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政治人权 >> 致帝国的悼词 >> 中国大学正在迅速纳粹化

|<< <<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 >>|
中国大学正在迅速纳粹化

  ——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四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虽然这一文件矫情地谦称为“意见”,其实却是一份“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的“圣旨”——对于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两大最高权力机构下达的“意见”,谁还敢有什么不同“意见”呢?对于这样的《意见》,在中共“民主集中”的制度体系中,向来只有“执行”的份,而没有“讨论”的可能。

  该《意见》下达之后数十天时间里,中共的文宣和教育系统均掀起“学习”热潮。尤其是各地的重点大学,大多由党委“挂帅”,将“落实”此《意见》作为近期工作的核心——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大陆没有一所现代意义上的大学,所有的大学都只是“党校”而已。一开头,该《意见》故作乐观地阐述了目前大学生的基本状况:“当代大学生思想政治状况的主流积极、健康、向上。他们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社会主义,坚决拥护党的路线方针政策,高度认同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充分信赖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对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充满信心。”按照这段话的描述,当代大学生与党的关系可谓是鱼水相融,不是“坚决拥护”、“高度认同”、“充分信赖”吗?但是,读者千万不能当真,这是富有中国特色的“春秋笔法”——如果当代大学生真的像这段话中所说的“与党同心同德”,那么党又何必再大张旗鼓地出台这样一份《意见》呢?

  果然,下面一段才是“欲说还休”的真相:“国际国内形势的深刻变化,使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既面临有利条件,也面临严峻挑战。面对新形势、新情况,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还不够适应,存在不少薄弱环节。加强和改进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是一项极为紧迫的重要任务。”狐狸尾巴终于露了出来:当权者已经无可奈何地认识到,他们那木乃伊一样的意识形态以及填鸭式的灌输方式,已经难以吸引今天处于变化时代的大学生了。一种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的理论,如何让青年学生信服呢?一个专制腐败的党国,如何让青年学生献身呢?

  于是,这份“气势磅礴”的《意见》应运而生。《意见》分九个部分:一、加强和改进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是一项重大而紧迫的战略任务;二、加强和改进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三、加强和改进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主要任务;四、充分发挥课堂教学在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中的主导作用;五、努力拓展新形势下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有效途径;六、充分发挥党团组织在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中的重要作用;七、大力加强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队伍建设;八、努力营造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良好社会环境;九、切实加强对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领导。

  我不得不花这么多的篇幅来引用这些散发着阴沟中的气味的话语,因为从这些话语中可以透视中共政权的本质。稍微有点历史感的人都会感受到,这是“文革语言”和“文革思维”的大集锦。这就是“胡温新政”对大学教育的重视——他们不仅无意改革陈旧不堪的大学体制,使之恢复民国时代蔡元培所开创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大学传统,并与西方大学学术独立的原则接轨,相反他们企图继续沿用毛泽东时代的洗脑术,继续控制和摧残大学,将中国大学拖入纳粹化的泥沼。

  《意见》中的许多术语和句法怎么看都像是当年希特勒的讲话。希特勒很重视教育,将其提升到用纳粹主义教育后代、使纳粹事业千秋万代延续下去的高度。一九三三年,希特勒在一次演讲中说:“当一个反对者说,‘我不会投向你那边的’。我就平静地说,‘你的子女已经属于我们了。一个民族是万古长存的。你算什么?你是要死的。但是,你的后代现在站在新营垒里。’”一九三七年五月一日,希特勒在劳动节上的演讲中说:“这个新国家将不把它的青年交给任何人,而是自己管青年,自己进行教育和抚养。”他甚至强调,纳粹革命的根本问题,“不是夺取政权,而是教育人”。

  那么,纳粹们究竟要培养什么样的青年一代呢?在一九三五年的纳粹党代会上,希特勒公开宣称,一个德国青年应该“像猎犬那样敏捷,像鞣过的皮革一样坚韧,像克虏伯工厂生产的钢那样经受过锻炼。”希特勒尤其重视“德育”,亦即纳粹主义的政治教育。希特勒和戈培尔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教育,让德国的青少年忠诚于领袖,具有为实现纳粹主义的坚强意志、顽强毅力和责任心,并勇于为“伟大的祖国”牺牲一切。中共建政以来,从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到今日的胡温,在钳制思想文化、将教育转化为其灌输僵化意识形态的工具方面,无不以昔日的纳粹党人为师。仔细阅读这份由胡温的“文胆”们起草的《意见》,语言似乎比纳粹党人更加华美,但基本思路如出一辙:“加强和改进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提高他们的思想政治素质,把他们培养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对于全面实施科教兴国和人才强国战略,确保我国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始终立于不败之地,确保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宏伟目标,确保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兴旺发达、后继有人,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战略意义。”很显然,中共高层吸取了一九八九年学生运动的教训,将大学作为“严防死守”的重中之重。长江黄河大堤决口了,也就是死一批百姓而已;但思想的大堤决口了,那可是政权的覆灭啊。中共高层领导虽然都是些平庸之辈,但个个都深知:大学不稳,则政权不稳;大学放弃了思想,则全民就失去方向,只好乖乖地跟着党的指挥棒走。因此,最近十余年来,当局采取重金收买御用学者与残酷打击异己力量并重的手段,终于使得大学呈现万马齐喑、“休谈国事”的面貌,也使得青年学生沦为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的奴隶。

  希特勒是怎样治理大学的呢?希特勒上台之后,德国大学原有的自治地位被取消,高等院校的领导体制发生了根本变化。校长和系主任由政府部长任命,他们必须是死心塌地的纳粹党徒。原有的大学评议会和各系仅仅保留着名不副实的“咨询权”。大学内部推行“领袖原则”,身为纳粹党员的校长和系主任在自己管辖的范围内拥有全权。著名的柏林大学竟然由一名毫无学术成就的兽医出任校长,因为该兽医是死硬的冲锋队队员。大学教师队伍中的犹太学者、自由主义学者和社会民主主义学者很快失去教职。纳粹政权重新设置对教师的考核标准,首先需要考察的不是学术成就,乃是是否忠于纳粹的政治思想。据斯尼德《第三帝国百科全书》统计,纳粹上台之后,全德国有一千两百多位大学教授被解聘,官方学术机构中百分之四十五的成员被更换。

  中共建政之后,在民国时代初具规模和实力的中国大学沉沦的轨迹大致也是如此。血雨腥风的毛泽东时代自不必说了,就是近几年来,只要是坚持独立人格和自由思想的大学教师无不遭遇各种不公正待遇,轻则在评定职称、分配住房方面受到种种刁难,重则被强迫停课、提前退休乃至除名。钱理群、秦晖、肖雪慧、樊百华、杨支柱、焦国标、王怡等人即是其中最典型的案例。中共不顾海内外的舆论执意打压这些学者,而且越是受到学生欢迎的,越是要将其赶下讲台,断绝他们与学生的联系。正如这份《意见》中所表露的那样,“课堂是对学生进行思想政治教育的主要场所”,岂能容忍自由化分子与党“争夺青年”?将大学变成“一言堂”,难道不正是纳粹的做法吗?倘若希特勒地下有知,看到他没有实现的理想在中国生根发芽,一定会欣喜若狂,从坟墓里跳出来,与他的精神同道们把酒言欢。

  该《意见》发布之后,中宣部、教育部、团中央的负责人“就如何学习贯彻落实《意见》精神”,接受了《人民日报》、新华社、《光明日报》、《中国教育报》、《中国青年报》记者的采访。在回答所谓“记者提问”时,他们赤裸裸地指出,要从三个方面占领课堂,“第一,要发挥思想政治理论课的主渠道作用。全面加强思想政治理论课的学科建设、课程建设、教材建设和教师队伍建设,进一步推动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进教材、进课堂、进大学生头脑工作。第二,要发挥哲学社会科学学科课程在思想政治教育中的重要作用。在教学中充分体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理论成果,用科学理论武装大学生,用优秀文化培育大学生。第三,要发挥各门课程的育人功能。深入发掘其思想政治教育资源,把思想政治教育融入大学生学习的各个环节。”另外,有关部门的负责人还指出:“要发挥党的政治优势和组织优势,把优秀大学生吸收到党内来,把党支部建在班上,实现本科学生班级‘低年级有党员、高年级有党支部’的目标,使学生党员在思想政治教育中发挥先锋模范作用,使学生党支部成为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坚强堡垒。”要把某种思想塞进大学生的头脑,这本身就是一种多么邪恶的思想啊。而在大学中建立无所不在的党团组织,亦是法西斯党和列宁党的发明创造,中共在这方面很会“拿来主义”。天安门惨案之后,自由和民主之魂在大学被连根拔起。经过十多年的经营和清洗,大学果然成了中共的“坚强堡垒”,不过真正的大学精神也就随之死灭了。在今天的中国,大学教育不仅不是一个解放人的历程,反倒成了一个奴役人的手段。

  稍稍留意一下就能发现,通篇《意见》,充斥着“挑战”、“战略”、“武装”等“泛战争术语”,杀气腾腾,凶焰高张。正因为中共加强所谓的思想政治工作,才导致了一代没有道德底线、没有同情心和爱心、没有现代公民意识的畸形青年的产生。例如云南大学残忍地杀死几名同学的学生马家爵,亦是这种纳粹化教育模式的牺牲品。尽管马家爵已经被处死,但在中共可怕的“思想政治教育”之下,我相信还会有无数的“马家爵”前赴后继地产生。

  值得注意的是,《意见》中还特意提及了互联网的问题。《意见》要求加快建设受校方(实际上也就是官方)严密控制的“校园网络”,使之成为“弘扬主旋律”的平台,并严令“各类网站要牢牢把握正确导向,开展形式多样的网络思想政治教育活动”。就在《意见》出台前后,中共悍然关闭了北大“一塌糊涂”网站。由此可见,互联网也将沦为中共将大学纳粹化的工具。

  谁来拯救正在迅速纳粹化的中国大学呢?
  有多少良知尚未泯灭的教授会挺身而出呢?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一日




|<< <<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