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纪实文学 >>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与我坎坷的人生道路 >> 第十三章 对国家和民族的坚定信念鼓舞着我

|<< <<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 >>|
第十三章 对国家和民族的坚定信念鼓舞着我

  1984年秋天,从精神病院出来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就像英国小说家丹尼尔•笛福在《鲁宾逊漂流记》中所描述的主人公在发生海难之后最初漂落到荒岛上时的情景一样,我感到有一种空前的生存压力。

  在我们尚不发达的农村区域流传着早婚的习俗,有些男孩子甚至18岁就娶了媳妇。这一年我刚满20岁,好心人看到我们父子二人的生活比较艰难,几次给我提亲,就先别说家庭条件好坏,都因为我住过精神病院的缘故而失败,有的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人家就直接拒绝了。这同样让我感到心灰意冷、万念俱灰,一死了之看来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是理智不断地警告我绝对不能那样做。因我自己解脱了留下父亲怎么办?多少年来欠下亲友的债务怎么办?一生为真理而斗争母亲已经含冤去世了,几十年的冤屈难道就让它也随着我的离去而永远尘封在这个世界上吗?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那种即复杂、又恐慌的心理状态真的就像四川特大地震中那些被压在废墟中的幸存者渴望活下去那样,同样是一种求生的本能支承着我脆弱的精神世界。每当我母亲在摔伤后依然擦着流血的伤口纺线的情景浮现在眼前的时候,我都会偷偷地找个没人地方大哭一场,我为自己没有能力免除母亲所遭受的苦难而伤心不已,更为母亲到临死也没能过上好日子而感到惭愧。

  常言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想当年在1935年11月,一代女杰施剑翘刺杀了大军阀孙传芳,事后打电话给警察局自首,被判有期徒刑七年。后经冯玉祥、李烈钧等人活动,国民政府才将其特赦释放。当然这种极端的做法在现今法制社会是绝对不能效仿的,但施剑翘立志为父报仇的时候,还是一个只有20岁的弱女子,她那坚持不懈的精神同样是鼓舞人心的,而且恰好是在她立志第十年的时候成功刺杀了孙传芳,从而成为流传后世的一段佳话。

  而对于我的报仇计划就不那么确定了,首先并不是从肉体上消灭那些残暴之徒,而是要用法制的武器将杨庄子村存在并相传了几十年的邪恶气息清除掉,要靠我个人的力量是何等的渺小啊。但是我依然有耐心等下去,哪怕是30年,因为正义的天平迟早会偏向拥有真理的这一边。在这个漫长的等待过程中,我的体魄在一天天变弱、头发在一天天变白,但我的精神世界也在不断地丰富和进取中一天天变得强大起来,我相信一个在精神世界具有远见卓识 的强者迟早会战胜那些只会在弱者面前耀武扬威而满脑子充满邪恶和残暴的强者,他们活在这个世界上仅仅是一具具行尸走肉而已,只能说他们是党和国家的败类,是压在人民身上的负担。

  所以,从我父亲被人陷害那天起,我有什么理由不能让父亲等上50年,通过伟大的国家和人民来给我们做主呢。

  笛福小说中的鲁宾逊在艰辛而漫长的孤岛生涯中并没有被困难吓倒,而是敢于向自然挑战,向死亡挑战。他凭借着自己的一双手建账篷、围篱笆、制器具、种粮食、养牲畜,在只有一个人的荒岛上了创造了人间奇迹。在长达30多年以后才得以被过往船只发现而获救,最终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英国伦敦。

  在我后来的生活中,鲁宾逊那种自强不息的精神给了我极大的鼓舞。小说中的鲁宾逊能够坚持30年而等到获救的那一天,我为什么不能坚持30年而等到国家和人民最终为我们讨回公道的那一天呢。我想信国家和人民迟早会管我们的,正是坚持着这条必胜的信念,我忍辱负重默默地跟着父亲干农活。为支付家里的日常开销我还养猪、养免、打零工,并且在业余时间开始系统地研读大学历史、法律及社会学、经济学等课程,以期从中找到人类历史上的各种悲剧所产生的社会根源和背景,以及避免和解决人间悲剧永远不再发生的有效途径和办法,让善良的人们永远生活在一个没有邪恶、充满和谐和相互关爱的社会环境中该有多么好啊。

  在繁重的劳动之余,我前后用了差不多十五年的时间才最终完成了大学本科学业,并通过了英语六级考试。随后又熟练掌握了计算机应用技能,从而才具备了更好的某生手段,进而使一家人的生活条件逐步得以改善并最终成为村民眼里的成功人士。

  在这个漫长的十五年时间里,发生了很多悲喜交加的故事,而且在我经历了两次婚姻的变故之后,我才真正从某种意义上走向了成熟。

  

  

|<< <<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