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专题系列 >> 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活摘器官 >> 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四之二)(音频)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
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四之二)

来源:明慧广播电台 2006年7月30日 作者:大卫乔高、大卫麦塔斯

下载mp3:请用鼠标右击这里,在弹出的菜单中选择”另存为”

在线收听:请用鼠标点下面的小三角形。 节目长度:24分51秒



6) 未透露姓名人士及失踪人士

虽然在某些方面对法轮功的迫害跟中共一贯的镇压没什么不同,法轮功成了不幸的目标,但对法轮功学员的关押有其独特的特点。来自全国各地到天安门广场请愿和抗议的法轮功学员被拘捕了。那些透露自己身份的人会被送回到他们的居住地。他们的家庭也会因他们的法轮功活动被牵连进去,并且被迫劝学员放弃法轮功。他们的公司领导,他们的同事,他们的所在地政府领导也会因这些学员到北京请愿和抗议而要承担后果并受到惩罚。

为保护他们的家庭并避免引起家乡人的敌意,许多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拒绝自报姓名和身份。结果是当局无法获知大量的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身份。同时,认识他们的人也无法知道他们在哪里。

虽然拒绝报姓名和身份是以保护为目地的,但它也许会产生反面的效果。一个人在家庭成员不知其下落时,比家庭成员知其下落时更容易受到伤害。这些人是没有受到任何保护的群体,即使是按中国的标准。

这些未透露姓名的群体受到尤其残酷的虐待。他们因某些不为被囚者所知的原因在中国监狱系统内被移转来移转去。

这些人就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摘取的来源吗?明显地,仅仅是这群人的存在不能断定事情就是如此。然而,如果指控是真实的,这群人的存在为摘取器官的来源提供了一个现成的解释。这群人可能就消失了,而监狱系统外的人是无法知晓的。关于这群未透露姓名的群体的信息请见本报告的附录。

实际上,有许多法轮功学员失踪了。本报告的附录中列出了这些失踪案件的证据。如果可以找到每一位法轮功学员,那我们面对的指控就是不正确的。但一个人可能因各种各样的原因失踪。失踪是一种人权侵犯,中共应为此承担责任。但他们不一定是此例的直接侵犯者。

有充分理由相信中共政权要为众多法轮功学员的失踪负责。那些失踪案例不能证明那些指控。但是,正如我们考虑的许多其他因素,他们与那些指控是一致的。

7)器官移植的来源

有许多的器官移植没有办法确定供体的来源。我们知道有些器官来自被处决的囚犯。只有极少数来自自愿捐献者。但这些来源与总数存在太大的差额,即被处决的囚犯的数量和自愿捐献者的数量与器官移植的数量相差很远。

被处决的囚犯的数量是不公开的。我们只是从大概估计的数量中着手,并列入附录。那些统计数字,如果从全球死刑犯的处决总数来看是巨大的,但与器官移植的总数比相差很远。

至少有98%用做移植的器官供体来自家庭成员之外。例如中国肾脏器官的捐赠,在1971年和2001年之间,在40,393个移植中,只有227例来自家庭成员的捐赠,占大约0.6%。由于文化的原因,中国人不愿意捐赠他们的器官。在中国,还没有形成捐献器官的系统。

中共政权只是在去年才承认使用被处决的囚犯器官,虽然这种做法已进行了许多年。没有任何的屏障可以阻止中共政权贩卖“国家的敌人”的器官。

根据大赦国际的纪录,在1995年和1999年之间被处决的囚犯的平均数量是每年1,680人。在2000年和2005年之间是平均每年1,616人。这些数字每年都会回弹,但整体平均数字在迫害法轮功的前后是相同的。自迫害法轮功开始后,死刑犯的处决数量无法解释在中国发生的器官移植数量的增长。

根据公开的报告,1999年之前在中国总共进行了大约30,000个器官移植,在1994年到1999年的6年中,大约进行了18,500个器官移植。中国医疗器官移植协会副会长石秉义教授(Bingyi Shi)说2005年以前进行了90,000个器官移植,自从迫害法轮功开始后的2000年至2005年,进行了60,000个器官移植。

其它可确定的器官移植的来源是极其少的,这些是家庭成员的捐赠和脑死亡者。2005年,存活的肾脏移植占全国总移植的0.5%。到2006年3月止,所有这些年来整个中国的脑死捐献者只有9个。近年来没有迹象显示此类人数有所增加。推测起来,在1994年到1999年的6年中进行的有确定器官的来源的18,500个器官移植,在2000年至2005年的6年中会产生同等量的器官移植数量。这意味著2000年至2005年这6年间进行的41,500个器官移植,无法解释这些供体源自何处。

这41,500个移植手术的器官来自何处?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器官的指控回答了这个疑问。

这类数字上的差额不能确定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器官的指控是真实的。但相反的,如果所有器官移植的来源都有一个充分的解释,那么指控就有误。如果所有器官移植的来源可以追踪到自愿的捐赠人或被处决的囚犯,那么对[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将被反驳。但这样的追踪是不可能的。

对中共处决死刑犯的估计数字通常比公布的数字要高很多。因为没有中共官方对处决死刑犯的全面统计报告,所以总数只能凭估计。

一个用来估计处决人数的方法是移植手术的数量。因为知道至少有一些器官移植是来自被执行死刑的囚犯,而且家庭成员的捐献很少,有些分析人士从施行的器官移植的数量推论出被处死的人数增加了。

这个推论是没有说服力的。你不可能从器官移植手术的数量来估计被处死的人数,除非被处死的人是器官移植的唯一来源。然而,法轮功学员是另一个声称的器官来源。只从施行的器官移植的数量推论出被处死的人数,就下结论说那些法轮功学员不是器官的来源之一,这是不可行的。

1999年之前,显然在全中国只有22个肝脏移植中心,而到2006年4月中,中国已经有至少500家移植中心,1998年为止整个中国的肝脏移植手术共有135例,而仅2005年一年中,就有超过4000例肝脏移植手术。肾脏移植更明显(1998年3,596例移植,2005年进行了10,000例移植)。

中国器官移植数量的增长与对法轮功的迫害的加剧是同步的。这些同步的增长不能证明指控,但他们与指控是一致的。

8)验血

我们了解到,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有系统的验血。我们所听到的相当数量的证词证明,这种验血确实存在,而非猜测。为什么这些学员被验血?

学员们自己并不知道。这些试验不象是出于健康原因。其一,如果仅仅是为了预防疾病,有系统的验血是不必要的。其二,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健康在诸多方面都被漠视。因此,很难相信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员验血是一种预防疾病的手段。

验血是器官移植的先决步骤。器官供体必须与接受者相匹配,这样,接受者的抗体才不会排斥供体的器官。

仅有验血这一事实并不能证明法轮功学员被摘取器官确在发生。但反向的推论是成立的。如果不存在验血这一事实,[对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将被驳回。大面积的对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验血这一事实切断了驳回指控的可能。

9)丢失器官的尸体

许多在被关押期间死亡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们报告亲眼看到他们亲人的尸体上有外科手术的切口,器官不知去向。针对这些被肢解的尸体,中共当局没有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再次重申,关于这些被肢解的尸体的证据,请见本报告的附录。

我们只有几例尸体被肢解的实例。至于为什么这些尸体被肢解,我们没有官方解释。这些尸体被肢解与器官摘取相吻合。否则,我们实在无法猜测为什么这些尸体被肢解,器官被摘取。

10)坦白

我们曾与一名证人见面,这名证人说她身为外科医生的丈夫告诉她,在两年的时间里,他曾亲手摘取了约两千名被麻醉的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直至2003年10月他拒绝再做这种手术。这些学员被关押在中国东北的监狱里。这位外科医生明确告诉他的妻子说,这些眼角膜“捐献者们”没有一人存活,因为其他的外科医生从他们的身体上摘取其它重要的器官,而后他们的身体全部被焚毁。这位女士不是法轮功学员。

这份口供是第二手的。这位女士并不是招供她本人做了什么,她是提及了她丈夫向她承认的一份可怕的招供。

这一证人口供的可信性需被确定,这在这份报告的稍后部分进行。在此,我们可以说,如果这份证词可信,它本身就证实了[对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

11)承认

独立调查团中的一位成员和一位持有资格证书的普通话-英文翻译员一起听了在本报告中所引用的中共官员与代表美加法轮功学员的电话调查员之间的电话对话的录音。我们得到了相关电话记录的中英文公证复印件。对于在本报告中所引用的部分,持资格证书翻译员C.Y.先生核实了其翻译准确度。C.Y.先生是安大略省政府的持资格证书的翻译员。他证实,他听了本报告所引用的对话录音,审核了对话的中文稿和英文翻译稿,并证实中文记录是正确的,英文翻译是准确的。同时,原始电话录音也可以提供。调查团中的一位成员于5月27日在多伦多与两名电话调查员会面,以确认打这些电话的线路,时间,录音,中翻英的准确性,以及其它有关通话的特征。

打电话人士之一, M女士(以下称为“M”以免透露身份危及她仍在中国的家人),告诉我们中的一人,2006年3月初她设法打到山西公安局,那里的接电话者告诉她从监狱选出健康年轻的囚犯作为器官供体。如果被选者没有上当,未提供成功移植所需的血样,官员继续表现公正正直的样子,但该机构的工作人员则强行采取血样。

2006年3月18日或19日,M和中国东北沈阳人民解放军医院眼科的一名代表交谈,虽然未能录全所有的对话。她的记录指明这位自称是眼科主治医生的人说该院作过“许多角膜手术”,而且补充道“我们也有新鲜的角膜。”被问到这是什么意思时,该主治医生回答“刚从人体上取下来” 。

在北京301医院的一名外科医生2006年4月告诉M,她亲手做过肝移植手术,并说器官来源是“国家机密”,任何暴露来源的人“会被取消做这类手术的资格。”

第二位调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调查员,从美国向大陆打电话,以下称为N。N大约给中国各地30家医院,拘留中心和法院打过电话,并记录下其中有许多医院承认用过取自法轮功学员的器官。5月27日,我们中的一人和她在多伦多会面,注意到她使用的方法,翻译等等,实质上与M的基本相同,因而为我们两人所接受,认为她准确表达了电话中所说的内容,有同样资格的翻译员对她的对话录音做了翻译。

电话中医院和拘留中心承认,仍然能够迅速得到法轮功器官

黑龙江密江看守所:

2006年6月8日,黑龙江密江看守所的一名官员承认该中心那时至少有5到6名40岁以下男性法轮功学员能作器官供体。该中心的李姓人士也给出了选择法轮功学员为器官供体的操作细节:

1、该特殊的拘留中心那时选择器官供体,而非医院选择。
2、那次通话时,该看守所的崔所长是器官供体的联系人。
3、被选为器官供体的囚徒会被抽血,这些囚徒不知道验血的目的。
4、对付不情愿的“捐献者”,该中心有多种获得血样的方法。

上海中山医院:

今年3月中旬,这家医院的一名医生说他所有的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

山东千佛山医院:

3月,这家医院的一名医生暗示他那时有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并说4月份会有“更多这样的供体”.

南宁市广西民族医院:

5月,该医院的陆(译音)姓医生说在他这里得不到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并建议打电话者给广州打电话,以取得这样的器官。他也承认他先前去过监狱选择30多岁的健康的法轮功学员作为器官供体。

河南省郑州医科大学:

今年3月中旬,该中心的王(译音)姓医生同意说“我们摘取的都是年轻健康的肾脏”

广州军区医院:

今年4月该医院的朱(译音)姓医生说他那时有一些来自法轮功学员的B型肾脏,但5月1日前会有“几批”,而5月20日以后可能就没有了。

东方器官移植中心:

今年3月中旬该中心的宋姓主治医生主动说他的医院有十多个“跳动的心脏”。打电话者问这是不是意味著“活体”,宋回答说,“是的,是这样的。”

武汉同济医院:

这名电话询问者问:“我们希望肾脏供体是活人。我们希望用于移植手术的器官是从囚犯身上活体摘取的,比如说,从炼法轮功的人身上活体摘取的肾脏。你们有可能做到吗?”两周后,武汉同济医院的一名职员通知他说,满足他的要求“没问题”。

看守所和法院:

秦皇岛第一看守所

今年五月中旬,该看守所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这名电话询问者说,如果她想得到法轮功学员的肾脏,应该和中级人民法院联系。

秦皇岛中级人民法院

同天,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名工作人员回复说,他们目前没有法轮功学员的活体肾脏,但是以前曾经有过,特别是在2001年期间。

锦州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

今年五月,法院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来电询问的调查员说,目前,能否获取法轮功学员的肾脏是根据寻求器官的人的“资历”来决定的。

以下的中国地图标明了所有在电话中向电话调查员承认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拘留所和医院所在地区(译者注:图中圆形为医院所在地区,方形为拘留所所在地区)。

多数电话摘要可在报告附录中查询。此处仅以三个电话摘要为例:

(1)黑龙江省密山市拘留所(2006年6月8日)

M:有没有法轮功的这种[器官]?
李:以前有,嗯。
M:以前有,现在有没有?
李:有。
M:是让我们自己来挑呢?还是你们给我们直接提供?
李:我们给你提供。
M:那要是价钱呢?
李:那来了以后再说了。
M:现在你们40岁以下的这种法轮功有几个?
李:有好几个呢。
M:男性还是女性啊?
李:男性。
M:现在你们这种40岁以下的男性,法轮功的男性有几个?
李:7,8个,有5,6个吧,现在……
M:都是农村的还是城市的?
李:农村的。

(2)广西民族医院 (2006年5月22日)

M:你能不能找到法轮功器官吗?
卢:我告诉你,我们没法拿到器官。你要在我们广西拿就比较麻烦,如果你想快的话的,我建议你上广州去,他们那儿器官很容易拿。他们在全国范围内都可以找,他们在做肝移植的时候就顺便就帮你拿肾了,所以他们拿器官是很容易的。所以好多地方没办法拿器官只能跟他们拿。
M:那他怎么容易拿到呢?
卢医生:因为他牌子大嘛,因为他是以整个学校的名义跟司法系统接触嘛。
M:那是不是用的也是那种法轮功的供体吧?
卢:对。
M:你们以前用的[法轮功供体],是从看守所还是监狱呢?
卢:监狱里找的。
M:监狱里啊,它那种都是健康的法轮功是吧?
卢:对,肯定是选好的做嘛,因为这种东西做了要保证质量。
M:那就是你们还要亲自挑选是吧?
卢:对。
M:他年龄在多大呢?
卢:一般都在三十岁左右啦。
M:那象你们都要到监狱去自己挑选是吧?
卢:对,肯定挑选。
M:那挑选如果他不让你抽血怎么办?
卢:他肯定会让的。
M:他怎么会让呢?
卢:有法子的,你怕啥?这东西都用不着你们担心这个问题,他们会有操作。
M:他会知道给他取器官移植,他会知道吗?
卢:不知道。

(3)东方移植中心 (又名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移植学部) (2006年3月15日)

N:是宋主任吗?
宋:啊,您说吧。
N:她那个医生跟他讲这个肾源挺好的,他[供体] 炼法轮功。
宋:那当然了,我们也有这种情况,我们也有这种所谓的叫都是有呼吸或者是有心跳的一些供体,我们也会有。当然,但是呢,说句老实话呢,第一个不是所有都是这样的,这个我们可能大概有今年到目前为止可能这样的有十几个这样的肾脏。
N:十几个这样的肾?你是说活体的?
宋:是的,是这样的。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