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政治人权 >> 致帝国的悼词 >> 自序 我的生命被这天分成两半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
我的生命被这天分成两半

  ——纪念天安门大屠杀十六周年(自序)

  我的生命被这天分成两半
  那边是十六年,这边也是十六年
  那边是单纯的田园,这边是光阴的碎片
  在受伤的那一瞬间
  我告别了忧伤的童年

  我是一棵受伤的水仙
  选择居住在脉脉的溪水边
  溪水里流淌着黑色的血泊
  由于时间的久远
  血泊的颜色比漆棺材的墨还要浓烈

  作为植物,我的飞翔
  没有翅膀
  我就在这黑色的血泊中生长
  我的身上也有一道创伤
  伤口中渗透着一滴一滴仍然殷红的血

  神说,当与哀哭的人同哀哭
  哭声从远方而来,从隧道中而来,从墓穴中而来
  我以哭泣和阳光作为这个世界的蜜与奶
  以漆黑如铁的绽开
  宣示自己不屈从的存在

  我一边流血一边歌唱
  这带着口吃的歌唱如同燃烧的火焰
  它本身就是一种不可遏止的纪念
  为着黯淡而耻辱的昨天
  也为着“要有光,就有光”的明天

  ——二零零五年六月三日夜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