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最新禁闻 >> 揭开活摘器官黑幕 >> 收钱换命替死罪 收尸卖器官 - 狱中见证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
收钱换命替死罪 收尸卖器官 - 狱中见证

来源:新纪元168期 文 ◎ 王明甫(中国大陆)

大陆劳教所和收容所流行“收钱换命”:从被临时关押的人员中找没有真实姓名者来顶替死囚被枪决,家属收尸时还会将“替罪者”的器官全部卖掉……

《红楼梦》中有这样一句话:“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句话如果用来形容中国大陆的现状,非常贴切。

我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底,因为出来为法轮功说几句公道话,被中共员警绑架,关押在北方的一个看守所里。同狱牢头是当地人,在看守所里,也叫劳动号或学习号,他是因为参加黑社会的寻衅滋事而被判五年刑期,后安排在看守所服刑。

犯人一进了看守所,牢头狱霸就会用各种方法要犯人向家里要钱,即使不向员警行贿,把钱入到看守所里登记在犯人的帐上也行,犯人用这个钱向看守所买吃的用的,一千块里面,真能让犯人吃到嘴上的,最多就是三四百块,还要分点给牢头狱霸呢。其余的钱成了员警的奖金了。监狱及劳教所的情况也差不多。

找人顶替死刑犯,公安获钜款

我快要离开那个看守所的时候,有一天,看守所有个被判死刑的犯人被拉出去枪毙。牢头看到死刑犯被从甬道中押走的样子时,就若有所思,后来就一直心情不好。我问牢头:“你认识这个人吗?”牢头说:“不认识。”“那你忧郁干嘛?”我问道,牢头摇摇头不说话。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牢头才小声地跟我说:“我真后悔,当时如果下手狠一些,杀了人命,被判死刑,我现在也出去了。”我吃了一惊:“你疯了,判死刑还能出去?”牢头小声地说:“你不知道,我跟的这个老大,是我们当地政协的大官。我们黑社会有一个规矩,小弟替老大出去办事,打了人杀了人,被员警抓了,判几年刑,老大照付工资给我家里,出来后还给老大办事。如果被判枪毙,老大就要替手下买命。”

我奇怪道:“怎么买命呢?”牢头说:“我这个案子同案的四人,我是第三被告,前两个首犯都是死刑,他们把大事都扛下来了,我被判五年,另一个判三年。

“判死刑的两个也不是一宣判就马上拉出去枪毙,都有一个上诉期。在这期间,我们老大就跟看守所里讲好,用三百万买两条人命。看守所会去收容所里找两个没有身分(无真实姓名的临时被关押的收容者),这其中有不少法轮功学员,他们因上访被捕后等待遣送原籍,但因很多法轮功学员拒绝透露其姓名和原住地而暂时无法遣返被送入收容所,还有一些是流浪汉或乞丐、小偷等。

劳教所要‘买人’时,一人几千或一万左右给收容所,收容所不一定知道看守所来要人干什么,反正收容所有的是人,有钱赚就行。然后带到看守所里关着,黑话叫养‘小肥羊’。等到要枪毙人的当天,把‘小肥羊’先叫到办公室里,给他打一针,‘小肥羊’就不会说话了,神智也不太清楚,但还会走路。武警到号房带被枪毙的人过来,迅速进办公室,把人调一下,带走到刑场枪毙的是‘小肥羊’。我们兄弟(被枪毙的人)在办公室里化装成员警,然后由真员警送到看守所外面,老大早就派车来接了。人一出来,马上派两个弟兄护送到南方去,换个姓名,换身分证等,给那里的黑社会老大做马仔。”

我问道:“那驻监的检察官及刑场上可能还有法院的人都要验明正身呢,这怎么办?”牢头说:“你傻啊,那一百五十万一条人命,也不是看守所独吞。武警、检察官、法官等,只要有沾边的,大家都有份分钱。而且家属还有钱赚呢。”“为什么?”我又问道。

替身被枪毙,家属大卖器官

牢头说:“家属也知道被枪毙的不是自己的亲人,是别人替的。家属来收尸的时候,已经跟医院讲好,把人身上的器官,只要能卖的,连眼角膜,全部都卖给医院,至少也能卖个几万元。”我惊叹地说:“天哪!共产党太黑了,可怜的中国人被当成猪那样来宰杀和贩卖。”

后来我了解到中共劳教、收容所中发生买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甚至出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的残忍事件。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