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政治人权 >>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 >> 5 - 4 论“天真无邪”

|<< <<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 >>|
5 - 4 论“天真无邪”

李普

  有人这样说:“据说苍颉造字之日,‘天雨粟,鬼夜哭’。这就是有了文字,人民生活有保障了,一切罪恶都战栗了。”苍颉的情形究竟如何,我们暂且不去管它。单说现在吧。中国人最相信语言文字的力量”,这倒是确确实实的;否则,不会有人这样害怕。

  但是,据说“仍有理由相信中国是最自由国家之一”。这句话却很费解。幸而随即就发现了有一位先生的一篇大文,给了一个具体的例证。

  据说,有一个军营,“他们的言论是很自由的。”何以见得呢?“在壁报上,他们和军官开玩笑,互相开玩笑,也批评政府。然都是天真无邪的。”——好了,秘密就在这里。

  “天真无邪”是好字眼,年纪大的人常用这几个字来称赞无知的青年男女,但如果用于朋友之间,或同事之间,就带了开玩笑的意思,很不敬。年轻人对于长者,下属对于上司,那就更不能用。有哪一个奴才敢对他的主子说“你的言论是天真无邪的”吗?没有,没有这样大胆的奴才。由此可见,这四个字和“言论自由”或“批评政府”之类连在一起,那意思就是:“天真”者幼稚也,“无邪”者于我无损也。惟其幼稚,所以于我无碍,那么你说吧,我给你这个自由。

  这位先生恐怕我们不相信,特地从那些壁报上引述了一段小文章,以资证明。文曰:“某排士兵夜晚睡觉,其脚臭气熏天。连床者问曰:为何老不洗脚?答道:上面命令三月一洗,现在不到三月,如何可以洗脚?”

  事实上上面并没有这种命令,用这位先生的话来说,“这是对军营命令服从之类的轻微嘲讽,并非真正三月一洗脚。”于是某先生赞曰:“然而这也是标准的幽默,因为这是天真的、健康而有人情味的笑,不是阴森的冷嘲。”——批评政府要轻微嘲讽要标准的幽默,标准幽默要天真无邪,天真无邪者何?曰,我的一毫一发都不准碰;要谈,就轻微谈谈我的某排士兵的臭脚鸭!
  呜呼,这真是“最自由国家之一”!

——《新华日报》1945年4月8日


|<< <<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