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政治人权 >> 致帝国的悼词 >> 陈光诚重于温家宝千百倍

|<< <<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 >>|
陈光诚重于温家宝千百倍

  二零零六年五月,我在美国访问的时候,看到《时代》周刊评选出影响世界的一百个人物的专题。在其中寥寥可数的几名中国人当中,身份卑微的陈光诚与贵为政府首脑的温家宝并列在一起,这样的编辑方式着实让人大跌眼镜。

  陈光诚是何许人也?就在陈光诚登上《时代》周刊的时刻,他正处于被中共当局秘密绑架的境况之中。一个月之后,已经被秘密绑架长达九十天的陈光诚,被中共当局宣布“刑事拘留”。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在家中抚育刚刚出生不到一年的婴孩,门外仍然有多达十五名的便衣负责监视和跟踪的工作。那么,在中共当局眼里,陈光诚究竟犯了什么罪?在《时代》周刊眼里,陈光诚凭什么影响了中国和世界?

  陈光诚是一位盲人,是少数通过自己艰辛的奋斗完成大学教育的盲人。陈光诚是一位维权战士,他为受到各种歧视和侮辱的残疾人维权,为在官方野蛮的计划生育政策中受到残害的农村妇女维权。用日本美学家今道友信的说法,陈光诚堪称一位“生于深渊,行于光明”的勇士。最近三年来,我与陈光诚有过多次接触,也帮助他联系上了北京法律界的几位著名律师,让他能够获得更多的法律帮助。

  陈光诚也曾经多次来到我们方舟教会,向教友们讲述他在重重打压下的维权之路。当触及到这个时代最黑暗、最邪恶的部分时,他在教会中失声痛哭,许多弟兄姊妹也与他一起失声痛哭。在陈光诚面前,我感到无比的羞愧与自责,我没有能够遵循耶稣的教导成为这个世界的光和盐——这个时代的黑暗,不是由像我这样的看得见的人指证出来的,却是由像陈光诚这样的沉浸在黑暗中的人指证出来的。在陈光诚面前,谁能够自夸呢?昔日,保罗吩咐我们说:“要爱惜光阴,因为现今的世代邪恶。”(《以弗所书》五章十六节)保罗又说:“凡事受了责备,就被光显明出来,因为一切能显明的就是光。”(《以弗所书》五章十三节)我们每一个基督徒是否都当扪心自问,我们是否行在真理和光明中?

  陈光诚确实在影响着中国和世界。长远而言,他的影响力将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大千百倍。温家宝上了《时代》周刊,据说是出于某个权威汉学家的推荐,这位汉学家认为温总理关心农民,深受农民爱戴。我不知道他作出这种判断究竟是出于“雾里看花”式的“距离产生美感”,还是由于获得了来路不明的研究经费。老实说,这样的汉学家是令人失望的。其实,观察和了解中国,并不需要精通汉语和周游中国,普通的西方人仅仅是认真阅读这一期的《时代》周刊就能发现中国的诸多真相——一个能够影响中国的人为什么要将另一个能够影响中国的人关进监狱?他们是竞选中的竞争对手吗?他们是誓不两立的敌人吗?他们两人当中,究竟谁真正爱中国的土地和人民?

  我们还可以继续追问下去:温家宝真的是一个亲农、爱农的“温情”总理吗?温家宝在农民家中和矿井下的眼泪,是否比好莱坞大牌明星的眼泪更真实?看看陈光诚的遭遇,我相信最单纯的西方人都能够立刻明白中国的真相:如果说温家宝真是中国人民的“好总理”,那么他自然会视陈光诚为同道、同仁,会尊重和敬重这样的好公民,会为陈光诚的工作提供各种各样的便利条件和良好环境,比如亲自接见和鼓励陈光诚,比如帮助陈光诚成立一个捍卫残疾人和农村妇女权益的非政府非盈利机构等等。遗憾的是,温家宝总理的政府不仅没有这样做,反倒将陈光诚送进了监狱。在最近一年多的时间里,山东临沂的地方官员和军警宪特,长期监控和骚扰陈光诚一家,多次殴打陈光诚及其妻子,有一次甚至将怀抱孩子的袁伟静打入到阴沟中。在世界面前一贯温文尔雅地微笑着的温家宝总理,却一直容忍和默许着这样的罪行一幕接一幕地上演,直至公开宣布将陈光诚“刑事拘留”。多次宣称关注网络民意的温家宝,不会不知道自己的手下虐待陈光诚的丑闻;而那些惯于察言观色的地方官员,也断然不会做出违背总理的意图、悍然加害陈光诚的愚昧举动。由此可见,中央与地方的政策是一以贯之的,他们的利益也是紧密相联的。

  陈光诚失去自由的时刻,也就是温家宝的“亲民秀”破产的时刻;陈光诚和他的家人受到肉体和精神的折磨的时刻,也就是中共当局完全失去统治的合法性和合理性的时刻。一个囚禁和伤害一位盲人的政权,是不值得十三亿公民服从的。我们老老实实地向这样的政权纳税,难道就是为了让他们肆无忌惮地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来迫害陈光诚吗?当胡锦涛宣称要建设“和谐社会”的时候,他是否知道,使得这个社会不和谐的,并非陈光诚们,而是他本人和他的党;当胡锦涛提出“八荣八耻”的号召的时候,他是否知道,监狱中的陈光诚才是这个社会的光荣,中南海中包括他本人在内的九大巨头才是这个社会的耻辱?

  陈光诚所从事的事业,是帮助那些处于社会最底层的“贱民”真正享有公民权利,是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加公义、更加透明、更加自由。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今日中国日渐稀少的良知和道德的力量。未来能够使得中国避免于覆亡命运的,不是权力和金钱,乃是这宝贵的良知和道德的力量。换言之,影响中国未来的力量,在陈光诚这里,而不在胡锦涛和温家宝那里,陈光诚重于千百个胡锦涛和温家宝。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七日






|<< <<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