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禁闻区 >> 最新禁闻 >> 每日头条 >> 薄谷开来案中奇案(上)

|<< <<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 >>|
薄谷开来案中奇案(上)



 中共一直将谋杀原因归结为经济纠纷,据大纪元独家披露:谷开来是中共活摘器官的主谋之一,在她和薄熙来的指挥下,大连是最早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地方,谷开来不但靠出卖器官赚钱,还贩卖法轮功学员的尸体谋取暴利,被称为“十恶不赦的恶魔”。图为薄谷开来在合肥法庭。(AFP)

【大纪元2012年08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文华综合报导)8月9日,谷开来、张晓军在合肥因谋杀海伍德被开庭审理,中共一直将谋杀原因归结为经济纠纷,据大纪元独家信息:谷开来是中共活摘器官的主谋,在她和薄熙来的指挥下,大连是最早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地方,谷开来不但靠出卖器官赚钱,还贩卖法轮功学员的尸体谋取暴利,被称为“十恶不赦的恶魔”。

大纪元获悉,谷开来绝不是什么替罪羊,她是主谋,活摘器官、贩卖尸体都是她提出来的,她和薄熙来在大连最早开始活摘器官卖钱。

另外,谷开来和海伍德在英国开了家合资公司,专门负责把器官和尸体卖到海外。当发现海伍德和他们离心离德之后,在薄的授意下,由谷开来和张晓军出面毒死了海伍德。

大纪元还获悉王立军出逃美国领馆的根本原因是为保命,他要不逃出来,就死在谷开来和薄熙来手上了。王立军给美国使馆的材料涉及薄、谷两人活摘器官、贩卖尸体的罪行,这也是薄熙来、谷开来最想隐瞒的,也是杀死海伍德的真正原因。

谷开来与海伍德合注册公司

在《新纪元周刊》正在连载的谷开来传记《天使与恶兽——谷开来的真实故事》中, 讲述了谷开来除了杀死海伍德,还至少杀死了好几个人。在大学二年级时她就未婚怀孕做了人流,她的两本书《我为马俊仁打官司》、《胜诉在美国》,里面全是不实之词,一个敢于如此公然撒谎的人,绝不是等闲之辈。

薄熙来也曾公开表示,他的唱红打黑就是谷开来的主意。



 哈根斯全球巡回尸体展用来敛财的展品中包括一位年轻的中国母亲和她的8个月婴儿的干尸(图片来源:法国博客空间VINZBLOG)

2000年,谷开来住在英国的伯恩茅斯(Bournemouth)。据英国内政部的公司登记信息显示,她以英文名字“Horus Kai”注册了“Adad Ltd”公司,2003年该公司解散。同是2000年,海伍德在英国以他母亲在伦敦的家庭住址,注册了一家名为“尼尔‧海伍德联合公司”(Neil Heywood & Associates)。

英国媒体怀疑这是海伍德帮助转移资产的途径,这些公司的内幕绝不简单。



 2000年,谷开来住在英国的伯恩茅斯(Bournemouth)。据英国内政部的公司登记信息显示,她以英文名字“Horus Kai”注册了“Adad Ltd”公司,2003年该公司解散。同是2000年,海伍德在英国以他母亲在伦敦的家庭住址,注册了一家名为“尼尔•海伍德联合公司”(Neil Heywood & Associates)。英国媒体怀疑这是海伍德帮助转移资产的途径,这些公司的内幕绝不简单。图为海伍德。(网络图片)

早在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发起文革式的镇压时,中国很多省份的领导干部都对迫害政策持保留态度,当时在中共政治局7个常委中,只有江泽民一人坚持要镇压法轮功,其他6人最初都是反对,只是迫于江泽民的独断专行,后来才被迫同意。那时大陆很多省也持消极怠工现象,大家对迫害都不积极,但唯独辽宁省与众不同。

1999年8月上旬,江泽民到辽宁巡视,当时还是大连市长的薄熙来为了升官,竭力讨好江。有媒体报导说,薄公开违背上面规定的“活着的领导人不竖纪念碑、不挂巨幅画像”的决定,在大连率先挂出了江的巨幅画像。等江一到大连,看到自己的巨幅照片赫然悬挂在大连市中心的人民广场,忍不住心花怒放,手舞足蹈起来。

不过真正让薄熙来得到江泽民欢心的是他在法轮功问题上的积极效忠。

据薄熙来最信任的司机王某某披露说,江泽民对薄熙来讲过:“你对待法轮功,应表现强硬,才能有上升的资本。”认识谷开来的人都说,她非常精明能干,思维缜密、处变不惊、深谋远虑、行事果决,这位北大的政治学硕士,外加其女太子党身份,这位最喜欢被称为“中国的杰奎琳‧肯尼迪”的女强人,非常清楚该如何帮助丈夫谋取高官厚禄。

大量法轮功学员被转押辽宁 大连尸体厂货源充足

于是,薄熙来和谷开来不顾起码的良知,开始把更多心思用在残酷迫害法轮功上,她知道,只有在镇压法轮功方面“脱颖而出”,薄熙来才能“鹤立鸡群”。于是,大连很快成为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1999年冬,薄熙来被提拔进了辽宁省省委,2000~2001年薄当上了辽宁省委副书记,代省长,2002年成为省长。这一路都是踏着法轮功学员的鲜血爬上去的。

 

哈根斯全球巡回尸体展的展品(图片来源:法国博客空间VINZBLOG)

当时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非常多,北京附近的监狱、劳教所都装不下了,而薄熙来最先在大连扩建新建大型监狱和劳教所,如大连监狱、南关岭监狱、金州监狱、瓦房店监狱、庄河监狱,还有周水子教养院、姚家看守所等,不光大连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在那,还把其他地方的法轮功学员也关在那,等薄熙来当上辽宁代省长后,他又新建扩建了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龙山教养院、沈新劳教所等,很多新建的劳教所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那时全国各地因为不报姓名而无法遣返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薄熙来接纳,秘密关押在薄掌控的监狱中。

就在江泽民巡视之后不久,谷开来就开始谋划如何在镇压法轮功捞取政治资本的同时,也能在经济上双丰收。从公开资料来看,1999年8月,中国第一家尸体加工厂在大连成立,这个外资企业是经大连市外经贸局和大连市工商局批准的,是薄熙来亲自点头的。注册资本800万美金,一期投资1,500万美金,预计五年后再追加投资,地点就在大连高新技术开发区依山傍海的地方。

当时这家尸体工厂的老板还得意地告诉中外记者,工厂之所以选在大连,理由非常简单:政府支持,政策优惠、优秀的劳动力、低廉的工资,以及丰富的尸体来源。

由于利润丰厚,很快大连一个中国人也开始创办了第二家尸体加工厂,等到了2003年,中国大陆出现了十多家尸体加工厂,中国就成了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输出国。

从2000年谷开来与海伍德在英国开办公司以来,海伍德就卷入了谷开来倒卖法轮功学员和尸体的罪恶中。事实上,那家大连外资企业的首次人体尸体展览,就是在2002年的英国伦敦亚特兰蒂斯艺术馆举行,展览名叫“人体世界展”(Body Worlds),当时就遭到英国主流社会的强烈谴责和争议。

按照中国人的习惯,死了也要留得全尸,哪怕是死刑犯,家属也希望亲人能肢体健全地平安上路,很少有捐献遗体的,被拿来做标本的,主要来源于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被虐杀后的遗体。

据海外人权组织调查,至少有约四万多例甚至高达九万多移植器官来路不明。在辽宁多达5个海内外做广告宣传的网站上,人的器官被分类标价,眼角膜被标价$3,000,一个心脏被标价$180,000。其中最大的网站就位于辽宁省的沈阳。这一切都是在薄熙来、谷开来直接参与操纵下运作的,中央的质检、安全、海关等部门都被蒙蔽或收买,连大陆媒体的所谓实地调查报告也变相成了其开脱的工具。

薄手下的马三家教养院 曾把18个女法轮功学员剥光衣服投入男牢

当时江泽民发出密令是,对法轮功学员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由于政法委同时掌控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和律师协会以及宣传机器等,薄熙来的违法行为不但没有被惩罚,反而被奖励。

比如薄手下的马三家教养院,2000年10月曾把18个女法轮功学员剥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人强奸,这样的恶行却得到中共的大力嘉奖,其所长苏境被奖励五万元、副所长邵力获奖三万元。

海伍德帮助谷开来倒卖尸体

从1990年代,海伍德就成了薄家的圈内人,他帮助谷开来把儿子送到英国留学,并成为薄瓜瓜在英国的法律上的监护人。海伍德还帮助谷开来在海外洗钱,据说谷开来、薄熙来在海外的资产高达80亿美金。

2008年薄熙来因法轮功学员在海外起诉并在澳洲宣判有罪之后,薄被温家宝和吴仪联手贬到了重庆。当时中纪委也开始重点调查薄熙来和谷开来在辽宁的贪腐问题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问题。早在2006年3月大纪元就独家报导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有多位证人公开站出来指证辽宁沈阳苏家屯医院参与了活摘罪行。

中纪委的调查让谷开来坐立不安,到了2010年,谷开来越发变得神经质,她认定是她小圈子内的人出卖了她,于是开始怀疑身边的人。

据海伍德向他的朋友描述说,谷开来要求她的小圈子中的人和自己的配偶离婚,并向薄家宣誓效忠。海伍德当时在大连有个中国妻子叫王露露,两人有两个孩子。海伍德拒绝离婚后,谷开来大怒,越发怀疑海伍德。

就在海伍德被杀的一年前的2010年,他竭力想帮持有中国护照的妻子王露露取得英国护照,他们的两个孩子都有英国护照,当时在北京就读于英国杜维琪学院(Dulwich College)的北京分校。但是王露露的英国护照未能申请成功,据朋友回忆,当时他们就想逃离中国。没想到一年后,海伍德再也无法回到英国了。

就在海伍德被害死的前一个月,2011年10月,中纪委再次对王立军进行腐败调查,而薄熙来为了自保,准备放弃对王立军的庇护,王为此很不满,王薄两人关系出现裂痕。

据《纽约时报》报导,王立军也曾两次向中纪委举报薄,但其举报被驳回。当时王立军曾指控谷开来向海外转移了大量资金,还说薄熙来在治理重庆期间想要与“党中央”对抗,包括对其他高层领导人部署窃听行动。

张晓军是谷景生助手 海伍德没威胁薄瓜瓜

5月12日,日本《产经新闻》报导说,和薄家有十多年交往的英国人海伍德在他成为中纪委调查对像、并几次谈话后被毒杀,有情报证实,是薄熙来亲自下发的杀人命令,谷开来和张晓军在现场毒杀了海伍德。一名重庆市官员夏泽良已经被逮捕,他承认他准备了毒药并交给了薄熙来的下属。

此前有消息称,张晓军是薄熙来父亲薄一波的警卫,但据《洛杉矶时报》8月初报导,30岁的张晓军来自山西省,有一名2岁的儿子,他为谷家工作多年,在军队中被分配给谷开来的父亲谷景生做助手,他的工作涉及保镖和家庭助理。新纪元周刊还讲述了一个故事,文章提到张晓军如何忠于谷开来。

张晓军的律师李肖霖说,他希望阻止的是让张晓军充当替罪羊,他只是执行谷开来和薄熙来的命令,张被控在谷开来的命令之下,把加了氰化物的饮料灌给海伍德。“按照我的观点,他不认识受害人,他没有杀人动机。如果有犯罪发生,他不是启动的那个人。”

《洛杉矶时报》的文章还说,官方放料给海外中文媒体说,谷开来有精神疾病,这是谷可能被免除死刑的信号。此前新华社称,谷开来杀死海伍德是因为她认为他对她儿子薄瓜瓜构成“人身安全威胁”。3月30日路透社报导称,据王立军的说法,谷开来认为海伍德在被委托处理薄熙来家族的资金时,可能有滥用甚至吞没的行为。

不过在8月初的报导中,有薄家朋友向《洛杉矶时报》表示,不知道海伍德对薄瓜瓜曾经有过任何威胁,他认为这个强加给海伍德的指控,是为了减轻谷开来的罪行。他还透露,薄瓜瓜目前对案件保持沉默是因为担心被控走私钱财到国外而成为被告。这位薄家朋友的话再度证实,谷开来杀海伍德的真实原因,是因为他知晓活摘器官和尸体黑幕,而不是官方的说辞。

谋杀得到薄的支持 王鹏飞冒死留下血样

当海伍德被中纪委调查后,谷开来觉得海伍德与她的家庭离心离德,由于海伍德直接参与了谷开来活摘器官以及倒卖尸体的罪行,还有很多其他政治经济秘密,于是心狠手毒的谷开来决定对他实施杀人灭口。这个想法得到了薄熙来的支持,于是她与张晓军密谋,于2011年11月14日在重庆市南山宾馆两人共同实施犯罪,毒死了海伍德。

关于王立军是如何介入海伍德案件的,目前有几种不同的说法。日本《读卖新闻》引述中共官员消息指,5月10日,一名共党干部在小型会议时对属下透露了海伍德遭毒杀经过:据称谷开来与张晓军将毒药掺入饮料中让海伍德喝下,他一度将毒液吐出,二人遂将海伍德架着,强灌毒药,事后重庆公安局副局长郭维国把海伍德呕吐物取回保管,作为呈堂证据。

另一种说法是洪春宝在《倾城祸水谷开来》中写道,11月15日当宾馆服务员发现一个外国人死亡后立即报案,王立军第一个赶到现场。

在其他现场勘查人员到来之前,凭藉他多年的现场勘查经验,他迅速判断这个现场是伪造的。于是他揪下了海伍德一缕头发,并小心翼翼地从尸体上采集了血样。后来证实,海伍德死于一个高级间谍用的专用毒品,叫“A一号”。

等死亡鉴定书出来后,王立军故意给谷开来打了一个电话,谷开来在电话那头大怒:“死了就死了,这混蛋早该死了!你还留着尸体干什么?赶紧烧掉!”王立军笑着把手机收起来,刚才谷开来的那些话已被他录音了。

随后王立军把海伍德的血样交给了他从辽宁带来的助手王鹏飞。两天后,王露露来到重庆。谷开来和王露露见面时,有人听到谷开来的哭声。最后王露露同意不解剖,并在火化单上签字。据说王露露得到了一千万的封口费。王鹏飞也是为王立军出逃提供汽车的人。王在逃往美国领事馆时,曾向美方透露,谷开来坦承是她害死了海伍德,想藉此让薄熙来脱身,王还将海伍德尸体样本与警方对海伍德案的调查报告交给美方。(更多细节,请见《新纪元周刊》289的连载)

还有种说法是博讯消息,说王立军派手下的四个得力助手都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他们是: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郭维国,重庆市公安局技侦总队长兼渝北区公安分局局长王鹏飞,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长李阳,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分局常务副局长王智。勘探结果很快把杀人嫌疑直指谷开来和张晓军。谷开来知道事情败露后,当即打电话给王立军:人是我派人杀的,你看着办吧!

王立军向薄熙来汇报了案情,希望薄熙来与谷开来切割,王当场挨了薄熙来一个嘴巴。谷开来随后亲自找王立军的四个下属谈话,威逼利诱,最后郭维国、李阳、王智向谷开来投降,其中谷开来对郭维国开出的条件是:王立军被免职后,由郭维国接任重庆市公安局长。四人中只有王鹏飞没有接受谷开来提出的任何条件,一直坚持海伍德就是被他人谋杀毒死,遭到薄、谷的一连串的打击报复。

王鹏飞知道谷开来下一步要对王立军痛下杀手,自己也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并且写好遗书交给司机保留,一旦不测立即公开。王鹏飞冒死保留了一份海伍德死后的血液样本,正是这份辗转藏在北京西山某重要人物家中冰箱里的血液样本,成为公安部海伍德案复查组给谷、张定罪的重要证据,也是胡、温最后决定对薄熙来重拳出击的重要筹码。王立军事发后,谷开来亲自指挥对王鹏飞双规。

香港《南华早报》8月7日引述一名直接参与起诉薄谷开来毒害英国商人一案有关人员透露的信息,检察官手上拥有薄、谷犯案的证据,就是王立军在查案时,从海伍德的尸体上取下的一片心脏肌肉。至于到底是心脏肌肉还是血样取样,这个技术性的差异不大,都是证据。

谷开来杀人杀红了眼 王立军为保命出逃

当王立军发现是谷开来害死海伍德后,本想与薄熙来结成同盟,大家互不揭短,互相保护,共同对付中纪委的调查。谁知薄、谷二人杀人杀红了眼,一不做,二不休,在杀死海伍德之后,也要杀死王立军,以便彻底地杀人灭口,因为王立军知道的事,比海伍德多很多倍。

《新维月刊》称,薄熙来的核心团队(以徐鸣、车克民为主)为“王立军之死”设计了三套方案,一是被黑社会报复致死,也就是“被牺牲”,最后给他一个英雄称号;二是畏罪自杀;三是因精神抑郁症而自杀。第一个方案因王立军高度警觉,制造现场的难度较大,第二个方案的不利之处在于王立军畏罪自杀,对重庆打黑是一大否定;因此最后准备选择因抑郁症自杀。王立军出逃前,重庆医院已经开始着手给王立军编造“睡不着、精神紧张”等病历了。

2月2日,王立军不但被撤了职、缴了枪,还失去了保镖的保护,他非常清楚,他就是谷开来和薄熙来要谋杀的第二个海伍德。于是上演了出奔美领馆一剧。深知中共官场黑幕的王立军知道,只有把事情搞得国际关注,才可能逃脱被谋杀的命运。

合肥一审中,人们从谷开来未穿囚衣、“从容镇定的”态度中,猜测谷开来可能不会真正判死刑。即使一审判死刑,等十八大过后,也会改成死缓的。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大纪元

|<< <<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