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专题系列 >> 六四专题 >> 最后一枪:张健的故事(第一集) 我有一个梦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 >>|
最后一枪:张健的故事(第一集) 我有一个梦

第一集 我有一个梦(1/4)



新唐人电视台的观众你们好。今天能有机会和大家在一起,谈一谈我过去的故事,我想通过这个故事,和大家拉近更多的距离,让大家知道一些,在我生活中所发生的这些事情,也让我们更多的能够了解,我们的过去,我们中国的一小段的历史。

我自己,是出生在一个很平常的家庭里,在北京的通州区,现在叫通州区,以前叫通县,那个地方,有一条大河叫大运河,这是唯一有名的,叫做“隋唐大运河”。这个大运河,我们知道在我们那地方,没有出过任何名人,只有一位,近代史比较有名的一位作家,叫刘绍棠,他写过一些作品,大家都知道,像“蒲柳人家”呀,还有很多很多这样的。历史上全都是良民,也有一些不良一点的,还就是土匪。所以说我从小就在那个地方长大的,都是顺民、老百姓,很多年都是这样,我生活的那个村庄,也是北京郊区,那样一个很小的村庄,叫做老庄户。我从小就在那里长大的,我的父母我的爷爷都很朴实。我从小也很喜欢武术,经常也练少林拳,还有各种各样的武术。我母亲对我的教育也很严格,当时就说让我们要好好读书,说书中自有黄金屋,然后我就努力的在读书,而且我从小在幼儿班就是学习很好。那时候有很多插队的知青,到北京郊区来,他们教我们许多画画,所以我直到现在也很喜欢美术。我小学的时候,也当过少先队大队长,所以说也是优秀少先队员,而且我的语文成绩,是我们全公社最好的,在县里也有一次作文比赛,我得了第一名,是这样的。

我很热爱我的家乡。当我在长大的时候那,在中学的时候,我也是共青团员,而且是很优秀的,在初三我们中考的时候,那我还积极的,去发展我们共青团员,还每天帮写那个入团申请。而且我一直,当时在我们那个,公社里有五保户,就是说没人保养,没人看护的那些老人,我负责好几家,我经常为他们去挑水呀,为他们去做,那时侯学雷锋呀,还有学习很多先进人物做好事呀,我觉得那时我经常去做这些事情。我们在入少先队员的时候说:我们是共产主义事业接班人,我觉得我当时热血上涌,系上红领巾的时候很高兴很高兴,就觉得,我是真的是红旗的一角,而且我看了那么多,小时候那么多什么王成啊、董存瑞啊,什么为了人民啊向我开炮等等。真是很激励我。共青团员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时刻准备着,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生。我也是一直努力的这样去做,真的想,为了能够有一天能够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生。也是这样的,后来我就去北京读书了,在北京体育馆体校。


第一集 我有一个梦(2/4)



到了1989年的时候呢,那时候我还在上预科,在那儿去锻炼,学习文化。当时我在北京生活的时候,就引起了我一些思考,那时候北京人的生活,还是很好的,我认为北京市里的人,当然比我们郊区的人生活很好了。但是我发现有些问题,我常常去思考,说为什么在我们北京郊区,农民分田到户,辛辛苦苦的工作,他们很辛苦,但是有的家里甚至说,还有成万元户,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民已经有余粮了,生活也好一些了,但是假如有任何一家,要是得了重病,就会倾家荡产,当时我的舅舅呢,他还是在北京近郊呢,像东北旺那边,就是海淀区的,他就得了白血病,我们家当时也没什么钱,就拿出很多钱来。然后他们家等于把钱全拿进去了,都没有治好,最后每天就是打血了,打一针血三四百块钱,打一针血三、四百块钱,所以说没有办法,我就看着他死去。我的舅舅跟我很好,他死的那一天正好是下着大冰雹。他说,你到外边去给我捡几个冰雹来,我吃一下。没有冰箱嘛,我就捡了一个雹子跑进来。天上掉下雹子,他吃了一口就死去了。

后来我在北京读书的时候,到了1989年的时候,就发生那场学生运动,我根本就任何准备都没有,按说我还谈不上是,正经的大学生,我还是预科在学习,等着能够保送到大学,这时候那就是说,四月份的时候他们学潮就开始了,就有学生游行,后来,因为我前几届的就有,已经保送到北京体育师范学院啦,就有很多我们一块儿锻炼的同学,他们给我打电话说,你来吧!你身体好呀,参加我们纠察队吧!当时我说什么叫纠察队呀?干什么的呀?原来就是维护秩序,他们游行的时候,两边就是这么手牵着手,这么拉过去,同学在中间游行,就免得闲杂人等进来,也保护同学的安全,来回的车辆啊等等,我们就一起做这个事情。我说好啊!然后我就去了。

当时我真的不知道,我以为是一个学生什么活动那,就类似什么春游啦,或者什么什么联欢那。结果一去,哦原来不是,原来大家打出很多口号,什么不踢足球啊踢官倒啦!什么那个我们要民主啦!还有这个许许多多这样的,就是反映社会腐败了这种问题。我说这口号喊得很好,都是我在思索的问题。当时我一看这么多的标题 标语啊,都是喊在我心里了,我就觉得太对了。而且我看到,当时各个高校的同学那么激昂,前面有喊喇叭的,后面整齐的,而且他们还唱着,国家兴亡 匹夫有责。 在当年五四 时候那些歌曲,我觉得,我立刻就融入这股洪流里去了,那我说:我没有什么可以做到的,我就是保护大家安全,我就是给大家扛扛水,

然后很快的绝食又开始了。五月十三号绝食又开始了。然后我又走到他们当中,我是做什么的呢,我是给他们抬水,抬人,有时候我一天背走一百多人,一天就背走一百多人。就是背晕倒的,有时候背的很远很远。因为当时生死线上很多救急车,平均每一分钟就得走了两辆,一个人由一个人抬,而且水都是学校那种很大桶的水,我就每天去抬水,还要给他们支帐篷,还要给他们搬盒饭,什么事情都去做。就每天做这些事情。

一直到当时统战部长阎明复,到那个天安门广场来看望大家。当时我说这个统战部长来了,我说今天这事差不多就行了吧!谈一谈就可以啦吧!结果不是,为什么不是呢?他说:同学们我理解你,但是这事国家一时解决不了,只能是今后再说了。要给我们时间。我一看这还是没戏嘛,当时我立刻就晕倒了。我觉得没戏,我这一松懈下来,其实我很累了,巳经三四天,四五天就没吃饭了,喝点水,我是没绝食,天天还得扛人 搬人,扛水都很累,一下子就晕过去了。

晕过去 然后我一醒来之后,哎哟我说我躺哪儿哪?周围全是栅栏,就是一大床全是栅栏,然后胳膊上扎着很多点滴,然后我一看,原来是在北京儿童医院,为什么是在北京儿童医院呢?因为当时救急车一下子把我拉儿童医院去了。躺在儿童医院给小孩的大栅栏床上,把前面放倒了这么躺着,扎着点滴就在儿童医院里。这样的话我前前后后,进过三次或者四次医院吧,就是说晕倒了。我后来就在广场上,就做纠察队的队员,就是在生死线上,维护生死线的秩序,有时还在广场上打扫垃圾,因为当时这个情况,每天的地表温度五 六十度,很热,一个人能在那儿,连续坚持三 四天就很不错了。但是我在那儿 最后,那个队长晕倒了,不在了,我是他的那个队的嘛,他不在了,那么我每天冲在前面,说你当队长吧 我就当了队长了。后来那个总队长 付总队长不在了,说你指挥一下吧!我就当副总队长了。总队长也不在了,我就当总队长了。最后纠察队的总指挥都不在了,我就变成总指挥了。就是说是冲在最前面。


第一集 我有一个梦(3/4)



一直到五月十九号、十八号晚上,宣布戒严嘛 五月十九号嘛,宣布戒严那一天,就非常非常紧迫,宣布戒严那一天的时候,广场一下子少了很多人,那天还下着大雨,但是我那些天一直没看新闻,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就看情况很危险,当时就很多人告诉我,要去堵军车,但是我在这里,我可以在媒体公开说一下,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有组织的,有预谋的去什么颠覆国家 不是的。我一直认为,我们就是一帮同学在那里,来对政府希望能够进行一些改革。只是这样的。所以说,我们当时在广场的时候,知道军队来镇压我们的时侯呢,我们就组织了十多个纠察队,这是我做的。我当时就组织了十三个纠察队,各个高校的,然后我们到各个路口,因为我熟悉北京的地形嘛,到各个路口,就是说 我画一个地图,然后,在六部口这儿多少人,OK 马寨桥多少人,航天桥 多少人,在崇文门多少人,各大门我都很熟悉嘛,大家就去了,而且我也身先士卒。没想到那一天,我们把军车就全部堵住了。最远的甚至到那儿去呢?就是在保定。就把一支部队27军堵在保定了,在保定就给堵住了。那一堵住之后哪,大家士气就很高。这时候很多香港港支联,给我们支援一些帐篷,广场上军事化一样,盖了很多帐篷 一层层,我们纠察队也是一层一层的,其实他们是最辛苦的,每天很晚也要在那儿蹲守,但是我们要感谢北京市民,就是在最艰苦的时候北京市民,从来没有放弃对我们的支持。你知道北京人 有人说: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出的狗腿子吗,但是我们北京人是挺油,因为为什么呢?就是说一直是良民嘛,你看日本人来的时候,我们摇摇旗,也没打什么仗,就是芦沟桥打一打,北京古都没有嘛,国民党来了大家也摇摇旗,北伐军来了大家也摇摇旗,共产党来了也摇摇旗欢迎,只有这一次的时候,北京人特别心齐,我们在一起。去堵军车。那是89年 49年 四十年前,我们是欢迎你来的。今天我们在很多路口写着,军车到此为止。到此为一站,就停在这里。有时候一个老太太盘腿一坐,拿蒲扇一摇 就堵住多少?堵住将近,两百多辆军车。她说:我孙女儿就在广场,你要想过去,就先从我身上过去。

而且当时我觉得,有几件很让我感动的事情。有一个军人到广场来就找我,跟我说:我的妹妹就在那这儿,我希望你让她走,因为我不知道今后会生什么 。他妹妹就在这儿说 哥哥,我今天必须和同学在一块儿,今天即使说我死在这里了,你要跟母亲讲,我为中国自由民主而死的。当时真的是很多这样可歌可泣的。

我在纠察队指挥部嘛,来了几个老头老太太,是农村来的。我记得一个老太太,直到现在我还保留了,她以前的一个诉状,她是说她的儿子被当地公安打死了,她儿子没有犯法,只是被他们审问调查一些事情,他儿子没有按他们说的,就被公安打死了,然后最后不了了之,就给了她不到几百块钱的抚恤,结果她告了好几层也设人管,所以她最后告到中央来,到这边来。她跪着求我说:希望你们给我解决这个问题,我到这儿告了很多都没人管我们。

还有一个老头是在农村,他们家的房子被人占了,然后被一干部村长给占了,然后他告他也告不下去,官官相护,当时我就很乐,我说大妈呀,还有老爷爷啊 我们不是政府,我们今天就是为你们,去争取这份权力的,去争取希望政府能有一个大的改革,能够真正的去关心这些老百姓,我说您等着,我们胜利了,一定帮您去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说当时我就觉得,这么多的老百姓支持我们,那么多人去拥护我们,根本的一个目地就是,希望政府能够进行改革,但是呢很多人问我说,当时发生了这些情况,政府跟你们谈判了,你们为什么不作妥协呢?我今天要必须说,政府跟我们作的任何一个谈判,都不是有诚意的,而且没答应我们任何一个条件。有人说你们一定,不知道政治要妥协吗?你们不应该去答应、承认一些条件吗?我要跟他们去讲,我们要求最起码一件事就是4.26社论。4月26号的时候,定我们同学,说这场运动为一场动乱,那我们所有的同学,那这么多的朋友们,到天安门广场都是,怀着一颗爱国的心理,请问当时十几万同学,我们都称为中国一代才子,即使高中去的学生,很多都是共青团员,你必须是,德智体全面发展才能考上大学,百分之九十几都得是大学生,都得是共青团员,怎么一夜之间都变成反革命呢?怎么可能呢?而且我知道很多游行的时候,甚至有些人是抬着毛主席像,抬着毛泽东像,抬着周恩来的像,抬着这些像来的 就这样的,所以说当时中国人,至少说没有现在我的想法,就是说,要彻底的推翻你、打倒共产党 没有!真的是没有!就希望它进行改革。但是我们最起码的条件,就是说我们是善良的同学 一场游行,不是动乱,不是一帮动乱份子,就这样一个要求,他们都不能够答应。



第一集 我有一个梦(4/4)



那么还有一件事让我很难忘,就是在我们绝食的时候呢,北大的一个老教授很多老教授,他们拄着拐棍,甚至坐着轮椅,让他孩子推着到天安门广场,他说了这么一句话:孩子们呀 孩子们 我来晚了,你把我这么多年憋在心里,想做的而不敢干的事,你们都做出来了。我们不知道我们做了什么,只是这么一点点。我就说我们在表达着,老百姓的一种呼声,就几十年来,在这样一个专治的,一个政府下的,统治那么多老百姓的,他们的一种呼声,就是说我们是人,有尊严的人,我们要表达我们的心声,表达出来,成了一个突破口,所以说才有几百万老百姓,都走上街头,去推动这件事情。

就说这个学潮啊,我们只是一个带头,整个唤起的是全体老百姓,这样的声音。所以当时在北京,我们要一招手 只要是纠察队,带我们去哪,不管出租车,任何人全会带我们去。许多老妈妈24小时有功夫就过来,熬一锅粥 弄一些咸菜,带一些馒头给我们送去。都说好好干 好好干 坚持下去!咱们老百姓好容易,说句自己心里的话。

当时我觉得挺好,而且我们纠察队,我管的另外一队,我也负责在纪念碑,我们总指挥部的安全,就在这个地方,有很多人来捐款,我今天也毫不讳言的讲,因为这些老人岁数也大了,我看到很多人来捐款,那么我在以往的一些见证里,我从来没有讲过这些,但今天我可以讲了。包括葛优的父亲葛存壮,包括演胡汉三的,包括很多著名的导演和演员,我都见到了。今天这些老演员有的已经去世了;有的还健在,包括谢晋 谢添这些老导演,我亲自见到过都是热泪盈眶,拿了钱亲自递到我手里。说放到你们这里,就这样给我抱着 热泪盈眶,一句话也没有 就是流眼泪,当时我这心里,我说这些人都是我心中,那些老电影演员。

我想,我今天做的是正确的,我要更努力的 更勤力的,去做我该做的那一份事情。这么多人,而且在戒严最艰难的时候,最艰难的时候,当时开进一辆军车,当时是一个师的师长,他到广场来,因为他们的部队被我们堵在一个地方,已经堵了两天两夜了,我们把我们的面包给他吃,把我们的水给他喝,老百姓拿来了西瓜黄瓜给他,就是不让他们过去。他说,他到广场来找我,说是要见纠察队的指挥,他一看我,因为我父亲也当过军人嘛,他一看我,因为我当时戴一个军帽,这个军帽,是一个空军的军官给我的,他是空降兵的,他说把帽徽去掉,你还不是军人,但是你像指挥军队一样,你戴着,我也支持你,那么现在这位军人呢,后来他真是妻离子散了,因为这件事情嘛,现在他在四川,我们已经联系上了。就是说,我当时就戴着这个军帽,那个军人来了,就是那个师长,他说,我在哪哪哪,希望你能让你们纠察队和市民们退后一些,让我能到指定的那个地方,因为那个地方有水有吃的,长期这样的话,我看这么多人在这里会成问题的,我一个师的部队好几千人上万人,你这七八千人 你看怎么办呢,后来我就,当时我一看军人嘛我心里就,我一直崇敬军人,我爸的很多照片都是当兵的,那样感觉呀,我当时真的也掉眼泪了,我拉着他说,你看广场上我们这么多同学,你看哪一个像暴徒,哪一个像反革命份子,他们只是,作为一个学生,表达他们对国家对民族的爱。他突然站起来向我敬一个礼,说我告诉你,青年人,我的师,永远也不会向你们开一枪和一炮,永远不会,我一个军人的诺言向你承诺,其实后来即使是镇压的时候,我知道许多的军人,把他们的枪扔掉了,很多师一直在外围来回兜圈,就一直没有冲进来,不是他们冲不进来,就是不想进来,一直其他人都完成了这些屠杀任务,他们才进来,所以,我当时,真的觉得我们做的是正确的,那么多工人 农民 老百姓 知识分子 军人,都在支持我们,许多军人都向我们敬礼,真的 我们,我们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唱那个,长亭外古道边,他们唱团结就是力量,他心里就是说,我们和你团结在一块儿,就这样的好,但是,我那时也无形中感到有一种力量,一点一点在向我们收集,有种力量好像我真的战胜不过,我不知道当时是一种什么力量。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