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红朝谎言录 >> 刘少奇的骨灰是真的吗?

|<< <<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 >>|
刘少奇的骨灰是真的吗?

作者:张育明(原河南医学院(现郑州大学)医生,美国耶鲁大学退休癌症研究员)

先哲有言“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而中共自建党八十余年,建政五十余年,其根基就是欺诈和谎言,何以能存在至今呢?就是因为它所依靠的是暴力和恐怖。

岁月可以流逝,血和泪写的历史必然永存。尽管中共对舆论控制可谓天衣无缝,但人民成年累月涌流成河的血泪是掩盖不住的。就是透过中共将军元帅元老回忆录的字里行间也能看出他们是如何烧杀涂炭人民的。明末清初的哲人顾炎武说:“士大夫之无耻是为国耻。”欣喜《大纪元》编辑部和博大出版社的学者们真可谓是有识之士,号召全球华人学者挺身而出书写一本“红朝谎言录”,这将是一部巨著,一篇大块文章,恐怕不是百万言甚至千万言能以涵盖的。所以你们这次征文只是这部传代之作巨著的开始,希望你们坚强的走下去,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我个人自从12岁(1940年)离开原籍河北省保定市郊的农村,到河南省的河北流亡小学和中学读书。1954年六年制医学本科毕业后经中央卫生部分配到河南医学院工作,虽然历经各个政治运动的坎坷生活,几乎没有离开过河南省,迄今我的94岁老母和我子孙仍然生活在开封市,勤劳朴实,吃苦耐劳的河南人民已经和我水乳交融在一起了。当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中共第二号大头目就是死在河南省开封市,对刘少奇死前的最后27天,我还是知道可谓第一手资料的。就是刘少奇的骨灰,中共都可以造假,这一窝子造假的人能有什么是真的呢!?本文必然要涉及一些河南省地方官员的真名实姓,只要是实话实说,我只有请他们谅解了。作一个人首先要必须对历史对民族负责任,否则人生就没有多大意义了。

1968年11月24日,是刘少奇七十岁生日,就在他人生七十古来稀的大寿日子,周恩来接受毛泽东口谕,命令汪东兴送给刘少奇一个巨大的生日礼物:在囚禁他的房间里放了一个半导体收音机,让他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反复播放著的中共中央八届十二中全会公报。刘少奇在病榻上听见了公报中有关他的结论:“全会批准中共中央专案审查小组《关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罪行的审查报告》。这个报告以充分的证据查明: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刘少奇,是一个埋藏在党内的叛徒、内奸、工贼,是罪恶累累的帝国主义,现代修正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走狗。全会认为,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党和革命群众把刘少奇的反革命面貌揭露出来,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一个伟大胜利。中央全会对于刘少奇的反革命罪行,表示了极大的义愤,一致通过决议:把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撤销其党内外的一切职务,并继续清算刘少奇及其同伙叛党叛国的罪......!”

这是一声落雷震撼在刘少奇头顶上,这是一闷棍打在刘少奇的天灵盖上!他浑身颤抖如筛糠,当时就大汗淋漓,呼吸急迫,嘴唇青紫,频频呕吐,血压徒然升高至260/130毫米汞柱,体温骤然升至40C。但他一声不哼,只是睁大了一双乾枯的,快要绽裂充满红丝的眼睛,喷射出怒火!这就是刘少奇自1921年加入共产党这个黑社会邪教组织,助毛泽东为痞,为毛共作伥卖命近五十年所得到的报偿。从此,刘少奇完全明白过来了,直到死,他一句话也没有说过!刘少奇完全清楚毛泽东共产党这个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五十年来他用这付药毒死了八千万无辜的中国人,使一两亿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延安抢救运动,解放后的土改,镇反,思想改造,三反五反,肃反反右,大跃进,拔白旗,大小四清,甚至文化大革命,哪一场坑害中国人民的政治运动,不是他刘少奇助纣为虐,光凭毛泽东一个人能搞成吗?刘少奇咽下的不过是从毛共葫芦里倒出来原汁原味的药剂罢了。刘少奇这才明白了,共产党并不是把猴子变成人,而是把人退化成了双脚野兽。这就是为什么共产党的总书记大头目们,从陈独秀,瞿秋白,李立三,王明,博古,直到张闻天,高岗,饶漱石,彭德怀,贺龙,刘少奇,林彪,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等有好下场的罕见。让一窝子蜈蚣,蝎子
和毒蛇放在一个瓦罐里,那能安省吗!?共产党人就是如此!

一九八0年二月,又是一次中共中央全会,但是十一届五中全会上,又是“党和人民”为刘少奇彻底平反昭雪。决议中写到:“全会决定撤销党的八届十二中全会强加给刘少奇同志的一切罪名。”只有共产党的庙里又供奉著毛泽东,也供奉著刘少奇,不分是非,善恶和忠奸。可是中国人民传统的岳飞庙里,只有跪在庙外的秦侩,伍员庙里也没有楚年王的座位。真不知道中共的有识之士如何对历史作个交代。

为刘少奇诊疗的医生护士都是从军队里精选来的,特别服从命令,医疗服从专案,病人是专政对象。上级需要病人死去,就立即能让病人不治;上级需要病人还活一段时间,他们也能让病人从死亡线上回来。因为专案组改正的军人护士太粗鲁,老是怀著阶级仇恨对刘少奇动手脚,不是医疗而是摔打。每次诊疗前光对刘少奇进行批斗,高呼打倒中国的赫鲁晓夫刘少奇!医生用听诊器金属头敲打刘的前后胸壁,造成大块血肿,肋骨伤痛,女护士用针头乱扎刘少奇的血管,造成全身无一处存在可以救急用的血管。就在刘少奇生命垂危的当儿,周恩来动员北京医院的护士,年轻女护士拒绝参与,最后还是动员了两名周所熟悉的两名老护士去护理刘少奇,因为毛泽东要为九大留下活口让刘开完九大再死。据北京医院笔者所熟悉的医生传出,最后还是两位基督徒老护士,想尽一切办法,竭尽全力又应付中央特派员又千方百计,无微不至地救护刘少奇,最终还是把这两位老姐妹调开,刘少奇掉出两滴惜别的黄浊泪珠后很快就去世了。周恩来撤换了军队的医生、护士,换上北京医院的医生、护士之后,刘少奇的病情稳定下来。他也感觉出来给他诊病护理的人,不再是那几个穿军装的凶鬼恶煞了,所以刘少奇死前一个阶段精神上还是深得安慰的!可是中共中央特派员要刘少奇死,他把这几个地方医护人员一调走,又换上穿军衣的人,刘少奇在绝望中就撒手人寰了。

汪东兴受毛、周指示,为了防止刘少奇行凶杀人或自杀,自从1968年春天在刘遭受批斗、毒打、凌辱病卧不起之后,就把他的两条腿捆绑固定在床板上,一动也不能动。头枕部、胸背部、臀部、两脚后根都是流脓水的褥疮。他身上的伤病痛极了时,只有一双手在空中乱抓,抓住衣物或他人手臂就不撒手,人们最后就让他每只手死死握住一个硬塑料瓶子,直到死,把两个硬塑料瓶子握成亚葫芦,还仍然死死攥住手里!到1969年10月17日,被固定在木板床上的刘少奇浑身糜烂腥臭枯瘦得象一根柴棍,病得只剩下几丝丝气,特派员既不让洗澡,也不准翻身换衣服。地方医护人员报告:病人随时都可能死亡。当天晚上7点钟,汪东兴受毛、周指示,命令把刘少奇腥臭的皮包骨躯体扒个精光,被几名军人用一床被子一包,放上了担架,塞进了一辆军用面包车,由专案人员武装押送,直驶北京西郊军用机场,迳飞河南省开封市,监禁在一个坚固的碉堡地下室里。刘少奇监押在河南开封,只有刘建勤一个人
知道,就连接受医疗他的当地驻军155医院(原基督教内地会福音医院)的军医护士也未能认出他是刘少奇!据原开封市公安局副局长兼第四科(预审科)科长,毛泽东死后任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的王怀忠亲口对我说:“刘少奇只在开封监押27天,于1969年11月12日凌晨六点多钟死去的。死时白发蓬乱有二尺长,已经没有人形,两天后的半夜按烈性传染病处理,头颈躯体用白布单子包裹后装入一大塑料袋内就由两名火葬场干部开了电炉,但不准他们接近尸体,尸体由几名带口罩的军人推进了焚尸炉。刘少奇用过的被褥枕头等遗物均被焚化一空。刘少奇的火化申请单是开封驻军八一七二部队政治保卫处干部代为填写的。”

不用说烈性传染病患者刘少奇骨灰没留下来,就是其他正常人的骨灰又有几份是真的呢?前年有个老朋友来我家看望我们,她的丈夫也是个老留美学者,右派教授,曾亲口对我们说:“现在国内的人已经没有什么亲情,友谊,天地良心。都是千方百计,挖空心思抓钱!就是火葬场把尸体,留下骨灰盒,三天后来取骨灰。火葬场都是把尸体烘乾,然后用粉碎机打碎装成速肥粉袋,卖给养鸡场,养猪场,赚大钱!”我严肃地质问说:“这是真的吗?”她严肃地回答说:“当然是真的!要想取真骨灰,必须托人走后门,还要格外交大数目的小费!”她还表示:“虽然不敢说全国火葬场都是如此行事,但可也不少是这样办的!”

1978年底万里派出工作人员到河南省找刘少奇的骨灰,这时河南省的一般领导干部才知道他早在1969年11月中旬死在了开封市。当运载刘少奇尸体的六九型吉普车开进火葬场时,还有专人在那里喷洒消毒药水。当我问王怀忠院长,那么河南日报载文说:“火葬场一名老工人出于阶级感情,对刘主席的热爱,冒著生命危险,暗地里把刘少奇的骨灰私自藏起来了,这是什么意思呢?”王院长往四周一看,只有我和他的亲信,市中级法院办公室主任代哲(安徽人)在场,冷笑著说:“这就叫为政治服务!可以对现场分析一下,当时刘少奇同志头部用白布裹得严严实实,遗体被白单子包起来装在一个大塑料袋内,谁会知道那是刘少奇,任何人都不准接触烈性传染病患者的尸体,是军人戴著口罩手套把他推进焚尸炉的!共产党宁可在政治上犯错误,也不敢违抗组织纪律,有谁胆敢私藏烈性传染病人的骨灰!有哪个觉悟的工人能隔著包裹的白布和塑料袋能认出一个死尸来??这和亩产万斤粮一样,都是为党的政治需要服务!”(1969年11月14日焚化刘少奇遗体现场情况,可参阅汉子:《中南海人物沉浮内幕》中国大地出版社,新华书店北京发行所发行,1993年版,62-103页;京夫子:《中南海恩仇录》第49页,《他死于政治谋杀》408-431页)。

中共连刘少奇的骨灰都能造假,还大睁两眼说谎脸都不红,全世界华人完全有理由怀疑这一群一窝说谎成性的人还能说几句真话,做几件真事呢?

附注:
有关毛共权、奸、疑、诈,倒行逆施的罪行记录,已经有不少传世之作刊印问世了。纵然其中大部分作者仍然顾虑重重,欲言又止,终不能畅所欲言,但还是露出了冰山一角,略窥其门径。诸如笔者手边的几本书如能通读当可略知中国大陆人民是如何地被毛共推入万丈深渊,横遭涂炭,在水深火热之中遭受灭顶之灾,在泥沼中漩涡里绝望挣扎的凄怆景况了。最主要的有:单少杰的《毛泽东执政春秋》,明镜出版社,2000年;高文谦《晚年周恩来》,明镜出版社,2003年;李锐《大跃进亲历记》南方出版社,1999年;李锐《庐山会议实录》,河南人民出版社,1999年;辛灏年《谁是新中国》,蓝天出版社,1999年;王焰,蒋宝华《中国人的脊梁-彭德怀》北京人民出版社,1998年;谢幼田《中共壮大这谜》,明镜出版社,2002年;李志绥《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时报出版社,1994年;肖克,李锐,龚育之《我亲历过的政治运动》中共中央编译出版社,1998年;韦君宜《思痛录》;张育明
《血泪年华》宇宙光全人关怀出版社,1999年;高皋,严家祺《文化大革命十年史》;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京夫子《中南海恩仇录》;汉子《中南海人物沉浮内幕》,中国大地出版社,1993年;朱正《1957年的夏季》河南人民出版社,1998年;何清涟《现代化的陷阱》今日中国出版社,1998年;马辂,佩璞,马泰泉《国防部长浮沉记》,《鲜为人知的庐山会议内幕》《惨绝人寰的法西斯手段》解放军昆仑出版社,1989年;青野,方雷《邓小平在1976-天安门事件》春风文艺出版社;《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袁纯清,李惠让,宇剑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记实》中共中央红旗出版社,1994年。

|<< <<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