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专题系列 >> 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活摘器官 >> 中共系统的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 第三集(音频)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
中共系统的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 第三集

来源:希望之声 2010年11月15日

下载mp3:请用鼠标右击这里,在弹出的菜单中选择”另存为”

在线收听:请用鼠标点下面的小三角形。 节目长度:9分42秒



听众朋友,您好!现在是专题报道——法轮功人权组织谈中共系统的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案第三集。我是唐音。

在前面两集中,我们谈到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案件是由直接做手术、摘除法轮功学员眼角膜的医生之妻在国际社会上曝光的。但中共声称被移植的器官来自死刑犯。据大陆公开的资料,从99年以来,被处决的死刑犯的器官和大陆被移植的器官之间相差6万多。大陆很多医院在网上做广告说,他们能在两周内找到合适的配型。根据现代医学,一百个人中配型合适的只有1个左右,如果为过去10年中所作的6万多器官移植寻找合适的配型,需要600万活人来做供体库。这些人从哪里来?联合国三位人权专员为此联名向中共质询。意识到非法活体摘除器官属于反人类罪的国家,如法国、马拉西亚都纷纷立法,确保器官移植是在正确的道德准则下进行的。

主持人:在上集结束前,陈师众博士讲述了一位名叫房思邑的法轮功学员,被抓后被关进军队的医院,不仅被迫验血,而且被强制抽取骨髓。最后,一天半夜她被推入手术室。在紧急中,医院的其他病人帮助房思邑叫来了她的姐姐。后来怎么样了呢?陈博士!

陈师众:【原声】这个时候因为家人已经知道了,它本来要偷偷摸摸的把房思邑拖到手术室,也没有要通知家人要什么手续、要签字之类的,可是这个时候它也知道家人知道了,它反而拿出了一个手术同意单让她家人签。那早干什么了?你怎么不通知家人签呢?现在家人来了,你让人家签。这个时候房思邑就告诉她姐姐“姐姐你千万不能签,你要签了你永远见不到你这个妹妹了”。在这种情况下,她姐姐拒绝签。那么医院就威胁她姐姐,说你要是不给她做手术,那么她肯定就死了,你就没有这个妹妹了。后来房思邑说“姐姐你把我带出去,我什么病都没有,你把我带出去,肯定没事的”。她姐姐不修炼法轮功,可是她也知道,妹妹在医院失踪这么长时间了,这么三更半夜的偷偷摸摸做这些事,所以她姐姐就坚决的不同意签字。最后,在这种情况之下把她的妹妹带出了医院。房思邑她后来是逃到了国外,也没有病啊,也不是象医院说的什么不做手术就没命了。

主持人:这位法轮功学员真是死里逃生、捡了一条命出来的。

陈师众:【原声】另外一个法轮功学员,广东的,叫戴英。戴英也是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关在了广东的三水劳教所,那么她跟我讲起了就是2004年5月份的一天,在三水劳教所的16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带到了大礼堂,对他们进行全面的体检,要打针,然后抽血验样,而且给她照片子,用超声波。她就直接的听到医生说“哎呀,她这个肾不能用”。那2004年她在国内啊,她不知道活体摘除,她只是说记得有这么一回事,后来也是要给她抽取骨髓,她也是拒绝。

这些法轮功学员被关在监狱里的时候,受尽了酷刑折磨,被毒打。可是怎么有这种好事说给他们要治病?所以她就问,戴英还问了这些医生说“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法轮功学员”,姓孙的那个队长还说这是政府对你们的“关心”。

主持人:看来法轮功学员被体检和验血不是个别情况。陈博士,你能介绍一下中国这些年来的器官移植的情况吗?

陈师众:【原声】在2000年以前,在中国的器官移植手术的数字还不是那么大量的,比如说肝的移植手术呢,从1991年到1998年总共就有78例。然后1999年就一下子一年就做到了118例,这是中共的官方的数字。然后这个数字就急剧的上升,到了2005年这一年就做了4千例。那么肾的移植增长的就更快了,到了2005年中国的器官移植学会它的这个官方数字,2005年做了8千例的肾移植手术。

这样的在几年之内从几十例增加到几千例,这个数字增长是极为惊人的。那么它这样一个数字急剧增长过程一定是有一个极大量的供体的来源,就是突然这个供体多了,以前没有那么多供体,在这几年内突然一下供体多了,一定有一个伴随着发生着的一个东西,突然有了一个非常大的供体的库,这个供体库怎么来的?这个手术数据急剧的增加和中共镇压法轮功这个事情在时间上联在了一起,因为中共恰恰是在1999年开始全面镇压法轮功。

主持人:在这样的数据面前,中共当局怎么回答联合国专员的问题呢?

陈师众:【原声】戴英和房思怡都是逃出国外以后回想起来她们在监狱里面、她们本人还有些法轮功学员所经历的进行了大量的体检,大量的进行了组织配型检测,其实恰恰就是联合国特派专员所指出的它们(中共)那样一个数据库,大量的活体的群体。所以从不管是中共自己的数据、联合国特派专员他的专业的调查、分析,还有很多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后来的指证,这样的指证我本人见到的就非常的多,这些证据包括中共到现在为止都一直不能做出明确的答覆。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碰到这样的指责,他一定是会出来做明确的答覆的,而不仅仅是“造谣”,他会做出一个负责任的答覆,可是中共对于很严重的、来自联合国的指控它都回答不了。

主持人:中共当局虽然没有正面回答联合国专员的问题,但也邀请过一次外国记者参观那家被指认做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苏家屯医院。陈博士,你怎么看这件事?

陈师众:【原声】这个苏家屯医院就是我刚才讲到的那位护士原来工作的那个医院,也就是她的丈夫是在那个医院里面摘取了法轮功学员的器官。那么中共就组织了一些记者去到那个医院去参观,转了一圈,说“你看,就是这个医院,没有什么摘除器官这个事情”。因为器官移植它是在医院里面做,那么医院里面任何一个房间,前天比如说做了一个心脏方面的手术,再前天做了一个肾脏方面的手术。这个房间它都是一样的房间。你通过看这个房间,你不可能看得出这个房间是做过什么样的手术。它当时是在披露出活体摘除器官2个多星期,它才找这些记者去实地调查的。2个星期作为这么大一个政权来讲,什么样的罪恶不能掩藏?整个医院的人都全可以换了,房间都可以重新刷一遍,什么东西都可以搬走。

可是它政府可以回答的那些问题它却偏偏没有回答,它只是在表面上做了这样的文章,这个更说明这个问题。你如果认为你真的能回答这些问题,那么你就把联合国人权特派专员提出的这些问题回答了呀?

主持人:说到人体器官这些事情,倒是让我联想到二战中,纳粹和日军都曾拿他们侵占国家的老百姓做人体实验,相当残忍。

陈师众:【原声】可是在中国,杀害了中国人来赚钱、拿中国人的器官给外国人用,这个我们过去都知道所谓“汉奸”啊,那都是战争时期帮着日本人也好来杀害中国人,这叫“汉奸”,可是现在是和平时期,这些军医是真正的“汉奸”,这些医生它们是杀人犯。第二个呢这个事情实际上是威胁到一个司法公正的问题,因为刚才讲了,这些医院呢它要找这些人,它有个数据库嘛。它如果找到一个比如说犯人吧,它要他的器官的时候,也许这个器官有用。可是这个犯人也许他没有犯死罪,或者他甚至没有罪,他是等着审理的过程中。可是如果说某位中共的高官需要这个器官了,或者是某个很有钱的人他可以出很多的钱要这个器官了,那么有没有人只是因为身上有合适的器官而被处死?对于司法公正、对于整个国家的法律都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主持人: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十多年,六万多器官没有清楚的来源!听众朋友,如果你发现任何证据,请向海外媒体和人权组织反馈。请您帮助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是您的亲人、邻居、朋友、同学和同事。
感谢陈师众博士!
听众朋友,您刚刚收听的是法轮功人权组织发言人陈师众博士分析中共系统的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案的最后一集。感谢您的收听。我是唐音。再见!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