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红朝谎言录 >> 谎言愚民唯我独尊 争权夺利血雨腥风(七)评新华社的谎言

|<< <<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 >>|
谎言愚民唯我独尊 争权夺利血雨腥风(七)评新华社的谎言

作者:凹凸

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1999年6月21日)崇尚科学破除迷信:“我们党的历史,是崇尚科学破除迷信的历史。从中国共产党诞生到新中国成立,到五十年的社会主义建设历程,是我们党坚持用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世界观领导全国人民不断破除迷信(用迷信马克思主义破出他人的迷信),解放思想,艰苦奋斗,振兴中华的过程……科学和迷信是对立的。崇尚科学,就要破除迷信。”

何谓迷信?

迷:高级汉语大词典上解释说:“其本义:迷路;分辨不清,盲目。信:会意。从人,从言。人的言论应当是诚实的。本义:真心诚意。迷信:迷信:信仰鬼神等不存在的事物,也泛指盲目的信仰崇拜。”如果按实际意义来讲,迷信是人或人们相信本不存在、而且无法达到的传说境界。共产党一再宣传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思想,难道就不是迷信吗?本身自己在宣传迷信,而又说要破除迷信,真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


中国一位九三高龄的法轮功修炼者

我本不知道“法轮功”是何物,当时只知道公园内众多人在一起练功强身健体。后来中国政府进行打击,我方知原来大家练的就是法轮功。可又怎么也悟不出政府镇压其的道理,法轮功的练习者既不欺骗他人也不干扰社会治安。江泽民政府为什么偏偏和法轮功过不去?百思不得其解,便请教共产党内知名人士,他告诉我两个数字,共产党发展了七十多年,共产党员总人数是八千万。而法轮功仅仅五六年其练习者总人数就有一个亿之多,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对共产党的统治及江泽民的统治将是巨大的威胁。目的明确,所需要的就是铲除法轮功的借口;可法轮功练习的首要条件就是“真、善、忍”(这也是政府镇压法轮功以后,笔者才有幸拜读法轮功有关书籍而领悟到的),想找到将其消灭的理论借口还真是困难!但是“再大的困难,也难不倒共产党人”,才有了以后本不该发生的事……

评新华社2001年2月28日的文章《邪教的罪恶──李洪志实施精神控制造成天安门广场自焚悲剧》文章中写道:“新世纪第一个除夕,在李洪志“放下生死”、“升天” 、“圆满”妖言蛊惑下,几名“法轮功”痴迷者在天安门广场制造了一起骇人听闻的自焚事件。公安机关初步查明,这起自焚事件完全是李洪志对“法轮功”痴迷者进行蛊惑、唆使和直接精神控制的结果,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有计划、有步骤的罪恶活动。 ” (本不相信迷信的共产党人为什么此时反而说李洪志能直接用精神控制蛊惑、唆使他人自焚。此时的共产党人怎么又唯心起来。而自焚者一、没有反对共产党。二、没有支持李洪志当国家领导人。其所谓的有组织、有预谋、有计划、有步骤的目的何在呢?)

“疯狂痴迷“法轮功”的刘云芳,将心思全部投入对“ 师父”李洪志的顶礼膜拜,沉溺于其歪理邪说之中,编造了子虚乌有的痴言梦语。他经常炫耀,“‘师父’的书籍是我修炼的重要内容,几十遍几十遍地学,每个字都很珍贵,我做什么事都是为‘大法’做的。”吹嘘自己亲受“ 师父”召见,悟得大法精髓,还谎称“要想跟随师父走,请找一个人。”实际上在暗示此人就是刘云芳他自己。周围的“法轮功”练习者听得如醉如痴,不知不觉间陷入了一种病态的执著和疯狂,以能接近刘云芳为荣。” (文章中叙述了刘云芳练习法轮功已是如醉如痴,这说明什么?只能说明法轮功给予人们的是,大家人人都需要的、极其渴望的东西。)

“2000年5、6月间,已成“过街老鼠”的李洪志连续抛出多篇“经文”,煽动中毒较深的练习者“顶著压力走出来”,充当其与政府和法律对抗的“炮灰”和牺牲品。”(政府镇压仅仅练功强身健体的法轮功练习者,不但不感觉羞耻还大言不惭的说对抗的“炮灰”牺牲品。所谓的法律,不过是江泽民自己独裁制定的,保护只是其自己的皇权)“在《走向圆满》的“经文”中,李洪志甚至赤裸裸地叫嚣,只有“真正地将整个生命溶(融)于法中”(这话并非李洪志所发明的,在共产党的宣传文章上不是经常可以看到“溶人滚滚的革命洪流之中”所谓革命从字面上解释不就是杀人吗?而李洪志的“真、善、忍”和共产党的“革命”正是对立的,所以江泽民才要剿灭法轮功),才能 “走向圆满”。

“李洪志的险恶用心,刘云芳自然心领神会。同年5月,刘云芳在自己打工的油漆店,对同在开封的“法轮功”痴迷者王进东、郝惠君、薛红军等人兴奋地说,“我悟到‘ 圆满’了。‘圆满’就是什么都要放弃,人‘圆满’后能白日飞升,直奔‘天堂’。”(人都是自私的,即使是不自私也没有人去做损人不利己的事。而李洪志为什么偏偏处心积虑的让崇拜者都去“圆满”【中共解释为自杀也就是自焚】,可所有的崇拜者都“圆满”了,而李洪志又能得到什么?其得到的只能是本已是亿万人崇拜的气功大师变成了光杆司令。我想别说是李洪志,就是智商不健全的人也不会做这样的傻事)“与李洪志“升天”、“圆满”的煽动遥相呼应,刘云芳“悟”到的“层次”也不断攀升。不久,刘云芳突然神秘宣称,“练功时进入了状态,悟出‘元神’带著点火工具和汽油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自焚。著火后,我的‘佛体’ 就出现了,口里喷著火,一瞬间光芒万丈。”(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任何材料和言论证明,李洪志蛊惑、唆使他人到天安门自焚。)

“ 受李洪志不断“上层次”的诱导,王进东也亦步亦趋。去年12月下旬,他公开宣称自己“悟”(这里不也是说是王进东自己“悟”出来的吗?为什么一定强加在李洪志的头上?不也是新华社记者“悟”出江泽民的意图了吗?)到了必须以最高形式──到天安门广场自焚,才能“圆满”。并明确提出, “自焚‘圆满’的最佳时刻应选农历除夕。”

在人类欢庆新世纪之际,李洪志却抛出《忍无可忍》的“经文”,(如果别人已把刀架在了你的脖子上,你还说忍,那就不是有生命的人,而是石头人。江泽民已把刀架在了法轮功练习者的脖子上了,还能忍吗?)煽动痴迷者为“大法”而舍尽一切。这一“ 经文”,令刘云芳、王进东等人更加狂热。2001年1月10日,刘云芳、王进东、薛红军、郝惠君等人再次聚集,争相表白自己又上了一个“层次”。他们共同表示,1月23日农历除夕这天,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自焚“圆满” 。(如果没有任何政治目的,自焚一定去天安门广场吗?那1989年大学生们为什么不去海边绝食呢?他们在天安门广场,是为了让独裁者和腐败的政府看到人民的呼声。所以,如果在天安门自焚的人真是法轮功练习者,那只能说明政府已将法轮功练习者压迫的无路可走。他们不再愿意看到丑陋的腐败的世界,他们不愿意以暴治暴抵抗政府的镇压,他们宁可忍受烈火的熔炼,也不愿意再忍受身心的摧残。他们以牺牲自己的生命来抗议政府的暴行。)

“薛红军还提出,“要多组织一些人去天安门广场自焚,人越多‘法轮功’‘气场’就越强。”这个建议当即得到了这些痴迷者的赞同。”(既然这么认为,那他们在以后的自焚时为什么没有在一起点火,而是分散自焚,这不是前后矛盾吗?)

“按照分工,刘云芳、王进东分头通知了“法轮功”痴迷者刘葆荣,以及刘春玲、刘思影母女;郝惠君打电话给正在北京上学、(一个女孩子,如果已经痴迷到可以自焚自己地步,还可能继续在大学读书吗?)同样痴迷“法轮功”的女儿陈果,动员她一起“圆满”。

“按照李洪志“经文”的暗示(新华社记者处处不忘,栽赃李洪志,难道不是受到了某种暗示吗?恐怕已不需要暗示了,江泽民已是明火执仗了),在确定了“圆满”的方式和日期后,刘云芳、王进东等人紧锣密鼓地开始了准备。

“19日,王进东、刘云芳等7人在藏匿的住处,将长塑料袋剪成一米多长的小段,扎住口后注水做试验。第二天上午,王进东与刘云芳又到“天畅轩”买了40米塑料袋。期间,他们还发给每人两个用来割塑料袋的刀片和打火机。”

“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行迹,他们深居简出,吃的大都是从开封带来的方便面、饼、咸菜,偶尔到附近超市买一些方便食品。即便是开封的“功友”打来电话,郝惠君也严厉斥责:“以后别往这打电话了,如果被发现我们就不能成功了。”(既然是秘密隐藏,甚至不让“功友”知道,那么开封的“功友”又如何知道电话号码的?)

“即使是在手忙脚乱的准备期间,这伙痴迷者仍念念不忘醉心交流进“天堂”后的“美好滋味”。刘云芳对刘思影说,“天堂里全是金子”;“‘天国世界’可好啦,(谎言编造的如此粗糙,天堂里何以需要金子?愚蠢的新华社记者!)你这么执著,修炼好了到‘天国世界’肯定能当‘法王’”。

“ 在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当记者提出这个问题时,刘云芳讪笑著为自己的言行不一做著辩解”。

“我不自焚,那是因为‘师父’想要留下我,留下我这张嘴来说话。”

“你为什么不事先告诉郝惠君他们?”

“他们都比我的‘心性’高,他们自焚是真正‘圆满’ 了。我的层次还不够,所以打消了自焚的念头。”(如果说刘云芳欺骗他人有情可原,可她连自己的女儿也欺骗吗?任何做母亲的人都知道,子女的利益重于自身的利益。新华社记者编造谎言时连这个起码的常识都不知道,谎言、谎的实在是可笑!)

“得知李洪志一伙不承认自焚者是“法轮功”练习者时,薛红军激动得双手颤抖,“他们是睁眼说瞎话,李洪志想推脱责任天理难容啊!”(看来想留下张嘴的不是师父,而是江泽民政府,为留他给政府说话!大家想想,如果这些自焚者真是法轮功练习者,他们已是痛恨政府恨的已到了宁可自焚,也不愿偷生,怎么轻易相信政府说的话?)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象个宝……”这首歌三岁的孩童都会唱。人区别于动物就在于人有思维、人有智慧,人首先掌握的是谁亲谁近,知道好与坏,知道什么是利于自己的,什么是害于自己的。如果李洪志的法轮功宣传的都是如何“圆满”、如何“放弃肉身”、如何“杀妻杀父”的理论,那么怎么会在几年的时间练习者就达一亿之众。一亿的数字是什么概念?也就是说连同70岁以上及10岁以下的孩童在内,每12人中就有一名法轮功练习者。一亿这个数字不是李洪志自己说的,而是中国政府中央电视台新闻报道的,所有说数字应该是可信的。如果去掉老人孩童所占的名额,将是中国境内每七人就有一名法轮功练习者。而我们看到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报道的法轮功痴迷者事件中没有一起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如此众多的法轮功练习者,为什么单单就那么几个人痴迷的发疯了?如果李洪志真的能用精神控制法轮功练习者的行为?那他为什么不控制一亿之众将暴君江泽民拉下天安门,用共产党的话来说将他“批倒批臭、踏上一万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 <<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