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与我坎坷的人生道路 >> 第二十七章 最后的心路历程

|<< <<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 >>|
第二十七章 最后的心路历程

  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当我们所经历的半个世纪之久的人道主义问题得以妥善解决之后,当杨庄子社区里的公平与正义最终得以实现的时候,我将在这部纪实报告文学为蓝本的基础上,写出一部以我们所经历的苦难生活为背景以反腐倡廉为主线的长篇小说。尽管我只是靠艰苦的自学接受了高等教育,不具备专业的写作能力,甚至还没等到我拿到高中毕业证的时候,就被无情的生活现实把我关进了精神病院。但是我要用发自肺腑的一腔热血真实再现人间的冷暖、善恶,歌颂那些坚持正义、秉公执法的领导干部,无情鞭挞那些置党纪国法于不顾,为虎作伥的时代罪人。让所有纯朴、善良的人们,让所有只会学习而不会实践的基层干部以及所有那些内心世界充满阴暗、邪恶和残暴的人们都知道“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的真正意义。

  邪恶的势力可以做到猖狂一时,但永远也做不到猖狂一世,不管它的规模有多么强大、也不管它有多么坚不可摧的社会基础和政治背景,只要它违背了党和国家的跟本原则,最终注定都是要失败的。有强大的党和国家做后盾,所有善良的人们对所有那些逆历史潮流而动的黑恶势力还有什么可害怕的呢。

  我今后的打算是有机会也能够加入党组织,尽管在我过去情绪极端低落的时候对我们党曾经有过某种怀疑和误解,但那完全是因为部分基层领导干部违背党的基本原则以及那些混入党内的历史罪人玷污和亵渎了党的纯洁性所造成的不良影响。如果我将来的出书计划能够得以实现,那将在图书出版发行之迹当做自己接受党组织考验的一份满意的答卷。

  也许有的读者朋友会把我最后的心愿看作是痴人说梦的幻想,按现实的历史有可能是吧,但是我坚持公平与正义的信念到任何时候也不会改变。生活是第一位的,既然理性和宽容已经伴随了我们几十年,尽管对恶人继续保持宽容已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但是,我总没有理由与之拼个鱼死网破吧。曾经残害我们的刘德栓和张玉春即便是永远没有人性的悔悟那又能对我们怎么样呢,我相信他们和所有为虎作伥的权贵们没有经过洗刷的灵魂不会升入天堂,而是带着人间的罪孽进入十八层地狱的最下层。大致10年前我父亲加入了一个信仰耶稣的教会,具体什么名称,因我不感兴趣也没打问,他常自言自语的一句话是:“唯有忍耐好,唯有忍耐高,忍耐到底是耶稣指教,所以我不烦恼,是非不和人计较,骂不还言打快跑。唾沫吐脸上,不擦自干了,逼迫我的要为他祷告,恨我的要待他好,七十七次把人饶,吃亏受屈神知道。”

  我本人在上高中的时候曾信仰了共产主义,因为它是人间的天堂,但是,现实社会的残酷离这个人间天堂是那么的遥不可及,这不免让我困惑,让我重新思考。

  我们如今的执政党在战争年代还是革命党的时候,中国人民抛弃了腐败无能的所谓国民政府而选择了共产党,经过无数人的流血牺牲才最终换取了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的地位。这个执政党能否永远保持战争年代中国人民所认可的伟大、光荣和正确,应该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话题。我在序言中已经说了,我本人不会反党,也不会反社会主义,因为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社会主义是在消灭了剥削制度以后所谓公平与正义的理想社会,所以,我们有什么理由要反对呢?

  执政党要保持旺盛的生命力,保持执政地位的长期稳定也是中国人民所希望的,稳定高于一切是大局,但是稳定靠什么来实现可能是另一个具有挑战性的话题。执政党应该善于倾听来自社会底层那些弱小的声音和社会上不同的声音,善于解决社会矛盾,让公平与正义成为社会的主调,那么稳定与和谐的社会主义还有什么理由不能实现呢。让人们闭嘴和封闭的媒体,不会带来稳定,这是不争的事实,因为人民已经不再是像过去那样随便就可以被蒙蔽,中国人民己具备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

  过去有不少中国人都喜欢听美国之音的广播,但是也没有发现有谁被“和平演变”成了反动派。当今的美国社会,不同民族和处在不同阶层的人民都是国家的主人,他们享有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自由和民主;美国的新闻自由和开放的媒体真正起到了对整个国家方方面面的监督和正确导向作用;美国相互独立和彼此权利制衡的立法、行政和司法体系使美国社会的公正度大大提高,各级官员即便是有贪腐的思想也无法找到滋生腐败的土壤从而使美国的各级政府成为高度透明的廉政形象。相比之下,中国高层只会大谈和谐社会,而实际情况却是老百姓投诉无门,社会公正度大打折扣,尽管有那么多的信访局但有的甚至成为腐败政治的帮凶(这是自己的亲身经历,在第十二章中已经说明),其效率之低下并不能给人民带来实际利益。

  现实的社会主义已经大大不同于毛泽东时代的社会主义,建国初期,毛泽东仅仅杀掉了张青山和刘子善两个贪官就基本上杜绝了贪污、腐化的政治风气,而如今反腐倡廉可以说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一批贪官被杀掉了,新的贪官又不断的崛起,而且贪官的胃口也越来越大,多少年过去了,恶性循环依然还看不到尽头。社会主义是消灭剥削的社会制度,而实际上贪腐阶层就是新的剥削阶级,与过去所谓的资产阶级相比,这种剥削程度和社会危害性只能说有过之而无不及。贪官阶层不劳而获,动辄就是上千万的受贿,损害的当然是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有什么理由不能说贪官阶层是新的剥削阶级?

  解决社会不公平的出路在哪里,中国人民都心知肚明,那就是改革落后的政治体制已经迫在眉睫,同时社会还需要一个切实有效的监督机制,这个机制就来自于有一个在野党的存在。然而,中国社会从古至今似乎都容不下一山有二虎的存在,历史上总是兵戎相见,继而胜着为王,败者为寇。历史上在中国人之间所进行的大 大小小的战争似乎都成了统治者改朝换代的工具,到了现今高度文明的时代,如果在中国社会准许在野党的存在,那将是中国社会巨大进步的表现,也将是我们的执政党站在历史的高度上为国家和人民所做出的一大贡献。具有历史前瞻性和博大胸怀的执政党的领导人,谁会成为世界历史上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中共领导人,将会带着整个中华民族的荣耀而载入史册。

  现在的共产党已经不同于过去的共产党,它是一个朝气蓬勃、具有接受世界先进思想理念的执政党,它带领中国人民走向了经济高速发展的轨道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明;现在的国民党也已经不同于过去的国民党,它早在很多年以前就摆脱了独裁、专制的坏名声而走向了民主。

  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祖国的完全统一已经不再遥远。

  我相信历史会证明一切。


  (注:文中我们自己家人和直系亲属以及公众和新闻人物均用的是真名,其他不论是正面人物还是反面人物均为化名。文中所出现的时间和地名均真实并与实际相吻合。)

  谢强

  二○○八年七月一日


  电话:0312-8930928

  网址:www.jy668.com

  电邮:2006jy668@163.com

  QQ:184569462

  地址:073000 河北定州市杨庄子社区铁西居21号 姓名:谢强

  相关链接:http://club2.cat898.com/oldclub/dispbbs.asp?boardID=1&ID=160016

  

  

|<< <<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