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与我坎坷的人生道路 >> 第十五章 家庭危机与婚变

|<< <<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 >>|
第十五章 家庭危机与婚变

  就这样在1985年的春节前夕,在我们相识、相知不到2个月我就把孙慧娶到了家里并举办了简朴而热闹的婚礼。一年后,在1986年的春节期间,确切地说是正月初八,我的儿子谢鹏出生了。在这一年以及后来相当长的时期里,夫妻之间小的摩擦是免不了的,但是我与孙慧之间的爱情从来没有动摇过,也可以这么说,我们的爱情经得住了历史的考验。有人不免要问,即然你们的爱情基础那么牢固,为什么到最后怎么还是以离婚而收场了?

  实际上在我们婚后时间不长,家庭中的各种矛盾就突显出来了,主要表现在孙慧与我父亲的关系始终达不到那种和睦的境界。我父亲整天只会在土里刨,总是一副脏兮兮的样子,这与她当官的父亲相比是那样的格格不入,甚至她拒绝给我父亲洗衣服。孝敬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的母亲已经没有了,对我唯一的老父亲,我们应该不遗余力让他过得高兴才对,况且地里的农活大部分还是依靠我父亲啊。但是,孙慧时常对我父亲看不顺眼,有时甚至骂骂咧咧。我只能耐心地给她做工作,就是我父亲一万个不对,我们也得忍着,他老人家战争年代还给国家出过力,能够活着回来已经实属不易了,况且家里的多半担子还是我父亲在挑啊。不管怎么说,孙慧始终也听不进我半句的劝告。

  后来,我靠养兔子赚取的家里仅有的400多块钱买了一台威力牌洗衣机以减轻妻子的家务负担,即便有了洗衣机,在她给我父亲洗衣服时依然不肯下手,而是用木棍挑着,这些让我看在眼里心里感到酸楚。父亲的开荒地已经达到五亩的规模,再加上生产队分的责任田,我们总共有六亩多土地。下地劳动这对于娇生惯养的孙慧来说无疑是一件难以承受的负担,但是不管怎么说,人家冲破种种阻力嫁到我这里也让人家跟着受苦,我从内心里感到对不起她,就尽可能的不让她到地里去。

  父亲弄的那快开荒地是几年前以每年20块钱的费用从生产队承包下来的,其实那个地方正是当年父亲种树旧址的一小部分。当年父亲经营的几百棵树被人分光、抢光之后,那块有几十亩的地方就成了不毛之地,多少年来外地的和本地的人们随意取土、挖沙子而形成了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深坑,后来生产队进行了开发,用推土机平整了大部分地方后分给农户做了责任田。而边角地带的一小块地被我父亲承包了下来,当时的大坑有的足有一房多深,父亲愣是凭着一双手和一个小拉车,以愚公移山的精神在花费数年的时间之后而平整出了一块足有五亩多的土地。随后我们一家就是依靠这一块地种植棉花等经济作物来维持家里的一切花销,再加上养猪、养兔子的收入也算过上了丰衣足食的生活。繁重的下地劳动之后,只有在晚上我才能静下心来系统的研读大学的课程,有时我跟孙慧还开个玩笑,以逗着玩的形式对她说,漫漫熬着吧,你“谢叔”有朝一日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结婚的头一年里,孙慧与我父亲的关系在我不断地劝导中不但没有改善,反而一天天在恶化。先是与我父亲分了家,让我父亲另起炉灶,后来没办法的情况下我父亲只好离家到石家庄打工去了,农忙的时候才回来。春节都没有回来,只是因为我儿子出生了,才稍信给我父亲报喜,他随即回来抱了抱小孙子就又在正月里返回了石家庄。

  我父亲的离家,无疑加重了我的负担,但平日里孙慧与我父亲的那种争吵没有了,我只有更加辛苦的下地干活。在改革开放的大朝中,随着一个个爆发户的出现,有些人甚至是目不识丁的文盲,人家照样成了万元户。我妻子也感到心理上不平衡,总爱数落我,甚至开始嫌弃我没有本事,还怪我只会拿着书本瞎折腾。我只能给她说,学习是我一种精神上的寄托,至于未来会是怎样,谁也很难预料,因为整个社会每时每刻都处在不断地发展和变革当中。

  我还给我妻子讲述了我心中的复仇计划,而这个计划并不是像当年施剑翘刺杀孙传芳那样从肉体上消灭他们,而是要从精神上战胜他们。用句通俗的话来说,就是我要跟他们摆事实、讲道理,要用情理、法理和真理来战胜他们满脑子充满邪恶的灵魂,所以我不得不首先通过学习来不断的丰富和完善我自己的精神世界。她对于我所说的那些话似乎有点无法理解,但我也不求其所难,随她怎么认为吧,反正我是要按照自己的生活轨迹走下去。

  在最初的两年里,每当我跟着妻子回娘家,我那个岳父大人也始终不想搭理我,后来在他生病住院期间,我看望了他几次才慢慢改变了对我的态度,就这样我做为女婿的地位才在孙家人那里得到确认。孙家人整体上对我还算是不错的,他们对我顽强的自学精神也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岳母对我的未来甚至还抱有了极大的希望。那个时候,在晚上我还经常给孙慧娘家亲戚的孩子们辅导英语课程,骑自行车到那里有25分钟的路程。

  有时候孙慧还戏弄我,说什么“缺老子少娘,就是命不强”,实际上这样的话深深刺痛了我的心,继而会引发我埋藏在心底里的那种对邪恶势力的极端仇恨。我时常给孙慧讲一些我们的家史,并明确地告诉她,全是那些丧尽天良的历史罪人才把我们害的家破人亡,否则我们也可能没有机会走不到一起来,即然命运之神把我们安排在一起,那我们就要珍惜。为了让我的妻子对未来充满信心,我还用苏联电影《列宁在1918》中的台词来鼓励她,“ 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而且我还告诉孙慧,等将来有一天自己变得强大的时候,我还会找那些丧尽天良的人们算总帐的,因为我不相信所有邪恶的毒瘤会永远根植于社会中,不然整个社会肯定要一 步步病入膏肓的。

  每当我的话语能够打动她的时候,孙慧除了倒在我的怀里撒娇,好像行动上也并没有什么出色的表现。有时她还会责备我,说我在学习上弄的这些东西在社会面上吃不开,只有像她父亲那样在社会上有广泛的人迹关系才能支撑门户。由此不难看出,我们夫妻之间从思想领域就存在着极大的分歧。

  1988年我除了农忙时种地还开始了打工生涯,学文科的我干起了机械行当,后来成了一名车工,还带了一个徒弟,繁重的工作和生活就这样继续着。

  1989年是一个变革的年代,东欧局势发生了激烈的动荡,急转直下的政局变化,令全世界为之瞠目。在我国首都北京和各大城市也发生了最初由反腐败而演变成的社会动乱,但所有这些对我的生活并有造成丝毫的影响,我依然种地、喂猪、做车工。在平息动乱之后的夏日里,我去北京看望了二舅和我高中时的班主任刘老师。同年国庆节之后,北京的二舅陪同台湾的大舅来到了定州,我放下手里的活计,陪同他们到处走了走,但我发现这个不曾蒙面的舅舅与我这我个晚辈之间是那么生疏,临行大舅舅留下了人民币200元,这倒让我心里感到极端的酸楚。这个大舅舅从1946年去台湾,多少年来是我的母亲充当舅舅的角色,为我的外公、外婆养老送终,虽然我的母亲不在了,但这段亲情仅值200块钱吗?况且因为他当年打入国民党内部却又到后来无法确定身份的嫌疑,当年在学校为交不上传单的事儿还差点让我白白丢掉性命。那个时候我养猪买饲料的钱一直是个问题,买小猪仔儿把家里的钱花光了,很多时候是靠我骑着三轮车到处割猪草来解决猪的温饱问题。同时我又不得不下地干活、打工来解决人的温饱问题。无论如何,这200块钱也算是雪中送炭,年前欠下孙慧娘家亲戚的100多元的煤钱,人家要了两次了,现在终于用这200块给还上了。因为我父亲在石家庄打工,也没能与我这个大舅舅见上一面。

  后来在我大伯等人的说合下,我父亲回到了家里。但是几年时间过去了,因孙慧无法改变对我父亲的态度,始终也就无法成为一个我梦寐以求的那种和睦家庭,我又不能长期在村民中背负一个不孝之子的名分而受到世人的指责,所以我必需在忠孝与爱情之间做出抉择,于是我选择了离婚。至于最终弄到离婚的结局,我也不得不坦言指出,这很大程度上与孙慧父母教育子女的方式有着一定的内在联系。在她一次次虐待我父亲的时候,她的父母没有采取切实有效的教育方式和解决方案,甚至在尊老爱幼这个原则性问题上他们同样采取了双重标准,似乎在他们的意识中同样对我父亲甚至对我本人带有一种歧视的色彩。

  后来当我郑重跟她提出了离婚建议的时候,她就会大哭大闹摆出当年冲破阻力嫁给我的那些“政治资本”做挡箭牌,随后她就会对我的父亲态度上好一些。但时间不是很长,她又会嫌弃我的父亲而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举动来,这让我又无法接受。如此不知反复了多少次,最终在1990年春夏之交的季节,我们还是在友好的气氛中,心平气和的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为了感谢她当年为爱情所做出的那些感人至深的举动,以及多年来对我所付出的那片深情厚意,我把家里养猪赚取的仅有的2000多块钱的积蓄交给了她做为对她跟随我5年来青春的补偿,并把当时还算不错的一个衣柜也送给了她。儿子谢鹏跟随我生活,从此我与孙慧的那一段虽说时间短暂却又免不了让人留恋的情缘宣告结束了。

  一年后孙慧嫁到了北京丰台区,尽管她已经做了别人的妻子,但多少年以后她依然通过各种渠道向我传达了她曾经对我的那份深深的爱慕和眷恋之情,并对当年虐待我父亲的种种形为表示深深的忏悔。

  而我的生活和工作依然看不到有什么起色,在我苦苦支撑着一个三代人的三口之家长达近3年之久的情况下,我也不得不在没有爱情的基础上定下了终身。

  那个女书记张玉春依然还是稳稳当当地做她的官,不过她对我最后的结局会有什么感想,我也不得而知。不过,我那个与张书记关系还算不错的岳父早在几年前就丢了官位,再加上事业上的不顺便着急上火住进了医院。若干年以后的1998年先前的那个岳父就病故了,估算着只活了五十几岁,但我与他女儿离婚后,已经没有任何来往了,当然也就无法参加他的葬礼,只是在得知他去世的消息时,我从内心里表达了某种遗憾和惋惜。

  

  

|<< <<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