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红朝谎言录 >> 韩战回忆录(四):为什么虚耗三个月贻误军机

|<< <<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 >>|
韩战回忆录(四):为什么虚耗三个月贻误军机

作者:今钟

中国东三省的辽宁有个小地方“鸡冠山镇”,名为鸡冠山,山上却没发现鸡冠。

“万众一条心哪,打倒那个将介石......”银铃般嘹亮而又柔嫩的歌声来自一个红朴朴园脸的小个儿女护士。

清晨部队机关人员来到小河边洗漱,总遇到附近来自华北军区医院的医生护士们。

小河清彻之极,河床白石,灰石澄明见底。河北老乡撩水洗脸,大捧满手掌的水,灌入鼻嘴,还发出呼噜噜的大声响,显得土气。这可能是风沙太大养成的习惯。医生们保持当时大城市的习惯,湿手巾上涂香皂,搓洗面孔。

“你们看!像不像个睡佛?”首先发现的是唱歌的小护士。

“哟,简直是个睡美人,真好看!”一位女医生应合。河边的官兵医护不约而同或蹲或站向西望去:西边地平线上矮矮绵亘的远山,活脱脱地象个仰睡著的女佛。线条柔和,两个圆圆的胸突,轮廓清晰可见。她静静地躺在地平线上,微微向东俯瞰著。她躺睡著亿万斯年,如今却天天看著东边铁路线上匆匆而过的无尽无休的近代军火武器。

这条直通北朝鲜的运输线,没有一节乘人的客车箱,全是平板列车。有时是连续不断的高射机轮,一排排地,一个车箱平板上两台。枪管一律持同一角度,斜指前方北朝鲜;有时是坦克,也是一排排地,炮口指向前方。方形的木板箱,内装苏式米格飞机,日夜不停地输送。那时朝鲜人民军攻到釜山,大丘,决战在韩国最南端。

在这以前,则是闷罐军事。铁路上装货的那种货车,中间开横拉门,车厢漆成黑色。车车装满战士,个个同一种颜色。很象北京卖茶汤,冲炒面的那种大铜壶。深赤色,红中透紫,一看就是海南岛晒出来的。当时苏联的名作家,<<日日夜夜>>作者西蒙诺夫曾说:“中共解放军的军装显得土气,其貌不扬,但战斗力不表现在外表”。

海南岛坐闷罐车来的40军,从铜壶般个个黑红饱满健壮的脸上,便可看出这支步行纵穿中国大陆,从黑龙江一直打到海南岛的部队的战斗力。这是三年国内战争锻练出来的专用在刀刃上的中共宝贵血本,可惜后来全部葬送在朝鲜。

北朝鲜宣布朝鲜战争从50年6月25日爆发,但一直蹉跎到10月下旬才出兵,整整耽误了四个月的宝贵时机。部队轻闲无事,一天三个饱两个倒。安东市大小商店都塞满了军队。中午黑红脸的战士挤躺在裁缝铺的大木案上呼呼大睡,老板们生意耽误也无可奈何。

一天,军部的几位同学来访。我谈起了听到华北军区医院指导员用大公鸡吃蚕解释中共丧失外蒙古的故事,大家笑得喷饭。“当兵的好糊弄,党说什么就信什么,纯粹扯王八毒子(东北话:瞎扯)”这位军政大学步兵大队的同学曾经是国民党中央军的作战科长。蒙古名字叫额尔顿巴拉嘎,中文名叫萨西浩。一张黄脸,沟纹分明。烟抽得厉害,总象睡眠不足地强睁著眼皮,露著棕黄色双睛。“在苏联坦克之下谈什么独立?”他鄙夷不屑地说。

“部队天天在这耗著,等什么哪?等雷哪?”另一位年长的同学邓竹书曾是中央军军部秘书。东北人,一尺极窄的双肩,一米八的细高长条身材属于世代不事体力劳动的那种富家子弟。他一肚子文韬武略,在军政大学步兵大队,是唯一能与军事教员大侃国共两军,战略战术的一位老兄。

他提出了几个问题:(为防隔墙有耳,钣铺小酌后,到山坡无人处闲侃)

其一:说是南朝鲜入侵,怎么没占北朝鲜一寸土地,北朝鲜警备队就立即反击过去?全速挺进?

其二:第四野战军所有的中国朝鲜族战士半年前一律上调到辽东,这几万人哪去了?

其三:如今战线远离中国边界,朝鲜人民军胜利进军,打到南朝鲜南部海边。要说部队从海南岛风风火火赶到这里是为保卫“美丽大公鸡”恐怕有点牵强说不过去。

其四:现在人民军打到釜山、大丘,战争处于胶著状态。久攻不下,人民军孤军深入。孤注一掷,犯了兵家大忌。美军若来个“诺曼底登陆”抄人民军后路,岂不成了瓮中鳖,釜中鱼?中国此时不出兵,更待何时?

38军擅于阻击,40军惯于穿插,39军长于追击。若各用其长,分兵扼守朝鲜半岛峰腰部东西海岸,深沟高垒以逸待劳,迎击联合国军诺曼底登陆,岂不可稳操胜券,大获全胜?都等得不耐烦了,如此重要关头,为何坐失战机?

其五:上级解释说:民主党派不同意出兵,正在与民主党派协商?党要出兵,何时问过民主党派?民主党派拦得住吗?从第四野战军全军抽调所有朝鲜族战士,民主党知道吗?十二兵团几万人从中国最南端调到中国东北朝鲜边境,民主党派知道吗?贻误军机,民主党派有这么大权力吗?担得起责任吗?

当时我想国民党起义人员思想还真复杂!很难改造。军国大事,小兵们操心有什么用?只好天天望著西边地平线上仰天的睡佛和东边铁路线上日夜不断运往北朝鲜的各类军火武器。

我想,对方号称联合国军,主力还是美国;这边可是社会主义阵营,中国军队,苏联武器......

我想,民主党派也有道理,战线远离中国边境,保卫中国的理由也实在不充足,难以服人。

我想,是否应该编些保卫“美丽大公鸡”的歌曲,在部队传唱。当时全国流行的歌都是民主自由的主题:

“看我们团结在民主的旗帜底下,要建设民主的新国家。嘿嘿,千百万大军正在进攻,那广阔的土地上,封建和独裁就要灭亡!”

“我们是民主青年,站在斗争最前线。我们的意志象钢铁,我们的热情似火焰。为了建设民主,自由的新中国,我们团结一致勇敢齐向前!”

鸡冠山仰天俯视人间的睡佛,夜夜听著铁路上隆隆驶过的军列,天天看著飞驰朝鲜前线的坦克,飞机,大炮,高射机枪....

|<< <<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