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最新禁闻 >> 揭开活摘器官黑幕 >> 盗卖器官的地下网络 - 劳教所、黑帮、官商、军方和国际仲介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
盗卖器官的地下网络 - 劳教所、黑帮、官商、军方和国际仲介

来源:新纪元168期 文 ◎ 季达

中共活摘、盗卖器官手法之隐蔽,超出正常社会人的思维。人类历史上未曾出现的邪恶就发生在中国政府或军方医院,所用档均是政府合法档及身分,但背后却隐藏惊人的罪恶……·

来自中国大陆的证人皮特(化名)和安妮(化名)在美国公开指证:中国劳教所、收容所与中共军防医院、地方医院、黑社会集团、中共公安和中共其他部门贪官和海外代理中国器官买卖的国际集团已形成一个庞大的贩卖人体器官网络。

交易中涉及中国地下经济、身分证及死亡证等法律档造假、借官方和军方医院私下做移植手术等等黑幕,即便在中国大陆生活的人,若对中国社会没有实质性的了解,也较难完全明白这个庞大网络的作业流程。

皮特是中国一家间谍学院的高才生,后送到日本大学深造,之后留在日本新闻界工作,他因采访关系在沈阳偶然发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黑幕;安妮是曾在沈阳苏家屯血栓医院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生的太太。

大陆医生私用政府医院做移植、摘取器官手术

在海外曝光中国沈阳苏家屯血栓医院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之后近一个月,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四日,美国驻沈阳领事馆总领事在中共沈阳官方陪同下,进行了一个小时的参观,随后美国驻华使馆女发言人说:“就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这里从功能上讲就是一家医院。”

《大纪元》记者就此问题对二位证人进行采访。皮特表示,“中共最近公开邀请各方去苏家屯采访调查,调查团根本查不到什么人和任何的证据,什么都查不出来,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因为本来这个医院它就是正规的医院,大陆都是用正规医院的幌子,暗地里做黑市器官交易。”

安妮说:“中共说苏家屯医院是容纳三百个病人的医院,容不下六千人,我没有说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全在这家医院公开的住院病房里,法轮功学员被安排在秘密的特定设施中。这家医院做的不是移植手术,是做器官摘取手术,医生在这家医院摘取器官以拿到别的医院去移植,或卖到别的地方去。

中共说苏家屯医院里面只有二十多个主治医生,作不了这些移植的手术。其实,在这家医院做器官移植手术的医生,大多数都不是这个医院的医生,当然也有个别是这个医院的,但我前夫就是别的医院调过来的,很多都是别的医院调过来的实习医生去作移植手术,医院院方并不知道。还有一些医生借政府医院设备私做手术,但其人事档案等都不在这家医院,就类似苏家屯医院丝毫查不出来相关医生的手术纪录。大陆医生借政府医院设施做手术、赚私钱的事情很普遍。医院的员工、管理人员大多也都不知道医院中曾发生过活体摘取器官的事情。”

医生身分被隐瞒

《血腥的器官摘取》还访问了一位去广东省东莞市太平人民医院做肾移植的病人,他的主刀医生是高伟。太平医院是非军方的普通医院,但是,主刀医师高伟是第一军医大学珠江医院肾移植科的大夫,高伟同时还在广东省深圳武警边防医院兼职。

中央电视台二零零六年四月曝光了一位港商到广州做换肾手术死亡的事件。广州中山医学院附属医院一名主任医生接收这位港商,但换肾手术却在广州市附近的三级医院做,医生不留病历,没有纪录,手术后不久这位港商就感染致死。

盗卖器官起源于黑道人口贩子

据安妮介绍,中国盗卖器官生意最初起源是在约二十年前。那时在中国沈阳有一群高干子弟,与泰国和其他东南亚国家的黑道有联系。这些高干子弟与黑帮联手拐卖中国农村的儿童和妇女,送到海外或其他地方贩卖。

后来,国际上器官生意和买卖人体尸体的生意逐渐开始兴旺起来,他们发现若将人杀了出售器官和尸体,比贩卖活人利润要大太多。大陆很多地方都出现人失踪死亡后,尸体被掏空的情况,这类情况在大陆报纸上经常看到。

在大陆的国际器官旅游热潮中,沿海城市的大医院得天独厚,更容易从港台、东南亚和海外招徕病人。如何广泛的开辟器官来源,建立与军方或者军方背景的医院的关系,就是这些医院的器官仲介所极力钻营的。

事实上,大陆地下黑社会、中共劳教所、医院(或器官移植中心)、海外招揽换器官生意的国际集团,有个庞大的地下系统在经营盗卖人体器官,包括活体摘取器官的黑市交易,这其中涉及大陆黑社会组织、中共官方贪官、中共劳教所员警、医院“走穴”捞外快的医生。

劳教和收容所成活体器官库

器官移植成为非常赚钱的暴利行业。在中国今天的社会里,共产主义的信仰已经破灭,传统的信仰被死死压制,结果“挣钱”就成为了许多人追求的信仰。不信神的人,没有了来自神对人行为的约束,为了钱,敢无恶不作。

正是中共的迫害和巨大的经济利益的诱惑,使得零星个案发展到大规模活摘器官。据知情人透露,二零零一年底就开始有规模化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出现了。



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在中国各大省市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中一直都有发生,当地公安医院(包括武警医院)勾结劳教所的不法分子和社会上贩卖器官的仲介机构等共同参与犯罪。图为中国劳教所。(AFP)

中国盗窃死刑犯器官已经有了几十年的历史,形成了一套固定的程序,被利用的死刑犯常常还没有断气,相当于是变相活摘。在这种背景下,当中共把法轮功当作国家的敌人,当作比死刑犯还不如的抹黑目标和迫害对象时,从利用死刑犯器官到活摘法轮功器官迈出的就只需一小步。

利用死刑犯器官必须要经过司法部门的许可和参与,导致医院不能到监狱随便摘器官。但是,如果这时出现了一个在司法系统之外的、被政府镇压、摸黑、丑化、被仇恨的群体,而且这个群体被非法集中关押,人数巨大,那么,这个群体就很可能成为最好的活体器官库,特别是被拥有特权的军队和武警移植医院开辟成为新的器官来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之后,出现的大量非法集中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便是一个这样的群体。这个群体作为器官来源,有几大特点:

一、绕开了司法系统。很多学员是被抓后直接送去劳教所(送劳教所不需要审判,公安可以直接送)。很多上访的学员,为了不株连家人、单位和地方政府,不报姓名和住址,从而被大量非法集中关押。

二、一个巨大的活体器官库,能把国外几年的等待时间缩短到一至二周,最适合让中国大陆成为国际器官移植旅游的中心。

三、器官移植的关键之一就是供体的质量,活体器官远远好于尸体器官,这样的器官最适合要求高质量、愿出高价钱的洋病人。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