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红朝谎言录 >> 杀人者为何为被杀者平反?昔日的英雄为何在消失?

|<< <<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 >>|
杀人者为何为被杀者平反?昔日的英雄为何在消失?

──张志新疯了变英雄有多少秘密,就有多少谎言

作者:李建平


清秀娟麗的张志新

张志新离开我们已经28年了,在我们更加真切地呼唤民主和法制的时候,我们却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现实,1979年中共曾引以为荣的英雄张志新,却逐渐在从中共的英雄谱中消失。这为什么?任何有良知的人都应当注意这种变化。几年来,我一直在图书馆、阅览室、英特网上整理研究这方面的资料。在有限的有关张志新的报道中,都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笼罩著,尽管如此,它们还是或多或少地透露了一些秘密。每接触一次,我总有一些新的发现。在我眼里,一个张志新不亚于一本《红楼梦》,张志新冤案有多少秘密,就有多少谎言。

一九七五年四月四日,一声凄惨的声音划破沈阳,划破辽宁,划破中国。在沈阳一个普通的办公室里,一个已经疯了的女人,被监狱的管理人员强行按倒在地,在颈背上垫上一块砖头,一把普通的刀子就刺向女病人的喉管。女病人挣扎呼嚎,凄厉的声音还没发出几声,女病人便痛苦地咬断了自己的舌头;女病人的喉管被割断了,伤口绽裂;“他们惨绝人寰地切割了她的喉管,又把一段三寸长的不锈钢管插进气管里,再用线将刀口缝上”(陈少京)。一个女管教员,一个向女病人实施割喉的行凶者,看著,听著这惨不忍睹的暴行,经不住惨叫一声,昏倒在地。

女病人的喉管被割断了,女病人的舌头被自己咬断了,四溅的血液抛向空中,留在杀人者的手上,留在那块沉重的砖头上,留在早春四月凛洌的风中,血腥弥漫在空中,生命停止了,时间停止了,此时此刻,东北记住了沈阳,中国记住了沈阳,世界记住了沈阳。外面还是那么平静,仿佛能听到流动的空气;除了她,昏厥在地的女教员,被拖了出去,其余人员都视死如归地站著,互相对视著眼光,平静而又自然。

这不是在奴隶制的屠宰场上,这不是在日本法西斯的监狱里,也不是在德国法西斯的纳粹集中营里。这是一九七五年的四月四日,中国沈阳一个普通监狱里,一把普通的刀子在人类的中国,在中国的沈阳,在施行对行刑犯人割喉管,这个超越人性的“创举”;尽管这是一个莫须有的犯人,尽管这是一个精神失常的犯人,尽管这是在人类的中国,尽管这是在公元一九七五年的四月四日。

一个正常的人就是屠杀一条狗也不会无休止地增加它的痛苦。

为人类不齿的暴行,纳粹集中营都忘尘莫及的暴行,在这个普通的监狱里,强行割管,这已经司空见惯了。女病人可能是第一个精神失常的割管者,但这不是第一个,这只不过是三十多个强行割管者中较特殊的一个。

特殊是因为她已经疯了。整天在只能一个人坐的“小号”里,一个人只能坐,不能躺睡的特殊小牢笼里,她用窝窝头沾著月经血吃,在小床上大小便,虽然已经疯了,但她都没有做疯子的权利,“上面”不允许她疯,监狱工作人员将女病人的情况向上报,上面没有任何司法调查,就回答:“装疯卖傻。” 1975年2月27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遵照省委常委扩大会议决定,给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下发文件:

你院报省审批的张志新现行反革命一案,于1975年2月26日经省委批准处张犯死刑,立即执行。希遵照执行,并将执行情况报给我们。

1975年3月6日,监狱工作人员提出,张志新“是否精神失常”的问题,并向上级报告。

1975年3月19日,上级批示:“洪XX同志不考虑,她的假象,本质不变,仍按省委批示执行。”

疯都失去了权利,强行割管,这根本不算什么。在这个光明的世界里,就是疯也不能逃脱这罪恶的一刀。一个军人,一个中国人民大学的优秀毕业生,一个出生在大学音乐教员家庭的思想者,虽然疯了,当权者还是不能容忍她真实的声音。大家记住,这个被强行割管的疯子叫张志新。曾经是英雄,曾经是《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胜利出笼以前的英雄。现在,尽管她还挂著英雄的美名,但已经很少在官方媒体上听到她的声音了。

据李镇西记述:“1998年8月7日,我意外地从当天的《南方周末》上读到了《张志新冤案还有秘密》,进一步了解了这位英雄在狱中的惨景:她被轮奸,她被逼疯,临刑前割喉管时她的脑袋被几条大汉强按在砖头上”。虽然张志新在狱中屡遭轮奸,但至今我没有找到更详细的披露。张志新冤案到底还有多少新的秘密,我们至今无法知晓,如果没有党的许可,也许我们永远也无法知晓;尽管这样,我们还是努力揭穿这秘密。

其实,这所谓的秘密,不过就是一连串的谎言。因为党的需要,才称其为秘密。

张志新这个已经精神失常的疯人,虽然死了,但杀人者还不想让他得到安宁。在当权者手里,死去的疯子还有利用的价值。

一九七九年三月二十日,下令为张志新强行割管的辽宁省委为张志新平反昭雪,并授予革命烈士。

杀人者又成了救人者。疯子又成了英雄。

“我们辽宁省委出了个张志新,这是我们辽宁省委的光荣,这是我们辽宁的光荣。”

岂止这是辽宁的光荣,这是中国的光荣,这是世界的光荣,这是人类的光荣。

疯了,却不能做疯子,疯了,却被强行割管,疯了,却屡遭强奸,疯了,却难逃一死。

这难道不是中国的光荣?这难道不是人类的光荣?

一九七五年张志新虽疯却不能疯,一九七九年张志新虽死却死不宁。

活著逃不出杀人者的魔爪,死了也逃不出杀人者的追讨。张志新,不论生于死,不论上天还是入地,灵魂和名分都在这魔爪之中。

一九七五年杀人者因为杀人而光荣,一九七九年杀人者因为与被杀者公处一地而光荣。

杀人者为被杀者致悼词,杀人者为被杀者平反昭雪。

被杀者的血液又成了杀人者胸前的红花,被杀者凄惨的呼喊已变成杀人者义正词严的壮举。

这里我禁不住问上一句:杀人者为什么为被杀者平反昭雪?!

杀人者是出于忏悔?还是出于怜悯?

下面我们就看看李镇西无意透露的秘密:

两年以后的今天,我又读到了《南方周末》上发表的《张志新冤案还有新的秘密》一文。文章披露,张志新之所以被杀,并不仅仅是"反对林彪、四人帮",而是对毛泽东同志的功过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文章摘引了一段张志新原话:"中国共产党从诞生以来,以及在新中国建立初期前的各个历史阶段中,毛主席坚持了正确路线。尤其是1935年遵义会议以后,树立了毛主席在党内的领导地位,结束了第三次左倾路线在党中央的统治,在最危急的关头挽救了党。毛主席在当的历史发展中的丰功伟绩是不容否定的。但我认为,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阶段中,毛主席也有错误。集中表现于大跃进以来,不能遵照客观规律,在一些问题上超越了客观条件和可能,只强调了不断革命论,而忽视了革命发展阶段论,使得革命和建设出现了问题、缺点和错误。集中反映在三年困难时期的一些问题上,也就是三面红旗的问题上。张志新还对"文革"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这次文化大革命的路线斗争是建国后,1958年以来,党内左倾路线错误的继续和发展。并由党内扩大到党外,波及到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各个方面,各个环节。……它造成的恶果是严重的。它破坏了党的团结,国家的统一,混淆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削弱了党的领导,影响了社会主义革命、建设事业的正常进行……"她对当时普遍存在的个人崇拜提出了批评?无论谁都不能例外,不能把个人凌驾于党之上。""对谁也不能搞个人崇拜。"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张志新于1969年8月写下的这些文字,等于是提前10年就用自己的生命起草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有关对毛泽东同志评价的部分!说她是"思想解放的先驱",她当之无愧。

…… 这才是张志新案件最大的秘密。

用死去的张志新,用疯了的张志新,用被割喉管的张志新,用屡遭强奸的张志新,为《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鸣锣开道,占据舆论制高点,呼唤社会力量的支持。这才是张志新案件平反昭雪的秘密。这才是张志新案件最大的秘密。

陈禹山在《任仲夷绕过“禁区”平反张志新冤案 》谈了张志新案件的平反经过:他说张志新案,最初由原办案人、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王□复审。王□认为,张志新案,是“没有什么可改的 ”。她“反对毛主席,事实确凿”。粉碎“四人帮”后,中央下发的文件规定:反对林彪、“四人帮”的要平反。但反对毛主席的,仍定为反革命。 辽宁省委要原办案人王□回避,改由赵文兰复审张志新案件。赵文兰认为要翻这个案,须从两个方面考虑,一是看能否冲破“禁区”,即指所谓反对毛主席;另外是张志新在狱中被逼疯。1979年3月9日。辽宁省委召开常委会听取了对张志新复审的汇报。省委第一书记任仲夷绕过了“禁区”,为张志新平反昭雪。这在当时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因为当时,在中国政治舞台上,又刮起一股极左思潮的逆流,要否定刚结束不久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的路线。……

这个经过讲的很明白,一个是毛主席有错,张志新可以反;第二个是为反击否定刚结束不久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的路线的极左思潮的逆流。

李镇西、陈禹山都在文章中回答了张志新案为什么得以平反。

其实没有中央的指示,十个任仲夷也绕不过“禁区”,更不用说平反张志新冤案。据陈少京介绍:《一份血写的报告》带回北京后,陈禹山先交给部主任卢云审,而后由副总编殷参和总编杨西光审,但考虑到所披露的是发生在新中国的极其残忍的法西斯罪行,又有“好像是揭露无产阶级专政、揭露党的领导、太血淋淋、影响不好”等反对意见,稿子最终送交胡耀邦审阅。据杨西光传达,胡耀邦一字未改,准予发表,但是说了一句话:把行刑前割喉管的那句话去掉。……

当《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胜利出笼以后,张志新在当权者手里已经完成了她的历史使命。所以,在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为五十周年国庆开设的"共和国英雄"栏目中,却没有他们的名字!当所有媒体在回顾雷锋、焦裕禄等"共和国英雄"时,都无一例外按照上面的意思地将张志新们"遗忘"了!1999年以后干脆不再有勇气承认或者是不敢承认1979年承认的英雄。

不敢承认1979年承认的英雄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当时为张志新平反完全是中共政治斗争的需要。

尽管这样,张志新还是大大促进了思想的解放,社会的进步。

在这个稳定压倒一切的时代,在当局眼里,张志新应该谢幕了。

因为张志新已经不能更好地为政治服务,因为张志新 已经影响到稳定。

就是在当时,张案报道讨论在3个月后也奉命停止。

自己树立的英雄,为什么不敢继续宣传?自己树立的英雄,为什么授意"遗忘"?当然这又是一个秘密。张志新的家人、亲属对辽宁省委平反张志新冤案至今认为还不是完全实事求是的。他们希望有一天有个实事求是的说法,还历史本来的面目。

这恐怕要让张志新的家人、亲属永远失望了。因为张志新已经完成了她的历史使命,暴露的越多,越影响稳定,在这个稳定压倒一切的时代,“历史本来的面目”,恐怕要永远盖下去。

在这个伟大光荣正确的社会,有多少秘密,就有多少谎言。

被杀者光荣,被杀者疯为英雄,这都与被杀者无关;被杀者的悲与乐,生于死,这都与被杀者无关。张志新疯了,却不能做疯子,张志新成了疯子,却又成了英雄,这都与张志新无关。张志新虽疯却不让疯,张志新虽死却不让你死,思想者成为疯子,英雄的名分又为杀人者做伥,这都是杀人者需要和喜好,与张志新无关,于正义无关,与人性无关。

杀人者把英雄变疯,杀人者把疯子又变成英雄。杀人者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杀人者控制阳关大道,也不放过阴曹地府。

杀人者伟大。杀人者万岁!

2003年8月26日于山东

参考文献:  

张志新冤案还有新的秘密/陈少京张志新冤案还有秘密/朱建国 《南方周末》1998年8月7日

张志新蒙难之后/陈少京面对张志新同志的遗像/李镇西小草在歌唱──悼女共产党员张志新烈士/雷抒雁《一份血写的报告》孙钧、苗家生、陈禹山

|<< <<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