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红朝谎言录 >> “中南海事件”背后的阴谋

|<<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 >>|
“中南海事件”背后的阴谋

作者:李一鸣

1999年4月25日,万名法轮功学员齐聚中南海外围,一时石破天惊,中外轰动。对此同一事件,社会各界的评论却截然不同。国际社会高度称赞“中国政府开明接受百姓建议”,“中国民众素质提高”,而大陆的官方媒体则在7月20日镇压法轮功后对此进行了连篇累牍的口诛笔伐,声称是法轮功学员围攻中南海,是1989年政治风波以来最严重的政治事件。


4.25 井然有秩的法輪功上訪民眾

中南海事件,是国际社会关注法轮功问题的起点,也是江泽民自己声称的打压法轮功的最大理由。因此,了解中南海事件,将有助于我们更好地了解这场持续了四年多的对法轮功的全面全面镇打压。同时,被专制统治了数千年的中国社会,为什么还会有万名民众在89学生运动遭到血腥强力镇压之后,出现在中国的政治敏感地带?这之后有什么原因?它到底反映了什么问题?它究竟是中共所说的围攻,还是法轮功所说的有什么隐情,还是有其他更不为人知的原因?它对中国未来社会的走向有什么影响?所有这些问题,足以让无数专家学者、黎民百姓翘首以往,去关注与探究一番。本文希望通过对中南海事件缘起与过程的详细剖析,能解开这一重大历史谜团,还原事件的本来面目。

1.事情缘起

首先,从中南海事件的起因来看,是因为1999年4月23、24日的“天津事件”。1999年4月,罗干的连襟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博览》发表文章,攻击炼法轮功会使致人得精神病,并暗喻法轮功会像义和团一样亡国。此文发表后,举引发了一些法轮功学员于4月18日至24日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及其他相关机构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情况,并期望能通过与杂志编辑部的交涉来消除该文章的恶劣社会影响。4月23、24两日,天津市公安局突然出动防暴警察殴打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导致学员多人流血受伤,45人被抓捕,这就是“天津事件”。在最后交涉中,天津政府告知法轮功学员:公安部已经插手,要释放被逮捕的法轮功学员,必须北京授权。天津的公安还告诉学员:“你们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这一系列的情况,使得法轮功学员决定去北京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

这个起因说明了三点:第一,中央公安部(在北京)已经知道天津事件的发生,而且直接掌控著事件发展的全过程。第二,学员去北京直接起因于天津发生的恶性事件,而且事情在天津无法得到解决,必须到北京才有可能解决。第三,学员去北京是因为天津公安的点拨。那么天津公安建议的原因有两种解释,第一种解释是公安部通过他们动员法轮功学员到北京来,这样就说明鼓动学员去北京是公安部的一个圈套。第二种解释是天津公安同情法轮功,但知道自己解决不了问题,所以希望学员到北京有关方面去申诉去。两种解释都可以说明学员本身没有主动要去中南海的想法,并不是法轮功学员要“围攻”中南海。

但仅仅是天津事件似乎还很难解释清楚为什么法轮功学员要那么多人去北京。因为在专制的长期统治下,中国的民众向来敢怒不敢言,即使明知政府错了,也常常百般忍耐。为什么天津一个地方的事情会触动那么多人,引发他们的共同行动?那么让我们再把时间的焦距拉长,去看看是否有更广阔但却还不为人熟知的其他情况。

1992年李洪志先生向社会大众公开传授法轮功,因为功法祛病健身效果显著,李洪志先生曾被授予“最受欢迎气功师”的称号,以及“边缘科学奖”,法轮功迅速流行。1996年《转法轮》成为北京市十大畅销书。

就在此时,官方媒体开始出现系统攻击法轮功的迹象。1996年,《光明日报》等一些报章杂志先后发表过批判和指责法轮功的不实报道。1996年7月,中国新闻出版署动用行政手段对法轮功进行封杀,收缴封存法轮功书籍。随后,《齐鲁晚报》、《中国青年报》等一、二十家官方的报章杂志先后发表批判和指责法轮功的文章,舆论导向十分明显。之后,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及中宣部也下令各出版社不许出版介绍法轮功的书籍。1998年5月底,何祚庥在北京电视台的采访中引述不实案例批判法轮功,但但经了解内情的人反映情况和电视台的经事后调查以及了解内情的人反映,何在节目中所提及的当事人并不是法轮功学员,为此北京电视台曾公开承认这次节目是建台以来最严重的失误并播出一个下面报导作为纠正。。

与此同时,公安部门在罗干等的授意下于1997年初在全国对法轮功进行秘密调查,想为“取缔”作准备。1998年7月公安部一局发出公政[1998]第555号《关于对法轮功开展调查的通知》,先把法轮功定罪为“邪教”,可是,在全国各地,一条法轮功的罪证也没有搜集到。这种“先定罪,后调查”的做作法,,完全违反了中国法律规定。在《通知》的错误引导下,江苏、辽宁以及山东等一些地方公安局,宣布炼法轮功的群众炼功是“非法集会”,强行驱散,他们非法查抄炼功群众的私有财产,对炼功群众非法拘审、关押、打骂和动用宣传媒介进行污蔑性宣传。1998年7月公安部一局又向全国公安部门发出《通知》,再度引发了新疆、黑龙江、河北、福建等地基层公安部门强行驱散炼功群众,非法抄家,私闯民宅,没收属于个人的私有财产等违法乱纪问题,引起了群众的强烈不满。朱熔基总理制止打压的正面批示却落入罗干手中,被其截住而没有往下传达。

在99年425事件之前的三年里,虽然漫骂、诽谤法轮功的报导不少,但却没有一篇法轮功的辩白文章得以见刊。虽然法轮功学员通过各种方式,包括写信、面谈等,要求各级政府部门维护公民合法权益,但却一直没得不到回音,事态似乎愈演愈烈。

由此可见,在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之前,事实上已经遭遇到了三年不公正的对待。法轮功学员把这些现象解读为中央高层某些人对法轮功尚存误解,也是有可能,很正常的。尤其是在一次次的调查都证明法轮功没有问题的情况下,对法轮功的打压却接连不断,更让法轮功学员担心里头有很危险的因素潜伏著。1998年5月国家体育总局对法轮功进行调查后认为法轮功对于社会稳定、对于精神文明建设效果都很显著;9月由医学专家组成的小组为配合此次调查,对广东12553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表格抽样调查,结果表明法轮功祛病健身总有效率为97.9%;98年下半年,以乔石同志为首的部份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对法轮功进行了数月的详细调查和研究,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但1998年7月公安部内部却传出把法轮功定为“邪教”的做法,发出了很明显系统镇压的前兆信号。现在何祚庥又抛出了他那篇已被法轮功学员澄清,被北京宣传机关抵制过的文章,更让法轮功学员普遍察觉到什么苗头,感到严重威胁,才会出现众多法轮功学员去北京的局面。

2.事件经过

从事件发生的地点来看,法轮功学员起初去的是中南海附近的府右街。那是国家信访办公室所在地。据许多当事人的叙述,从4月24号晚上9点多,就有学员陆陆续续来到府右街。到25日清晨6点多,有目击者来到府右街北口,还发现警察堵在进入中南海的路口,没有法轮功学员去冲闯。这表明学员根本没有想法要去中南海,他们只是来向信访办反映意见而已,而且他们完全遵从警察的命令。因此,这实际上是一次集体上访。

根据法律规定,公民有上访的权利,上访不需要预先向公安机关申请,不需要得到事先批准。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1条规定:“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检举的权利”。中国大陆的《信访条例》第10条规定:“信访人的信访事项,应当向依法有权做出处理决定的有关行政机关或其上一级行政机关提出”。

国家信访办的职责就是接待群众上访,倾听群众呼声,了解实际情况,解决矛盾。因此,学员到北京信访办上访,并没有抵触任何一条法律规定。不能认为人多就有什么不对,因为每个学员都可以代表其个人,反应其个人和亲朋好友所受到的不合理对待。从他们提出的要求来看:1 、释放在天津被捕的学员,2、 允许有合法的炼功环境,3 、允许合法出版法轮功的书籍,这三条要求中第一条1是因为新近发生的“天津事件”,2和3第二、第三条是因为三年多法轮功受到的打压,。这样的要求其实并可以说是毫不过分。
从法轮功学员的实际表现来看,在整个事件过程中,他们甚至连口号标语都没有。他们没有使用暴力、威胁等方法攻击胁迫警察,而是听从并主动配合警察及有关部门的指挥。他们没有扰乱公共交通秩序和群众的正常生活、没有对国家机关正常运作造成任何不良影响,更没有使用暴力冲击国家机关。所以,学员的行为都不可能构成“围攻”事件。
据了解,时任总理的朱熔基当天上午八点多就出来与学员见面,下午又直接与五位学员代表面谈。被抓的天津法轮功学员当天下午被释放。当问题基本得到解决后,学员当晚平静散去。整个过程,自始至终井然有序,令国际媒体发出“中国民众素质提高”的惊叹。

如此平和的场面,如此融洽的官员与民众的对话,又有谁会相信这是“围攻”?事后4月27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信访局的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并发表谈话,也只是称法轮功学员“聚集”中南海,而没有用任何“围攻”的字眼。中国的高层官员中,没有几个敢于面对即使是人数很少的民众的请愿,如果法轮功学员真的是“围攻”,贵为总理的朱熔基他们又如何敢亲自走出中南海外出来对他们进行“围攻”的面见万余名有暴力倾向的民群众?官员朱熔基亲自出面的事实只能说明,没有官员认为学员有任何的敌意,官员们没有感到任何的威胁,所以才会采用这种直接面见学员的开明的做法来解决问题。

3.阴谋构陷

这时我们碰到的一个最大疑问是,既然是到信访办上访,为什么那么多人站到了中南海外,围了中南海一圈呢?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到底是谁,又是为什么要围住中南海呢?让我们继续往下寻找问题的答案。

据目击者描述,学员先等待在府右街,但后来有几位武警告诉学员,说这里不安全,那里不行等等。最后警察先把一支学员的队伍从马路东口引到西口,然后又指挥著队伍,由北向南缓缓地向中南海正门行进。同时,另一队学员则被指挥著浩浩荡荡地迎面由南向北,朝著这一队伍走来,两行队伍正好在中南海正门相遇会合成一队。

这说明,学员本来无意去中南海外围,是在武警人员的催促引领下,没有任何防范,跟著警察不知不觉中分为两路,把中南海围成一圈。而许多人,包括法轮功学员,当时看到此情形后,都一时没有去想中间可能隐藏著什么阴谋,会出现什么问题。一直到6月24日,才有法轮功学员在网际网路上点出此一内幕的含义(6/24《中国时报》)。不出所料,江泽民随即声称法轮功“围攻”中南海,冲击政府,开始了全面打压。

当时江泽民以及公安高层曾声称对此重大事件一无所知,并一口咬定法轮功组织严密,背后有人精心策划。但这一言论与事实不相符合,法轮功学员去北京的被动性与缺乏组织问题前边已经论述。江泽民及公安高层关于事前一无所知的声称也证明是谎言。因为中央高层相关职能部门事先相当清楚法轮功学员的行为。在425事发的前3天,公安部门已经掌握讯息并密切监控法轮功。CCTV后来用来揭批法轮功的录像表明(《4/25 非法聚集事件的真相》),公安部门一直在严密监视广大学员群众的活动,从何处开车进京,何时从什么车站下车,经什么路口向信访局步行汇集,一切都被事先安排好的摄像机偷偷拍摄下来,在事后被用来指控法轮功。江泽民为什么要撒谎?为什么要否认事先知情?因为如果他承认了解法轮功的一举一动,却没有去干预,最后又说法轮功搞突然“围攻”,那等于是承认他在搞阴谋,设了个圈套等著法轮功学员往里钻。这种撒谎与否认,恰恰证明了中间存在著某种阴谋。

事实上,425那天早晨,中南海周围本来已经戒严布控,是罗干紧急命令取消路障,由公安干警有意引导,法轮功群众才来到了中南海外围,这不明摆著是个圈套吗?425当天,制造天津事端的何祚庥——罗干的亲家,就出现在现场。事发后有人请求何祚庥发表评论,何说:目前不去评论,因为不想打乱整个部署(5/5电子《明报》)。何祚庥的“整个部署”四字,一语道破全盘天机,让我们豁然明白中间各种离奇事情发生的缘由。

在法轮功学员上访中,朱熔基出来接见学员代表,学员才得知朱熔基有过正面批示,要求下边不要去刁难打压法轮功。那么罗干有什么胆子敢扣押朱熔基的批示,让下面公安人员打压法轮功越演越烈?罗干有什么能力敢对抗有千万人数、包括无数高官和共产党老干部在内的法轮功学员?凭朱熔基的刚烈脾气,一弄不好,吃不了还兜不走,在官场混了那么多年的罗干不可能不明白这些,所以他背后当然有大人物撑腰。从后来各个政治局常委的举动,从江泽民于425当夜给政治局写信,到后来大骂朱熔基等来看,对法轮功深怀妒忌与不满的就是江泽民。既然是江泽民要跟法轮功过不去,罗干当然不用担心,而且也必须照著“部署”去做,给法轮功学员制造更多的麻烦,才能激化矛盾,才会逼得法轮功学员做出点什么,这样才有可能找出点什么“证据”来大开杀戒。在此之前,公安部几年的调查都没有发现什么对法轮功学员不利的证据。

何祚庥为什么在激起广大法轮功强烈反对,还要把那篇被北京宣传系统极力抵制过的之后,还要把那篇诽谤文章再次抛出来?是因为有江泽民和罗干撑著,他无所顾忌。而且那篇文章本来就是江罗“部署”的一部分,他们要何他去激怒法轮功学员,才好弄出点事情。

这样我们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在天津教育学院愿意纠正错误的情况下,天津公安突然使用暴力,殴打手无寸铁的法轮功,然后通知学员公安部已经插手。很显然,天津公安的反常表现跟公安部的指示有关。如果不是上头的示意,天津公安是不敢这么触怒为数众多的法轮功群众,把他们推向北京上访这一步的,。因为那等于他们失职。:,到时法轮功学员到中央去找回公道,追究下来,他们哪能承担得起责任?而且他们很清楚,法轮功在中央高层不乏同情者与支持者。单凭他们自己,那是决无胆量敢主动拿法轮功开刀的。况且天津一直是政协主席李瑞环的领地,在后来几年江泽民拼命逼迫各级官员表态批判法轮功的压力下,李瑞环始终没有说过法轮功半句坏话。政协在李瑞环领导下,也对江泽民镇压法轮功问题一直不表态支持,那么李在江泽民全面打压法轮功之前的态度就可想而知,天津警察又怎敢轻举妄动?一定是有上头的重重压力,有最高的旨意担保,有系统的“部署”,他们才敢这么对数百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激化矛盾。

这样,我们也能够解释为什么武警不让学员呆在府右街,却主动把他们带到了中南海,而且让两支队伍合在一起,形成合围之势。因为江泽民要把法轮功打下去,三年多的调查并不奏效,非要给法轮功扣个大黑帽子,就一定要搞出个大事来。“包围”中南海,这就是最核心的“部署”。太岁头上动土,在中国那是天大的事情。而且现在你法轮功学员人已经站到了中南海外围,让你跳进黄河,你也洗不清,给你一万张嘴,你也辩不明。所以江泽民425当夜就给政治局常委写信,说有高手幕后精心策划,开始了大规模打压的进一步“部署”。

现在我们再把整个事件贯穿起来,中南海事件的真相就相当明了了:是江、罗“整体部署”了这件事情,是他们设计逼迫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然后再把学员引导到中南海外围,造成好像包围中南海的表象。从何祚庥发文章,挑起事端,到警察打人激化矛盾,公安引导到北京,武警带领包围中南海,中间处处监视录像,可谓构陷严密。由此可见,“中南海事件”不过是江泽民与罗干等人精心策划的一场阴谋陷害,是江、罗要让法轮功学员“包围”中南海,是江、罗带领法轮功学员“包围”了中南海。要说“围攻”中南海,那么,不是别人,正是江泽民与罗干等人围攻了中南海。要说有人精心策划,那就是江、罗精心策划了中南海事件。

那些对法轮功所谓“围攻”、“政治”的说辞,不过是个大黑帽子,扣上之后就可以大打出手、,可以大加迫害了。中国的社会,本来就不是那么宽容,把你名誉搞臭之后,怎么迫害折腾你都没人同情了。当年的刘少奇、彭德怀等,不就是这样的例子吗?而中共制造黑帽子的本事,绝对是天下第一的。从延安整风,到三反、五反、肃反、文化大革命,有谁算得清到底有多少人被扣过黑帽、,被批斗打击过、,被折磨摧残过?

从我们也很容易分析清楚制造中南海事件的阴谋动机来看,我们也很容易分析清楚。江泽民自己虚荣心、权力欲、显示心表现欲极强,出国一定要做秀,掌握大权十几年还想垂帘听政,德能平庸还想塞个“三个代表”进党章、,进宪法。可想而知,他不会容忍任何对百姓有吸引力的人或思想。对才能出众,名望彪张的朱熔基,他就一直很妒忌,两人矛盾不断。对于吸引上亿人,包括很多共产党员的法轮功,他当然不会高兴。1998年他到武汉去“考察”抗洪工作,看到不少非常勤恳努力的群众,起初很想“表扬”几句,后来那些群众说他们是学法轮功的,他就半天阴著脸没有说话。所以他敌视法轮功由来已久,除掉法轮功,一直是他最重要的计划之一。国内媒体系统攻击法轮功,公安人员骚扰刁难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定性,扣押朱熔基关于法轮功的批示等等举动,在法轮功还有很多中央高层支持者的情况下,这些决定不可能不先请示过江泽民。

那么,江泽民又怎么放心让那么多法轮功学员出现在中南海呢?因为他知道法轮功学员讲真善忍,不会去动用暴力,给他带来威胁。所以他敢放手这么干。在1999年425之前的一次内部高层会议上,他就说过可以先打击法轮功,为以后控制其他社会团体积累经验,因为法轮功讲善,讲忍,不会象其他团体那样采用极端手段来对抗!写到这,我们就弄清楚了这个极权者的思维。因为你善良,所以你首先就要受到打压。这是一个怎样的强盗逻辑!善良竟成了被迫害的理由,这是怎样的世道!那不是要逼我们每个人都变成恶人,成为黑帮流氓?这样的统治者,会把我们的民族带向何方?无怪乎,现在警匪一家,黑社会横行,贪污腐败遍地都是,因为这个国家就是被这样一个毫无道德理念的人在治理著,准确地说,是被他糟蹋著,毁灭著。

到此为止,我们可以清楚看到,中共指控的关于法轮功“围攻”中南海的说法,不但是一个弥天大谎,而且是一个令人震惊的阴谋。

江、罗设下圈套把法轮功引向中南海的阴谋,不禁让人想起1957年的“百花齐放、 百家争鸣”。当时毛泽东亲自出马,要求大家对党内不良现象多作批评。他在九省市宣传、文教部长座谈会上说:“不让百家争鸣,百花齐放,那就会使我们的民族不活泼、简单化、不讲理;使我们的党不去研究说理,不去学会说理。至于马克思主义可不可以批评,人民政府可不可以批评,共产党可不可以批评,老干部可不可以批评,我看没一样不可以批评的。”这个方针后来由当时的中央宣传部长陆定一对出席会议的各省市管宣传、文化、教育的官员们大声呼吁,要他们让大家讲话:“人家不讲话,我们就耳不聪、目不明,再过几年就变成木乃伊了”。全国多少专家学者起初半信半疑,后来在中共的鼓动下终于信以为真,出来说了几句真话,指出党内存在的问题。结果,这些人后来全受到了猛烈的批评和残酷的迫害。一百多万知识分子一夜之间被打成右派,成了“反动派”“、,“反革命”,与人民成了“敌我矛盾,是对抗性的不可调和的你死我活的矛盾”(丁抒《阳谋》)。几年下来,全国形势真应了毛、陆之言。大批民众被弄得头脑简单,毫不讲理,一片忠心,却化为了十年浩劫。神州大地从此万马齐喑,中国共产党的系统,自始至终还是毫不讲理,从政府官员、知识精英到普通百姓都只好“耳不聪、目不明”,成了半身不遂的准“木乃伊”了。

毛时代的历史才过去短短的几十年,一场同样的阴谋、悲剧又在重演。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受到了残酷的迫害,他们的家属也受到了无辜的牵连。中南海事件,是江泽民用以蒙蔽百姓、试图骗取镇压法轮功合法性的借口。但通过详细的对起因与过程的分析,我们却可以清楚地看到,所谓的“围攻”中南海的说法,不但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而且是个令人震惊的阴谋。这就使得中南海的事件不仅无法成为镇压法轮功的借口,反倒说明法轮功从一开始就处于被构陷的处境。因此,这场迫害从一开始就是以谎言为基础的,是站不住脚的。这大概可以解释为什么江泽民要严密封锁各类关于法轮功的消息,并不断制造更多的谎言来诋毁法轮功。因为只有这样,迫害才能得以维持。这种以构陷的阴谋作为开始迫害的借口,并通过不断造谣来强化迫害的做法,充分说明了江泽民操纵下的机器系统有多么的可怕。

在中共的无边铁幕之下,许多专家学者不敢轻易涉足中南海事件的研究,更不敢抖露真言。更多的普通百姓,则难以招架那铺天盖地的洗脑宣传,在缺乏自由信息情况下,只好偏信官方媒体的一家之言,造成对法轮功的误解,在某种程度上助长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幸好,历史的教训多少让人们擦亮了眼睛,提高了免疫力。冷静下来,人们不难透过中间的重重迷雾,洞悉其中的阴谋构陷。更多正义勇敢的人,已经在挺身而出,谴责暴恶,揭露谎言。如果有更多的人能加入这股力量,善良与正义的胜利就会来得更早,无辜民众受到的伤害就会更小。

但愿这一天会早日来临。(

|<<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