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与我坎坷的人生道路 >> 第二十章 迎接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与彰显人间真情的友谊

|<< <<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 >>|
第二十章 迎接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与彰显人间真情的友谊

  因为购买集邮品基本上把家里所有的钱花光了,而出售集邮品却还没有着落,由此让我们的生活不断地陷入困境中。在这种背景下于1994年的春节前夕又从亲戚那里借来1000块钱从石家庄批发了一批年画准备摆摊出售以赚取过年的费用。

  1994年1月1日,正式把卖年画的小摊摆在了西城蔬菜批发市场北口的原定州制药厂大门北侧,刚开始还卖不出多少,在到临近春节2周的时候,销量开始增加,我用收回的钱又批发了一车海带在卖年画的旁边做另售。

  有一天制药厂的一个年轻人赊了三张年画以后说下班回家拿了钱就还上,随后就不见他的踪影了,几天后再见到他时,他竟然失口否认赊过我的年画,见他没付钱的迹象,随即发生了争执和撕打,后经门卫拉开后,那人扬长而去。又过了几天,制药厂在临放假之前打扫卫生,让人没想到的一幕出现了:清理厂房玻璃的喷水竟然故意地向我挂满年画的一面墙上喷洒过来。我赶紧大喊并冲了过去,发现正是赊我年画的那小子在故意寻机报复,随后又发生撕打。厂里的保安不但没有说让他赔偿我被水冲坏的10来张年画,反而说我跑到厂里寻衅滋事,再提赔偿就送我到派出所或者让我离开摆摊的地方。因为是在人家的地盘上,我只好忍气吞声了事。

  一天下午,初中时的一个叫王国林的同学在我们摊位前路过,无意中发现了我们。

  实际上他与我的妻子王秀红,还有原杨庄子村党支部书记,就是那个参与给我们制造“富农”的黄立虎的儿子黄晓军都是同班同学,而我比他们高一个年级,上学的时候我与他起初并没有来往,只是那时候王国林是学校有名的调皮大王还经常干些打架斗殴的事情,所以我对他印象非常深刻。后来到我初中快毕业的一个时期里,有一次我的同班同学欺负我的一幕让王国林看到了,他路见不平把那个同学痛打了一顿,从那以后谁也不敢欺负我了,这样我就与低我一个年级的王国林也算认识了,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我就找他帮我摆平,但我初中毕业后再也没有见过他。

  十五年前的老同学居然在大街上邂逅相遇,让我们都百感交集、思绪万千。他只是听谁说王秀红后来嫁给了一个有文化的知识分子,当他看到我们落得在街头摆小摊的尴尬局面以及我们听到他所经历的挫折以后,三个人的泪花已经开始在眼框里打转转了。我们约他正月里到我家里坐坐,算做是当初对没有邀请他参加我们婚礼的一个补偿。临行还送给了他几张年画和一些海带。

  就这样我们夫妻两人在外边摆摊整整一个月,直到年三十才收摊,细一算帐卖海带不赔不赚,卖年画赚了800多块钱,除了还清借来的本钱,也可以安安生生地过一个好年了。

  正月里王国林如约来到我家,当看到那些破烂不堪的猪舍和那所经历了“文化大革命”风雨的旧房子时,同样是一种感慨的心境。

  那一次我们真如同老朋友一见如故,一边喝着酒一边聊着不堪回首的往事,从中午一直谈到晚上。他告诉我他在杨庄子有很多朋友,因上学的时候我并没有告诉他我是哪的人,他也就不知道我同样住在杨庄子,否则在很多年之前他就来找我了。他告诉我他与杨庄子的黄晓军是最好的朋友,当时这曾让我感到有些悲伤,因为我的父母早在多少以前就提到是村治保主任胡栏树伙同黄晓军的父亲黄立虎给我们制造了“富农”,害的我们落得家破人亡的结局,到最后就别说解决问题,当事人谁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说过。

  王国林也提到他搞汽车货运多少年,钱没有赚到还弄得失魂落魄并欠下银行一大笔贷款。谈到生活方面,他告诉我,在上学的时候,王秀红就是一位心地善良的女生,在操持家务方面也是一位难得的贤妻良母。我告诉老同学,我会做个好丈夫并好好善待妻子。

  傍晚我父亲从地里收工回来了, 看到来了客人也挺高兴。当我父亲得知客人来自西关北街时,便向王国林打听一个当年在西关北街一起参军名叫王全友的战友,没想到王国林听后哈哈大 笑起来,原来在1947年与我父亲一起参军的王全友正是王国林的父亲。这不能不说又是一个历史的巧合,父辈的友情在我们晚辈的身上又一次得到继承和延续。

  就这样从1994年开始随着我们交往的深入,我与王国林之间兄弟般的真挚友情不断地得到巩固和发展。后来经过我们细致的市场调研后,在房地产开发和市政建设的热潮中,他采纳做出租大型建筑机械这一行当的建议,从而彻底抛弃了汽车运输行业,经过筹资购置了挖掘机和铲车等大型机械,很快就从经济上翻了身,我也为他经济上取的成就感到由衷的高兴。

  1996年在互联网刚刚传入中国的时候,我就意识到那将是一个展新的事物,势必在不远的将来会改变人们的生活,所以在那个时候我就开始了计算机应用方面的学习和研究。到了1998年我终于有了自己的电脑并随即到电信部门开通了拨号上网的手续,从而加入到中国最早的网民行列。因特网的应用才真正的让我发现中国与世界的距离原来是那么的小,只要有一个电子邮件地址,与世界各地的通信都可在一眨眼的瞬间实现,而传统的从邮局与国外通信至少需要半个月以上才能得到回音。互联网在我从事的集邮事业中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帮助和收益。

  我不仅在较短的时间内学会了计算机办公和专业排版软件的应用,还学会了网页制作等较高级别的计算机知识和技能。这又使我认识到,即然互联网是个好东西就应该与大家共同分享。

  2000年春天,我从出售集邮品的收益中拿出资金租下了中山中路位于西关南街一栋临街大楼的最下边两层,随后购置了大量电脑开办了一家集网吧和互联网服务为一体的计算机信息服务部。那一时期我做了著名的ISP北京东方网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定州指定代理商,并亲自动手率先为定州市10多家知名企业建起了网站,还不厌其烦的到定州其它没有上网的企业宣传互联网的好处,敦促他们建站上网,以促进企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从而利用互联网来提高企业的经济效益。但那个时期在我们这个县级市里互联网在很多人的心里还处于萌芽状态,他们不相信互联网能起到多大的作用,甚至怀疑我是有意在骗他们的钱,在这种背景下招揽客户真是难上加难。后来好友王国林也帮我四处宣传,但到最后将近3年时间里仅仅为定州全市范围内不到20家企业建了网站,其中还包括一个高蓬镇人民政府的网站。

  在我所建的企业网站中,最有影响的是定州永进玻璃珠有限公司,这是我建的第二家企业的网站。2000年冬天,我亲自找到了该公司的总经理杨宏兴先生,这是一位因商务活动出访过4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定州市知名度最高的优秀企业家之一,他对于在互联网上建企业网站的事情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并当即拍板付了定金后全权委托我设计一个中文和英文两种版本的网站。

  定州永进玻璃珠有限公司曾经是定州排在第二位的利税大户,它是生产反光、喷丸、研磨玻璃珠系列产品的专业公司。该公司生产的“银珠牌”玻璃珠,曾荣获国家劳动部“优质产品奖”及第七届全国发明展览会最佳奖。道路专用冷漆、热熔及镀膜玻璃珠,严格按照国际通用标准及国家部颁标准生产,并且具备先进的产品内部检测机制,产品质量受到国内外业界的一致好评。产品销售除覆盖全国各地,广泛应用于中国主要高速公路、高等级公路及城市道路,还远销世界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我拿到公司的全部资料后便着手开始网站的设计与制作,并在一星期后完成了中文版的全部内容,随后又亲自精心翻译制作了英文版,另外在网站建立了留言板。在网站最终完成后,我得到了一笔不小的收入,杨宏兴总经理还委托我维护该网站,让我留心国外的动态。

  2001年春天,一个印度客商在留言版上的英文留言引起了我的注意,内容显示那是一家印度生产玻璃微珠的企业,因工艺和设备落后,生产的产品合格率低而且能耗大,想寻求引进生产设备,落款留下了电邮地址。我立刻在第一时间给杨总经理打电话告诉他这个情况。随后他传真给我一份回复内容,要我翻译后用电子邮件答复印度客商。

  就这样一来二往,印度客商有了初步从定州引进设备的意向,并决定动身来定州的厂里考察。没多久这位印度客商就启程从加尔各答飞往香港,然后乘火车来到定州。当天晚上印度客人给我打电话,我随即与杨总经理打电话派车到定州火车站接印度客人,并安排入住定州外贸宾馆。

  在随后与印度客商洽谈的近一个星期时间里,我放弃了自己所有的工作,免费为玻璃珠公司充当首席商务翻译,后来公司又通过关系找来一个大学英语专业的女生辅佐我的工作。期间定州市原市长郭若定还出席了一个为印度客人举办的商务招待会,在那个招待宴会上郭市长就坐在我的对面,在了解到我的情况后,他对我自学成材并担负起定州对外商务活动的重任给予了高度评价和赞扬。市长的一番话反而让我想起了一家人蒙冤几十年,是自己多少次死里逃生后才熬到了能与市长坐在一起吃饭的机会,我的心情一下子又变得那样沉重。但是在那种场合理智给了我战胜一切的勇气和力量,我没有提及任何悲伤的往事和任何对我们不公正的待遇。我强忍着内心的悲痛装出喜悦的表情与在坐的人们谈笑风生,但我心里想着下来一定要给郭若定市长写一封信,希望他能够解决我们几十年的人道主义问题。

  看得出来郭若定市长是位年轻有为的领导,他只比我大2岁,也看不出他有什么市长的架子,所以我们的话题也谈得庭投缘。市长还与印度客商进行了交谈,询问了他在印度的经营情况,我不断地开动脑筋用最恰当的词汇和语言给他们充当勾通思想的桥梁。没想到这位印度客商与郭市长是同龄人,他在加尔各答拥有一家计算机软件公司,在他的家乡巴特纳拥有一个大型的水产养殖与深加工的农工联合企业,至于生产玻璃徽珠是考虑到印度高速公路快速发展使需求量大增的背景下而上马的一个新项目。因他们自行研制的设备工艺落后,生产成本高而无法满足印度市场的需求。而这个印度客商也是个 网虫子,空闲的时候就上网搜索与之相关的产品和设备,就这样他找到我制作的那个英文版的网页的时候便对引进设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就这样在紧张的谈判与协商不断取得进展的情况下,仅5天的时间就签订了一份输出玻璃徽珠生产设备的出口合同,由我方的人员负责到印度安装调适并负责技术的培训。

  签订协议后的第二天,公司领导让我陪同外商到北京实现了他“不到长城非好汉”的愿望。

  说起定州玻璃珠公司的老总杨宏兴,他同样有过坎坷的人生经历,早年还曾经在街头摆过修自行车的摊子,硬是凭着顽强的自学与拼搏精神于1995发明了玻璃徽珠成型炉,并于1996年获得国家专利。该成型炉收集炉筒外周壁设置风套夹层通过导风管、引风管将经过预热的空气引进成型炉筒改冷空气助燃为热空气助燃,另外在成型炉筒的外周壁设置循环水套变风冷却为循环水冷却。具有制造成本低,生产连续性好和产量高,成品率高等特点。这一重要发明为随之而来的国家高速公路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像北京八达岭高速公路的标线及返光材料正是出自定州玻璃珠公司。

  2002年在我去过一次市政府以后无功而返,再加上繁忙的工作和紧张的生活一直也没有顾上给郭若定市长写信。到了2003年8月在我们搬进新居后,终于腾出手来决定给市政府领导写信的时候才注意到市长已经不是郭若定了,而是换成了另外一位姓郭的市长,他叫郭振光。随后寄给市政府各部门要求给我们家落实政策的信同样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两年以后这个郭振光市长与市委书记和风落得一同被革职的命运。

  

  网吧的状况是2000年刚开始的时候在市区仅有我们三家,可以说是“门前冷落鞍马稀”的惨淡经营,可不到一年的时间,形势发生了根本性的改观,上网的人数急剧增加,随之而来的是网吧数量也猛增,到2003年全市竟然增加到200多家网吧。在这种形势下,我急流勇退,于2003年春节前夕将店面连同所有的设备一同盘了出去,回到了阔别近三年的家里。2002年新建的大房子还没有装修,暂时还住在后边的老房子里。

  在我开网吧和弄互联网的那些日子里,只雇了一个看网吧的管理员,因为租下两层楼且吃住都在那里,同样是一笔巨大的开支,而经营状况又是那样的不理想,根本不具备招兵买马的必要条件,所以一切有关技术层面的工作全靠我一个人来完成,再加上同时经营集邮品的业务,我一个人的日常工作总是排的满满的,有时候熬到深夜也无法完成相应的工作,还有其它闲杂的事情整天搞得我焦头烂额。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好吩咐楼下看网吧的管理员把那些来找我而与业务又不相干的人们以我不在的借口给打发走。为此还得罪了一家亲戚,那是2002年的暑假,我大姨的孙女带着几个孩子来到我这里想学电脑,结果让网管不问青红皂白就给打发走了。到2003年春节期间我去看望我大姨的时候,人家才说出有这么一档子事儿,让我羞愧难当,尽管做了解释,我大姨的晚辈们还是耿耿于怀,直到现在依然用那件事来向亲友们宣扬我的不是。

  我在自己的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2002年在原有的那所经历了“文化大革命”风雨的旧房的前面建起一座200平方米的大房子。

  原有的那所房子正是1964年我的父母从亲戚那里举债建起来的,在1968年又是我的父母和两个姐姐用生命做赌注才得以保存下来的。据知情人透露,当年的革委会主任带人拆房的时候是父母让我三姐把不到4岁的我抱出了房外,并嘱咐我的三姐一定要看管好弟弟,只有把弟弟抚养成人以后才能等到出头的那一天。

  如今那所与我同龄的老房子在经历了长达45年的风雨之后,再加上我24年前用菜刀砍过的痕迹更显得苍老和破败。虽经多次粉刷墙壁,涂料自然脱落以后,“文革”时期刷写的毛主席语录依旧清晰可见。这所房子是我们长达半个世纪苦难生活的有力见证,将要永久的保留下去。不管来自国内的朋友还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及国际友好人士与我会面,我都会一如既往地带他们参观这所老房子,以警示人们永远不要让类似的历史悲剧再次重演,从而永远维持世界的和平、稳定与发展。

  就在家里施工建房子的时候,我都腾不下手来到工地上看看,全是好友王国林帮忙料理建房的事务。是王国林亲自找来的承包商,另外他除了无偿动用自己的机械设备,还叫来南庄子村出租农用三马车的郑同军无偿运送生石灰和水泥等建筑材料。就别说给人家工钱,我连让人家吃顿饭的机会都没有,因为这些都是王国林后来才告诉我的。但是这些朋友们给我付出的一切,他们都无怨无悔。也许有人可能会对此产生怀疑或难以置信,因为我一不是官员二不是社会名流,但是有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必需让大家都认清的:人间真情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人间真情的可贵之处就在于用多少金钱都无处买到,人间真情的价值远远超出了闪烁着诱人光芒的黄金和钻石。

  2003年春天我妻子搞装修行业的二哥带人对我们新建的大房子进行了装修,同年夏天我们搬进了新居,在摆脱了三年开网吧和搞互联网的紧张生活之后,我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好好休息一下了。

  后来,我妻子二哥家里建二层楼房,正在为楼顶隔热垫层的粉煤灰发愁,我又首先打电话把王国林叫了过去。没想到事情办的又是那么利索,仅打了一个电话后不到2个小时,就有人从孟家庄村运来了满满一卡车足有23立方米的粉煤灰,随后卸在了明月街的一个路口上,正常渠道需要600块钱的费用,可人家分文不收就要走人,原来这个专门弄粉煤灰的年轻人是孟家庄村党支部书记的儿子,与王国林儿子是好友。先前“定州绳油村遭袭事件”以后,河北国华定洲电厂的贮灰场就另选址在孟家庄村,王国林儿子的这个好友就干起了运输粉煤灰的生意。对于王国林这个自家人说话了,当然就不能要钱了。我赶紧到商店买了两条香烟,当回来时发现人家的卡车已不见踪影了,我又让王国林给人家打电话停车,我才开车过去把两条香烟送给这年轻人做为感谢。

  随后王国林又亲自开来一辆铲车,打算把这些粉煤灰运到建楼的工地,但胡同的小路上到处到是私搭乱建的诸如台阶、煤池等杂物,大型的铲车跟本无法通过。王国林随后打电话叫南庄子村的郑同军把自卸农用三马车开来,就这样用铲车装三马车,用了不到一个下午的时间把一卡车的粉煤灰全部转运到了建楼的工地。如果用小拉车人工转运的话至少需要2天时间。

  晚上在我妻子二哥家里吃了顿饭,二哥拿出100块钱给郑同军,结果把他倒给惹恼了,他说要是给钱肯定就不来了,因为他正忙着自己的事情,王国林打了电话,他立刻就把自己的事儿放在一边,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他接着又说,“王国林价值几十万元的铲车还贴着人、贴着油这么干,我这么个破三马子又能算得上什么呢。”这些障显者人间真情的朴实话语,再一次让我感动了,那一时刻我真的流泪了。

  事后妻侄子面对他们家的人们发出了这样的感慨:“看看我爸爸的朋友,再看看我小姑夫的朋友,这一比较才知道哪个是真朋友了。”

  再后来我才进一步了解到,原来先前在杨庄子落难的那个右派陈老先生正是郑同军的亲姨夫,当年在陈氏家庭危难之时,原革委会主任刘德栓落井下石,又从经济上坑了人家300块钱,据说当时的300块钱可以盖出几间房子来。后文提到的1986年从北京来的那5个向刘德栓讨要血债的人正是郑同军的亲表兄弟们,这不能不说又是一个历史的巧合,我曾给郑同军开玩笑地说,只怪我们当时并不认识,否则那一次连同刘德栓欠我们的血债就一并让他偿还了。

  有关陈氏5兄弟向刘德栓讨要血债的细节将在第二十四章作详尽的描述。

  在我的生活和与人们的交往中,我那个爱讲理的缺点和堂堂正正做人的优点都同样让我赢得了人间真情的回报。至于说把爱讲理说成缺点,那是因为很多时候真的就找不到讲理的地方,所以坚持讲理的原则久而久之也就成了缺点。常言说酒桌上的话最多只能信一半,但这个原则同样不适用于我,因为我不论在正常状态下,还是半醒半醉甚至是不人不鬼的逆境中,只要是自己承诺过的就要努力地去兑现,当然,由于客观上的某种原因而让我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时候也就没有办法了。在我的社会交往中一个把兄弟也没有,但是有几个像王国林这样的彼此之间能够彰显人间真情的朋友就足够了。

  常言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别人给我付出了,同样我会加倍向别人付出才能做到人间真情的相互回报。长期的磨难和逆境中的生活同样让我学会了感恩和宽容。但是我心中的宽容仅仅是针对人类社会中的正义与公平以及符合道理、情理和法理范畴之内的宽容,对所有黑恶势力和逆历史潮流而动的残暴势力我永远会以嫉恶如仇的心态视之,对长达几十年以后依然执迷不悟的凶残之徒更是永远不会对他们有任何的宽容。

  

  

|<< <<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