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政治人权 >> 致帝国的悼词 >> 中国的人权与澳洲的安全

|<< <<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 >>|
中国的人权与澳洲的安全

  在澳洲访问期间,我与王怡专程赴堪培拉拜会了澳洲的多位国会议员,这也是澳洲国会议员们第一次与来自中国国内的自由知识分子对话。在会面中,我们介绍了近年来国内风起云涌的维权运动、中共当局对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打压以及宗教信仰群体的崛起等真实的信息,这些信息引起了澳洲政治家们的高度重视。议员们不约而同地关心的一个问题是:我们怎样做才能对中国的民主化有切实的帮助?

  我们认为,中国的人权与澳洲的安全息息相关。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不仅是澳洲的道义立场,更是澳洲的国家利益所在。一个由专制独裁政权控制的、经济实力不断膨胀的中国,对于整个亚太地区而言都意味着不可预测的、巨大的危险。因为一党专制的统治方式,其决策乃是非理性的,民众被排斥在政治参与之外。中共军方存在着若干穷兵黩武的将领,比如叫嚣使用核武器的朱成虎将军。台海问题显然就是一颗可怕的定时炸弹,它使得战争的阴影笼罩在整个亚太地区。如果中国及早实现了民主化,台海问题以及中国与周边各个国家的领土争端,其实都可以通过谈判的方法得以和平解决,谈判只有在民主国家与民主国家之间才可能真正实现。

  我们直言不讳地批评了澳洲政府批准向中国出口铀矿的贸易。在中国尚未实现民主化的时候,澳洲当局出于经济利益的考量,轻率地将铀矿出口给中国政府,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在交谈中,一位澳洲议员指出,在向中国出口铀矿之前,澳洲政府已经要求中国方面签署大量文件,保证将铀矿用于和平的能源开发。对于这种解释,我反驳说:“自从一九四九年中共建立政权以来,自己制定了宪法和法律,也签署了若干国际公约,但它从来就没有遵守过任何的法律和契约。因此,中共是根本不值得信赖的。”

  至于具体做法,我们建议:澳洲政府、国会、司法机构、媒体、非政府组织和普通公众,都应对中国的人权问题有更多关心,诸如中国出口到澳洲的由监狱中的囚犯强制劳动所生产的产品、中国死囚的器官买卖、中国因为表达不同意见而被捕入狱的作家等问题,澳洲都可以同美国、欧盟、日本等国家一起对中国施加更大的压力。许多措施完全可以从现在便开始实施,比如那些曾经参与人权案件、迫害追求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人士的法官和警察,澳洲政府应当拒绝其入境;比如应当立法对中共腐败官僚及其家属在澳洲的洗钱活动进行调查,将黑钱加以冻结,待中国实现民主化之后归还给中国人民。如果澳洲当局与那些双手沾满鲜血的法官和警察展开所谓的“法律交流”,如果澳洲当局着眼于短期经济利益任由黑钱流入本国,从长远来看,必将伤害到澳洲的立国之本,必将动摇澳洲社会道德伦理的基础。

  作为独立中文笔会的负责人,我和王怡重点向澳洲议员们介绍了笔会会员师涛因言论而入狱的案件。一向敢于在中国的人权问题上发言的绿党主席、国会议员布朗先生,虽然被中共方面禁止入境,却丝毫没有在此问题上退缩。他告知我们说,他已经给澳洲外长发去了一份“关于中国作家、诗人师涛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七日被判处十年徒刑强制劳动”的“问题通知”,在这份通知中,他直截了当地询问说:“一、澳州政府能否确定师先生的罪行就是向在纽约的网站(雅虎公司)提供中国政府控制媒体的信息?二、师涛先生被关押在湖南省的高度警戒的‘池三’监狱吗?三、知道他现在的身体和监狱生活状况吗?四、澳州政府是否认同这样的监禁?如果不是这样,澳州政府采取了什么行为让师涛获释?什么时候?有什么结果?”不久,纽省库南参议员(信息技术部长)的回答由外交部长提送给提问参议员:“一、我知道师先生被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判处‘非法向境外泄露国家机密罪’。我知道师先生向国外一个网站发送他个人对政府文件的评论,这个政府文件刊登在二零零四年四月的《当代商业消息》上面。二、根据报告我已经知道师先生现在被关押在湖南的池山监狱。三、根据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的报告我已经知道师先生正患有呼吸道和皮肤炎症。四、不。澳州政府在上一轮二零零五年六月举行于北京的澳中人权对话中提出了师涛的案例,中国政府如是反应:师涛先生有意向境外组织提供列为‘一等机密’的国家机密,严重的损害了国家的安全。”布朗议员介绍说,他将根据我们此次介绍的师涛的一些最新情况,再次在国会的会议中提出质询。布朗先生希望澳洲政府能够为师涛案件尽一点绵薄之力,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让师涛早日获得自由。对此,我们向布朗先生表示了诚挚的感谢。

  我们会见的另一位议员丹比先生也曾书面质询外交部长,其报告题为《中国波动的政治问题》(问题号:2936)。在这份文件中提及了以下几个方面:“一、外长是否看到中国广东村民因为抗议强占土地建立发电站而遭警方开枪射杀的报告。二、外长得到了何种资讯,尤其在这个事件当中,能否说出多少人受伤甚至被杀害。三、外长是否就这个事件向中国政府抗议;如果抗议了,什么时候,什么形式的抗议,对方如何答复;如果没有抗议,为什么没有抗议?四、外长是否意识到中国的经济和政治的动荡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尖锐,是否能说出这对澳洲和中国的经济和政治的关系的意味。五、五十多位中国知识分子给中国政府的公开信中宣称只有向民主迈进中国才能不让这类事情继续发生,澳州政府对此有何反应。”

  澳洲外长唐纳先生回应丹议员的问题如下:“一、是的,看到了。二、我知道是有关土地征用和妥善补偿的长期争执所引起的村民和警察之间的暴力冲突,导致了警察开枪射杀村民。有报告说冲突中有一些人受伤,有一些死亡。中国媒体报道是三死八伤。其他报道死亡人数达十到二十之间。中国媒体报道现场负责警官已经被捕进行调查。三、没有。我的部门正在继续观察,具体详情尚不清楚。我已经指示驻北京大使馆向中国外交部提出此案。四、是的,我已经意识到中国的经济和政治的动荡,这对一个正在进行社会经济转型的一个国家不足为奇。澳洲将继续现有的对中国外交政策,用一系列协商的机制表达我们的关注。五、澳州政府注意到了这份公开信,澳洲敦促中国确保结社和集会的自由以及和平抗议的权利。澳洲还敦促中国承认和允许人民表达不满的情绪,包括对政府的政策,以此促进社会的长期稳定。仅此通告关注中国政治进步和人权改善等问题的热心人士。”

  当多位议员得知我和王怡都是汕尾杀人事件抗议信的签名者时,纷纷向我们表达了敬意。他们承诺,今后将更多研究中国问题,不仅是因为华裔在澳洲的人数越来越多,更是因为中国与澳洲的联系越来越紧密。显然,澳洲对中国人权问题的关注程度正在变得越来越高,这也符合澳洲的国家利益。日前,美国国务卿赖斯访问澳洲,前后停留了三日,成为有史以来美国访问澳洲时间最长的一位国务卿。赖斯在澳洲访问期间,美、日、澳三个在亚太地区地位最重要的民主国家召开了一次重要的会议,其议题必然涉及到了如何促进中国民主化的问题。虽然美澳双方的中国政策略有分歧——澳洲在促进中国民主化上的热情远远不如美国,澳洲对中国的影响力也远远不如美国,但是此次三国会议对中国构成了相当的压力。会后不久,中国总理温家宝即宣布即将访问澳洲,企图抵消美国对澳洲外交政策的影响,摆脱被美、澳、日三国“围堵”的处境。

  但是,稍微有一点思考能力的人都知道,独裁国家与民主国家之间最多只有短暂的利益共享,而不可能建立牢固的、真实的友谊。民主国家之间也会产生分歧和争论,但它们之间的分歧和争论通常都采取讨论和协商的办法来解决;但是,如果民主国家与独裁国家之间(如二战时候的盟国与法西斯集团),或者独裁国家与独裁国家之间(如中国与前苏联、中国与越南等),发生分歧和争论,便很容易便上升到武力冲突乃至战争的层面上。所以,我相信,即便只是为了自身的国家安全,澳洲也会更多在中国的人权问题上发言,在中国的民主化问题上表现出更加积极的态度来。让我们拭目以待。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一日




|<< <<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