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最新禁闻 >> 每日头条 >> 杀人如芥 薄谷二人涉命案数字触目惊心

|<<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杀人如芥 薄谷二人涉命案数字触目惊心

【大纪元2012年08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南综合报导)谷开来因谋杀英国商人海伍德案在合肥受审。王立军因惧怕与海伍德有同样命运而出逃美国领事馆泄密,将中共高官薄熙来、谷开来夫妇(简称薄、谷二人)杀人如芥、血债累累的黑幕掀开一角。

在过去的三十年来,薄熙来在大连市、辽宁省、重庆市等地以权谋私、贪赃枉法。谷开来夫唱妇随,利用法律手段与薄熙来一起制造冤案、假案,二人在肃清政敌异己、情敌,以及为提升自己政治资本制造的各种政治运动中杀人整人数目触目惊心,仅外界曝光的被害人命数字就已达上万人,其真实数字将更加令人发指。

被害者海伍德因英国人身份而曝光于国际社会,而薄、谷二人所涉的中国人命案尚未开审。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特别是薄、谷二人与心腹王立军参与活摘人体器官罪恶。薄、谷二人大搞尸体生意,打破人类的基本道德底线,遭到神怒、人弃、天诛。

整肃政敌异己 杀人手段残忍

前《文汇报》驻东北记者姜维平在其文章中曾披露薄熙来在大连任职期间整肃政敌异己的杀人史。“他为了暗算政敌,排除异己,制造了刘晓滨案、天天渔港案、韩晓光案、陈德惠案等十几起冤假错案。而薄熙来指使他的秘书——大连国安局党委书记车克民、局长万国涛一手制造了本世纪第一起打压新闻自由,拘捕和关押新闻记者的典型案件,直接导致我家三位亲友死亡,我们一家人背井离乡。同样地,他的枉法徇私行为还直接造成了‘天天渔港案’张家老四的侄子车祸死亡,间接造成韩晓光太太、国安部官员李岩峰‘五七空难’死亡等。”

“从2001年开始,薄熙来高升辽宁省委副书记,省长之后,又在省城沈阳继续作恶,变本加厉地制造了仰融案等多起冤假错案。”

2007年薄熙来从商务部长调任重庆市委书记后,不但以“唱红打黑”捞取政治资本,多名在汪洋主政时期得到重用的重庆官员都被贬,取而代之的则是薄的亲信。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处死重庆市前司法局长文强。文强长期任职重庆公安,汪洋主政时深受赏识。但薄熙来视文强为障碍,于是指控他是黑社会保护伞,将其处死。

整肃情敌 多人被杀被失踪

北美在线报导说,大连是薄熙来在政治上的崛起之地,薄熙来夫妇也在此地涉及多宗命案,其中包括大连前副市长袁宪千女儿之死,以及90年代初期大连电视台美女主持张伟杰失踪之谜。

报导说,内地有消息指薄熙来生活糜烂,传他曾与100名女性有染,包括28名公众人物,当中有模特、影星、女主播,甚至央视主持人。由于薄的这些行为以及他同别的女人的绯闻,导致谷开来有抑郁问题。谷开来也和几名男子有性关系,海伍德是其中之一。

报导说,谷开来曾在海伍德的大连籍妻子面前哭泣。薄下令杀掉了6个人,其中4人和谷开来有关系。

张伟杰与薄熙来往来密切,一度风传她是薄熙来情妇,致使谷开来吃醋。据《新维杂志》报导,谷不仅在地方媒体上以笔名“王红”竭力抹黑张伟杰,而且动用国安、公安人员给张伟杰施压,迫使其离职。

张伟杰为此成为专业上访户,曾被秘密关押在大连南山宾馆,多次自杀未遂。目前张伟杰已全然“人间蒸发”,很多人认为她已被谷开来害死。

大搞政治运动 逾万人非正常死亡与失踪

姜维平披露:薄熙来于1988年担任大连市委常委和宣传部长后,89年正好赶上举世震惊的“六‧四”事件,薄熙来成了镇压和清洗大连新闻界所谓参与“六‧四”敏感人士最疯狂的领导人之一。“我记得他在开会时说,不让看海外敌对势力的电视是党性和爱国的需要,比如CNN胆敢把那个蚍蜉撼大树的混蛋放在显著位置,说明了他们别有用心。”

姜维平说:“从1993年至2000年底,薄熙来任大连市长、市委书记期间,搞城市形象工程建设,光动迁和扒小房一项,就使大连3,700多人非正常死亡,其中自焚、自残、自杀、迁居他乡的人无计其数。”

2007年底辽宁省“蚁力神事件”骗局破裂,震惊中外。据不完全统计,蚁力神公司诈骗金额高达二百亿以上,受害者超过一百二十万户蚂蚁养殖户。

彻底绝望的养殖户由于倾家荡产债务满身,各地陆续传来跳楼、喝药自杀的惨案,据辽宁省公安厅内部统计,至少有近20名养殖户自杀身亡。辽宁省政府暴力镇压养殖户5万余人抗议,威胁蚁户若上访就像对付法轮功一样处理。

维基百科说,薄熙来任辽宁省省长期间,与蚁力神董事长王奉友等关系良好,曾多次视察蚁力神公司。商务部于2006年8月,部长薄熙来任内,颁给蚁力神直销执照,批准该公司在辽宁省内14个市行政区域从事直销活动。

薄熙来2008年起担任重庆市委书记期间,发起“唱红打黑”运动。维基百科说,薄熙来在重庆展开“重庆打黑除恶专项行动”中,逮捕涉案人员多达3,000人。2008~2011年间,发生了重庆枪杀哨兵案、李庄案、乌小青死亡案、海伍德死亡案。

作家蔡咏梅在《开放》撰文说:“薄熙来打黑,一是要掠夺私营企业的巨大财富,壮大政府财力,搞打黑经济;二是要清除前两任贺国强、汪洋的旧部,以建立个人独裁的薄氏王国,积累十八大入常的政治资本;三就是杀人立威,即形成童子伟教授所说的寒蝉效应,使得没有任何人敢于反对他薄熙来。贺卫方在一次演讲中说,重庆打黑究竟杀多少人、有多少人神秘杀,至今无人知道。”

一名前中共高级官员对海外媒体透露,薄熙来在重庆“黑打”的“成就”中,认定了680多个“黑社会组织”,其中多是合法民营企业家,从中强行没收了1,700多亿的资产,变卖后作为政治活动经费以及供个人挥霍。政治活动包括窃听、收买海内外媒体、运作和上层的关系。这种行为和希特勒当年掠夺犹太人的财产如出一辙。

该官员表示,这是反人类的罪行。虽然薄熙来没亲自动手杀害这些人,但这是在他的指令下实施的,薄熙来必须负全部责任。就像红色高棉的乔森潘、前南斯拉夫塞族领导人卡拉季奇、埃及的穆巴拉克等。

为博政治资本 薄打压法轮功 害死法轮功学员

姜维平说:“他曾在一次闲聊中问薄熙来最信任的司机王某某:为什么薄熙来要残酷镇压法轮功?王披露说,胡锦涛是邓小平隔代选中的中共新一代领导人,而薄是江泽民看好的并寄予希望接班的另一个新贵,所以江对薄讲过,你应当显示出强硬,才能有上升的资本。因此薄熙来把上级下达的残酷镇压法轮功的这场灭绝人性的恶行,当成展示自已政治才干与果断性格的舞台与机会。薄熙来为了升官,对江的迫害政策紧跟照办,恶贯满盈。”

薄熙来在大连市任职市长、市委副书记、市委书记期间,大连成为全国非法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城市之一。大连市区与城镇农村数十个看守所、教养院、监狱在薄熙来的指令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使用包括性虐待等超过40种惨绝人寰的酷刑,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据“迫害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早期记载,仅大连市一所教养院,至少有15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迫害致死,多人致残。

在2001~2004年期间,薄熙来担任辽宁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省长,辽宁省大肆抓捕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辽宁省女子监狱(原沈阳市大北监狱)、大连市教养院、大连市看守所、大连市南关岭监狱、沈阳市马三家教养院、沈阳市龙山教养院、沈阳关山子教养院、沈阳市张士教养院等均为中共非法关押、非法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薄熙来还调动辽宁省军队,命令他们换警服抓捕法轮功。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辽宁省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421名,失踪169人。大多数死亡与失踪案例发生在薄熙来任职辽宁省期间。

姜维平说:“薄熙来伙同江泽民等人,空前残酷地镇压法轮功学员,制造了数千起致伤致残案件,还以卑劣的手法折磨和摧残大法弟子,造成数百人死亡。尽管我本人没有眼见为证,他有支持活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犯罪行为,但他亲自批准大医和德国商家合作,在大连市甘井子区营城子镇建立了全国第一家人体干尸工厂,大发不义之财,则是铁的事实。”

薄熙来王立军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2006年3月,两位来自中国大陆的证人披露,在辽宁省沈阳苏家屯血栓医院地下集中营大量发生着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女证人安妮的前夫就曾是负责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主刀医生。随后陆续证实,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中国的劳教所就一直在和医院、公安、司法等部门勾结,进行着这样的罪恶。这个人类历史上最为惨烈的屠杀黑幕进行了几年后终于被曝光。

2006年7月6日,由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组成的独立调查团,在首都渥太华向媒体公开了长达68页的《中国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报告》。麦塔斯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考虑过所有的证据后,我们的结论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确有其事。”“我们对调查结果非常震惊,这是从来没有在世界上发生的事,是一种新的邪恶形式。”

乔高和麦塔斯在合着的《血腥的摘取》一书中披露,他们两人采访证人安妮时,安妮明确表示,她丈夫从2001年底至2003年10月,共摘取了约2,000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而另一个医生摘肾,又一个医生摘肝,而每个手术都是在法轮功学员未死亡的状态中进行的。安妮并确定沈阳血栓医院地下集中营关押约5,000~6,000名法轮功学员,到2004年她离开血栓医院时,已剩下约2,000名左右。

2000年至2004年薄熙来时任辽宁省省长。薄熙来的手下干将、心腹王立军则直接参与活摘器官。王立军没有相应的学历,但在他的官方简历中,却有一段与他公安局长工作毫不相关的、任职期间取得的器官移植研究成果。

薄谷参与“人体器官买卖”黑幕 大连医大解剖教授作急先锋

据悉,夫唱妇随的谷开来是大连人体标本尸体买卖和“人体器官买卖”生意黑幕参与者。在金融财力管理上,海内外网络宣传上,在打通进出口尸体买卖,器官海外需求者付款管理上,谷开来都是主要策划、执行者和联络人。

同时,谷开来和薄熙来直接勾结罗干等在位政法委人员,对最高法院刑法中348条所谓尸体法的漏洞进行犯罪性解释,直接造成法轮功学员由于酷刑迫害致死后,家属拿不到遗体。 而公安局、法院由此拿到的遗体,高价卖出给尸体加工厂,做成塑化标本,在全世界展览,每年获得巨额盈利。

姜维平透露,薄熙来亲自批准大连医科大学和德国商家合作,在大连市建立了全国第一家人体干尸工厂,大发不义之财,则是铁的事实。

据《了望周刊》报导,德国人冯.哈根斯于1999年8月在中国大连注册成立了全球最大的“尸体加工厂”——冯.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有限公司,为德国独资企业,公司注册资金为800万美元。

该公司的规划发展已被大连市政府和高新园区确定为龙头项目。在中国,外资企业成立必须要得到政府批准,哈根斯的工厂有大连市政府颁发的“批准证书”。

哈根斯对外界否认采用中国人的尸体,并说,他在大连的工厂解剖的尸体都是来自欧洲的自愿捐献者。《了望周刊》记者在“尸体加工厂”采访时得知,当天保存在工厂里就有647具尸体。

《大众科技报》报导,大连市政协委员、大连医科大学解剖教研室主任隋鸿锦1994年师从德国哈根斯,研究尸体塑化。

1996年12月,德国哈根斯与大连医科大学合作,成立了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研究所。2002年6月,隋鸿锦与哈根斯合作破裂,牵头成立了大连医大生物塑化有限公司。2004年,隋鸿锦创办了大连鸿峰生物有限公司,主营尸体标本制作和展览。

自2004年“人体世界”开始全球巡展以来,其尸体的真正来源一直受到外界关注。外媒报导,尸体展的美国承办单位“第一展览”公司哥勒尔(Arnie Geller)说,公司花费了2,500万美元从中国的大学获得标本, 这些遗体中除了二个男性,都是些贫穷的、无人要的或未确认的尸体。他又表示中共不允许证明文件副本,只是在中国北部的大连医科大学的官员向他显示过文件,证实尸体来源。

“中国人权”组织的执行主任莎朗.侯莫(Sharon Hom)说:“在展览的尸体中,年轻男性似乎多得不成比例。在中国,大量年轻男性的尸体最可能的来源是从监狱和劳改营。”

|<<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