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与我坎坷的人生道路 >> 第一章 投身革命的父亲与坚持信念的儿子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
第一章 投身革命的父亲与坚持信念的儿子

  我们谢氏家族从150多年前的祖辈就开始住在现今杨庄子社区位于京广铁路西侧的地方,谢氏家族是这里最早的和主要的原住民之一。相传我们家所住的区域正是我们的先人谢老刚当年繁衍生息的地方。

  在解放前后一个时期里,由于这里地理位置距离县城很近且交通方便,整个村庄便成了一块风水宝地,有逃荒走到这里落了户的、有乡下人为了生计留下来不走的,移民的不断涌入使这里经形成了一个拥有各种姓氏、操着不同口音的村庄。

  在这个村改居型社区建国以来的历史上曾是个风雨飘摇的多事之秋。地名多次更改,“文革”前叫杨庄子村,“文革”时期改为团结村,“文革”结束后恢复原名。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外来人口的不断增加于2001年改为杨庄子社区。目前社区总面积有1.8平方公里,有常住人口约4000人。

  从我们居住的地方到火车站的直线距离不足2公里,在抗日战争时期,我党领导的八路军和民兵时常以这里靠近铁路的居民区为掩护破坏敌人的铁路运输线。后来日本侵略者就强行拆毁了铁路边上的居民区并挖壕沟保护铁路。失去家园的住户们都搬迁了,我们举家投奔了位于县城的西关北街的姑姑家,之后才在那里另找房子安顿下来。

  1947年1月中旬,人民解放军晋察冀野战军抓住战机,发起了保南战役,定县城内的国民党守敌被消灭,至此定县宣告解放(1986年定县改为定州市)。虽然身处异乡可以免除兵役,但那时只有20岁的父亲谢金更依然怀着满腔的报国热情随即与西关北街的13位民兵一同参加了人民解放军。我父亲随所在部队工兵营先后参加了围攻徐水和解放张家口等地大大小小多次战斗,身体多次负伤,因当时部队医疗条件所限,直到现在他身体里还留有没有取出的细小弹片,一条腿还落下残疾(有民政局颁发的复员军人优抚证)。在人民解放军刚刚开始的战略反攻阶段,由其是在1947年秋天我父亲参加的徐水周边局部地区的战斗中,曾有力地配合了华北战场上著名的清风店战役的伟大胜利。全国解放后,思乡心切的父亲为了不给党和国家增添麻烦选择了回乡务农,并于1956年全家从西关北街搬回了杨庄子村原址。

  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到了六十年代,这个同样是贫下中农的革命家庭竟然莫名其妙地发现早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被村里弄成“富农”了,由此使这个无辜的家庭在“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年月历经磨难——我母亲遭迫害和批斗,财产遭受重大损失。在邓小平同志恢复工作之后的拨乱反正时期,虽然经过家人的多方努力,但最终因为基层领导的干扰和阻挠没有能够洗雪我们所蒙受的不白之冤,属于我们的财产始终也没有归还。期间我的母亲经受不住多方面的打击,积劳成疾,含冤去世。

  在前后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里,我们所蒙受的财产损失和巨大的精神创伤,因在以往历史条件下曾经加害我们的当事人和某些基层领导串联起来倒行逆施,再加上他们世代相传的家族式统治才导致我们申诉无门,无法得到解决。

  他们始终不想让问题得以解决的最根本原因无非就是:他们想要永远掩盖历史的真相,好让他们的父辈在做了像宋朝那个秦桧陷害岳飞的丑恶行径以后永远成为一个不为世人所知的谜团,从而除了保全他们自身的官职还要让他们的家族式统治世世代代传下去。

  我个人很多时候首先要以党和国家的大局为重,对待很多问题便采取能忍则忍的方式,同时为了家人的生存我也一直没有勇气向有关部门揭开这个历史的真相,同时我也要把工作放在第一位,不可能天天拿上访当饭吃,因为那样的话我们整个家庭就有可能会落到困死、饿死的地步。

  从这一家人所遭遇的一连串的历史悲剧的根源来讲,首先是日本鬼子毁掉了我们的家园才导致背井离乡,如果我们始终住在原籍或许也不会被村干部找到强加“富农”的机会。但战后的历届日本政府从来没有正视过历史,广泛遭到亚洲各国受害者的谴责,所以,这个弱小的家庭就更不可能找日本政府说事儿了。

  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我们已经先后通过走访和挂号信方式逐级向村、城区、市级、地区级和省级有关部门提交过书面申诉材料,包括当年的保定地区和省级落实政策办公室以及后来程维高在河北当政时期,都曾向信访局等多个相关部门提交过申诉材料,这其中还包括后来寄给定州市委书记和风的申诉信,直到现在大部分申诉挂号信的回执依然完好的保留着。和风后来为震惊中外的“定州绳油村遭袭事件”受到牵连被判处无期徒刑,这也是我预料之中的事情。至于依然坐在官位上的和风还有多少个,我不得而知,但毫无疑问的说视人民的利益为草芥的这类贪赃枉法的官员就隐藏在各级政府的部门中。

  这些官员不能倾听或者根本就不理会来自社会弱势群体所发出的微弱声音,它所带来的后果是严重的,尽管大部分人会选择忍气吞声而顺应执政党所号召的稳定高于一切的原则,另有一部分人会选择据理力争,从而产生了“刁民”群体,他们不再顾及社会稳定与否,甚至会用某种过激的手段讨要说法,严重的社会问题也就会随之而来。

  至于说为什么会发生“定州绳油村遭袭事件”或者说事件的根源和背景在哪里?

  可以拿赖昌星走私案为例,不光是涉案金额创下了建国以来的最高纪录,从中央到地方,所牵涉到的各级别、各层次的违法犯罪的官员之多也是前所未有的。这些落马后如同丧家之犬的高官们和某些仍坐在位子上发号施令的行政官,本质上和骨子里是没有两样的,唯一的区别就是后者的狐狸尾巴还没有暴露出来而显得道貌岸然。

  不管是落马的,还是仍在官位上的,所有像和风这一类型的官员都有着共同的特点:一方面他们视人民的利益为草芥,当老百姓有求于他们的时候,他们要么发脾气,要么就避而不见,要么就以草菅人命的工作方式对待老百姓;另一方面,当大大小小的赖昌星们找他们办事的时候,哪怕是违背党和国家的根本原则,甚至是在触犯国家法律的前提下,他们照样会象一条条哈巴狗见到了自己的主人而摇头、摆尾、献媚。从我切身的经历中发现各级政府中的这一类型的官员确实存在,至少在定州市还存在着,他们与鲁迅先生发现的“乏走狗”也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那就是“见到所有的阔人都驯良,见到所有的穷人就狂吠。”在以后的章节中会用事实来详细讲述这些问题。

  之所以会发生“定州绳油村遭袭事件”,说白了它的根源就是因为在定州市腐败的政治环境下,正义与邪恶无法抗衡,从而始终没有能够让公正的天平侧重于老百姓这一边。2005年6月,因河北国华定洲电厂征地补偿款发放不到位一事,绳油村上千名村民就他们认为有关部门贪污、截留征地补偿款的问题向定州市委书记和风下跪,和书记极其傲慢,以嫌弃和蔑视的口吻嘲骂道:“别来这一套,这个我见得多了!”

  用分析家的话来说:和风的前任留下一个烫手的山芋而一身轻松的到别处当了更大的官儿,而新上任的和风可能一下子也吃不消这个错综复杂的烂摊子,于是在面对老百姓上访的时候不是积极想办法解决问题,而是采取消极的态度任凭事态朝着严重的方向发展……但最终受到损害的不单单是老百姓的利益,更大的损害了党和国家的利益,这还大大消弱甚至是丧失了政府在群众中的威信,而政府也不得不拿出巨额的资金,也就是用纳税人的钱为腐败政治的受害者埋单。所以说社会不稳定因素的根源不是来自民间处于弱势群体的老百姓,而恰恰是来自政府的腐败行为本身,正是由于政府的腐败才激发了错综复杂的社会矛盾,最终导致恶性事件的发生。

  定州市的一个黑恶势力头目王海山与定州市政府官员相勾结的一个案例发生在“定州绳油村遭袭事件”之前的1998年,虽然时间前后相隔达7年,但它的腐败水平与“定州绳油村遭袭事件”相比,只能说有过之而无不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到2008年这个案例整整10年了, 但王海山家族及其同伙一直到现在依然没有受到任何党纪、政纪和法纪的追究,只听说后来王海山的大儿子王国敏因受贿问题被捕,但通过活动很快就又放了出来。关于我个人与这个黑恶势力进行斗争的经历在后文的第十二章中会有详尽的讲述,因为我要与我所面对过的所有的黑恶和邪恶势力以及逆历史潮流而动的黑暗势力要一起算总帐的。即便是在我弱小的时候曾经放过了他们,但是我始终相信党纪国法还有爱好正义的全国人民都不会放过他们的。

  关于我们遭受不公正待遇长达几十年的问题,也可能是当初那些材料写的简单了,再加上不够充分和详实或是其它什么原因而一直没能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

  在当年各级政府学习“三个代表”、实践“三个代表”的热朝中,我再一次逐级向相关部门提交了申诉材料。有一次我去找社区政府正赶上胡庆山书记带领大家讨论学习实践“三个代表”的问题,我在门外一直等到人家学习讨论完了以后才向领导说了我的问题……

  还有在后来的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中,我同样找过基层领导要求对我们50年沉冤给个明确的说法,依然没有结果。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其中一条是“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在其详细解说中还有这么一段话,“必须坚持把人民的根本利益作为出发点和归宿,充分发挥人民群众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创造性,在社会不断发展进步的基础上,使人民群众不断获得切实的经济、政治、文化利益”。

  我做为一个普通老百姓身份的知识分子都已经完全领会了“三个代表”伟大思想的深刻内涵,而为什么整天专门学习讨论“三个代表”的基层干部就真的不能领会吗!!!

  在这一阶段的申诉当中,随着一连串的到处碰壁,不由得使我再一次发出无奈的感叹,照这样下去我不再相信他们的学习成果会达到哪个崇高的境界,倒是更相信老百姓当中那句话,“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

  通过我的种种经历以及后来发生在我身边的震惊中外的“定州绳油村遭袭事件”都充分暴露出了各级地方政府在实际工作中所存在的各种弊端和隐藏更深的腐败问题,这才是引发社会不稳定因素的关键所在。而绳油村的民众不依不饶地到处上访、聚众闹事也是不明智的作法,因为那样做只会增加社会的混乱局面而从根本上解决不了问题,可另一方面老百姓却又是那样的无奈……

  在各级政府学习实践“三个代表”的热潮过后,我再一次以党和国家的大局为重,擦干眼里的泪水,把我们两代人的冤屈深深地埋在心里,默默地把精力投入到自己的实际工作当中。

  因为当年正是因为共产党像太阳一样的光辉指引下,我父亲才满怀着报国之心踊跃参加了人民解放军,所以,我一直相信党的光辉同样也可以照亮我们逆境中的生活轨迹。

  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称得上是中国的一代伟人,也是我心中最伟大的崇拜者和精神支柱。他老人家曾经在逆境中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忍辱负重,为挽救党、挽救国家、挽救中华民族的命运历经“三落三起”,我一个人和一个家庭的得失又能算得上什么呢。

  邓小平发起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除了具有划时代和里程碑的伟大意义,更具有广泛和深远的历史意义。通俗地讲,不管在我们的政治、经济还是日常生活的方方面,所有那些经不住历史检验的东西,不管它有多么华丽的外表和多么诱人的魅力,最终归根结底都算不上是什么真东西。

  发生在四川的“5•12”特大地震灾害也同时震动了我的心灵。几天当中看到电视里惨不忍睹的灾情,让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看到四川人民所遭受的苦难让我伤心地流泪,看到党和国家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由其是国家总理2个小时后就亲临灾区更是让我感动地流泪。

  当年胡锦涛主席在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100周年时的一番话在抗震救灾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他说:“要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把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作为我们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真正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始终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

  所以,对于我们过去遭受的长达半个世纪的人祸灾难,似乎也只有依靠党、依靠国家和人民来给我们作主了。另一方面在我们这个长达半个世纪的冤案背后免不了隐藏着长期的腐败以及诸多即丑恶又不能见阳光的东西,一旦拔出萝卜肯定也要带出泥来,其后果会不会使我的全家面临一个新的悲剧的开端呢?当年郭光允向中纪委和省纪委匿名检举程维高的材料都落入当事人之手,做为一个普通公民,我真得不想给我的家庭在经历半个世纪的苦难之后再惹出什么新的祸水来。但是,我始终坚守着对党、对国家和人民无限忠诚的心境,只要是正义的信念我还要继续无怨无悔地坚持下去,直到最终实现正义战胜邪恶的那一天。

  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家庭就如同四川特大地震中的幸存者,已经在废墟中被压了整整半个世纪了,希望党和国家依然能够像四川抗震救灾中那样不抛弃、不放弃,最终把我们拯救出来,在此我谨代表所有的家人和所有的亲属先说一声感谢伟大的党、感谢伟大的国家和人民。

  如今是在自己以仁至义尽的宽容对定州市杨庄子社区当事人,原革委会主任刘德栓和后来的党支部书记张玉春以及相关领导阶层所抱有的幻想最终破灭以后,在不得已的背景下采用自传体纪实报告文学的方式详实讲述我们沉冤达半个世纪的悲惨历史以及我本人甚至有时侯不知道自己是人是鬼的生活磨难中的成长经历。

  在我母亲悲惨去世前后的一段时间里,由于接连不断地遭遇碰壁的打击,我的父亲和我的三个姐姐基本上都放弃了讨回公道的信心和勇气。但是做为父母唯一的儿子,我对正义的信念已经执着地坚持了几十年,而且从来就没有放弃过讨回公道的决心,可以说生命不息,信念不止。我不光要为社会的发展与进步而活着,也要为我个人和全家的尊严而活着。至于在现实条件下,我们作为受害者想达到什么目的无非就是有以下这么几个:

  一、让那些违背我们党和国家基本原则、逆历史朝流而动的邪恶势力看到后会有所悔悟。

  二、让我饱经风霜,曾经为党和国家解放事业出生入死的父亲在有生之年,因为被人陷害而蒙冤50年后的今天看到最终平反的希望。

  三、在我1981年刚上高中的时候就立下了将来要做一名新闻记者的崇高理想,但生活的种种不幸遭遇使我的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化为泡影。但是我相信,如今我们已经初步强大起来的国家和朴实、善良、正义的人民最终会满足我做一次纪实作者的成就感,也算作我实现了27年前的那个崇高理想。另一方面27年也同样可以看做是一个历史的巧合,1994年我与南非历史上最后一任白人总统德•克勒克在离任之际有过一次通信交往,而纳尔逊•曼德拉就任南非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之前,在他同种族隔离制度长期不懈的斗争中恰好经历了27年铁窗生涯。而我这个自由公民所经历的这个漫长的27年时间里,同样也可以看到中国社会在持续发展与进步的过程中正义与邪恶不断较量中的真实缩影。

  四、让更多的人知道“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所蕴涵的深刻哲理。

  五、配合中共中央未来五年反腐败工作规划的重大政治任务,进一步弘扬时代精神,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维护社会稳定和安定团结的局面。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