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最新禁闻 >> 揭开活摘器官黑幕 >>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黑幕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黑幕

来源:新纪元168期 文 ◎ 文华

“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的指示下,人性中的私欲不受约束,中国劳教所出现了天然的“人体资源库”,大陆出现异常“繁荣”的器官交易市场,活摘器官的罪恶发生了……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美国国会以四百一十二票赞成、一票反对的绝对优势通过了第六零五号决议案,要求立即结束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胁迫、监禁及酷刑折磨,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法新社报导说,这是美国政府为“阻止最邪恶的系统迫害”所采取的行动,报导引述议案起草人罗斯莱亭恩(Ileana Ros-Lehtinen)议员的发言:杀害法轮功学员获取他们的器官,“如此的暴行竟会发生在二十一世纪,这似乎让人无法理解,其残酷程度可与罗马帝国皇帝把基督徒扔给狮子吃掉相提并论。”

六零五号决议案等于用官方档的方式,间接证实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暴行。让我们回顾整个黑幕被曝光的全过程。

苏家屯血栓医院的血腥

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大纪元》发表了〈沈阳集中营设焚尸炉,售法轮功学员器官〉。化名皮特的大陆资深媒体人独家爆料,称在沈阳市苏家屯区有个类似法西斯的秘密集中营,关押着六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这里很多法轮功学员离奇死亡,焚尸前内脏器官都被掏空出售。



苏家屯血栓病医院北面正门。(大纪元)

据法轮功学员办的明慧网介绍,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政权开始对修炼“真善忍”的上亿法轮功学员镇压。当时,法轮功学员本着相信政府的善良愿望,前往北京上访,希望能用自己切身受益的经历来让政府纠正错误。

据北京公安内部消息,到二零零一年四月为止,到北京上访被抓、有登记纪录的法轮功学员就达八十三万人次。为了不让中共株连所在工作单位和地方派出所、公安局,还有大批法轮功学员没有报出姓名或未作登记。有消息说,二零零一年十月,北京公安局通过计算每天街头馒头售出量的递增,估算出当时来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至少一百万。

由于北京公安无法将不报住址的法轮功学员遣送回原籍,北京监狱个个爆满,上访学员还在源源不断进来,中共各地劳教所爆满,于是中共将他们秘密转移到不为人知的地下监狱、劳教所或集中营关押,这群为数数十万、主要来自东北、华北及各地农村的法轮功学员,就这样失踪了……员警在监狱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签署“悔过书”的时候,普遍动用酷刑,中共江泽民直接指示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白死”,由于对造成的死亡不负法律责任,人性中的私欲不受约束,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成为靠移植器官牟取暴利者的觊觎目标,无所顾忌的罪恶于焉展开。

“残害法轮功学员不算犯罪”

三月十七日,第二位证人现身。《大纪元》以“主刀医生太太揭苏家屯器官摘取黑幕”为题,进一步点明上述集中营就设在沈阳市苏家屯区雪松路四十九号的辽宁省血栓病中西医结合医院。证人安妮的前夫曾亲自摘取了很多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从二零零三年开始,他开始出现精神恍惚,晚上盗汗作噩梦,床单湿透了一个人形。后来他才告诉家人,医院大量摘取法轮功学员的肾脏、肝脏等器官,这些学员很多还是活的。叫他干的人说:“你已经上了这条船了,杀一个人是杀,几个人也是杀。”那时他们被告知,残害法轮功学员不算犯罪,是帮共产党“清理敌人”。



证人安妮(摘取眼角膜的主刀医生太太)说:医院的人称锅炉房为焚尸炉,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后,丢进这里被毁尸。(大纪元)

“我丈夫有记日记的习惯。一篇日记中说,当这个病人昏厥之后,他用剪刀剪开这个病人衣服的时候,从衣服的口袋里掉出来一包东西。他打开一看是个小盒子,里面有个圆的法轮章,上面还有个纸条,写着:祝妈妈生日快乐。我丈夫受了很深很深的刺激……”从那以后他就不想干了,但他多次遭到暗杀威胁,有次安妮还替丈夫挨了一刀。后来丈夫逃到国外,但由于安妮无法原谅丈夫参与偷盗活人器官的罪行,两人离婚了。如今前夫得了癌症,但他还是不敢站出来讲真相,怕国内的家人受牵连。

“苏家屯”被列入网路禁词

苏家屯事件曝光后,大陆很快把“苏家屯”三个字列入网路禁词。三月二十七日,事件曝光后的第十九天,中共当局匆匆推出了《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禁止人体器官买卖,但施行时间却定在七月一日。外界质疑,既然人体器官买卖是非法的,应该立即执行,为什么还要等上三个月?莫非有人需要时间来处理现有器官库?

三月二十八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首次否认该指控,并邀请海外记者前去调查,但在外交部官方网站上没有公布该消息。希望之声电台记者随即申请签证前去调查,签证被拒。

沈阳老军医:三十六个集中营

三月三十一日,《大纪元》刊登了“沈阳军区老军医指证苏家屯集中营内幕”,这位了解中共活摘器官内幕的老军医指出:“苏家屯地区的医院仅仅是全国三十六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分,但是目前的法轮功学员基本上还是在监狱、劳改营、看守所较多,只有需要的时候才大规模调动,目前全国最大的关押法轮功的地区主要是黑龙江、吉林和辽宁,仅在吉林九台地区的中国第五大法轮功集中关押地就有超过一点四万人被集中关押。……在我接触的资料中中国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在吉林,只有代号是672-S,关押人数超过十二万。”

老军医还透露说,“中共中央同意将法轮功作为阶级敌人进行任何符合经济发展需要的处理手段,无须上报!也就是说法轮功如同中国许多的重刑犯一样,不再是人,而是产品原料,成为商品。我能讲的只有这些了。”

大陆医生承认活摘法轮功器官

四月一日,一个非政府组织“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表调查报告,确认“沈阳存在庞大活人器官库”,并公布了几个大陆移植医生的原始电话录音。这些医院公开承认他们移植用的器官来自于活着的法轮功学员,这其中包括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上海中山医院、河南郑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湖北省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等。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的那位医生还不耐烦的说:“法轮功该用就用呗,管他法不法轮功!是不是!”(http://news.epochtimes.com/gb/6/4/18/n1291746.htm)

四月八日,《大纪元》披露了“盗法轮功学员器官黑幕一直在劳教所”。调查显示,大陆三百多家劳教所里关押着数十万法轮功学员,许多劳教所强行抽取法轮功学员的血样,用以建立活体器官库。一旦有病人需要某种类型器官时,就反向匹配,将该学员害死以盗取器官。

四月十二日,中共国务院召开新闻发布会,会上苏家屯血栓医院副院长张玉琴称主刀医生和太太的证人证言“子虚乌有”:“我们医院根本就没有这两个人。”而当时《大纪元》还没有公布女证人安妮的照片和她的真实姓名。难怪有记者嘀咕:连这两个人是谁都不知道,怎么能否认有无呢?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医生太太安妮:用生命作证

四月二十一日,在胡锦涛访美期间,女证人安妮和记者皮特首次公开露面,表示无论中共如何销毁证据、搞国际恐怖主义,他们愿用生命作证,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日,苏家屯的两位证人首次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指证中共在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大纪元)

四月三十日,沈阳老军医再度披露中共盗卖法轮功器官官方流程,指出中共军方直接参与了器官盗卖勾当,仅他本人经手的伪造自愿捐献器官资料就有六万多份。另外,中共严重隐瞒了盗取器官规模,将十一万说成三万。二零零零年以后中国一直占世界活体器官移植总数的85%以上,该资料是军委上报资料的一部分,有几个人还因此升为将军。



这个星球上从未发生过的邪恶

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由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组成的独立调查组,向国际社会公布了“中国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报告”。报告从十二个方面汇集了调查的起因、方法、证据、反证、可信度、结论及建议等。最后得出结论,这项指控是真实的。这是“这个星球上从未发生过的邪恶”。



加拿大外交部前亚太司司长乔高。(AFP)



著名国际人权律师麦塔斯。(AFP)

由于调查者很高的公信力,调查本身证据的真实、推理的严密,使报告的发布给国际社会带来了巨大的震动。在进一步调查中他们确认: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期间,中国大陆至少进行了六万例器官移植手术,其中至少四万多个器官极有可能是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的。

众多法轮功学员遗体被掏空

二零零六年五月,《大纪元》根据明慧网资料,综合报导了一系列法轮功学员被偷盗器官的具体案例,如“唐山市劳教所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山东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严重”;“河南新乡盗器官谎称尸检 市长受株连”。如河北秦皇岛青龙县土门子村法轮功学员宋友春,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日上午被抄家后被关进青龙看守所,十四天后被迫害致死。家属证实,宋友春的遗体被掏空了所有器官。被怀疑有类似遭遇的还有法轮功学员赵英奇、陈爱忠、孟金城、贺秀玲、于莲春、李梅等。

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



二零零七年八月九日,人权圣火在雅典点燃。(大纪元)

二零零七年八月九日,由三百多名各国国会议员、法律专家、医生、教授、记者、知名人士等组成的“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在希腊点燃了人权圣火,提出“奥运不能和反人类罪行同时存在”,并在随后一年里,人权圣火经过欧洲-澳洲-纽西兰-南亚-非洲-美洲-东南亚,传至全球三十九个国家一百六十九个城市,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