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与我坎坷的人生道路 >> 第二十三章 新的伤害与最后的宽容

|<< <<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 >>|
第二十三章 新的伤害与最后的宽容

  1992年在母亲含冤离世10周年的时候,曾经在解放战争中为党和国家的解放事业出生入死而有幸活下来的父亲,来到定州市政府某办公室要求面见市长说事儿,结果是即不善言谈、又表情表情木那的父亲被工作人员和保安当成疯子赶了出来。

  照理说我父亲心里埋藏了几十年冤屈就不能跟市长说说吗?父亲回到家里只是一味的抱怨老天怎么就会那样不公平,他又向我们讲述了他当年在解放战争的硝烟中身体多处受伤,子弹也打光了,硬是从尸体堆里爬出来拾起死难战友的枪继续投入战斗的情景,如今身体里没能取出的细小弹片有时还会隐隐作痛他都能忍受,而用无数战友的生命才换来了新中国,如今的幸存者想要见一个市长竟然比叩拜皇上还要难,从心理上父亲真的无法接受。只见父亲那布满皱纹的脸上老泪纵横,我们一家人就这样无奈地跟着满腹委屈的父亲一同沉浸在失声痛哭当中。

  2002年在母亲悲惨离世20周年的时候,我受到江泽民同志“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驱使,便抽空亲自来到定州市人民政府。我想到了10年前父亲想要面见市长的那一幕,不过我本人与现任市长郭若定在一年前曾有过一面之交,虽说那个时候我是商务谈判首席翻译的身份,但人们常说酒桌上的话最多只能信一半,况且我现在又是平民百姓的身份,他是否还能记起我来,为避免遭到类似的尴尬局面,我首先来到了信访局咨询,以寻求解决历史问题的方案,得到的答复是:“别说找市长,就是找江泽民也解决不了你说的那些问题。一方面你们所反映的问题早已经过时了,另一方面也找不到哪个恰当的部门来给你们解决历史问题了。”

  我当时鼻子都气歪了,感到天旋地转随即晕倒在信访局的桌子上,因为受害人在过去的几十年间申诉无门不算,最后还要承担过时的责任似乎总有点不大合理吧?

  我尽管是靠自学接受了高等教育,但在很多人的眼里也算一个知识分子,所以我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要以理智约束自己并告诫自己不要做出过激的事情来,况且一家人几十年的苦难都熬过来了,遭受一点不能被人理解的委屈又算什么呢。

  想当年一个打公用电话的消费者被多收5毛钱电话费还要最终讨到一个说法,而被媒体炒作的沸沸扬扬。毕竟几十年的冤屈至少得有人给我们一个明确的说法啊,难道就真得让我们的冤屈永远不明不白地尘封在这个世界上吗。

  2003年8月4日,我同时给定州市政府各部门以及新上任不久的定州市市委书记的和风通过邮局寄去了一封封附有回执资费的挂号信,现将依然保留在电脑中的信的内容粘贴如下:

  

  尊敬的和风书记,您好。

  首先请原谅一个普通公民冒昧地来信打扰您。

  恳切请求耽误您10几分钟,看完由一个生活在中国社会最低层、没有任何社会关系和背景的平民百姓所反映的和要求解决的人道主义问题(详见《关于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申诉材料》)。

   从邓小平恢复在党中央的领导地位之时,我们就看到了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希望,但这个希望至今已经过去20多个年头了,无数次的上访和信访,所看到的是某些当权者对人权的践踏……到头来,更可笑的是,定州市信访局的负责人说我们反映的问题早就过时了,我反驳他说“中国在日本占领时期的受害人,现在才找日本政府讨说法,算不算过时?”即便我们的问题算是过时,也是过去历届政府中这类只挣工资不办事的官员造成的,难道还要我们承担过时的责任?

  在此我也要郑重声明,我们所反映的历史问题是100%属实的,为此愿承担法律责任。20多个年头了,投诉无门,山穷水尽,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们的问题,也有人把责任推给林彪和“四人帮”就算了事了,这是什么逻辑?我们对此不好发表什么评论。我父亲已经76岁了,现仍下地劳作。为了安慰母亲的在天之灵,为了父亲在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人间的真理,我们等待您的答复。

  我们现在的唯一希望就是:政府领导层中的有识之士,以高度的责任感,以对党,对国家和民族负责的精神,成立一个专案组,对我们申诉材料中所反映的历史遗留问题进行调查并最终得以圆满解决。

  我们已经保持了二十多年的克制并做出了牺牲,因为我们始终相信中国共产党是伟大、光荣和正确的党,更相信党和政府迟早会给我们一个说法的。

  我们期待着……

  如果您感到自己作为县级市的领导权力有限,可将材料通告上级政府。我同时也给郭振光市长发了函,前几天也给市政府办公室和市人大常委会发了函。希望定州市人民政府就此事进行协商,并妥善处理。谢谢您了。

   谢强

2003年8月4日

地址: 073000 河北省定州市杨庄子村铁西居21号

电话:0312-2305530 2353404

  

  三天以后我仅仅收到了好几个我已经支付邮资的回执,回执显示我寄出的信件均被妥善签收。我守在电话旁又等待了很多日子依然没有任何动静,哪怕是有句安慰的话也算上,但照旧除了劳民伤财什么也没有得到。

  

  到了2003年8月27日,在自己的心境极其复杂甚至对未来失去信心的背景下,恰赶上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美国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发表演说《我有一个梦想》40周年的日子。自己在立志做一名崇高的新闻记者之后,虽然在艰苦的磨难中奋斗了二十多年,依然做为一个普通老百姓的身份在不断地维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中而默默无闻地做着自己的工作。我没有高喊过爱国的口号,但我觉得自己应该是一名忧国忧民的爱国主义者。于是我不分日夜花费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完成了一篇题为《中国之现状与中华民族之梦想》的文章,副标题是“为纪念马丁•路德•金发表演说《我有一个梦想》40周年而作”。文章以邓小平同志“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为指导思想,客观公正的评价了中国社会发展中的功与过,无情地揭露和鞭挞时弊。

  我可以坦言地指出,真正忧国忧民的人们大胆的指责政府所存在某些弊端才是有良知的中国人爱国的和负责任的举动,因为他们是带着良好的心愿希望党和国家永远有一个健康的机体屹立与世界强国之列;那些利用各种手段一心只想升官发财以及那些随波逐流只会给领导层拍马屁的人们不一定能给国家和民族的发展带来什么积极的影响,反而会是一些社会不稳定因素的根源所在,现实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老百姓生活中常说的一句话同样彰显出真理的气息:“苦的才是良药”。试想如果一个医生看到了病人的症结所在而却不给病人指出来,虽然表面上健康的结果从某种程度上赢得了病人的欢心,但医生充其量也只能算作是一名丧失职业道德的庸医,那只能会延误病情继而危及病人的生命。所以,只有那些真正忧国忧民的人们勇敢的面对社会问题、勇敢的指出社会问题的焦点所在,从而切实有效的解决问题才是真正对党、对国家高度负责的行为。

  新闻媒体的监督作用是应该勇敢的揭露社会丑恶现象,而不是当问题发生在某些要害部门的时候就迫于压力而采取掩盖的措施,事实已经证明某些掩盖社会真相的做法只会加深社会矛盾,从而进一步导致恶性事件的发生,这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大局同样是背道而驰的。不管是发生在党内还是党外,所有那些违背道理、情理和法理的事情,只有我们勇敢的去面对、 勇敢地曝光于大庭广众之下,才能切实有效的把社会不安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这对于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和我们整个社会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做法。只有这样,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维持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才不会是空话。

  后来我发现在一个很不知名的论坛里不知道什么人把那篇文章贴到了网上,网友发表的评论是“精彩之至,不愧为好文,我来顶”,还有的网友只留下了四个字“勇敢的人”。我也不想升官发财,做为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只要是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我有什么可害怕的呢,我又有什么不敢说、不敢做的呢。我赞同孙中山先生的观点:只要是对国家和民族有利,谁做总统都可以。

  马丁•路德•金博士为争取黑人的民族、民主权利,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集会讲演中说道:“就有色公民而论,美国显然没有实践它的诺言。美国没有履行这项神圣的义务,只是给黑人开了一张空头支票,支票上盖着‘资金不足’的戳子后便退了回来。但是我们不相信正义的银行已经破产。我们不相信,在这个国家巨大的机会之库里已没有足够的储备。”

  马丁•路德•金同样不愧是一位勇敢的人,他大胆地指责和抨击美国政府的所有言论,不但没有招来美国政府的恼怒,反而成为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心中的英雄,继而成为世界爱好和平与正义的人们心中的楷模和典范。马丁•路德•金坚持不懈的努力迫使美国政府在种族平等的道路上迈出了一大步,为此金博士获得了1964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

  试想一下,国家要兴旺发达靠那些卑鄙无耻之流仅凭把手中的权力作为至高无上的法宝,从而为所欲为还要掩盖那些与道理、情理和法理都相违背的历史的和现实的真相,能行得通吗,老百姓能买帐吗?党和国家的宏伟事业又怎么不会遭受损失?由此一来,亡党亡国的危险也就不是耸人听闻。

  因为各级政府都在忙于学习实践“三个代表”,为了不再给定州市政府添麻烦,我依然苦苦寻求着依靠自己的方式、方法解决历史问题的最佳途径。

  因集邮的关系,我与中央电视台《话说长江》的编导李近朱是朋友,他也是我的客户,他最早是看到我登出的广告之后通过电话与我联系的,他是国内集邮圈里较有名气的集邮家,他的专题邮集《维也纳的音乐故事》在国内和国际集邮展览中获得多次大奖。

  2004年我与李近朱协商是否可以通过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调查栏目制作一期节目来揭开发生在定州市杨庄子社区长达几十年不公正问题的历史真相,但由于时间跨度大以及可操作性难度也挺大,才没有实施这项计划。

  2005年6月11日“定州绳油村遭袭事件”的发生,使河北定州这个拥有120万人口的县级市成为全国乃至世界关注的焦点。6月13日,定州电视台晚间新闻播报一则消息称:河北省省委决定,免去定州市市委书记和风、定州市市长郭振光二人的职务。2006年2月9日原市委书记和风被河北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他26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死刑、死缓、无期、15年至6年有期徒刑。我在文章中预言的事情仅仅2年后就在定州发生了,而且是震惊世界的大事,尽管地方当局进行了新闻封锁,严格限制海内外媒体的采访活动,甚至把国外记者拍到的东西都要销毁才能允许进出事发地。正常的社会突发事件,又不是什么军事机密,地方政府愚昧的新闻封锁和掩盖事实的做法同样是不得人心,也违背了新闻道德准则。

  2006年夏天,借杨庄子社区向我们询问日伪时期给我家造成相关损失的机会,我向社区领导再次提出了解决我们历史遗留问题的请求。女社区主任对我向她谈起解决我们历史问题的事儿很是不高兴,说她一来参加领导工作时间短,二来对那些历史问题都不知情,没有办法给我们解决那些事儿,建议我找党支部书记问问。我随后来到书记胡庆山的办公室,首先向他询问我家被强加“富农”的由来,他的答复依然是西关北街介绍过来的,我并没有反驳他的观点。因为我心里明白,而他的心里应该更明白:50年前给我们强加“富农”的村治保主任不是别人而正是他的父亲胡栏树。这又是一个历史的巧合外加残酷的现实,而不是小说当中所描述的那种虚构的巧合。但是谎言不管到什么时候都掩盖不了事实,终将会有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

  我向他提议把各方当事人都集合在一起,我出钱摆上几桌宴席,大家以和解的姿态解决问题,只要能为我们几十年当中所遭受的苦难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就可以了。随后我又向社区领导分别提交了书面材料,没有得到回应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毕竟做为基层领导肯定有人家无法表达的难处啊。首要问题除了那个书记胡庆山的父亲50年前因陷害忠良而导致我们灾难性后果以外,另一个重要问题是先前那个不择手段混入党内的女党支部书记张玉春正是现任书记胡庆山的亲家母,而女社区主任不论与现任书记之间还是跟“文革”时期的革委会主任刘德栓的家族来说都是亲属连带关系。当年我浇地时因其面粉机而烧毁机井电机那个外来户,早已是家财万贯的超级富豪,而现任女社区主任也早已经跟这个富豪结成了亲家关系,而原革委会主任刘德栓的一个儿子恰恰是这个富豪妻妹的丈夫。想当年因为这个富豪的责任而烧毁电机,一个小小的电工就可以强迫我为他买单30块钱。所以,针对我们所遭受的长达半个世纪的苦难,面对这样一个如此强大的经济和政治联合体,我们自然会显得无能为力。

  试想发生在定州市的一起绑架杀人案当中涉案的2个犯罪嫌疑人,杀人偿命自然是行不通的,经过多方活动,以敲诈罪弄成分别判处有期徒刑4年和2年。然而在开庭的时候,狂妄的犯罪嫌疑人竟然当着法官的面打了被害人的父亲几个耳光,法官丢了面子一生气才给他们分别加刑到7年和4年。对于杀人都不算个什么事儿,所以,我们解决历史问题就更算不上是个正儿八经的事儿了。

  想当年震惊中外的“定州绳油村遭袭事件”以后,由上边派下的工作组入住定州大酒店。听社区的人们说,那个时候杨庄子领导层被吓的惶惶不可终日,甚至来了个本未倒置,反过来向某些人求请不算,还给平常那些一直对他们看不顺眼的人们送点小恩小惠以保障没有人联合起来找他们的麻烦。那个时候的杨庄子社区与绳油村那边相比同样的混乱不堪,老百姓因占地赔偿问题也跟着起哄,有人弄了几十米白布准备打出横幅,后来据说是退钱消灾才得平息下来。种种迹象表明他们凡事围着自己的圈子转,脱离群众路线是免不了的。

  邓小平同志曾强调指出:“群众是我们力量的源泉,群众路线和群众观点是我们的传家宝。党的组织、党员和党的干部,必须同群众打成一片,绝对不能同群众相对立。如果哪个党组织严重脱离群众而不能坚决改正,那就丧失了力量的源泉,就一定要失败,就会被人民抛弃”。

  当时有几个人找我一起揭发他们的某些事儿,但是我这个人秉承了父母的传统,做人就要堂堂正正、光明磊落,所以,我不会跟着别人起哄做那种落井下石的事情,我只希望他们能在受到惊吓之余会好好反思,从而多给杨庄子社区办点实事儿,给老百姓多谋点幸福。

  但是我的幻想最终还是破灭了,连我最低的要求他们都不肯答应,真得就让我们接受那种“永远保持沉默”的解决方案,难道说这就是给我们50年苦难生活最后的说法吗。是别人害的我们到家破人亡的境地,受害人以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大局为重,反过来提出向施暴者祈求和解的方案也不行。

  我这个人活到45岁了,最大的缺点就是凡事要讲理,不但要讲道理,还要讲情理和法理,而且更要讲真理,当然很多时候遇上没有讲理的地方也就只好能忍之则安之了。想当年赢得第二任妻子的心也正是她看中了我讲理的缺点,而她的优点恰恰是通情达理,所以一拍即合才由此构建了一个让杨庄子社区居民都刮目相看的和睦家庭。

  

  

|<< <<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