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与我坎坷的人生道路 >> 第十八章 集邮生涯带我走向成功之路

|<<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 >>|
第十八章 集邮生涯带我走向成功之路

  正是当年我与恩师互赠邮票的那一幕让我最终选择了集邮家和专题邮商的职业。因为从小小的邮票中不但让我学到了更多从书本中得不到知识更让我懂得了如何做人的深刻哲理,正如在我的集邮网站介绍中所说“专题集邮与传统集邮相比更具有挑战性,它涉及政治、经济、历史、文化、科学技术以及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

  在面向全国刚开始做函购邮商的时候,在身为亨达塑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的朋友张军支持下通过他的公司计算机排版和桌面印刷系统帮助我搞定了一百多份邮品目录并寄给我的客户。但是我不能长期麻烦人家啊,于是就想在印刷厂批量印刷邮品目录。当时国营的印刷厂要我开什么准印证才可印刷,考虑到干什么事情都要以合法为前提,我就先到文化局咨询有关准印证的事宜,定州文化局说要到保定办理准印证。

  1995年夏天,我冒着酷暑乘汽车来到保定找到了保定市文化局。当时文化局一位叫何建平的干部接待了我,当我把朋友张军帮我印制的邮品目录拿给他看的时候,他甚至没有顾上看一眼就突然欣喜若狂地大声喊叫起来,“大伙快来看啊,一份送上门的非法小报,至少得罚款五千元。”

  虽然我在生活中经历了暴风骤雨的洗礼,但是我在社会上还没有见过有多少接触官场的大市面,这位干部的叫喊把我吓坏了,因为我不知道自己的邮品目录怎么就成了非法小报。所谓邮品目录,就是把自己所拥有的集邮品列出明细单,这包括发行年代和国家,邮品的名称和相关背景简介,比如诺贝尔奖获得者的邮品,就简要介绍其生平和获奖原因,当然还要标明邮品的价格,而印刷邮品目录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向客户出售集邮品。

  这位干部在听了我详细介绍以后才改变了主义,并对我所从事的集邮事业表示支持。关于准印证的事情,他说因为印刷邮品目录不是为了出售目录本身,也就是说目录本身不存在赢利性质,再加上仅用于集邮者内部交流,所以也就不需要准印证了。

  我在这一时期也有大部分费用花在了国外集邮报刊的广告宣传中,像收费较高的英国《吉本斯邮票月刊》(Gibbons Stamp Monthly),《加拿大邮票新闻》(Canadian Stamp News),瑞典的《集邮家》(filatelisten),还有亚太地区著名的《澳大拉西亚邮票》月刊(Australasian Stamps)等等,我还加入了美国专题集邮协会并在其会刊《专题时代》(Topical Time)上做陈列广告,另外还寻求在一些国家为集邮者提供免费服务的集邮刊物上做广告宣传。

  那时候我大致每三个月更新一次目录,因为当时条件下在印刷厂的制版和印刷费用远远超出自己的收入状况,所以仅在印刷厂印刷了一次就暂停了。

  此后我到城内的人民商场花200多块钱买了一台油印机,自己亲自刻钢版蜡纸来手工油印,我还把油印的英文版中国邮票价目表寄给国外的集邮者,有位英国青年还给我寄来100英镑购买了中国古典名著系列的《红楼梦》、《西游记》、《西厢记》、《牡丹亭》等很多邮票作为礼品送给他的未婚妻。

  接下来我又到街面上的打字社让人家用电脑编辑排版后打在蜡纸上然后带回家油印。用这种方式延续了很长时间,直到1998年有了自己的电脑之后,才使自己的集邮事业有了显著的改观。

  1996年2月,我从中央电视台的新闻中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何建平并看到了他熟悉的身影,因为才半年前在保定文化局我与他有过一次接触,而且给我留下了较深的记忆。惊动中央领导的陈建国等人制作贩卖淫秽图书《奇异的性婚俗》一案告破以后,曝出保定市文化局新闻出版处干部何建平,违法办理了印刷该书的准印证。经有关部门鉴定,《奇异的性婚俗》确属淫秽出版物。因该书有污辱伊斯兰教的内容,各地穆斯林群众纷纷提出强烈抗议。

  判决书中指控被告人何建平身为国家工作人员,不正确履行职责义务,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其行为已构成玩忽职守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看到这样的结果,我也为这个曾蒙过一面的干部朋友感到遗憾和惋惜,也不知道他现在何处,真想有机会与他再会会面,重新探讨一下人生以相互勉励。

  

  1999年在我并不十分宽裕情况下,我毅然决定参加国际集邮联合会赞助的首次在中国举办世界集邮展览,因为我心里明白,世界集邮展览堪称是集邮界的奥运会,况且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之即,是在中华民族逐步走向强大的时候首次在中国举办的集邮盛会。我拿出一万元率先租下了北京国际展览中心的一个邮商摊位,当“河北谢强专题集邮社”的名字出现在中英文对照的《中国1999世界集邮展览-展销指南》中的时候,曾经让我激动不已,因为那是我走向成功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1999年8月21日,我如期参加了当年秋天在那里开幕的为期10天的集邮盛会。那时的国务院副总理吴邦国担任中国’99世界邮展组织委员会主席,当时的李鹏总理参观了邮展。

  在那里我不仅见到了国内外不曾蒙面的老朋友,同时也结识了更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新朋友。

  在世界邮展结束后的当年,我依靠自己研究网页制作技术,随即开通了集邮网站(www.jy668.com),后来经过不断改进,使网站功能逐步走向成熟。

  经过长达15年的艰苦自学才最终完成了几个专业的本科学历,直到2000年才全面停止了任何方式的自学,在这个过程中当初满头的黑发变成了一头白发同样是对我所付出的艰辛一个有力的见证。但是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获得什么文凭和学历证书,因为从根本上讲我不是为了文凭和荣誉活着,我仅仅是为了生活或着说怎样才能生活的更好、更有意义而活着,为了国家和整个社会怎样才能繁荣昌盛而活着,也为了将来自己有能力的时候可以帮助那些苦难中的弱势群体而活着。在我的集邮网站中有这样的介绍,“社长谢强先生,生于1964年5月5日,社会学硕士研究生学历,早年曾任涉外企业办公室主任兼英文翻译等职,因中学时代就有集邮的爱好,后辞职创立了专题集邮社并成为职业邮商。”这些文字说白了就是在我多年的付出之后,自己给了自己一个面子,或者说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台阶儿下,仅此而已。

  多少年来我完全是靠自己打拼、靠自己改变自己的命运,正如台湾的一个朋友给我尊称为“一人公司”,周围的朋友则称我为“高干”,可不要误以为我也是那种只会学习而不会实践的高级干部,我仅仅就是一个高级干活儿的人而已。

  因为在我的集邮家兼邮商生涯中,要进行翻译、编辑邮品目录、管理集邮网站等所有的关键性工作都是由我一人来完成的,没有文化的妻子有时只能帮我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集邮是一项老少皆宜的大众性文化活动,从1840年邮票在英国诞生的那一天起,一百多年来在世界范围内人们对集邮的热情经久不衰,似乎没有其它哪个活动比集邮更具有兴旺发达的生命力。

  在中国当来势凶猛的“文化大革命”使得“全国山河一片红的时候”,一切传统文化的精华都被扣上“四旧”的罪名加以横扫。“文革”中集邮活动被全面封杀,把集邮文化作为“资产阶级的闲情逸致”,归属于“封、资、修”范畴而大加批判。不少集邮者正常的集邮活动被诬蔑为“搞投机倒把”、“搞特务活动”。很多集邮家被抄家、批斗,大量的集邮藏品被付之一炬,使集邮者在私人财产受到粗暴破坏的同时,精神上也受到极大的伤害。

  “文革”结束后,集邮活动才在全国得以逐步恢复和发展。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和人类文化水平的全面提高,以往传统集邮侧重于为单纯的收藏和增值而集邮的片面性已经向更深层意义的文化型、知识型和学术型方向发展。

  所谓专题集邮说白了就是通过邮票和相关集邮品讲术某个完整的故事。集邮家们在编组专题邮集的过程中就如同是一位作家或科学家,文章或论文写好了必需配以相关的集邮品做为插图使故事或论文更加形象、更加让人们容易接受和理解。文章当然好写,但是从世界范围内收集那些与之相关的集邮品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而专题邮商恰恰是为了解决这些集邮家们无法实现从世界范围内收集所需邮品的烦恼才应运而生。集邮展览正是为这些集邮家们提供展示他们创作成果的竞技场,文字描述再有多么高超的集邮作品如果缺泛相应的好邮品的衬托都会在高级别的集邮展览中败下阵来。

  另一方面专题集邮展览侧重的是邮品多样化而文字所起的作用可以说是微乎其微,所以说获得大奖的专题展品很多时候是靠价值不菲的好邮品来说话,而邮品也不仅仅 是单纯的邮票,它是一个在邮政领域所使用的东西的一个笼统的名称,还包括邮资信封、邮资明信片、各类使用过的贴有邮票的信封、邮资机戳、销票邮戳及在邮票诞生之前所使用过的信封等等。想做一个称职的专题邮商同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这类东西,语言关是最大的一个难题。因为在向集邮家们出售这些邮品之前,邮商必需以极端负责的心态把邮品中所表达的文字信息准确无误地提供给买家,胡编乱译将同样会给买家带来不何估量的损失和不良影响。

  当然英语对谁也就无所谓,其它小语种可就把我难坏了,我的外国朋友中没有一个懂中文的,有时不得不请国外的朋友先将相关文字信息给我翻译成英文。其它较大的语种比如像德语、法语、葡萄牙语、甚至还有俄语就只能依靠自己现学现用来解决问题。其实方法也挺简单,我在电脑中安装支持多语种的键盘从而打出相关的单词后查电子词典,只是效率有时真的不敢恭维。到后来无形中竟然也撑握了除英语之外的其它语种大量很有用的词汇,从而逐步减少了查词典的次数,当然也极大的提高了工作效率。

  如今在业余时间里,我还要兼职几家公司的法律顾问和重要的文职工作,有时还要免费为单位和个人解决计算机应用方面所遇到的实际问题,以充分发挥自己的专长来服务社会、回报社会。

  在我付出了多年的艰辛和努力以后,做为集邮家和邮商我终于积累下价值不菲的集邮藏品,而且在生活上有了自己的大房子和第一辆汽车。从我的切身经历中让我真正懂得了自强不息的涵义,它不是凭空喊出来,是靠流血、流汗干出来的,正如电视剧《士兵突击》中的许三多那种不抛弃、不放弃体现出同样的哲理。

  但是不管到任何时候,发生在我们家里的一系列悲惨遭遇所留下心理阴影,仅靠杨庄子社区干部说的那些弥天大谎怎么能够抹去?那所有发生的一切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只有没有被歪曲和篡改的历史才能正确诠释这一切。所以,我自始至终一天都没有放弃过将来为父母讨回公道的那一天,我自始至终都在期待着平反的那一天,我自始至终都在盼望着“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的那一天。

  从党中央拨乱反正、落实政策时期算起,我们成为被遗忘的角落到现在差不多快30年了,但我的记忆深处依然坚信着1980年中共中央在为刘少奇同志平反时的承诺:中国共产党不管在任何时候、任何条件下都是一个有错必纠、光明磊落的马克斯列宁主义政党。

  

  

|<<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