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红朝谎言录 >> 刘少奇从国家主席到「叛徒内奸工贼」

|<< <<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 >>|
刘少奇从国家主席到「叛徒内奸工贼」

作者:肖进

前言

纵观共产党历史,中国的也好外国的也好,被其独裁统治下的人民都在不同时期遭受了史无前列的压制,迫害和折磨,无数大大小小的政治运动,目的都是为了打倒异己而不惜牺牲千千万万受牵连的平民百姓。但被迫害和打压的不仅仅是被其控制的人民,那些坐在统治地位的层层共产党“领导们”也常常难逃厄运。

就中国而言,从共产党开始时期的王明,陈独秀,博古,张国涛,到后来的高岗,饶漱石,到再后来的彭德怀,刘少奇,林彪,邓小平,直到最近的胡耀邦和赵紫阳。他们的命运一样。为了打倒异己,共产党会采用一切卑鄙,肮脏和残忍的手段。因此,它的历史只能是一个撒谎的历史和迫害的历史。

下面就让我们看看其中一段:刘少奇从国家主席到“叛徒,内奸和工贼”的所谓“证据”是怎么来的。

据【百年潮】和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话说刘少奇】所述,定刘少奇为“叛徒、内奸、工贼”的“证据”,是根据八个所谓“知情人”的“供词”。

1966年,毛泽东的“炮打司令部”一文引发了一场旨在打倒刘少奇,祸至全国的“文化大革命”,“革命”矛头直指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中共中央的第二把手刘少奇。数月间,刘竟成了“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成为要打倒的头号对象。

“中央文革小组”的专案组得到辽宁“造反”组织的报告,说刘少奇1929年曾在奉天纱厂被捕过,是否也应查一查。这样一个由15人组成的彻查办公室成立了。在整整50天的时间里,彻查办发动东北三省,查了1929年前后的245万卷档案和报刊资料。然而,他们却一无所获,没有查到刘少奇同志所谓“叛变”的任何证据。面对这种状况,彻查办把1929年前后中共满洲省委工作人员和张学良时期奉天军警宪特的名单,以及奉天纱厂职工的花名册印发全东北,从市到县直至城市街道、农村公社普遍成立了彻查机构,逐一查找名单上的人,要求“活著的查到人头,死了的查到坟头”。下面的几个“证人”就是这样来的。

刘青第的“供词”经过:在1967年12月14日至1968年1月10日的 27天里刘青第被审问了38次。刘青第本来什么也不知道,在多次威逼下,刘青第受不住了,说:“我想了,没想起什么来,你们是不是把那时候的事写下来,我签个字行不? ”办案人员咄咄逼人地说:“你能想起来,你的立场转变了就会想起来了!”“你打算怎么办呀?就打算受处分吗? ”又恫吓说:“是在这儿常住下去吗?”“你不说, 我们有地方把你搁起来!”在反复的诱、逼、吓唬下,刘青第照专案组的指点写了“交代”,几经修改,形成“证词”后,立刻被当作战果带回北京。

杨明襄的“供词”经过:杨曾在纱厂看门,是个文盲,从1953年患神经病,一直未愈。专案组也把他作为重点知情人带到招待所“办班”。杨大小便不能自理,就找专人照看;杨根本记不得什云5c事,专案人员就不厌其烦地给他讲“纱厂的故事”。有时吓唬他,有时又来软的。知道他傻乎乎,爱吃好的,就给他弄好的吃,以此进行诱供。给他吃油条,给他双大头鞋,他就会在所谓的证据上按手印。就这样,1967年12月15日,一份杨明襄的“证实材料”形成上报。 

刘多荃的“供词”经过:刘多荃当年是张学良卫队的上校团长。专案组急于利用他的身份,警告他:“不要执迷不悟,如不老老实实写材料,绝没有好下场”,“要老实交代,这对你自己及家庭、子女都有很大关系。”随即没完没了地让他写。刘多荃当时已是年逾古稀之人,残酷的折磨使他难以承受,从精神到身体都陷于崩溃。于是,专案组看准火候,开始“启发”、“诱导”式的讯问。这样,专案组从“时间”,“地点”和“人物”上都得到了“满意的证词”。

关庆云的“供词”经过:1967年12月13日晨5时, 一个被关押在公安厅招待所隔离班的人,突然用刮脸刀片割贻d了自己的脖颈,顿时鲜血淋漓。他叫关庆云,曾在奉天省警察局行政科当过代理科长。办案人员在他家中讯问十几次没有结果,就将他关押起来。经过多次审讯,仍然无法满足他们的要求。关庆云被逼不过,只得一死了之。经过抢救脱险之后,关庆云血迹未干,伤口未愈,审讯就又开始了。关庆云欲死不能,被逼无奈,最后表示:“只要能打倒走资派,我就证实,哪怕牺牲我自己。”一份刘少奇被捕后如何叛变、如何出卖党的机构和同志、造成共产党多人被捕的假证词,就这样出笼了。

在办案人员的高压威逼下,先后有贾文琦、董仁、熊守成、关庆云四名“知情人”自杀(均未遂)。有的吃药,有的跳楼,有的用刀片割脖子。

为了把证词搞得不露马脚,办案人员在彻查办负责人指挥下,对所谓“证人”的谈话记录进行随心所欲地再加工,把“听说”、“可能”、“如果”等词句统统删掉,再经过赤裸裸地篡改、罗织、生编硬造,然后整理成材料,再让“证人”抄写、签字、画押。结果,他们送往中央的71份证词中几乎没有一句是真话。

值得注意的是,许多“当事人”后来良心发现向“上级”写了无数次翻供声明,强调那些所谓证词都是在威逼下所写的,是假证词。但“上级”政府都置之不理。

结语

为什么堂堂一个大国却不断发生这样的闹剧?回答很简单:这是由共产党的反人性,反传统和无神论性质所决定的。它就象一个组织严密的黑社会而且是公开的黑社会,那麽,任何人想作出与此性质不同,甚至相反的事情,这个系统就会冷酷无情地将他或他们打击下去,因为这个系统不允许。这就是它的本性。

|<< <<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