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红朝谎言录 >> 谎言愚民唯我独尊 争权夺利血雨腥风(一)

|<< <<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 >>|
谎言愚民唯我独尊 争权夺利血雨腥风(一)

作者:凹凸

中共统治五十多年来,用以统治的秘笈就是谎言愚民政策,利用具有绝对统治权的教育与媒体宣传,对广大民众强行灌输其独创的“思想理论”(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江泽民的三个代表),为自己塑造“伟大神圣”的法身。的利用青年人的盲目狂热与好斗情绪,为自己的争权夺利流血牺牲。翻开历史的篇章在愚民政策统治下中国大地无处不是血迹斑斑;

为了迎合多数人的支持与崇拜,建立自己领袖的地位的毛泽东在建国初期先后制造了“土改运动”“镇反运动”。在运动中无数的无辜者含冤被“镇压”,数百万个家庭被扣上“四类分子”“反革命”“反革命家属”的紧箍咒,受尽欺凌、忍辱偷生二十多年,数不清有多少人不堪折磨凌辱自杀身亡,即使是如此,仍然逃不出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他们会在其死亡证明书写上“反革命分子畏罪自杀”。真可谓 “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

凡是在1949年共产党执政以前 在旧政权机关担任过一定级别以上的官职,包括北洋政府、国民党政府、汪精卫政府、伪满洲国等;例如科长乡长之类,以及军队中包括北洋军队、国民党军队、汪精卫军队等;担任过一定级别以上的军官,例如连长之类,如此等等,都被打成历史反革命分子。这些人还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只是在履历表上有这种那种反革命经历,却都并没有现行破坏活动。如果兼有现行活动的,那就不叫历史反革命分子,而要算作罪责更为严重的现行反革命分子了。据7月18日《人民日报》社论说,“在1955年──1956年清查出来的反革命分子中,现行犯有三千八百余名之多”。立案审查一百四十余万人,清查出来的反革命分子已经定案的有八万一千多名,查出了现行犯三千八百余名。现行反革命罪包括有反动言论的、与台湾亲属保持联系的、对现政府不满的等一律被划为现行反革命罪,只要是现行反革命分子多数被处决。在罗瑞卿《我国肃反斗争的成就和今后的任务》报告中提供了这样几个数字:“全国有专职肃反干部七十五万多人,还有上百万个肃反积极分子。全国参加外出调查研究的达三百二十八万多人次。 ”由此可知这一场运动的规模了。而这些曾为旧政府工作人员也正是在中共军队攻占江南时,听信中共宣传而流下来的原政府工作人员;人们回忆一下,当可以记得,人民解放军横渡长江之后几天,曾经用布告向全国人民“宣布约法八章”,要求“全体人民一律安居乐业,切勿相信谣言,自相惊扰”。由于各地强大的地下组织的努力,这个布告常常在人民解放军到达之前就广泛传布了。“约法八章”中的第五章宣布:

“除怙恶不悛的战争罪犯和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外,凡属国民党中央、省、市、县各级政府的大小官员,‘国大’代表,立法、监察委员,参议员、警察人员、区镇乡保甲人员,凡不持枪抵抗、不阴谋破坏者,人民解放军和人民政府一律不加俘虏,不加逮捕,不加侮辱。责成上述人员各安职守,服从人民解放军和人民政府的命令,负责保护各机关资财、档案等,听候接收处理。这些人员中,凡有一技之长而无严重的反动行为或严重的劣迹者,人民政府准予分别录用”。

最终的结局是相信中共宣传,留下了的旧政府任职人员,在“肃反、镇反”运动中都被揪了出来,打成了历史反革命。

新中国文艺界名人胡风因对当时的混乱高压状态不满,撰写了二十万言的《关于几年来文艺实践情况报告》上书党中央,结果遭至灭顶之灾。中共中央主席毛汉东则亲自批示“胡风一伙或是帝国主义国民党的特务,或是共产党的叛徒,由这些人做骨干组成一个暗藏在革命阵营内的反革命派别,一个地下的独立王国。” 胡风的罪与非罪的性质问题,由毛泽东一笔划定。随后而来的是:胡风以“反革命”罪被撤去一切职务; 8月,经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由公安部逮捕了胡风;关押10年后,1965年10月,北京市高院才判处胡风有期徒刑14年,后又因胡风多次上述又被加刑直至无期徒刑。在全国清查“胡风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中,共触及2100余人;逮捕92人,隔离62人,停职反省73人,一年以后,正式定为“胡风反革命集团”分子的有78人,其中划为骨干分子的23人,到1958年5月,给予撤销职务、劳动教育、下放劳动等处理的61人。这就是新中国成立后“文字狱”的开始。而具有讽刺意味是在胡风入狱的第二年2月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上作关于十大关系的报告时正式提出在文化艺术和学术研究领域实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而这个所谓的“双百”方针也正是被判刑入狱胡风的二十万言书里所倡导的;“有独立思考的自由,有辩论的自由,有创作和批评的自由,有发表意见的自由”。也是胡风毕生为之奋斗的自由的原则。

5月15日,出尔反尔的毛泽东在《事情正在起变化》的党内文件中又说:“右派正在进行猖狂进攻”。此时,全国人民还被蒙在鼓里。毛泽东动员鸣放太动人、太具诱惑力了。在此新形势下,他提倡写杂文,还说:“我辞去国家主席职务以后,可以给《人民日报》写一些文章。”毛泽东准备辞去国家主席职务以后想要写的文章,普通的知识分子不用辞职就可以写,而且还是他们的专长。可是,在"双百"方针的鼓动下写了杂文的,后来许多人又重蹈胡风的覆辙,一个个被打成右派。此时的毛泽东已是利令智昏为维护其独尊的统治地位,用空前的残忍与恐怖报复稍有不从的人及其牵连九族。己至丧心病狂,权利欲的洪水肆虐已冲破人性堤坝。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全国上下杀声震天,直杀的人人自危,杀得祖国山河一片红,朝阳何须用。此时的中国大地只有一个声音在嚎叫,其它已鸦雀无声,屏住呼吸苟且偷生。

乱世出英雄物极必反,57年7月12日湖北省汉阳县第一中学学生在副校长共青团员王建国、教导副主任杨松涛、教员钟毓文、民盟盟员杨焕尧带领下在汉阳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随后又有众多的学生不断加入。他们提出的口号是:“社会主义没有优越性!打倒法西斯”。当然在及其专政的制度下,他们的下场是可想而知的;9月6日,湖北省汉阳县人民法院在万人公判大会上宣判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的王建国、钟毓文、杨焕尧3犯死刑,并当场执行。杨松涛等4人被判处15年到5年的有期徒刑。

|<< <<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