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红朝谎言录 >> 杨银波:红朝十三年暴政抗击史(上)

|<< <<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 >>|
杨银波:红朝十三年暴政抗击史(上)

作者:杨银波


2002年2月,杨银波于重庆。

大纪元编者按:此为中国大陆青年杨银波突破严厉的网络封锁从有限的来源收集整理的资料,实难能可贵。杨银波,中国大陆社会活动者,原籍重庆。自2000年起行走中国,调查、采访、记录、拍摄、写作、上书。主办《百年斗志周刊》。邮件:yangyinbocoming@hotmail.com。

【题记】这不是一部三百年也说不完的《红史》,而是一部把十三年“简略”说完的《红史》:它不管到底有怎样的谎言、怎样的暴政,只管到底怎样抗击谎言、怎样抗击暴政;它不管抗击谎言、抗击暴政到底有多少人被杀、多少人被抓、多少人被判、多少人被关、多少人被打、多少人被骂、多少人被吓,只管抗击、又抗击、再抗击、还抗击。只有将“抗击”持之以恒、不遗余力,才能把本文写就到红朝谎言与红朝暴政不复存在的最后一刻。

《红史》历史跨度:1990年12月9日~2003年7月1日。

《红史》地域跨度(依抗击事件项数为序):美国、德国、法国、澳洲、英国、加拿大、比利时、瑞典、日本、丹麦、荷兰、冰岛、新西兰、土耳其、罗马尼亚(海外);北京大陆、香港、四川、湖北、陕西、广东、浙江、辽宁、吉林、河南、湖南、上海、山东、重庆、福建、安徽、江苏、贵州、广西、西藏、黑龙江、内蒙古、河北、新疆、台湾、山西、江西、云南、宁夏(海内)。

一、(海外)美国:1990年12月9日~2003年6月28日

【NO.1美国】:91项

1990年12月9日,美国大城市纷纷举行示威,要求中共释放政治犯。

1991年1月1日,海外历史最悠久的民运组织中国民联在新年文告中宣示:“以‘抗战八年’的韧性精神同中共政权作持久的斗争。”

1992年3月25日,中国人权通过独立渠道,搜集到六十三名由于政治原因被中国政府逮捕或迫害的人士的资料。六十三名人士为:鲍彤、曹子辉、陈兰涛、陈见兴、陈晏彬、程福来、程红利、程红林、程志忠、崔瑞林、窦林槐、方政、郭景华、胡晓忻、胡世宽、胡雷、黄顺生、黄永山、蒋国廉、姜福祯、李克洲、刘刚、刘贤彬、刘汉宜、刘丹红、李海文、李海、李春国、刘建国、刘景杨、刘振庭、刘常青、马少方、牛书亮、庞杰民、庞杰民、庞福忠、彭嵘、邱麟、祁林、隋进、童崇武、王亚森、王治新、王立、温杰、邬礼堂、肖波、肖远、熊文钊、薛五一、杨同彦、易丹轩、张明、张军、张亚飞、张强、张旭、张宝青、周国强、邹剑、朱利民。

1992年4月17日,贝岭、杨炼、老鬼、江河、刘宾雁联名发表呼吁书,要求上海市公安局立即释放现代诗人孟浪、默默。

1992年4月21日,中国民联、民主中国阵线和全美学自联联合发出呼吁书,希望各界关注郭罗基的命运。

1992年9月2日,中国民联总部发表声明,强烈抗议中共当局逮捕沈彤、钱立筠、齐大峰。

1992年10月1日,旧金山民联民阵联合支部和湾区支援民运团体矽谷中国民主促进会、港澳研讨会等一道,抗议中共旧金山领事馆内举行的十一酒会。示威群众要求释放沈彤、王军涛、陈子明等政治犯,并要求改善人权状况。当晚,民联总部在纽约中共总领事馆外举行了抗议集会。王若望先生的夫人羊子、美国香港华人联会主席吴锦祥等参加了集会。刚刚脱队出逃的中共一代表团成员涂绪应和童伟也参加了集会。在集会上,民联成员散发了民联总部的《为结束中共一党独裁告同胞书》。

1993年5月,一部叙述近二十年来中国大陆民主运动的英文书籍《北京黑手》正式出版。该书作者为亚洲观察驻香港代表孟若以及洛杉矶时报专栏作家仆莱克。该书描述了陈子明、王军涛、韩东方从事民主运动的过程以及一九七六年以来中国大陆的民主抗争活动。

1993年5月18日,专为揭露中共以奴工迫害人权而成立的劳改基金会,经过三个月的调查,在华盛顿召开记者会,公布调查结果,并展示收集到的奴工产品样品,证实中共违背承诺,仍然继续出口奴工产品。

1993年6月4日,中国人权公布一份反映中共未经司法程序任意羁押公民的人权报告,报告指出:几十年来,在中国大陆,一直存在制度性的、大规模的任意羁押情况,每年有数百万计的公民未经司法程序遭到逮捕和羁押。

1993年10月17日,中国民联纽约分部四十多位成员在中共驻纽约领馆门前举行抗议集会,强烈谴责中共当局近月来疯狂逮捕监禁多位持不同政见者。示威人士强烈要求释放傅申奇、任畹町、王军涛、陈子明等所有政治犯。

1993年11月8日,著名异议人士魏京生的《狱中札记》开始在美国《世界日报》对外公开。

1993年12月10日,亚洲观察要求中共停止虐待刘刚。中国人权对北京与西安一些人权活跃份子的遭遇再次表示关注。

1994年1月18日,美国总统克林顿致信民主中国阵线总部副主席马大维,信中说:“现在我们面对的中心问题是如何促进中国的变化,特别是在人权、控制武器扩散以及市场开放等方面。”“自从天安门惨案以来,美国政府、国会和人民在对华政策上第一次达成共识。中国及其在国际社会规范方面的进步对美国来说具有重要意义。”

1994年1月26日,杨周、李海、刘念春、周国强、沙裕光、宋书元等十一名民运人士就秦永敏被判劳教发表了一项联署声明,该声明强烈要求当局释放秦永敏并保证不再以任何方式侵犯公民的合法权利,呼吁立即废止与我国现行刑事法律相抵触的劳动教养制度和收容审查制度,以及行政部门不经司法审判就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的非法权力。

1994年2月下旬,亚洲观察出版了一本涉及一千七百多名大陆政治犯状况的报告。这份六百多页的报告对每个政治犯的被捕经过、个人背景都有尽量详细的介绍,极具参考价值。

1994年3月16日,台湾、香港及海外的二十多名知名学者发表了《全球华人关注中国人权呼吁书》。这份呼吁书由美国加州“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贾育台和创办人黄雨川发起,联署者包括王杏庆、方励之、白先勇、丘宏达、余英时、邱垂亮、杜维明、李怡、胡菊人、周策纵、胡秋原、柏杨、姜敬宽、夏志清、夏其龙、徐东滨、柴松林、陈树柏、陆铿、许倬云、温辉、杨力宇、刘绍铭、戴国辉、丛苏等。

1994年3月19日,一批海外人士联署了一封致大陆全国人大的工开信。参加联署的人士包括王若望(民运团体协调会),胡平、于大海、薛伟、陈力(《北京之春》),项小吉、吕京花(中国民联),倪育贤(自民党)。美国香港华人联会经执行委员讨论,决定以联会的名义联署这封信,以表达对中国人权状况、言论自由的关切。

1994年9月30日,美国大洛杉矶民阵分部就“十一”发表了声明。声明说:“中共虐待中国人民四十五年已然太久,现应停止暴行,痛改前非。从四十五年历史看来,‘十一’并不值得庆祝,只适宜悼念──纪念四十五年来枉死的八千万同胞。”

1994年12月5日,中国民运团体协调会总召集人王若望发表声明,谴责中共对高沛其的母亲辛虹的迫害。

1995年4月15日,美国政府向中共政府提出释放魏京生的要求。国务院发言人伯恩斯说:“我们认为,凡是由于表达政治观点而遭拘捕的人都不应受到监禁。”

1995年5月,美国普林斯顿中国学社就大陆的镇压浪潮,发表《声援中国知识界公开信》,吁请联合国与国际社会伸出援手,对北京当局侵犯人权的行为表示严重关切和抗议。参与连署的普林斯顿中国学社成员包括刘宾雁、苏绍智、阮铭、陈奎德、郑义、孔捷生、苏炜、金春峰和方仁念。

1995年5月21日,中国海外民运团体协调会发表声明,对中共当局逮捕刘晓波、黄翔、王丹、刘念春等多名民运人士的非法行径表示强烈抗议,并对失踪数日的王希哲表示关切。

1995年6月3日,保护记者协会致函中共司法部长肖扬与公安部长陶驷驹,呼吁中共当局,立即释放因行使自由权利遭监禁的二十一名中国大陆新闻工作者。

1995年7月,美国国会众议员史托克曼提出1995年中国人权法案,规定立即取消中国的贸易最惠国待遇;并规定被迫坠胎、结扎的中国难民者符合获得美国政治庇护的资格。法案还规定总统给予中国贸易最惠国待遇之决定无效,除非国会另外通过法律。史托克曼的法案还修订移民法,规定被迫坠胎、结扎,或因反抗中共强制性人口政策而遭迫害者,应视同因政治见解而遭迫害;畏于被迫坠胎、结扎者,应视同畏于因政治见解而遭迫害。之后,美国国会众院院会,以四百一十六票对十票的压倒性票数,通过“1995年中国政策法案”;以三百二十一票对一百零七票,搁置取消中共贸易最惠国(MFN)待遇的联合决议案。同时,亚洲人权观察与中国人权组织首次公布关于“泄露国家机密”的审判文件,指出五十一岁的高瑜被判刑六年,乃属政治迫害。

1995年7月29日,百余位示威人士顶著炎阳,齐集白宫对面的拉法耶公园,共同呼吁中共释放良心犯吴弘达。

1995年10月23日,美国国务院吁请北京立即释放陈子明和他的妻子王之虹。

1995年11月20日,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欧布莱特在联合国呼吁中国尽速恢复与美国的人权对话,并对中国正式逮捕魏京生事,表示关切。美国国务院也再度呼吁北京政府立即释放魏京生。

1995年11月23日,民联、民阵就中共当局宣布逮捕魏京生发表声明,指出中共将魏京生绑架二十多个月,没有依法定时间起诉,这是最赤裸裸违反法纪的行为。在国际社会中,中共将又一次彻底为自己的恶劣行为及人权记录添一大败笔。

1995年11月26日,纽约地区多个民运组织的核心成员冒著严寒,在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前集会,要求立即释放魏京生、陈子明和王丹,或援引吴弘达的先例,出狱后准其出国。

1995年12月5日,美国国会众院国际关系委员会的国际运作及人权小组委员会主席史密士,在国会提出要求北京政府立即释放民主斗士魏京生的决议案。其后,一批人权活动家发表了一封给江泽民的公开信,要求释放魏京生。公开信的联署者包括中国人权,肯尼迪人权中心及其他二十多个大学和组织的代表,他们分别来自大陆、台湾、日本、印度、泰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斯里兰卡和斐济。

1996年2月,六十位美国国会议员联合致函美国国务卿克里斯多福,要求美国联合其它国家,向北京抗议中国大陆营儿童福利院虐待孤儿致死之事;促请中国开放儿童福利院供国际组织参观;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谴责中国人权状况决议案中,增列虐待孤儿情事。

1996年3月,美国国务院公布的年度各国人权报告,指1995年中国当局加强镇压异己,中国大陆的安全系统违反人权,几乎所有公开反中央政府的异议人士1995年都遭到恐吓、放逐、入狱的命运。中国高度限制言论、新闻、集会、宗教、行动、隐私自由,和工人权利。

1996年3月中旬,民阵外交事务委会于三月中旬发表声明,强烈谴责中共武力威胁台湾同胞。

1996年4月,自由南蒙古同盟的成员,在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馆前举行绝食示威活动,要求中国政府释放自1995年12月陆续逮捕的三十余名内蒙学生与知识分子,纪念在中共四十九年统治下被杀害的蒙古人,并争取蒙古人权。

1997年1月,人权观察组织公布年度世界人权报告,指中国大陆的人权明显恶化,异议运动已遭摧毁。与此同时,国际谴责其人权状况的意愿则下降。人权观察质疑各国的“建设性交往”的效果,呼吁各国不能为了商业及其它利益而牺牲人权。因为国际不愿谴责中国人权状况会使中共领导人有理由认为中国的市场远比中国的人权更重要。同时,美国会参院共和党政策委员会发表政策报告,抗议美国政府邀请中共国防部长迟浩田访美。报告谴责迟浩田是北京政、军界知名的死硬派反美分子,他在天安门事件期间,是人民解放军的总参谋长,对天安门屠杀负有主要责任,他并力主对台用武。另外,分布于澳洲各地的民运团体纷纷以不同形式举行抗议示威活动,并发表声明强烈谴责中共的倒行逆施。中国海外民运组织雪梨地区各分部在中国驻雪梨总领事馆前举行集会,参加集会的有民主中国阵线、自民党、民联阵、中国人权同盟和中国民联在雪梨地区各分部的代表。

1997年3月10日,民联民阵组织了欧洲七国三十多名民运人士前往日内瓦示威游行,呼吁国际社会对中共施加压力,改善人权状况。

1997年6月,《傲然独立的勇气:魏京生狱中书信及其它作品选》由大出版商维京公司出版。同时,民阵民联德国分部、中国持不同政见者联盟、中国自由民主论坛日前联合署名致信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此信呼吁中共拿出勇气和智慧,从全中国人民的利益和中华民族的未来出发,改革现存政治制度,结束一党专制,解除党禁、报禁,保障基本人权,实行普遍民选,建立民主法治,还政于民。

1997年7月,中国自由民主党等民运组织发出致联合国难民救护总署、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世界各民主国家政府的紧急呼吁书,希望请他们伸出援手,求助至今仍然滞留于香港的数十名中国大陆政治难民,设法使他们能够在七月一日以前离开香港,前往能够确保他们人身安全的自由地区。

1997年8月,美国政府在其首次对全世界基督教团体遭受迫害情况所做的审查报告中,严厉批评中国大陆压抑宗教崇拜,并呼吁俄罗斯总统叶尔钦否决限制宗教自由的法案。这份报告是去年国会下令国务院做的,题为《美国为减少并消除目前全世界基督徒日益遭受迫害而制订的政策的详细说明》。

1997年10月,抵美后就读于哥伦比亚大学的魏京生前助手童屹女士,在美国克林顿总统会见江泽民前以题为《为中国沉默大众请命》的文章投书《纽约时报》,呼吁克林顿采取补救行动援救魏京生。同时,美国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通过一连串谴责中共政权的法案,这些法案中包括禁止迫害宗教的中共官员访美,另外一项通过的法案为要求美国政府在未来两年增加四百四十万美元拨款以监督北京当局的人权纪录。

1997年10月10日,王希哲乘到纽约参加纪念辛亥革命八十周年大会之机,到中国驻美国纽约总领事馆递交请愿信,要求江泽民赴美前释放刘晓波,同时静坐抗议两小时。

1997年10月16日,民联民阵德国分部的民运人士陈国、凌湘怀、胡小华、李龙、黄芹与齐墨等一同来到“全德华人华侨联合会筹委会”主任彭炜邦的餐馆门前举行抗议示威,抗议彭炜邦秉承使馆意旨,协助使馆打击自由记者和中文教师彭小明,侮辱民运团体的言行。

1997年11月,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鲁宾呼吁北京政府从速释放魏京生、王丹等异议人士,他表示,中共大陆政治异议人士遭到不当监禁,是美国与北京双边关系上的一个主要问题,此一人权问题一日不消除,“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将永远不可能得到充分的落实”。

1997年12月,“人权呼声”全国委员会就四川省自贡市失业工人为了要求政府保障其生存权利,举行大规模示威行动,结果遭到当地警方的暴力镇压事件致信乔石,信中说:“中国目前所进行的经济改革由于忽视工人利益,使工人往往成为改革的牺牲品,而官方的工会并非工人自己的组织,故从不为工人的利益向政府进行抗争。共产党宪法虽然声称工人阶级是中国的领导阶级,但实际上只是利用工人为其夺取政权,事成之后便把他们当作奴隶,任意压榨剥削。”

1997年12月27日,在华盛顿中国驻美大使馆前的大草坪上,王若望、鲍戈、郑义、连胜德、方能达、赵品璐、邢文、严敦正、成志良等二十多名中国流亡人士,冒著凄雨冷雪,展开写有“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巨大横幅,开始进行一天一夜的静坐绝食,并向中国使馆递交请愿书,抗议中共继续关押胡世根、姚振宪、高晓亮、王丹、刘晓波、李海等异议人士,并对四川省绵阳、自贡等地参加示威的工人们的命运表示关注。夜幕降临之后,旅德藏人团体也来到中国使馆门前示威。他们点亮了烛光、燃起了火炬,呼喊口号,示威队伍中有达赖喇嘛的画像和西藏的“雪山狮子旗”,他们要求“给西藏以自由”!

1998年7月10日,中国民主正义党秘书长傅申奇及“人权呼声”全国委员会驻美代表鲍戈向世界传媒通报了中国民主党的九名成员(王有才、王东海、朱虞夫、程凡、祝正明、吴高兴、方笑凰、王强、王培剑)遭到当局拘捕的严重事态。

1998年7月11日,著名异议人士王丹和王希哲在美国波士顿联名发表紧急声明,呼吁美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对中国民主党事件保持高度警觉,采取有效行动制止北京当局践踏人权的行为。他们说,中共必须立即释放王有才等九人,否则必将在国际社会引发新的抗议浪潮。

1998年7月16日,居于美国波士顿的流亡民运人士王丹、柴玲、王希哲、刘刚、沈彤、杨建利、李兰菊、谢中之、邵家健、潘祥等致函波士顿市长和市议会,呼吁该市中止同杭州的姐妹市关系。

1998年7月20日,魏京生、王丹、王军涛、方励之、苏绍智、陈一谘、刘青、胡平、李录、于浩成、郑义、郭罗基、李淑娴、萧强、严家祺、刘宾雁等十六位在美异议人士致函江泽民和克林顿,促放被捕的民主党成员。

1998年7月22日,魏京生、王若望、严家祺、鲍戈、刘宾雁、王希哲、傅申奇、徐水良、王炳章等一百多位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联名发表《关于中国大陆当前政治局势的严正声明》,呼吁各国政府和人民从精神上和物质上援助中国民主党。

1998年7月23日,王若望、徐水良、王炳章、傅申奇、高光俊、张林等数十名纽约民运人士在中国领事馆前举行抗议集会,要求中共释放一切政治犯。

1998年10月7日,拥有3058名会员的“中国发展联合会”发表声明,建议大陆与台湾建立“中华邦联”,两岸以对等的政治实体加入邦联,各自拥有自己的立法、行政、司法、外交、国防等权力。

1998年12月3日,王若望、刘宾雁、严家祺、于浩成、金尧如、辛灏年、胡平、徐水良、王希哲、沈彤、薛伟、陈军、李洪宽等海外中国民运人士发表致联合国以及国际社会的紧急呼吁书,谴责中共决定审判中国民主党成员王有才、徐文立、秦永敏以及回国上书被捕的民联阵-自民党主席王策博士。

1998年12月14日,流亡学运领袖王丹、熊焱、白梦、沈彤、唐柏桥、赵成恩以及美国国会议员哈钦森、渥夫向中共驻美大使馆递交抗议书,要求中共解除党禁、报禁,并无罪释放因组党而被捕的原北京“高自联”秘书长王有才等人。

1998年12月16日,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创建者姚振宪、“人权呼声”全国委员会驻美代表鲍戈、民主党海外筹委会发言人王希哲和“自由中国运动”发起人连胜德、叶宁以及部分美国议员在华盛顿“国家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强调虽然目前王有才、徐文立、秦永敏、王策在中国受到审判,但是胜利最终将属于中国民主党。鲍戈、姚振宪随后到“自由亚洲电台”总部接受专访,呼吁大陆人民支持中国民主党。同日,“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在斯特拉斯堡宣布绝食一天,呼吁中共释放王有才、王策、秦永敏、徐文立。

1998年12月17日,郑源、严家祺、王涵万、王炳章、薛伟、倪育贤、万润南、周晓、陆耘、纪红、林樵清等四十六人以接力方式进行绝食。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创建者姚振宪、“中国民运组织海外圆桌会议”总顾问王若望和协调人王希哲、中国民主党章程起草者严家祺、民联阵-自民党总干事林樵清、民主正义党发言人王炳章和秘书长傅申奇等六十多名民运人士前往纽约联合国广场举行集会,抗议中共审判王有才和秦永敏。

1998年12月18日,旅美异议人士陆禾、李乐毅、施伟谊、薛士林、孙志强、姚琴、唐荣华、王利纳、刘宝山、茅维明、蒋荣、生和平、张宁、张平、关良英、袁向阳、郭家麟、俞恬声在《自由时报》发表《告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书》,强烈谴责中共审判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王策。

1998年12月22日,王丹、吾尔凯希、柴玲、熊焱、张伯笠、封从德、周锋锁、李录、沈彤、白梦、程真、邵江、辛苦、李玉奇、张华洁、常劲、易丹轩、唐柏桥、章屹、鲍朴、李兰菊、赵成恩、金厚强等流亡学运领袖,委托香港“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发表声明,抗议中共重判王有才、徐文立、秦永敏。

1998年12月23日,“汉藏协会”和《北京之春》杂志社分别发表声明,指出中共当局逮捕、审判徐文立、秦永敏、王有才以及民联阵-自民党主席王策博士的行径,是对整个国际社会的恶意挑衅。

1998年12月24日,倪锦彬、王希哲、傅申奇、连胜德、刘国凯、刘劭夫、孙云、林仁通、陆麟、沈源、陈凯、陈信雄、王景华发表《让我们来维护人类的道义原则和良知──绝食抗议声明》,谴责中共将争取言论、出版、结社权利的人们视为敌对势力,并欲消灭其于“萌芽”状态的倒行逆施。

1998年12月27日,王希哲、徐瑾、黄翔、连胜德、施军、薛明德率先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大厦前进行绝食,要求中共释放王有才、徐文立、秦永敏、王策、张林、魏泉宝。王若望夫妇、倪锦彬、傅申奇、刘国凯、孙云、林仁通、陆麟、陈凯、刘信荣、王景华等人前往声援。同日,伍凡、莫逢杰、冯翘、黄廷朴、戴丽春、戴强国也在中共驻洛杉矶领事馆前静坐示威。

1998年12月28日,“中国发展联合会”呼吁中共当局扩大直接民主范围,包括1999年颁布《乡镇选举法》,让公民直接选举乡镇长;放开县、市、省级人大代表的直接竞选,实行中央、省、市、县各级主要行政首长的差额选举。

1999年2月,王丹发起“百万签名要求平反六四”的活动,在世界各地开展以得到许多人响应。

1999年4月5日,来自波士顿地区的三百名以美国学生为主的抗议群众,四月五日在纽约先后到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及驻纽约总领事馆两处示威,声援在中国大陆及西藏被囚的良心犯徐文立、唐那桑波、夫措奈冬。

1999年11月,美国总统克林顿在白宫举行的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签署五十一周年纪念大会中,首度点名批评中国大陆当局镇压法轮功,他称这种禁止练功的活动“令人困惑不解”。他说,美国必须继续表达对中国人权之关切,表示:“美国欢迎中国在许多方面的进展及对世界开放,包括中共的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然而,中国的进展仍然被政府处理试探自由限度的行为所阻碍。当然,一项令人困惑不解的例子,就是中国当局的监禁法轮功的学员。”克林顿说:“其目标并非针对政治异议人士,虽然我们不熟悉法轮功学员的作法与信念。不过,原则应该是一样的:那就是良心自由与结社自由。我们所关注的事也应该一样,就是希望中国藉由满足其人民对开放与可信赖度的要求,来维持其国内的稳定与成长。”

1999年11月21日,为抗议中共当局残酷迫害中国民主党的暴行,抗议中共当局侵犯家庭教会成员和法轮功成员的人权,为呼吁国际社会严重关注中国民主党、家庭教会组织和法轮功组织的残酷处境,为敦促中共当局尽早开始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中国民主党海外联络办公室在联合国总部前广场举行抗议集会,集会共有三十多人参加。参加集会的人分别“举著要求结社自由”,要求“宗教信仰自由”,和要求释放四位刚被判刑的中国民主党创建人吴义龙、朱虞夫、毛庆祥、徐光的标语牌,以及“要求释放其他十多位被判刑的中国民主党领导人徐文立、刘贤斌、秦永敏、佘万宝、王有才、张善光、岳天祥、查建国、高洪明”的标语牌,和“要求释放因回国而被判刑的民运人士王策、周永军、张林、魏泉宝”的标语牌。

2000年7月1日,大约四千名西藏人和支持者在美国白宫对面的公园集会示威,要求世界银行不要贷款给北京当局,以资助大约六万汉族贫农迁徙到传统藏人地区的计划,他们说,这种迁徙形同“文化灭绝”。美国影星李察基尔和1976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玛莉德麦桂尔都参加了集会。

2000年9月30日,近百名纽约地区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驻纽约总领事馆前集体炼功,并递交请愿信,关切被迫害的大陆法轮功学员,同时要求北京政府停止镇压法轮功。

2000年10月1日,针对中共对家庭教会的迫害,美国洛杉矶十多位基督徒忍无可忍,利用中共“十一”升旗的机会,高举十字架和横幅、标语举行抗议,显示了基督徒对中共迫害神的儿女,践踏宗教信仰自由的愤慨。同日,由著名民运人士王炳章、民联南加州分部及美西政治避难者协会负责人莫逢杰等人发起的抗议中共示威活动在洛杉矶蒙市巴恩斯公园展开。当时正值中共领馆在该地举行升旗典礼。几十位民运人士居高临下,高举起“结束一党专制”、“开放党禁报禁”、“停止迫害宗教”等标语,高呼口号。莫逢杰等人还用话筒向参加庆祝会的群众大声控诉中共建国五十多年来的滔天罪行,很多群众拍手叫好,也吸引了大批媒体记者。当中共驻洛杉矶领事安文彬致贺词时,王炳章领呼口号“打倒中国共产党”、“结束一党专政”、“平反六四,严惩凶手李鹏”、“不准迫害法轮功学员”、“不准迫害宗教徒”,口号声不但压倒了安文彬的讲话声,连参加“庆祝会”的不少群众也高举双手表示支持,几十位法轮功学员也在同一地点示威抗议。在公园中维持秩序的警察们也都伸出大姆指,并告诉示威者下次组织活动可以先申请一个使用高音喇叭的许可证。

2000年12月30日,有王丹、吾尔开希、柴玲等四十名学生领袖参加的“天安门一代”,发表声明强烈谴责北京当局将学运领袖江祺生判刑。浙江的前学运领袖程凡也发表声明要求释放江祺生。王丹起草的声明表示,江祺生被以“颠覆罪”判刑是中国人权状况恶化的标志,江祺生仅仅撰写要求平反“六四”的文章就以“颠覆罪”判刑显得中国当局极为荒唐。

2001年1月19日,自由中国运动、中国民主党联总由王希哲、连胜德、梯姆、廖大文、汪岷、罗翔、潘国平等领队,陪同“中功”负责人阎庆新为声援营救张宏堡在华盛顿国会山举行大规模游说活动。

2001年2月2日,一百五十名来自世界各地的“中功”弟子及其它们关心张宏堡人士,在美国关岛马尼劳市举行游行,要求释放中功创办人张宏堡,游行人士递交了致关岛总督并转布什的请愿信。

2001年2月28日,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罗宾逊女士吁请中国大陆外交部长唐家璇对坐牢的中国民主党创办人徐文立给予“特殊考量”。

2001年3月7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发表声明,对中国大陆江西省数十名小学生因在芳林小学从事炮竹加工而在爆炸意外中丧生事件,“深表遗憾与愤慨”。声明表示,这场悲剧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它也凸显全球多达二亿五千万名年龄介于五岁至十四岁之间的儿童被迫做童工的事实。

2001年4月17日晚,二百名不同种族的纽约法轮功学员在曼哈坦中城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门外集体练功,向路人派发介绍法轮功及有关学员在大陆被逮捕、迫害的资料。参与烛光晚会的法轮功学员闭目练功,每人身旁还放一支萤光棒,悼念在大陆多个省市被公安捉拿的法轮功学员及在法轮功被定为非法组织以来一年间因受打压而被迫害甚至丧生的法轮功学员。2001年6月15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三百七十九票对零票通过一项决议案,为遭大陆监禁的美国华裔学者请命。该案呼吁北京立即无条件释放被控为台湾间谍的香港城市大学美籍教授李少民、学者高瞻、吴建民、覃光广,及法轮功成员滕春燕等。

2001年7月17日,两位美国律师代理湖北省法轮功学员彭亮在纽约南区联邦法院递出民事诉讼状,控告正在纽约访问的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赵志飞。彭亮以母亲及胞弟都被赵志飞主管的“610办公室”迫害致死为由,求偿美金五千万元。

2002年6月5日,美国参议院通过了《关于班禅喇嘛的议案》,显示了美国参议院深切地关注著西藏境内的人权状况、班禅喇嘛的处境、及中国政府与达赖喇嘛或他的代表之间要展开对话的必要性。为了敦促中国政府尽快释放被监禁的十一世班禅喇嘛,参议员威尔斯顿(PaulWellstone)在班禅喇嘛年满十三岁的生日那天(即2002年4月25日),向参议院介绍了《关于班禅喇嘛的议案》。

2002年7月,美国的人权组织“反酷刑世界组织”美国分部对访问美国的中共宣传部负责人丁关根提出起诉。“反酷刑世界组织”美国分部召开记者会,说明了他们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法律诉讼。

1、指控丁关根作为执政党中国共产党的宣传部门负责人,直接指挥了对法轮功信仰者的迫害,负有践踏人权的直接责任;2、诉讼的另外一个目的,反对酷刑禁止酷刑,保障那些受害者获得赔偿和讨回公平正义的权利。

2002年9月24日,总部位于纽约的记者保护委员会发布给江泽民的公开信,要求释放在湖南被捕的网络作者陈少文。

2002年10月10日,以“西藏自由学生组织”为首的多个支持西藏独立团体在曼哈坦联合广场举行集会,抗议中国迫害西藏僧侣,同时为遭到中国政府逮捕的女尼普桑尼登祈福。

2002年10月25日,江泽民与布什在农场会晤的同时,中国国际大郝、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以及自由中国运动中午12时在TonkawaFalls公园联合举行新闻发布会,谴责来布什农场访问的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对中国人权的践踏。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人权委员会主席黄慈萍主持新闻发布会并担任翻译。著名民运领袖魏京生、连胜德等人到场讲话。中国大赦有一辆铺满“江泽民卖国”、“还我河山”的巨型货车进入也碰上江泽民车队。

2002年11月7日,由21世纪中国基金会主办、哈佛大学燕京学社协办的“第三届各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在波士顿召开,会议起草通过致美国总统布什的公开信,吁救援半年前被中国大陆当局关押的21世纪基金会主席杨建利,帮助他早日返美与家人团聚。这次会议与会的30多名代表,来自中国大陆、台湾、香港、西藏和新疆等地,会议讨论了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提出的中国道路,以及台湾总统陈水扁提出的新中间路线。刚应邀访问中国大陆的西藏流亡政府的代表,在会上介绍了与大陆政府洽谈的经过。

2002年12月27日,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于在纽约中领馆前示威,要求北京当局释放王炳章等系狱的异议分子。队伍中挥舞的每一张标语牌上都有一个名字,他们举著释放写有戴学忠、许万平、何德甫、欧阳懿、方觉、赵常青、刘荻等名字的标语。

2003年3月31日,美国国务院发布年度人权报告,以“仍然很差”形容中国大陆的人权状况,但也称许中国大陆继续推动改革。同时民间发表的报告把大陆列为“监禁记者”第一名的国家。报告指出中国大陆仍有大量侵犯人权的状况,“持续严重迫害人权,违反国际人权的标准”,包括继续迫害法轮功;逮捕民主异议人士;在无适当且完整的审判;程式下即判处两位西藏人死刑;以颠覆罪名起诉大陆劳工领袖等。报告说,中国大陆采取若干措施以回应国际关切,例如同意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代表及联合国人权机构人员往访等,但是面对一连串违反人权的纪录,这些举措的效果并不显著。延续往年,报告第一句话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极权国家,中国共产党是最高权力来源”。报告说,政府、警察、军队,都由共产党掌控。

2003年5月,北美的一些大城市,包括纽约、华盛顿、芝加哥、旧金山、洛杉玑、多伦多等,都举行了声援21世纪中国基金会主席杨建利的活动。

2003年5月9日,在华盛顿特区中国驻美大使馆前,法轮功学员就江泽民被起诉一事举办新闻发布会。法轮功学员称,对江的起诉不只是中国问题,而是一个国际性问题。据悉,法轮功学员在美国法庭起诉江泽民案件,正紧密进行中。

2003年6月1日,得克萨斯州众议院临时议长瑟尔外斯特泰纳(SylvesterTurner)致信美国司法部民事局助理检查长罗伯特.麦科伦(RobertD.McCallem),支持并鼓励司法部全面支持对江的起诉。泰纳议长在信中说:“江是因其在对中国法轮功学员迫害中所充当的角色而被起诉的。我在德州休斯顿的选民呈请我关注此事。他们对我讲述了大量的有关家人被非法拘捕、监禁、酷刑折磨,甚至被虐杀的事件。”

2003年6月,美国国务院发表题为《支持人权与民主:美国2002到2003年的纪录》的报告。报告批评中国在过去一年内继续镇压政治、宗教和社会团体以及异议人士,报告表示美国政府采取了多种战略在中国促进人权加强法制,美国呼吁中国改革不符合国际标准的劳工制度,美国政府还与中国进行了人权对话。在提到中国时说,中国的“威权政府”继续压制它认为威胁其政权和社会稳定的政治、宗教、社会团体及个人。报告说,美国出资几百万美元,开展有关中国人权和民主项目,以促进中国的法制改革、司法独立、公民参政以及公民社会发展。这份报告表示,美国继续与中国进行人权对话,敦促中国释放政治犯。美国高级官员继续呼吁中国与梵蒂冈和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对话。美国国务院每年就全球196个国家的人权状况发表评估报告。

2003年6月28日,在中国住纽约总领事馆前,“王炳章营救委员会”举行了抗议中共迫害王炳章集会。前后共约十多名来自美东的民运和社会各界代表参加了抗议集会。

二、(海外)德国、法国、澳洲、英国、加拿大、比利时、瑞典、日本、丹麦、荷兰、冰岛、新西兰、土耳其、罗马尼亚:1990年12月16日~2003年4月24日

【NO.2德国】:17项

1992年10月1日,民阵民联德国分部和波恩的大赦国际组织一起在中共驻德国波恩的使馆外举行了抗议活动,要求中共释放政治犯,改善人权状况。参加抗议活动的民联民阵成员有二十余人,德国朋友有三十多人。

1995年7月,德国出版社出版了法国政治及社会学学者多曼纳有关中国大陆劳改营的著作《被遗忘的群岛》的德文译本。书中估计,仅1949年到1978年之间,中国大陆被强迫劳改的人数最少在一千万以上。

1995年11月23日,德国议会各个党团一致通过要求释放魏京生的决议。决议的全文为:“德国联邦议会深感震惊的是,已经被非法关押达十九月之久的中国著名异议人士魏京生又被所谓的正式逮捕。魏京生,今年名列前茅的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二十年来坚持主张通过和平演变在中国实现民主制度。”

1996年7月,德国国会通过一项谴责中共侵犯西藏人权的议案,声称中共的作法是意图消灭西藏的文化认知。这项决议案在国会下议院得到德国所有大政党的支持。

1996年10月1日,民阵民联德国分部十月一日分别在三个城市举行示威抗议活动,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关押的政治犯。其中,民阵副主席齐墨与民阵民联德国分部Siegen小组,在德国Siegen市中心举办有关中国人权的资料陈列与发放活动;两百多位民阵民联德国分部的成员聚集在波昂中共使馆前的草地上,举行一年一度的中共“国庆”抗议示威;民阵民联德国分部西南支部在斯图加特市举行抗议集会。

1996年9月30日、10月1日、10月3日,欧州激进党在组织欧州范围内的绝食活动,抗议中共关压魏京生和被达赖喇嘛认定的十一世班禅喇嘛。参加活动的有两千多人。

1997年12月10日,中国民阵民联德国分部的民主运动人士聚会在波恩举行抗议示威活动。中午十二点半,二十多位抗议者拉起标语横幅,在波恩的中国餐馆“万寿宫酒家”门前高呼口号,强烈抗议所谓“德国华侨联合会筹委会”主任彭炜邦充当中国大使馆的凶恶打手,打压迫害言论自由,恶毒攻击民主运动的行径。示威者强烈要求中国大使馆及其打手向被害人道歉,向民运团体道歉。如果坚持错误,示威抗议行动还将持续举行。下午两点半,示威抗议者转移到中国大使馆门前草坪再度抗议中国政府侵犯人权、将“持不同政见的公民”当作人质的行径。他们继续散发传单,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所有的政治犯。德国国际人权协会的朋友们也参加了示威抗议活动,反对中国政府对于人权的片面解释,人权决不仅仅是温饱权,公民必须有独立思考和言论自由的权利。

1998年1月27日,民阵民联德国分部的三十多名成员在中国驻波恩使馆前举行示威,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王丹、刘念春、刘晓波、孙维邦、陈兰涛、姚振祥、姚振宪等政治犯。

1998年3月16日,德国波恩中国驻德国大使馆门前聚集了二十三名中国同胞,向中国当局示威,警告中国领导人,在人权问题上不要逆世界潮流一意孤行。示威者们呼喊口号:“中国人要民主!”、“人权不仅是温饱权!”他们拿著的条幅是“不忘六四”的标语。

1998年8月24日,民运人士到中共驻德国波恩使馆抗议北京当局逮捕中国民主党谛造者王有才。

2000年6月29日,“世界维吾尔族青年大会”及“欧洲东土联盟”一起在德国柏林的中共大使馆前,进行了规模较大的联合游行。

2000年10月1日,在德国的三百余名维吾尔族人士,在“欧洲东土联盟”的组织与安排下,在慕尼黑市中国领事馆前,借中国建国五十一周年之机进行了大规模的反中共游行示威。高举“东土”蓝天月牙旗的维吾尔族人,高呼“人权万岁”、“中共滚出东土”、“民主万岁”、“民族平等万岁”等口号。游行近尾声时示威者当众烧毁了中共红旗。

2000年10月2日,民阵德国分部在德国各地的会员聚集在波恩中国领事馆前,举行示威活动。民阵主席齐墨、前全德学联副主席彭小明、民阵骨干成员陈国、孙海风、何勤义、王文惠、肖惠等都在百忙中抽身前往,抗议中国政府近年来不断恶化其人权纪录,迫害国内异议人士,特别是对法轮功的大打大压。参加示威的有来自德国各地的民运人士六十多人。

2000年12月10日,在“欧洲东土联盟”的组织安排下,德国慕尼黑百余名维吾尔族人在中共驻慕尼黑领使馆前游行示威。游行者不顾严寒,在使馆前高呼“人权万岁”、“民主万岁”、“中共停止在东土的屠杀”、“还我人权”等口号,表示了对中共政府的强烈抗战。几位组织领导进行演讲,声讨中共在“东土”践踏人权的罪行,揭露他们逮捕与屠杀无辜青年,使得这些被捕者“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2001年2月5日,在德国进行的游行由“东土欧洲联盟”组织安排,参加者约二百人,他们是驻德国的各“东土”组织领导人和成员。几家人权组织成员以及同情“东土”人民命运的兄弟们也参加了游行。游行队伍高呼口号,强烈谴责了中共对“东土”人们进行的法西斯罪行。

2001年10月1日,民阵民联的成员分别在德国波恩和斯图加特举行了示威。在波恩的中国使馆办事处前,示威活动由民阵东德支部理事何心强负责,齐墨、彭小明、傅尧波、陈国、何梅芳、葛健、肖辉、林雄、林宏、林联芳、郑华等六十多人参加了示威活动。齐墨、彭小明、傅尧波、何心强、何梅芳等人先后发表演讲。在斯图加特,由民阵民联南德支部组织了示威活动,有二十多人出席。示威者在斯图加特的市中心广场上散发传单,向路人征集签名,要求释放被关押的政治犯。当地的民运负责人士谢健、赵政委、关胜初、谢金等人出席示威活动。

2002年4月8日,江泽民来德国访问,民主中国阵线成员和德国的人权团体“为受威胁的民族协会”、大赦国际、西藏流亡人士、维吾尔流亡人士、500多名法轮功成员、德国基督教团体等多个组织在德国柏林各地连续5天展开了系列示威抗议活动。

【NO.3法国】:7项

1990年12月18日,法共领导在代表大会开幕式中谴责中共谋杀式打击民运。

1994年9月11日,数十名民主中国阵线和巴黎民主之家的成员在巴黎举行了示威活动,抗议江泽民到法国访问。示威者要求中共当局释放魏京生等民运人士,实行民主改革。

1995年4月1日,法国“支持中国民主之春后援会”二百多人在巴黎举办晚会,纪念魏京生失踪一周年,要求中共政府说明中国大陆民主运动先锋魏京生的下落。并发出呼吁,要求立即还给魏京生自由。

1995年5月,国际人权联盟在巴黎散发一项专题调查报告,指控中共政权残害政治犯,其统治的中国大陆人权情况不仅没有改善,最近反而变本加厉,以苦刑、劳改、任意拘禁对付政治异议人士。

1996年6月,巴黎国际记者组织“超越疆界记者组织”致函中共总理李鹏,要求释放十六位因和平表达理念而被拘押的记者。

1997年7月,法国总统席哈克在访问中国期间,呼吁中共释放十七名异议人士,其中包括著名活跃人士魏京生和王丹。要求放人的名单由法国外长德厦雷特在会晤中国大陆外长钱其琛时提出,并进行了口头交涉。席哈克同时敦促北京与天主教廷和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展开谈判。

2001年4月18日,总部设在法国巴黎的“记者无国界”组织致信中国公安部部长贾春旺,抗议中国政府拘押“羊子的思想家园”网站创办者杨子立,要求贾春旺确保杨子立获释。

【NO.4澳洲】:6项

1992年9月27日,中国民联澳洲纽省分部在中共悉尼领事馆门口举行国殇纪念集会。当日下午三时许,百多名盟员举起中国民联大旗和六条白布横幅,上面写著“民主、法制、自由、人权”、“释放一切政治犯”。

1993年3月28日,澳州墨尔本民运人士在中国驻墨尔本总领事馆门口组织集会,声援魏京生,谴责共产党践踏人权迫害持不同政见者。

1994年10月28日,胡永大、余世新、潘晴、杨晓欧、孙继生、施晓军、矫苏军等十二名留学生在上海市市长黄菊访问澳洲之际发表呼吁,要求中共政府和上海市立即停止对政治异议人士的迫害,无条件释放杨周、鲍戈、杨勤恒等人。

1995年11月26日,澳洲雪梨中国民运组织在中国驻雪梨领事馆前联合举行抗议集会,谴责中共迫害著名民运领袖魏京生。抗议集会结束后,各民运组织又召开了联席会议。

1996年4月,为了援救魏京生,中国自民党澳委会发起了联名致函联合国的签名运动。同时,中国自民党澳委会致函联合国及各国政府,呼吁在联合国人权会议上采取联合行动,商讨、起草,并在该会议中设法通过有关对中国人权问题的议案。

2003年4月24日,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在中国驻墨尔本领事馆门前举行了烛光集会,抗议中共专制独裁政权非法拘押民运人士、美国永久居民杨建利博士,强烈要求中共尽快释放杨建利、王炳章等政治、宗教、文化界的一切异议人士。

【NO.5英国】:4项

1993年2月,国际特赦组织指出中共在今年一月份共判了一千八百九十一个死刑,有一千零七十九人被处决。国际特赦组织要求中共:1、停止用刑及虐待;2、保障应有的法律程序;3、停止公安人员杀戳;4、停止关押良心犯;5、废除死刑。

1993年12月10日,国际特赦组织呼吁中共释放杨靖、秦永敏、马少华和郑旭光。

1993年8月,国际特赦组织发表1994年国际人权报告。这份三百余页的报告说:虽然中共释放了少数政治犯,仍有数千名政治犯系狱。近来,又有数百名政治活跃份子、教徒和少数民族人士被捕。此外,虐待犯人的情形屡见不鲜,死刑的执行大幅增加。国际特赦组织强烈谴责中共监禁政治犯,并希望与中共讨论人权问题。

1995年2月17日,国际特赦组织呼吁中共无条件释放十五名异议人士。特赦组织指出,有些异议人士一再遭到殴打,有些生有重病,却得不到足够的医疗照顾。这些人包括胡石根、康玉春、刘京生、鲍彤、高瑜、童屹等。

【NO.6加拿大】:3项

1996年圣诞节,加拿大部分民运、人权分子在中共驻多伦多总领馆门前举行持续一周的“伴你共渡铁窗行动”,声援被中共当局迫害的政治犯。

1997年11月27日夜,百余名中、外示威群众,包括民阵、民联、民主中国渥太华分部、西藏委员会和大赦国际等组织的成员,在凛冽的寒风中,脚踏冰雪,在江泽民下榻的加拿大总督府门口,高举“释放王丹”、“释放一切良心犯”、“给中国人民以人权”、“给西藏人民以自由”等标语牌,手持蜡烛,抗议中共暴行。

1997年11月28日晨,《北京之春》、中国民联、民阵和“六四”调查委员会等十个民运团体和组织,联名在加拿大第一大城市多伦多的《世界日报》的显要位置上,刊登了多幅“六四”大屠杀彩色照片和抗议书所组成的整版广告,“欢迎”江泽民的到来,在当地引起了广泛的注目。天黑以后,多达六百余名示威群众,齐聚在车水马龙的大多伦多会议中心大厦门前、大厦内,当时江泽民正在与当地商、政领袖会谈。盛雪、吴宏达、吴方城、民联和民阵多伦多部分负责人严明、霍壮组织和参加了这一示威。

【NO.6比利时】:3项

1996年3月12日,大赦国际比利时分部在布鲁塞尔举行记者招待会,宣布“中国年”活动的开始。民阵副主席兼发言人齐墨和民阵比利时分部主席卢扬应邀出席了记者会。齐墨说:“目前,我们认为在中国损害人权的行为主要有五个方面:一是对基本政治权利的损害,如言论自由、结社自由、结社自由等等;二是对经济与社会权利的损害,如工人的工资、事业保险、养老保险、健康保险等等;三是对宗教活动的限制和迫害;四是对其他非汉族人的文化与社会形态的破坏;五是对妇女和女婴的歧视。”

2001年2月5日,比利时的游行由“维吾尔文化中心”组织,参加者约一百五十人,除了维吾尔外,还有国际大赦组织的成员。这次游行是为了纪念1997年2月4日发生的伊犁事件四周年而举行的。

2002年10月,总部设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国际自由工会联盟”通过联合国所属国际劳工组织,控告中国政府关押狄天贵等工运人士。“国际自由工会联盟”在向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递交的指控中说,中国政府关押狄天贵和其它独立的工运人士违背国际劳工组织的原则,不能接受。

【NO.6瑞典】:3项

1996年12月,旅居瑞典的中国民运人士关于中国的政治稳定问题致信瑞典首相。信中说:“我们真诚地希望瑞典政府以及广大的国际社会能够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地协助中国人民打破中国现今的以专制、独裁、迫害为基础的野蛮的政治稳定,建立一种西方样式的以自由、民主、人权为基础的文明的政治稳定。”在信上签名的有:郭承东、李慧、黄仕辽、徐丽芳、蔡宁、王晓华。

2001年4月4日,魏京生与王希哲前往瑞士洛桑国际奥委会总部抗议示威。在与奥委会秘书长会谈过程中,魏京生指出,中国人民有权办奥运,但中国政府没有资格办奥运;奥运的体育精神与政治分开,但中国政府一向用体育为其政治目的服务。中国政府不尊重基本人权,与奥运精神背道而驰。魏京生并以1936年纳粹德国举办奥运为例,指出由北京政府办奥运,将使奥运蒙羞。秘书长女士认真地作了记录,表示在5月份奥委会委员开会时,一定将魏京生的意见转达各委员。

2003年3月18日,总部设在瑞士的国际非政府组织“永远追踪不受惩罚者”和瑞士法轮功协会在日内瓦市中心的卡纳凡酒店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在瑞士起诉原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赵明、戴志珍、张天啸、王玉芝等数名法轮功学员作为原告,以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在瑞士起诉江泽民。代表控方的律师是菲理浦葛朗。

【NO.7日本】:2项

1992年4月7日,在江泽民访日的一次演讲会上,留学生洪建兵、王希浩、车宪平挺身而出,要求江泽民承担“六四”大屠杀的责任,并高呼“结束一党专政”、“民主万岁”等口号。

1997年11月10日,民联阵-自民党日本分部连续两天出动两辆广播宣传车,到李鹏下榻的国宾馆、日本总理府、中共驻日使馆附近以及东京闹市区进行广播抗议活动,并派人前往日本总理府,递交了抗议李鹏访日的“要望书”。

【NO.7丹麦】:2项

1995年3月11日,民阵丹麦分部和中国人权组织的成员三十余人,聚集在中共代表团下榻的喜来登酒店对面的马路边,展开了连绵二十多米用中、英两种文字写成的横幅标语,专等李鹏。在李鹏出门时,示威者一齐高举起手中的标语:“共产独裁阻碍社会发展!”、“停止践踏人权的行径!”、“立即释放全部在押政治犯!”、“我们不会忘记六四!”、“李鹏,你手上有血!”。

1996年6月,达赖喇嘛在哥本哈根出席丹麦国会外交委员会主办的西藏问题研讨会中表示,自从1990年5月解除戒严令以来,中共“对西藏的镇压与政治迫害无时或歇,近来更加达到新的高峰”。

【NO.8荷兰】:1项

1998年12月15日,民联阵-自民党荷兰分部负责人陈平在海牙中共领事馆前绝食示威,抗议中共逮捕王策、王有才、徐文立、秦永敏以及上百名基督徒。

【NO.8冰岛】:1项

2002年6月14日,江泽民在冰岛访问期间,人口有限的雷克雅维克举行了近三千人的大规模示威,抗议到访的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的人权侵害。示威群众手举法轮功横幅,用黑布条封口,以示对冰岛政府违背民意、错待法轮功的不满。

【NO.8新西兰】:1项

1994年11月2日,在中共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访问新西兰之际,新西兰的民运人士以“中国民运组织新西兰分部”的名义致函乔石,要求实行民主改革。这封公开信指出,人大“对于中国的法制建设负有重要的责任”。对于大陆民运人士提出的修宪主张,“人大应该顺应民意,积极回应”。

【NO.8土耳其】:1项

1996年6月,设于土耳其中部海塞里的“东土耳其斯坦文化暨团结协会”发表书面声明,指控一周以来遭中共当局处决的新疆回民约有五千人。

【NO.8罗马尼亚】:1项

1990年12月16日,数千名罗马尼亚人举行示威,要求新的共产党政府下台。(待续)


【后记】《红史》之咨询、编写、核对前后历时三十五天,全长5万字。其全部材料,均摘编、重组、修改自《中国之春》1990年~1993年隍7d设的“海内外民运发展和民联近期活动”专栏,以及《北京之春》1993年~2003年开设的“海内外民运动态”专栏,同时也得到了其他不同渠道的帮助(如国际笔会、中国独立笔会、著名网站《大纪元》历年开设的“新闻”版块、李洪宽主持的《大参考》、张伟国主持的《新世纪》、洪哲胜主持的《民主通讯》等)。在此,我由衷地向海外各人权组织、各劳工组织、各民运组织、各独立笔会、各自由媒体、前《中国之春》杂志社成员、今《北京之春》杂志社成员表示感谢,尤其对曾在本文资料汇集上作出过不懈努力的薛伟、吴欣、魏可宜、鲁俊、林青、鹿野、波歌、简平、咏郁、唐青等朋友表示感激与钦佩。(

|<< <<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