谎言概括成理论,变成为一个又一个系统化了,而又带权威性的国骗,再把它们转化成政府的方针,政策,用以指导全国全民行动,必然伤害国体,伤害为国之本的人民,也伤害执政者中共本身。因为这些国骗脱离实际,强奸民意,毛,邓,江等等将自己的私心,权恋而演变成的隐蔽(不能告人)政治企图掺透进去,那导致的国伤民苦就更烈了,诸如53年来因政治因素而冤死,枉死的五,六千万人民。志士仁人们应联合起来,依国际和本国的有关法律,向国际与本国法庭控诉他们祸国殃民的罪行,因经济因素非正常死亡三,四千万人。这仅是重点国伤之一。

美国著名政论家严家祺不久前在他写的《中国的脑癌》中指出,「如果……江泽民赖在中央军委主席位置上,抓住军权不放,中国就不仅存在「两个权力中心」的问题,还可以确诊中国已患「脑癌」,江泽民就是那个「癌细胞」。如果这个「癌细胞」扩散起来,中国的决策体系就会发生混乱」。严先生形象地点出了政治上的国伤。

大陆近十年来,不少大,中城市市容建设有较大改观,市民生活多数有所改善,特别是京,申,穗,深的市面好像披上了亮丽的外衣,给人发展神速的感觉,为大陆当局起了重要的橱窗宣传作用,再加上不停地报各项经济指标的亦真亦假的增长数,令人有「一枝独秀」的印象。可是当人们将这耀眼的织锦缎被掀开,再往里层一看一听: 「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的三农问题,体系性的贪污腐化而屡反不止问题,高产量而很多商品卖不掉的问题,失业问题,社会安全保障问题等等,这些都属经济国伤。还有人的道德普遍下降,社会治安恶化,市场假货劣货充斥,许多穷家孩子上学难等等社会问题。

严家祺先生直面大陆当前严峻的政治局面,形象地指出中共中央正患脑癌,而「癌细胞」就是言论上假大空,包括他的「三讲」,「三个代表」等,私心上权欲膨胀,因几个元老钦点让他当了十三年总书记他还觉得不过瘾,恋栈权位,玩尽权术而获取中央军委主席连任的江泽民。

结帮拉派,整肃排除异已,不断扩大和巩固人权位,这点野心他是实现了。因而政治上独断独行,跟邓小平犯下六四血案的罪行,他犯下镇压法轮功的新罪。今是中共中央患「脑癌」,应该以这条「树神」的保守落后制度有关。是到了新的中共中央成员们正视和认清这一制度所含的在弊病的时候。人们希望胡锦涛,温家保能排除困难,推动政治改革起步走,进而扩大党内民主,消除党内「立王」,「树神」这一旧制,并带动全国逐步走向民主自由,尊重人权之路!

|<< <<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