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红朝谎言录 >> 一人说谎,全省遭殃

|<< <<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 >>|
一人说谎,全省遭殃

──记甘肃何以会发生大范围「易子而食」的?

作者:甘为民

在人类尚未开化的蛮荒时代,人和其他动物一样,「弱肉强食」,人食人亦曾有之,逢大灾之年,卖儿卖女亦有所闻。可是将人吃掉,甚至人性泯灭到将亲生子女相互交换用来充饥,这在五千年中华文明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了。就在这号称社会主义的中国,就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导演下,也就是全国人民欢天喜地大庆建国十周年之际,在甘肃最富饶的河西走廊,却陆续发生了大范围上百起的「易子而食」的人间惨剧。时至今日,逃脱劫难的老人,回忆当时的情景,尚心有余悸。当刘少奇在北京七千人大会上提醒中央,不要成为历史罪人,并驳斥根本不是什么自然灾害,即使有,亦只能算「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导致毛泽东老羞成怒,很快就发起文化大革命,将刘少奇第一个开刀问斩。

甘肃之贫穷落后,与它的地理环境,气象条件和承担任务的有关。它是一个自东南向西北长达一千五百多公里,沿丝绸之路向两侧发展而形成的交通要津。由于地处通往新疆的必经之路,自古以来皆由重兵把守,是兵家必争之地。49年后在省会兰州也设立了西北军区司令部。因为物资用品,尤其是生存必不可缺少的粮食,皆需长途跋涉, 自内地运往。也采用「屯兵戍垦」的办法自行解决部份给养。

在热昏了头的大跃进中,为了减少长途跋涉,以兰州为中心地兴建了一系列石油化工企业,棉毛织业, 老苏支援的军工厂也散落其间。这样,有上百万部队的军需,加上酒泉为箭发射场的建立,此外,又造了一条劳命伤财的包兰铁路,由于事先设有调研和广泛听取群众意见,造好后才发现土地沙漠化正以每天十米的速度高速扩张,很快就将路基吞没,为了保持这条国防通道,只好再调调拨大量民工,成年累月地与风沙斗争。将这种浪费人力的虚功,美其名为「与天斗其乐无穷」!就这样,为了维护这些任务的正常运转,每年国家不得不调拨几十亿斤的商品粮和救济粮以应付「燃眉之需」。

58年,中共中央召开了以农业大跃进为内容的杭州会议。会前各路诸侯争先恐后地发放丰产卫星,为了奉承圣上好大喜功的嗜好。纷纷以「牛皮」进贡,你亩产一千六,我亩产三千二,他亩产七千,一万三。天津更将二百亩即将收割的水稻,硬塞进九分地里,创造了世人笑掉大牙的十几万斤的记录。那年代吹牛不犯法,只要体现领袖「英明」,只要见证「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圣意,牛皮吹破也没关系。因为比比皆是,真把世人当作白痴。与会的混混们无不鼓足「吹」劲,「报喜不报忧」的将辖区吹得天花乱坠。会上,甘肃省委书记张仲良当然不能落后,他把个别黄河边上富饶的果蔬生产队的「摘掉贫穷帽,不吃商品粮」扩大美化至全省,挺胸拍肚的发出「甘肃决心自力更生,不要国家商品粮!」的豪言壮语。果不其然,龙颜大悦「褒奖有加」,树为贫穷地区样板,这一下全省遭殃,送掉三百万条人命,发生有史以来大范围的「易子而食」的人间惨剧。

「民以食为天」,没有粮食怎样解决千万人的肚皮呢!开荒吧,开一块沙漠化一块,只好勒紧肚皮压缩口粮了。在全国率先将城镇粮食减少到每月廿斤,农村59年留下三个月口粮,60年更减少到一个月,没有吃怎么办?动员各家自力更生,自行解决,同时采取两条铁腕,一面组织一批穷凶极恶的「搜粮队」,挨家挨户翻箱倒柜甚至掘地三尺将超标余粮席卷一空,同时下死命令「不准外逃,坚守岗位,凡靠近铁路一百米内的作偷越边境论,一律格杀勿论」。开始老百姓挖菜根,摘树叶渗和著吃,随后剥树皮,挖观音土-。一时天上飞的,地上爬的,只要能果腹的任何动植物一扫而空,正是赤地千里,没有吃又不准走,只有坐以待毙。最先全家死光的是那些读毛主席书,听毛主席话的党团员和积极分子,接著那些饿红了眼的饥民最后不得不把目标锁定在「人」身上了。开始?吃饿殍,横竖人已死,又没力气埋葬,虽然是皮包骨,多少还有些油水下肚,能维持几时算几时,死人究竟难下咽,下面就轮到小孩了。毕竟自己亲骨肉不忍下手,于是交换充饥,并以今后条件好了再养来聊以自慰。人性堕落到如此地步是谁逼出来的呢!

谁不是娘身上的肉,平时不让打,不让骂,何以舍得让别人宰割!可人到了这种地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谁来拯救他们呢!为了自己瞎吹牛,为了得到主子欢心,逼得户户家破人亡,可张仲良那对在干什么呢?和他主子一样,白天批评这个,批评那个,顿顿大鱼大肉,吃得嘴里冒油,晚上歌舞升平,欣赏文艺团体,到了周末,照例澎查查,自有文工团及大学挑来的美女伴舞,这就是以毛老头为首的官老爷,在他们制造的人间地狱中,如此为人民造福的。

纸是包不住火的,隐瞒了两年的劣迹被老干部揭穿了,一些在北京当差的官儿们,忽然发现家乡亲属断了音信,回家探亲一看,已是面猊全非,由于人众事多,谁看见谁不怒气冲冲,由于反应强烈,最后总算传进了中南海。61年春派遣了以公安部李付部长为首的十人调查组进驻兰州,一查,电信不通又是张仲良搞的鬼,兰州邮局中积压了廿万封向北京求援的信。而电报是只接不发,电话全部不通,真是无法无天!可他是土皇帝,谁敢讲句「不」!刚反过了右派,又抓了彭德怀的「右倾反党集团」。所以让这伙败家子得逞,更可笑的是李付部长带领的小组,突然失踪了,最后公安部罗瑞卿部长亲自挂电话给省公安厅长「限48小时将人交出,否则来京受审!」原来李付部长被一个县里的公安局长关进大牢里去了,理由是他在三级干部会上动员大家「有苦诉苦,有冤诉冤」!结果被下面一个科级的小局长以现行反革命罪抓了起来,这就是毛泽东教育培养出一大批如此「左」得可爱的基层骨干!

四十多年过去了,尚有不少两耳不闻天下事的人,不愿正视这段历史,还有的人们在充当毛泽东的吹鼓手,殊不知他就是刽子手张仲良的总后台,不是他好大喜功,那来这些马屁精,要不是党内还有正气尚存,当即调派八百辆军车,日夜奔程的搞了一个「抢救人命」的战役,即运进灾区粮食,运出饥民,那富饶美丽的丝绸之路上将渺无人烟了。

据不完全统计,约二百万人冒著生命危险逃了出去,被抢救的人数约五百万人,除兰州外至少有三百多万人就死在张仲良的手中,(按人口比例计算,占到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应列全国首位)他应该,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遗臭万年!

|<< <<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