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专题系列 >> 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活摘器官 >> 中共系统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案 第二集(音频)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
中共系统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案 第二集

来源:希望之声 2010年11月8日

下载mp3:请用鼠标右击这里,在弹出的菜单中选择”另存为”

在线收听:请用鼠标点下面的小三角形。 节目长度:11分4秒



听众朋友,您好!现在是专题报道——法轮功人权组织谈中共系统的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案第二集。我是唐音。

在第一集中,我们谈到法国和马来西亚都对本国人做器官移植要立法,法轮功人权组织发言人陈师众博士讲解了中国许多医院从全世界招揽需要器官移植的病人,以及这一案件是由多位证人在国际社会上曝光。陈师众博士尤其详细讲述了联合国三位人权专员联名向中共质询此事。

主持人:陈博士,在第一集中,你提到了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信仰自由特派专员、还有人口贩卖问题特派专员在2006年8月11号联名给中国政府发信质询。他们在信中提出的问题,你是否能够给听众朋友讲解一下?我知道你本人是美国的生物学博士。

陈师众:【原声】特派专员他们问的问题是非常专业的,我想他们也是去参考了别的专业人士的意见。这里面就是有一个他们提到了,就是在非常短的时间找到这一个合适的供体,这个问题从两个角度来讲是非常关键的。我们每个人哪,一个人体呢它是一个自我的系统,它自己认识自己,它知道哪些东西是自己的,所以,一旦有外来的东西进来,比如说细菌哪,不是它自己的东西,它马上能认识到,这个机体就要对它进行抵抗,进行排斥,这是一种自我保护,一种防御系统,一种保持身体健康的系统。那么这个身体怎么知道哪些东西是自我的?就是因为自己身体上的细胞也好、器官也好,它都有它特殊的一些蛋白,它特殊的一些标志。我想大家都知道,比如说输血的时候有A、B的血型,还有O的血型,这些血型就是自我认识的一种例子,它只是在血液这方面的一种标记。那么身体上有非常多的这样的标志,一旦它这个系统一认识“哎,它这个标志不是我了”,那么它马上就会排斥,或者是动用身体里的防御系统把它杀死。也就是说,在器官移植的时候,你要找到的移植进来的器官和你身体原来的器官要在很大程度上必须是相配的,很相似的,这样的话呢,它新移植进来的器官才能够存活,它才不会被接受移植这个人及时把它杀掉。

这是非常难的,难到什么程度呢?就是100个人里吧,大概能找到不到2个人互相之间是比较类似的,他之间器官是可以互相移植的这样一种情况。可想而知在中国,每年它要做1万多例的手术,你要有多大的一个群体才能够找到这样的配型?比如说你要做1万例,那么这个要1百万人以上,才能在这中间找到合适的。联合国特派专员他指出的这个问题就非常关键,他说背后就肯定有一个非常大的活体的这样一个库来供你去摘取。

主持人:从目前人类的医学来分析,必须背后有庞大的活人的器官供体库,大陆的那些医院才能够在自己的网页上承诺“两周内找到合适的配型”。陈博士,这和西方国家做器官移植有什么不同?

陈师众:【原声】 这个问题就指出了一个在中国进行器官移植和在国际上别的国家进行器官移植的一个最根本的区别了,在世界上所有的国家它也有器官移植手术,那么它的器官移植手术的病人呢他都叫等,也就是说这个人病治不了,他得器官移植的时候,那么它这个医院里面稍微发达一点的国家它都有很完善的医疗系统,它有它的数据库。那么当有一个病人他确实需要器官移植的时候,他别的方法治不了的时候,那么这个人就排进了他的一个数据库,这是病人被排进数据库。那么这个数据库是根据比如他的组织配型,然后呢谁先来的、谁后到的,他有一个顺序,那么他在这里面等。

等什么呢?等比如说有的人出车祸了,因为在国外我们都知道,你的这个驾照上面都有个红点,这个红点就是什么呢?就是这个驾照的人他同意如果出车祸死亡的时候,医院可以把他的器官拿去做这个移植,供给别的人用。所以呢,它就有这么一个等的系统,有个数据库,是病人的数据库,不是供体的数据库。那么病人有个数据库以后呢,比如说有的人或者是因为车祸,或者因为别的事故他死亡了,他的器官可以被用来救别的人,那么这个时候死的这个人他的这个器官就马上会对病人的数据库,如果找到一个合适的病人呢,那么这个病人就可以用他的这个器官。当然病人他只能是等着,因为这样一个病人的数据库他是不可能去预测哪一天有什么人会死,出车祸死的这个人他的组织配型是什么,不可能是预先知道的,所以在国外他都是等。

主持人:可是在中国,所有医院的广告上都说,他们两周内能找到合适的配型。

陈师众:【原声】只有在中国它才能用出这样的词,叫做“找”,在两周之内可以“找”到器官的来源,这一字之差就说明它完全不一样,你怎么找呢?你要找就只能找活人,你不可能去找死人,因为这个人死亡之后几个小时内一定要做器官移植的,超过这几个小时这个器官就坏死了。你说两个星期去找到这个器官,你是倒过头去找这两个星期的死人呢,你怎么知道这两个星期死人会有这个合适的?一定不可能的,从科学上讲他不可能做到这个,他只能在活人中间找,也就是说在中国的器官移植它一定是活体摘除。

那么所以为什么这个联合国特派专员他之所以能当上特派专员,就是他的专业水平确实是非常高,一下子就指出了这里面最为关键的两个问题,一个就是你这器官移植手术的数字大于你的器官来源,有不明的来源,而且不明的来源他们也明确指出了你们有个数据库,这个数据库后面是一大批活人供你去摘除,这个还是仅仅从中共它自己原来在网站上的那些内容也好、它的卫生部副部长它自己讲话也好,仅仅根据这些,从科学上分析得出这样的结论。活摘器官这个事情被国际关注以后呢,中共就把所有医院里面相关的内容呢,这个网站上的数字什么的全部都把它拿掉了,可是这些数字当然也是被国际上的媒体也好啊、人权组织也好啊,都已经保存下来了,它躲是躲不了了的。

主持人:陈博士,刚才你一直都是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分析,您能向大陆的听众朋友介绍一个实例吗?当然,我知道这样的例子很难保存,因为被活摘器官,首先从生理上就不能活,另外做这些手术的医院很多都是属于军队系统的,所以控制也会很严。陈博士,你能举出这样的例子吗?

陈师众:【原声】 也有很多的受害人也从他们这个角度提供了中共活体摘除器官的一些证据,我这里举个我自己亲自面谈过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的例子。一位叫做房思邑,是个女的,原来是在辽宁东北,她被警方非法逮捕以后呢就把她关到医院里了。警方说她是修炼法轮功的就把她抓起来了,可是关呢却把她关在部队医院里,这个医院就给她抽血啊、验这个、验那个。抓的是一个法轮功学员,无缘无故的你去给她全身的检验,最后还要抽她的骨髓来进行检验。

学生物的人知道,到抽骨髓的时候,它唯一的就是察它的组织配型,你为什么要查她的组织配型?只有两种情况下查组织配型,一种情况比如说白血病人,只有靠别人给她提供血液的干细胞他才能存活下去,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需要搞清楚这个病人他的组织配型,这个时候才需要在病人身上抽取他的骨髓;再一个就是把这个人他作为一种供体。除了这两种情况,没有任何必要去抽取一个人的骨髓。

那么作为法轮功学员房思邑,她是没有任何疾病的,特别是没有血液方面的疾病,你为什么要抽她骨髓?在国内她被关起来的时候是2004年,那个时候活体摘除器官呢在国际上还没有被揭露出来,她本身也不知道,可是她就是直觉上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她就强烈的反抗,不让他们抽骨髓,可是医院还是给她打了各种各样的针。她说我没有病,你为什么给我打针?你们打的是什么针?医院也不告诉她。

主持人:那这位女法轮功学员是否被摘除了什么器官呢?

陈师众:【原声】最后有一天晚上呢,就把她绑在病床上,从过道里就把她推向手术室,而且她被关在部队医院里面这整个过程她家里完全是不知道的,也不通知她家人。那么当时是子夜把她推过过道的,房思邑说她当时就有一种感觉,他们肯定是要对她做很坏的事情,所以她当时就在走道上高声的喊起来。因为是医院嘛,旁边有很多病房,她就高声的叫起来,她说“大家快来救我呀,他们不知道要对我做什么”,所以这一下子就从两边病房里涌出很多病人,那么大家都七嘴八舌的说为什么是这样子,所以房思邑在这种情况下就赶快的把她姐姐的手机号码给了旁边这些围观的人,让他给她姐姐打电话。

在这个情况下呢,她姐姐急急忙忙的来到了医院。她家人找了好几个月都不知道,然后这个医院呢这个时候一看家人来了,它也瞒不住了,就把她姐姐拉到一边说我们要给她做手术。大家想一想,现在中国大陆的医院黑心到什么程度?有很多这样的报导的,这个急救病人送到医院,他身上没有钱,医院都不管的,你不交钱就不管,很多急救病人就这样给耽误死了。可是房思邑作为一个法轮功学员她也没有钱,她也没有病,这个医院怎么可能没有钱去给她做手术?大家想一想就知道了。所以这个医院就跟她姐姐说我们要给她做手术,她姐姐就问题你们要做什么手术,他们也说不清楚,然后房思邑就喊她姐姐说“姐姐你绝对不能答应让他们做手术”。

主持人:房思邑是否得救、如何被救?请您关注下周的对法轮功人权组织的专题报道《中共系统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案 第三集》。感谢陈师众博士!
听众朋友,您刚刚收听的是法轮功人权组织发言人陈师众博士分析中共系统的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案的第二集。感谢您的收听。我是唐音。再见!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