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与我坎坷的人生道路 >> 第十七章 第二次婚姻与和睦家庭

|<< <<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 >>|
第十七章 第二次婚姻与和睦家庭

  我一个人推着自行车在昏暗的路灯下漫无目的地走着,脑子里浮想联翩。我又想到了原革委会主任刘德栓那张狰狞的面孔,还有那个“破鞋”书记仿佛也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而且正张开血盆大口嘲笑我……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鬼使神差般地来到了西关东街女友王秀红二哥家的院门外。

  那是前不久,女友约我到她暂住的二哥家里做客,她的父母和她的两个哥哥、一个姐姐,还有他们王家门里一个重量级人物时任河北省中兽医学校副校长的王真都在场作陪。如此高规格的接待,让我心里并不舒坦,因为我看得出来他们是在考察我。但我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高兴的神态,而是与他们畅所欲言,任何感兴趣的话题都可以开诚布公、无拘无束的讲出来。

  中兽医学校是定州当时唯一的一所高等学校,而且在全国也是屈指可数的专门培养兽医人材的学校,曾经为内蒙古牧区等全国很多地方培养了大批专门兽医人材,后来并入河北农业大学后改称中兽医学院,王真当了院长。实际上他们王家人对王真的评价并不高,在这些王家族人的眼里他是个只认钱不认人的角色,最后终于因腐败问题而被革职,因情节不是很严重再加上他主动退赃才没有被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但是从院长的位置一下了落到讲师级别又回到教室里讲课去了。

  又是一个历史的巧合,女友的父亲王荣伍与我的父亲谢金更不仅年岁相同都属龙,而且当年参军时在同一个工兵营,而且还参加过相同的战斗,仅仅是不在同一个连队而已。当年在解放太原的战役中,王荣伍所在的部队率先占领了阎锡山最后的据点,在冲进阎锡山办公室以后,他拾起了一张散落在地上的阎锡山的照片想仔细看看这个手下败将长的什么模样,然后就想做个纪念随手装进了衣兜里。这个举动恰恰被他的战友看到了,战友告诉他说那样做会犯错误的,他又赶紧把照片从衣兜里掏出来撕掉了。

  女友的父母与我的父母也有着相同的性格,那就是一生勤劳,为人老实本分而且在大是大非问题上讲原则。已经到晚年了,老两口为了不增加子女的负担,依然自食其力在街面上开着那间小卖部,真得让人心里挺感动。说是小卖部,其实就是临时搭建的两间草屋,除了卖日常生活用品,吃住都在里边。王荣伍又给我讲述了小卖部刚开张不久遇到的麻烦事。当初管片的两个税务人员找上门来,要让办理税务登记,还说要入什么微机,一下子把王老爷子惹恼了,他与税务人员辩解道,“做这么个小买卖只是打发晚年的生活,一天下来赚的钱根本就不够维持日常生活,至于定州的贪官弄了国家多少钱,有谁受到了惩罚,社会不公平就不能让老百姓心服口服……”税务人员拿他没办法,只好以不再登门了事。

  收税的不来了,工商局的又有人来收管理费了,这次王老爷子干脆把当年荣获的战斗英雄证书拿出来甩给了他们,说道,“我这么大岁数了,命是从枪林弹雨中捡回来的,我不向国家要钱就够意思了,开个小铺想自食其力也犯法啊。”两个年轻的工商人员面面相觑,只好走人了事。

  在这里坦诚展示这位老人的风格,虽然没有体现出一位老英雄的高风亮节,但也揭示了社会现象。依法纳税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但针对弱势群体本应是照顾而不是向他们索取。

  后来温家宝总理的减税政策从法律上免除了像王荣伍他们这些社会群体的税务负担。

  至于定州市的腐败问题还是极端严重的甚至可以说是不可救药的,也的确没有看到把谁怎么样,这又怎么能够安抚民心呢。只是后来的市委书记和风因为震惊中外的“定州绳油村遭袭事件”受到牵连才从侧面也曝出他贪污受贿的事情来,不然人家不只是照常稳稳当当地做市委书记还会当更高级别的官儿。按老百姓的说法,重量级的人物已经高升了,和风只不过是赶上了倒霉而在牵牛的人走后,他仅仅拔了个拴牛的橛子而已。在定州这个只有1000平方公里的县级市里,腐败问题真是到了让人怵目惊心的地步啊,真得让忧国忧民的有识之士看在眼里而急在心里啊。

  从那次在女友家聚会以后,他们一家人都一致认为我就是他们要找的那个女婿,从而不断地通过媒人向我传达与婚嫁相关的各种信息。我这个人向来做什么都实事求是,从不搞那些虚伪的东西,我对这个女友一直也没有产生好感就更别说什么喜欢,所以我的内心世界处在了痛苦的煎熬之中。一方面如果结婚的话我认定会是一场没有爱情的婚姻,另一方面如果断然拒绝这门婚事,不仅会伤害女友的心还会让他们全家人对我的那片期望化为泡影,而对两位老人的伤害可能会更大,因为他们认定了我才是他们女儿将来唯一可以靠得住的丈夫。

  我站在门外徘徊了很久最终还是敲响大门,她打开门见到我非常高兴,进到屋里后看到她5岁的女儿已经熟睡。她们母女暂时住在她二哥家里,这天碰巧她二哥一家人有事回娘家去了,只有她们母女二人在家里。我们又坐下来谈了很多话题,我再一次提到我最大的缺点就是爱讲理,不管是情理还是法理我都要讲,她说她也没有可多说的,为人处事她只会做到通情达理,并向我承诺对待我的儿子就像是她自己亲生的一样,而且保证孝敬我父亲让老人幸福的安度晚年。从她朴实的话语中同样可以看到人性的光辉,而且在她以后跟随我的多少年中,她实现并不断实践了她的诺言。

  在我们的谈话中,虽然她只有初中文化,但我们共同的语言却越来越多,也终于促使我恒下心来决定了自己的婚姻大事。那天晚上她执意要留我陪她们母女过夜,说我走了的话她们会感到害怕,我借口说父亲还在等我回家呢,不回去老人家会不放心,过了午夜时分我才回到了家里。

  1993年的初春季节,我与战斗英雄王荣伍的二女儿王秀红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婚礼。当时什么新家具都没有购置,人家一分钱的彩礼钱也没有要,还从王秀红2000块钱的个人积蓄中拿出1500元为满足我听音乐的嗜好从石家庄购买了一台长江牌组合音响作为陪嫁。因为我过去曾经跟随堂哥有过做木工的经历,于是在工余时间里从大伯家借来工具亲自动手为妻子做了一个碗橱,另外做了一个小饭桌和几把椅子并同样亲自动手刷好油漆,就算是添置的几样家具了,直到现在生活变得富足了这几样东西我们依然在使用中。我几个月中打工积攒的钱勉强够支付婚礼宴席的费用,当时只请亲朋好友在家里坐了五桌。

  那天我的两个姐姐也来了,见到她们我却哭的不像样子了,人们也不知道我哭的理由是喜极而泣还是怎么回事,只有我自己心里明白,那是因为我与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女人结婚了,这个事实从此再也无法改变了。

  婚后我终于从同样烦杂的家务中解脱出来,而集中精力工作和学习。又过了几个月以后,我最终辞掉了车工,把家里的猪舍修缮以后把全部积攒下来的钱买了30头小猪仔,另外又借了一些钱买饲料,到第二年卖猪赚取了一笔收入再加上卖掉了一处爷爷留下的院落又分得了几午千块钱。除了还清了王国辉的3000块钱,还用余下的钱开始正式做集邮品生意了。

  在生活上我妻子兑现了她的诺言,我父亲得到了很好的关照,两个孩子也如同亲兄妹,在村民眼里我妻子是个难得的贤妻良母。常言说“和为贵”,和睦融洽的家庭生活给这个并不富裕五口之家带来了新的活力和生机。后来我们又把院落进行了整理,拆除了所有的猪舍,并永远告别了养猪的生涯。

  从结婚到现在,一转眼就是15个年头过去了,在这期我们都付出了艰辛和汗水,共同享受着人间的苦与乐,而且和睦家庭的地位从来没有动摇过,也恰恰是人间真情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新的生机和发展。期间两个孩子也都长大成人考入了大学,而且2008年发稿之时女儿谢玲已在保定学院英语教育专业毕业,将打算做一名人民教师,儿子谢鹏明年就要完成在石家庄经济学院软件工程专业的本科学业。他还在学校组织的科研立项活动中做为技术骨干,利用课余时间编写出了一套全新概念的电子商务网上在线购物系统获得成功并已经应用到相关的企业和个人,发挥了科技成果转化为生产力的经济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做为他的父亲,我也在自己的网站服务器上率先使用了儿子编写的新程序,从而全面抛弃了在2003年曾经花费上万元请互联网运营商制作的那套存在很多缺陷和漏洞的旧程序。

  让全家人悲痛的是我那个曾为战斗英雄的岳父王荣伍于2008年农历正月初三去世了,亨年81岁。

  而我同样参加过解放战争的父亲,也是81岁了,目前身体况状还过得去,让他看到平反的那一天对我同样是一个义不容辞的责任,母亲已经在26年前含冤去世,绝对不能让父亲再带着遗憾离我们而去。

  对于我个人而言,事业上的成功让我感到由衷的欣慰,多少年的心血也总算没有白费。但是回想到血和泪的历史以及那两个依然狰狞的魔鬼及其背后的邪恶势力,同样让我的心情又无法平静。我说过要与杨庄子社区里依然存在的恶势力要一起算总帐的,首先要从精神上战胜邪恶,我能。

  

  

|<< <<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