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红朝谎言录 >> 谎言愚民唯我独尊 争权夺利血雨腥风(八)论江泽民之罪

|<< <<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 >>|
谎言愚民唯我独尊 争权夺利血雨腥风(八)论江泽民之罪

作者:凹凸

当你走在路上,人们都像躲瘟神似的对你退避三舍,对你唾骂鄙夷;当你回到家中,家人不敢让你进门,一双双异类的眼神把你驱逐出境;当你所爱的人都离你远去;更没有人敢爱你……天高地广却无你容身之地!当你莫名其妙地被逮捕入狱;当你被冠以邪教徒的名誉送上断头台;你是年迈古稀的老人、你是年过花甲病魔缠身之人、你是已到中年身心疲惫之人、你是青春年少之人;无论你是为了减少病痛,还是躲避现实生活的残酷;只要你练习了法轮功!灾难将降落在你的头上,只因你生在独裁的中国土地上,你的命运将和猎杀结合在一起。也许你感到委屈、也许你感到不平、也许你感到伤心;归根结底你是生活在一个独裁专制的国度!被这个国家独裁者残酷的迫害;而这个独裁者却在世界各国做秀,他双手抱起国外幼年的孩童,脸上挂著慈爱的微笑,可心底里却藏著一颗砍杀妇幼老弱病残的利刀。他到处哼唱著歌曲,佯装友善和蔼可亲的姿态,可他从未忘了在你流血的心灵上涂炭撒盐。

「胡锦涛站在天安门城楼上说,我向下扔一张一百元钞票,捡到的人会很高兴;吴邦国说,你要是换成十张十元钞票扔下去,会有十个人高兴;黄菊说,你要是换成一百张一元钞票扔下去,会有一百个人高兴;温家宝说,你要是把江泽民扔下去,全国人民都会高兴。」

这虽然是个笑话,可却说出了全国人民的心声。江泽民在位十多年来,继承了其主子邓小平的遗志,不断镇压民主运动人士。自从其继位以来继续追捕六四运动学生领袖,打击民间各党派与教徒,更不能容忍的是疯狂镇压与世无争的法轮功学员。共产党执政以来以毛泽东为首的独裁统治一直是宣传与专政两条腿分开走路,也就是说宣传与实际行动分道扬镳各行其道。其宣传说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可事实上别说你「争鸣」了,就是你悄悄润育都将被猎杀在摇篮中。

1998年,当中国政府正式签署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公约的时候,曾经被海外舆论认为是中国在人权问题上的一大进步。一些中国国内的持不同政见人士如此欢欣鼓舞,他们纷纷在各省成立中国民主党筹备处,并且前往中国政府民政部门要求登记注册社团。后来筹组中国反对党「中国民主党」的骨干分子纷纷被中国政府逮捕,并且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处以重刑。

自1998年12月以来,政府以颠覆罪严厉惩治了至少25名中国民主党的核心领导人。一年之中,江泽民政府不顾世界各国谴责的声音,继续镇压中国民主党,对徐文立、王有才、刘世遵、戴学忠、祝正明、陈忠和、肖诗昌、李国涛等人进行逮捕或判刑。在这一年内,江泽民政府还利用反对颠覆活动和反对危害国家安全的法律,威胁、逮捕并监禁了为数众多的持不同政见者和活动人士,包括前政府官员、非政府组织创建人和活动人士、艺术自由活动人士和倡导司法改革的独立人士,至今再押的因和平表达政治、社会和宗教观点的人士应有数千人。这些人中有安树新主教、蔡桂华、陈龙德、韩春生、李必丰、刘京生、秦永敏、沈良庆、查建国、王有才、徐永泽牧师、许国兴、方觉、徐文立、杨勤恒、张林、张善光、赵常青、周勇军、阿旺群培、恰扎活佛、晋美桑泊和阿旺桑珠。有些刑满释放的人受到监视,并且不允许就业或以其它方式恢复正常生活,异议人士受到更严密的监视。

看看江泽民独裁政府镇压教徒的残酷现实,因血案多如牛毛,这里也无法一一列举,只能列举一二,虽窥豹一斑,但其凶残的暴行已让人毛骨悚然:

2002年9月26日夜里12点多,临颖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王亚琼、李辉、师小龙、谢景禄及繁城乡派出所的郑辉等人翻墙跳进基督徒陈桂芬家的院内,闯进门进屋将陈桂芬押到县公安局,第二天关进了临颖县看守所。在看守所关押期间,政保股股长王亚琼等人多次提审陈桂芬,追查信神的经过,跟哪些人接触,边问边打。在10月6日的一次刑讯中,李辉、师小龙等警察不顾陈姊妹的苦苦哀求,用罚跪、拳打脚踢、扫把柄等毒打她10个多小时,直到把她折磨得躺在地上不能动为止。

2002年11月23日晚,汾西县公安局刑警队副队长陈庆华、和平镇派出所所长闫林生等6名警察,先后来到和平镇基督徒郭爱清家和张平生的家,将二人拘捕后带到镇派出所。次日上午,副局长马学义、警察文某等审讯张平生:「你和哪些人有来往,你的带领的是谁?」张默祷没回答,马局长抬手就狠扇耳光,打得他满口流血,牙齿松动,接著又朝其肚子、大腿猛踢十几脚。文某用铁炉锥敲张的小腿,气急败坏的马局长又拿起一根木棒打他,手背被打得皮开肉绽。与此同时,由于郭爱清在酷刑下昏了过去,马副局长便以其「破坏法律实施」为由,要「罚款」2000元现金,速交钱速放人;于第二天(25日)释放。张平生则转押到县看守所。

2002年9月12日中午,山西省长治市警方出动27名警察,在公安局副局长许巨清的率领下,刑警队副队长刘彦俊、中队长郭金田等协同陵川县公安局、秦家庄派出所共27名警察,包围了晋城市陵川县基督徒秦志秀的家,没出示任何证件就开始抄,没收700元钱后,将她押至长治市公安局。在公安局,警察对秦志秀轮番审讯,拳脚相加,一警察拿起笤帚把狠打她的脊背,秦仍不愿说出其他信徒的名字,警察就用手铐将她吊拷在窗户的铁栅栏上。没多久双手就成了青紫色,一警察大骂:「让你的神救你呀,我们就是专门研究对付你们这些信神的。」这样审讯了两天两夜没有结果。

2002年8月21日上午,河南省正阳县的王玲,曹喜梅在高连国(正阳县熊寨乡)家传福音时,被熊寨乡宋店村警务区警长王春、副警长王留玉强行拘捕,押至乡派出所。当晚9时许,所长宋中华审问王玲:「信神多少长时间了,和谁有联系?快说!」当王回答没和谁有联系时,警察胡子敬一手拧住王的胳膊,一手猛抽其耳光。又将她推倒在地,胡揪住头发将她提起猛踢一阵,之后又迫使她跪在麻将席上,狠踩她的脚脖。此时在一旁的宋所长掐住王的胳膊,狞笑道:「说不说?不说就扒光你的衣服,给你拍几张裸体照片,上电视曝曝光!」随后又拳打脚踢,就这样她被二名警察打得头晕眼黑,四肢麻木。一次次瘫倒在地,又一次次地被抓起来毒打,直到天亮。

第二天上午11点左右,宋所长再次提审王,见其不语便猛抽十几个耳光,又将泥和鼻涕抹进她的嘴里,然后抓住她的头发让她转圈。她头晕恶心,支撑不住,一头栽倒在地。这时副所长杨坤又抓住她的头发将她提起,用手指头猛捣她的肚子足有十几下。她的心痛得像掉了一样,可是稍一哭喊,便又遭到一顿毒打。直到下午3时许,宋所长再次威逼道:「再不交待,就把你关进监狱!更受罪!」王玲默祷仍未说话。

2002年10月14日,山西省平遥县警察抓捕了正在聚会的基督徒李海风和王桂珍,年仅19岁的李海风惨遭折磨。将她俩押到县公安局。刑警队的队长刘行政二话没说就给了李海风一记耳光,恶狠狠地说:「好好想一想,明天再收拾你。」随后,将她关进了又脏又臭又冷又黑的一个铁笼子里,小女孩在铁笼子里整整站了18个小时。次日下午3时许,气势汹汹的刘队长与警察郝亚洲开始对脚瘫手软的小女孩进行执法。刘队长吼道:「你们的带领是谁?谁给你的圣经?」说著就是一阵密集的耳光,打得她抬不起头来。吃力地说:「我不知道。」刘队长凶狠地把小女孩戴著手铐的双手用皮带系住吊起来,不让她的双脚著地,再用铁条狠毒地抽打她的身体;仿佛有血海深仇!被手铐卡出的鲜血顺著她的胳膊往下流……。然后刘队长把吊著的她放下来,把她的头发又用脚踩在地上继续折磨…… 惊吓又疼痛使小女孩以为进了地狱。然后,警察拖著被折磨得半死的小基督徒又推进了铁笼子里……

更为恐怖的是江泽民独裁者利用专制的皇权,控制舆论以及政府财力人力和外交政治胁迫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可谓是骇人听闻;以至数以千万的法轮功学员受到不明真相群众的鄙夷排斥。而非法拘禁关押虐待法轮功学员的所作所为更是灭绝人寰、惨无人道!其手段已超过了德国二战期间的「纳粹组织 」。

「法轮功」在中国政府打击之前,人们并不太在意。但是人们可以在公园的草地上或郊外的树林中看得到,安静的、默默的与世无争的练习气功的群众,他们甚至连爬在脸上的蚂蚁都不忍心打死,而是默默的忍受著;也许这就是他们的「真、善、忍」吧。然而就这些善良的群众团体却被江泽民冠以「邪教」的罪名进行追杀、剿灭。


一片祥和与纯真的气功修炼竟被江氏冠以“邪教”

法轮功究竟是犯了什么罪?独裁者最清楚,共产党历来知道团结的力量,而且也是天天喊著团结,不过不许你自行团结,必须团结在所谓的「在江泽民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共产党两面派的嘴脸再次暴露,喊的是团结,可你要是民间团体的团结,那可就犯了其大忌了!其独裁腐败的统治已是弱不禁风,一但遇到风雨必将飘摇。为了维护其独裁的统治他们怕团结起来的人民,法轮功所倡导的「真」、「善」、「忍」于江泽民政府所宣扬的「革命」(革:宰割之意,命:生命;其意杀人)正为相对立的,江泽民更怕清醒了的人民不再听命于独裁者的号令,所以其冒天下之大不韪残酷镇压法轮功群众团体。制造了一起空前绝后的冤案、惨案。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对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大搜捕,并利用国家宣传机器对法轮功团体进行恶意诬蔑和攻击。在其「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旨意下,至今为止已有近800名法轮功学员被江泽民政府控制下的国家机器、超越国家宪法之上的610办公室、以及被它威逼利诱的犯人迫害致死。据最近新浪网一篇评论员文章透露,至今已有1700多名法轮功学员死亡。
 

無懼中共公安打壓而仍堅持上訪說清真象的法輪功學員

江泽民为了镇压法轮功学员,为了避开宪法和正常的法律程序,下令在中共中央成立了一个专职镇压法轮功的机构称「610办公室」,610办公室的负责人一般由同级党委主管政法的副书记或政法委书记兼任,人员从各部门抽调,现在也有从社会上和大专院校毕业生中招聘的。所谓的「国务院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与「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列入中共中央直属机构序列。中央以下,「610办公室」遍及全国城市、乡村、机关学校。由于该「610办公室」全面控制了所有与法轮功有关的事务,因而成了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私人指挥系统和执行机构。这个不具任何法律依据的组织在性质上与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和中国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文革小组」相似。其残酷的手段是纳粹的「盖世太保」所不及的。

江泽民动用了中国经济资源的四分之一被用于迫害法轮功,这些资金来源是挪用国内外的投资和人民辛勤劳动的血汗钱,连同强加于法轮功学员、家属和相关单位的非法罚金。巨额资金被用于公安、国安、全国范围的610犯罪组织和外交等。比如:

 

· 2001年12月,江泽民一次性投入42亿元人民币建立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中心或基地。

 

· 2001年7月4日,澳洲广播公司报道「接近一半」被关押在劳教所中人员是的法轮功学员。而为了容纳日益增多的请愿学员,劳教所扩建工程动用了大量资金。

 

· 仅山西省阳泉市劳教所搬迁工程总投资就达1937万元。

 

· 用金钱刺激和鼓励更大批的人参与迫害法轮功。

 

· 一次性奖励迫害法轮功凶手马三家劳教所所长苏某5万元人民币,副所长邵某3万元人民币。很多地区,每抓到法轮功学员奖励达数千乃至上万元。

 

· 2001年,来自中共公安部的内部消息显示:仅天安门一地,搜捕法轮功学员一天的开销就高达170万到250万人民币,即每年达6亿2千万至9亿1千万。

 

· 各省市派警察在京城追查其境内的法论功学员,在北京全包住各大酒店其费用均为国家财政支出。

 

· 从城市到边远的农村、地方警察、公安局、以及「610办公室」的官员到处搜捕法轮功学员,江为其迫害法轮功估计至少雇佣了数百万人为其效力,这些人的工资、奖金、加班费、补贴等加一块,这笔帐可达每年上千亿元人民币。

江泽民为了使镇压法轮功合法化,迫使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一个违反宪法的反邪教法。同时通过国家安全机关制造了包括天安门自焚在内的多起恐怖案件来栽赃陷害法轮功。发动国家所有的宣传机器对法轮功进行造谣诬陷,在全国以至全世界范围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利用威胁、经济惩罚等手段逼迫街道居民及法轮功学员的亲朋好友监控法轮功学员。迫使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终日生活在被人误解、唾骂、打击的恐怖之中。江泽民企图消灭法轮功的手段之一是「强迫转化」。使用各种酷刑逼迫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在所谓的「保证书」上签字。除了上述酷刑以外,江泽民还利用惩罚亲朋好友的办法来挑起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同时强迫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长时间看诬蔑诽谤法轮功的电视节目,逼迫法轮功学员对其领袖李洪志进行人身攻击。利用政府控制的宣传机器欺骗更多善良的百姓。

以下看看「610办公室」在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密令下犯下的滔天罪行:

重庆大学的女学生魏星艳被绑架到看守所之后遭到一个恶警的殴打并当著犯人的面强奸,在魏星艳绝食抗议,警察又强迫罐灌食,插伤了她的气管食道。 其「610办公室」对付法轮功学员的手段还包括:连续半月不让睡觉;长时间用高压电棍电法轮功学员的敏感部位,夏天在太阳下曝晒;冬天往头上浇冷水、脱衣服在外面冻;毒打;铁钉钉指甲缝;蹲小号、坐铁椅子;不让大小便;注射和强迫大剂量服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蚊子叮咬等等,数不胜数。给法轮功学员精神上和肉体上都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曾一次将18名法轮功女学员扒光衣服扔进男牢房,任凭男罪犯凌辱。罪犯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功就可以得到减刑或提前释放。一个警察这样对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说:「什么时候你会打人骂人了,就算是彻底转化了。」

山东省淄博市齐鲁石化公司电脑工程师苏刚经过九天精神病院的摧残于2000年6月10日被迫害致死。史倍于2000年9月10日在江苏省杭州第七医院被折磨致死。至今为止,已有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

湖北黄冈工业学校教授欧阳明于2000年1月15日,进京上访。国家信访办不但不接受法轮功学员,反而成了公安无理抓人的场所。在上访无门的情况下,欧阳明孤身一人到北京天安门广场炼功,被带回黄冈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饱受非人的折磨。一进去就开始走过场,「上菜」(指酷刑)108种。如:「定心锤」(背贴墙,然后犯人们照心脏部位猛击,直到都打累了为止);「红烧肉」(拳头击脸,要把脸打成像红烧肉一样);烧蹄花(重物击脚趾、手指)等等。打完后还要让欧阳明以一个固定姿式(如站、蹲等)长时间不让动。犯人们所说的「108道菜」,他样样都承受到了,每天的拳打脚踢更是家常便饭,因此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损伤。还被强迫蹲在犯人面前,犯人将其小便拉在他脸上,人格受到极大的侮辱。

 
遭受酷刑的法輪功學員

后由于他坚持学法炼功,警察所长黎明将其换到暴力刑事犯的号子,叫犯人「侍候」,犯人们蜂拥而上,将其毒打,打得皮开肉绽,脸被打变了形,脸上的伤口流血两个多小时都止不住,全身被打得青肿。就是这样狱警仍不罢休,让欧阳明戴「穿心镣」(手镣、脚镣又穿一个镣,有六七十斤重,人不能站立,只能爬行),十天后才解镣。在这期间,欧阳明的母亲去世。他想去看母亲最后一眼的请求遭到黄冈610办公室和公安局的拒绝。 在各种强大的压力下,妻子也被迫与欧阳明离婚。

2000年4月至5月期间,欧阳明被绑架到黄冈市「洗脑班」。当时610、政法委、公安局多名警察对其恐吓、威胁并强逼欧阳明签字,遭到欧阳明的拒绝后,他们就将欧阳明戴上手铐,并将其全身衣服扒光,强迫其做侮辱法轮功的事。他以去卫生间为由想从二楼跳下走脱,双腿踝骨粉碎性骨折、尾椎骨骨折,被送进医院,大小便无法自理,而且痛苦至极。

2001年5月,欧阳明被关进了第一看守所。一进看守所就遭到犯人毫无人性的毒打。他在里面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每天被强行灌食两次,每次都是五、六个人将他踩在脚下,用各种铁工具将他的嘴撬开,野蛮灌食,门牙被灌食撬断了一半,而且第一看守所里所有针对犯人的刑具都在欧阳明身上用过,那种痛苦的承受听起来真是令人毛骨悚然。

为抗议政府非法行为欧阳明绝食7、8天之后,人瘦成了皮包骨,几乎被摧残得奄奄一息。但仍然被送进武汉狮子山(戒毒所)非法劳教一年。在狮子山,每天受体罚,如「挖墙」(头顶顶墙,上身和下身成九十度直角);贴墙(背靠墙,头和墙之间夹一张纸,两手与两腿外侧间夹一张纸,两腿之间夹一张纸,而且不许纸掉下来),每天晚上只让睡一、两个小时,这样的折磨长达半个多月。后来播放诬蔑大法的录像,欧阳明不看,在下面背经文,并写下传给其他学员,因此又受罚,管教让他每天坐十几个小时的小板凳,又不让动。欧阳明的臀部都坐裂开了,流血水、流脓,持续了二十多天,痛苦之极。白天军训,晚上坐凳,睡很少的觉;有劳动任务时,由于强度大不能完成,每天晚上受罚,也也只让睡一个多小时。后来管教为了给他洗脑,因为欧阳明不配合「洗脑」,其它犯人都受牵连,被同时体罚。

5月到6月,欧阳明的身体已完全不行了,他出来后说他曾经快死过去,如果再晚出来两天,一定会死在看守所。而且公安610科科长周郁华也曾向人透露过,欧阳明活不了多长时间。在这样的情况下,公安带著口罩(因为公安说他有传染病)将欧阳明送往沙洋劳教所。因欧阳明已奄奄一息,而且肺上有一个大洞,劳教所拒收。拉回来后警察又将欧阳明送到第一看守所关押。第一看守所恶警这时才怕欧阳明死在里面担责任,找到欧阳明已离异的爱人,将其送进市结核医院,经检查:肾功能衰竭,肝功能严重受损、心脏病、乙肝、肺部空洞、糖尿病等等多种严重病,医生束手无策。一个年轻力壮的健康人在几年的不断非法关押中被摧残成这样。

治疗四天后没有多大效果,而且还有警察去医院骚扰,恶狠狠地逼问他有哪些法轮功学员来过医院看他。在这样的情况下欧阳明于是提出想回家疗养的要求。刚到家之后不久,警察周郁华和陈树明又找上门来继续骚扰,陈树明还威胁说:「老子还要将你抓进去。」

欧阳明担心警察继续迫害,在家住了十余天后,于是提出想离家找一个警察不容易骚扰的地方住。他说他在这些年来的关押当中每天的承受都处于极限状态,而且时时刻刻都可能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功友就帮他租了房子照顾他的起居。在七月下旬和八月上旬期间,公安局的一些警察,如周郁华、陈树明等还到处找欧阳明,并扬言不会放过他。在这样一种强大的精神压力与身体的严重衰竭下,欧阳明于2003年 8月 20日不幸含冤离开人世。

2001年1月12日欧克顺被强行抓进市戒毒所洗脑班,14号下午被市公安局刘科长拳脚相加,刘犯还不解恨,又把他和戒毒人员关在一起,欧克顺被戒毒者毒打。18号上午死于戒毒所。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延伸到国外,自1999年7月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的镇压以来,许多中国驻外使(领)馆扮演了海外「610办公室」的角色,追随江氏集团把对法轮功的迫害延伸到海外。许多中国驻外使(领)馆及其工作人员参与了以下一项或多项对法轮功的迫害行为;向所驻当地各级政府官员多次散发诬蔑,诋毁法轮功的材料;胁迫当地政府收回对法轮功的褒奖;干扰破坏法轮功在当地举办的各种活动;威胁恐吓支持法轮功的政府官员和中外人士;收买和胁迫当地华人社团排斥法轮功;煽动海外华人仇视法轮功;在使(领)馆内召开针对法轮功的所谓「揭批会」,「展览会」,「新闻发布会」;雇佣当地流氓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跟踪、监听、拍照、骚扰、恐吓、甚至大打出手;胁迫当地中文媒体刊登诬蔑诋毁法轮功的文章;任意吊销法轮功学员的护照;拒绝给法轮功学员延期护照和签发有效证件;收集并向江氏集团提供「黑名单」等等。

在海外的法轮功学员除了他们在中国大陆的亲朋好友受到威胁、监视以外,他们自己也受到各种攻击。法轮功发言人张尔平多次收到恐怖威胁电话,他在纽约的公寓被多次偷盗,法轮功学员在美国旧金山、芝加哥以及纽约等地遭到江泽民打手们的辱骂和殴打。2003年6月23日纽约的610办公室雇佣人员梁冠军、花俊雄等人在怡东酒楼外围殴打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的法轮功学员后被纽约警察逮捕侦讯。许多海外华侨因为看不清中共撒谎成性的本质,成了江泽民在海外迫害法轮功的工具和帮凶。

2001年12月28日,渥太华中共驻加大使馆邀请社区各界参加「新年电影欣赏晚会」,王学亮先生受邀参加。然而出他意料地是,所谓的「晚会」实为展出诋毁法轮功图片资料。王学亮先生拿出照相机拍照,突然被几人拖到一个房间并遭到殴打……

美国马里兰州一位华裔美国居民赵兰香的妹妹赵美玉因起诉江泽民于2003年5月被捕。美国公民李祥春访问中国抵达广州机场就被抓捕,判刑三年。

以上实例仅仅是千百件迫害法轮功事件的一斑,江泽民四年来的镇压,使上千名信徒失去生命,超过十万名信徒被劳教。江泽民政府的谎言给修炼和不修炼的人们都留下了残酷的伤害!江泽民的倒行逆施玷污了中华民族的精神、强奸中国人民的意志、强奸所有不同舆论者,残害贫民百姓,排斥异己「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犯下了十恶不赦灭绝人性的滔天罪行。

这场迫害完全是建立在谎言基础之上的。编造大量的谎言,导演各种诬蔑诽谤法轮功的惨剧(包括天安门自焚案),江泽民及其直属的610犯罪组织制造了大量血腥、邪恶的谎言。这些谎言充斥大陆的电视、广播、报纸,成为单位洗脑班、劳教所、大中小学生必须采用的「教材」和「政治标准」。

中共前任独裁领导人毛泽东说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2002年10月,法轮功学员在芝加哥联邦法庭首次把江泽民告上美国法庭。罪名包括: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等等。美国联邦法院已经受理了法轮功的诉状。

德国法轮大法学会及法轮功成员拟对前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提起刑事指控,罪名为「种族灭绝罪」和「反人类罪」。

提起指控的法律依据是2002年6月26日起生效的德国国际刑事法典。因灭绝种类罪罪刑极为严重,通常情况下此类指控直接由位于卡尔斯鲁尔的德国联邦检察院受理。法轮功成员认为,江泽民所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意在彻底消灭法轮功。1999年6月10日,江命令成立了610办公室。该办公室具有系统严密的组织,直接受命江泽民,拥有超越宪法和一切法律的权力。江所发布的对法轮功学员「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立即火化」的命令直接由该610办公室实施,导致了大批的法轮功被迫害致死或被残酷酷刑折磨。这场系统广泛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有可能构成德国国际刑法典规定的「种族灭绝罪」和「反人类罪」。

今年的7月,来自世界各国的法轮功学员都有人举著印有各自国家名字的牌子。四年的镇压不但没有消灭法轮功,反而使他从四年前的30几个国家传播到60几个国家,包括秘鲁、埃塞俄比亚、委内瑞拉、多尼米加等国家。国会议员和非政府组织在此次集会上的演讲也表达了政府和民间对法轮功的支持。

继二零零二年十月美国起诉江泽民后,比利时学员在今年八月对江泽民又以「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提起刑事诉讼,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

而在大陆经过了长达四年之久的残酷镇压,法轮功并未消声灭迹,在各城市的街道建筑物上及电柱上经常可以看到法轮功的宣传单。在前不久8月22日,风雨交加的清晨,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门外的高压电线杆的最高处上悬挂的三幅条幅分外耀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在风雨中飘展,引起警察震惊。因条幅距地特高,又在高压线上,加上大雨,没有一个警察敢去摘下来,束手无策之余,只好叫来电业局的人,而电业局的来人一看表示无能为力。直到傍晚过路人还看见飘扬的条幅。而警察在震惊之余,不明白法轮功是怎么将条幅挂上去的……

至今法轮功已走过了四年的艰难岁月,当初认为法轮功可能不会坚持多久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团体的力量。历史终究会还给法轮功一个公平,而残害平民百姓的暴君必将被推上历史的审判台。

|<< <<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