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红朝谎言录 >> 谎言愚民唯我独尊 争权夺利血雨腥风(四)

|<< <<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 >>|
谎言愚民唯我独尊 争权夺利血雨腥风(四)

作者:凹凸

多年法西斯暴政压制著中国人民,已到忍无可忍的时候,1976年3月25日南京人民蓄积已久的愤怒爆发了。工人、学生、机关干部、解放军……纷纷走上街头,一幅幅反对法西斯暴政、要求民主的大标语,一首首悼念周恩来的诗歌,贴满了闹市区鼓楼广场和新街口广场。

  3月28日,南京大学数学系400多名师生冲破禁令集合在一起,举行了大规模的游行。游行队伍受到了广大的市民和执勤警察是欢迎与帮助。从3月24日,至4月6日北京天安门广场前不断爆发反对暴政,要求民主悼念周恩来的活动。4月4日,天安门广场的活动达到高潮。上空两束气球挂著“怀念总理”“革命到底”的巨幅挽联。花圈摆满了广场。这一天到广场的人数达200万人次,秩序井然。上午7时,某仪器厂职工,分四列纵队,共275排抬著34个花圈,从西单来到天安门广场,举行了隆重的悼念仪式。曙光电机厂3000多名职工的队伍,也从东单开进广场。北京重型机械厂工人制作的第二个铁花圈运到广场。上午11时,首钢工人李铁华在天安门广场发表演说。

  当日晚,中央政治局开会,讨论天安门广场群众活动问题。有人说:“在纪念碑前送花圈2073个,有1400多个单位,……诗词、悼词、小字报,有48起是恶毒攻击主席、中央的。”会议认为:“这是反革命事件,立即清理天安门广场的花圈和标语;抓“反革命”;调民兵和公安人员在广场周围,阻止群众送花圈和集会;调动卫戍部队在二线待命。

  毛泽东的侄子毛远新向毛泽东报告了政治局会议决议,这个报告得到毛泽东的批准。

  4月5日凌晨1至2时,天安门广场上的花圈惨遭洗劫。

  北京卫戍区和汽车运输公司奉命出动200辆大汽车将花圈运到八宝山销毁,小部分放在中山公园当作“罪证”。在清理广场时,57名在场群众遭审查,其中7人因抄诗或“可疑”被捕。

  通往广场的路口已被人把守,不准送花圈的群众进入纪念碑,由军队、警察、民兵组成封锁线层层围住。6点过,北京一七二中30多名学生在群众支持下,冲破封锁线把花圈送到了纪念碑上。7时半,一个军人发表反对群众送花圈的讲话,受到群众斥责。一辆广播车因诬蔑群众悼念活动,被群众砸扁了喇叭,推翻了车。9时许几十万人在大会堂东门口高呼:“还我花圈,还我战友”的口号,并和工人民兵和警卫战士发生冲突。中午,群众包围了联合指挥部,派出4名代表向指挥部交涉,提出归还花圈、释放被捕群众、保障群众悼念总理的权利等三项要求,由于指挥部毫无诚意,谈判无结果。12时58分,愤怒的群众烧了指挥部头头乘坐的上海牌轿车一辆。下午3时许,又烧了指挥部的面包车一辆、吉普车两辆。联合指挥部先后调集卫戍部队一个营,警察80人、民兵200人,加强指挥部的警戒。

  下午7时过,民兵10000多人、公安干警3000人、卫戍部队5个营分别在中山公园、午门、劳动人民文化宫、历史博物馆、二十八中学等地集结待命。晚9时左右,纪念碑周围仅有二三百人,纪念碑上面安放著11个花圈,还有一幅装在镜框里的总理遗像。另外还有一些人站在栏杆旁边,冷冷地盯著群众。

  9时29分,下达了镇压的命令。由于参加围剿的各路队伍行动不一,群众乘机迅速疏散。这时,参加围剿的641名警察从天安门广场西侧首先冲到纪念碑附近,包围了群众。突然,广场上的所有电灯忽一下全黑了,又一下子亮了,把广场照得如同白昼。警察手持木棒、皮带,不分青红皂白地向群众下毒手了。警察的棍棒、皮带、桌椅腿雨点般落在无辜群众的身上,地上留下了一滩滩的鲜血。

  警察把陆续抓来的群众、排成排,面对纪念碑站著。一会儿,警察又一批一批把被抓的人朝下带,几个人押一个。

  4月5日之夜,在神圣的天安门广场,200多名革命群众遭到了血腥的镇压和逮捕。

  在人民英纪念碑的周围,在天安门广场的方砖上,洒满了人民的鲜血。

  4月6日上午9时,又有几十名群众排著队送来了花圈。

  他们排好队后,站在纪念碑前,由一人读悼词,大家举手宣誓,默哀,最后唱《国际歌》。纪念碑附近的群众也一同歌唱。

  更多的人散布在纪念碑四周和广场上,默默地走著。在纪念碑的北侧和东侧以广场中央,到处是血迹。

  中午,成千上万名学生和青年在天安门和东西长安街上徘徊。花圈、诗词、烈火、镇压……一幕幕悲壮的惨剧不断上演。

  晚上,天安门广场像死一般沉寂。清明的花山人海消失了,广场越发显得空荡。三三两两的人,默默地走著,很少说话。一些人踏上纪念碑的石阶,绕了一二圈后,下去了。纪念碑的北侧,一个花圈,一面党旗,一张周总理遗像,四周是素洁的白花。天色已黑了,一位青年敏捷地来到纪念碑的浮雕前,从怀里掏出一块两尺长、一尺宽的白绸,上方别著周总理的丝织像,下面用血写著:“敬爱的总理,我想念你,人民需要民主”。

  他将血书放在浮雕下的石台下,随即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

  4月6日晚,天安门广场戒严了,从马克思像到列宁像之间,警察排成一字横队,禁止行人通过,并且从北向南,用墩布和水擦洗地上的血迹。次日,戒严线上又增加了一排军人。宽阔的广场上,十几辆洒水车来回冲刷地上残存的血迹。4月6日3时毛远新向毛泽东汇报了政治局会议情况,毛泽东于4月6日11时批示:“士气大振,好,好,好。” 毛泽东又一次残酷镇压了民主运动,事过不到半年他也一命呜呼了。毛泽东统治下的“叫化子县”;《人民日报》于1978年2月3日报道:安徽省风阳县,1967年1月初至2月22日,该县就有9900人外出要饭,沦为乞丐,到了3月18日,更达到18000人之多。1969年3月,凤阳37%的农户由于部率领到外地要饭。

  毛泽东在晚年就培养扶植了其民间私生子华国锋为接班人,并亲自任命其为国家第一副主席,军委第一副主席。而华国锋也利用谎言和编造遗嘱更加巩固其统治地位;毛泽东晚年因为说话不清楚,很多时候用手谕来传达意思。1976年4月,华国锋在陪侍毛泽东会见新西兰总理马尔登后,向毛汇报批邓的情况,毛当时写下了三张条子,分别是“照过去方针办,”“不要著急,慢慢来”和“你办事,我放心”。之后,华国锋对在福建厅等候他的外交部长乔冠华出示了这三张纸条。乔冠华问华国锋这 ‘你办事,我放心’ 是讲什么事,当时华说他汇报了四川贵州的’批邓’运动搞得不深入,造反派热衷打内战,拟将两派叫到北京,要他们集中’批邓’。华说主席累了,就写了这个条,叫我去办了。”而后来“你办事,我放心”却被华国锋用来说是毛泽东的临终遗言,作为传位圣旨公布于众。华国锋上台之后首先是毁灭证据,当四人帮被隔离审查时,乔冠华正在联合国出席大会,完事后他转道巴黎时,当他还在巴黎的时候,华国锋就对外交部说乔冠华可能会叛逃。华国锋向外交部领导说:”乔冠华是最先看到’你办事,我放心’这张条子的,他明知主席的意见,却抵制毛主席的指示,并向外交部党组封锁消息。”就这样,华国锋将唯一一个知道”你办事,我放心”的真正来历的人的嘴给堵上了。

  邓小平为了东山再起,违心的写了两封旨在恶意奉承华国锋的信:(全都是谎话,心不由衷的话)邓小平经由汪东兴转华国锋的信

一、东兴同志转呈国锋同志并中央:

我衷心地拥护中央关于由华国锋同志担任党中央主席和军委主席的决定,我欢呼这个及其重要的决定对党和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意义。不仅在政治上思想上华国锋同志是最适合的毛主席的接班人,就年龄来说可以使无产阶级领导的稳定性至少可以保证十五年或二十年之久,这对全党全军全国人民来说是何等重要啊!怎不令人欢欣鼓舞呢?

最近这场反对野心家、阴谋家篡党夺权的斗争,是在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后这样一个关键时刻紧接著发生的,以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战胜了这批坏蛋,取得了伟大的胜利,这是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胜利,这是社会主义道路战胜资本主义道路的胜利,这是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胜利,这是巩固党的伟大事业的胜利,这是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革命路线的胜利。

我同全国人民一样,对这个伟大斗争的胜利,由衷地感到万分的喜悦,情不自禁地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我用这封短信表达我的内心的真诚的感情。
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万岁!

党和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胜利万岁!

邓小平
一九七六年十月十日

二、邓小平给华国锋、叶剑英的信

华主席叶副主席并党中央:

我完全拥护华主席最近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完全拥护华主席抓纲治国的方针和对当前各种问题的工作部署。

我在七五年的工作虽然也作了一些有益的事情,但在工作中确有缺点和错误,我对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对我的批评和教导再一次表示诚恳的接受。

我感谢党中央弄清了我和天安门事件没有关系这件事,我特别高兴在华主席的讲话中肯定了广大人民群众去年清明节在天安门的活动是合乎情理的。

至于我个人的工作问题,做什么,什么时候开始工作为宜,完全听从中央的考虑和安排。在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的时候,我曾向中央用书面表达我内心的悲痛和深切的悼念。我们必须世世代代地用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指导我们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把党和社会主义的事业,把国际共产主义的事业,胜利地推向前进。

在党中央决定由华国锋同志担任党中央主席和军委会主席的时候,我知道了以华国锋为首的党中央以最英明果敢、最正确的方式战胜四人帮的伟大胜利的时候,我在七六年十月十日曾向国锋同志和中央用书面表达我的真诚拥护和欢欣鼓舞的感情。

如果中央认为恰当,我建议把我这封信连同去年十月十日的信印发党内,究应如何处理,完全听从中央的考虑和决定。

顺致诚挚的敬礼!

邓小平
一九七七年四月十日

  可后来邓小平的所作所为恰恰相反,时机成熟了邓小平就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了,邓小平利用华国锋在“洋跃进”的失误为名,将华国锋拉下马来自己全面把持了党政军大权。邓小平的上台似乎给中国社会的民主进程增添了一点点光彩,可一旦涉及到其个人利益,中国大地上刚刚升起民主政治的曙光又显得那样的苍白。

|<< <<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