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政治人权 >>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 >> 2 - 16 一切光荣归于民主

|<<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 >>|
2 - 16 一切光荣归于民主

李普

  有人说:民主是一件好事情,但是因为免不了你一嘴我一舌,议论纷纷,所以必然会减低行政效率,甚至毫无效率可言;因此,特别在战争的紧急情况之中,民主是绝对不适宜的。

  解放区的经验证明这是胡说。

  共产党员对民主作风的学习中,党的领导机关的坚决的领导起了决定的作用。但是同时,民主作风本身所发挥的惊人的效率和力量,也有同等的重要性。如果没有它本身的那种惊人的效率和力量,民主作风的普遍风行便会是不可思议的事。同时,如果实行民主反而必然减低效率,削弱力量,那末“民主是一件好事情者”,究竟又是什么意思呢?这不是恰恰暴露了那些衷心反对民主却又不得不伪装民主的人,只是在抄袭一套刀笔吏“欲抑先扬”的恶劣手法吗?

  我们还是来谈点实际的事情。首先,让我们介绍河北临城西峪村村长、共产党员郭秋根转变作风的故事。郭秋根转变作风以前,这个村庄事事没有生气,抗敌工作做不好,生产运动搞不起来,全村仍旧过着贫穷的生活,年年不够吃的。以后,由于他“使唤了民主”,才动员和组织了全村的力量,领导了全村从贫穷走到了富足。县上开劳动英雄大会时,这个村子被选为生产模范村,他自己也被选为模范村长。下面是他在大会上的讲话,让我们看他怎样一点一滴,慢慢地尝到了民主的味道。

  “我是抗战以来的老村长,自己过去的作风是‘下马三声炮’,叫别人干什么,不干就不沾。我常常说,西峪村的老百姓都是我的人,一切都在我肚里装着,我啥事情不能够做主?去年麦收前上级调我到县里受训,讲的全是‘树立群众观念、克服行政命令’,并让我们反省。我当时发言说:‘如果和群众商量,啥事也办不成。老百姓是奴隶性,不压迫就不沾’。上级又给我解释三次,我说:‘就比如我们村干部吧,区里不硬逼还不干哩。老百姓不逼还能沾?’后来上级又说:‘光强迫在群众间树立不下威信。你想想,如果上级对你光强迫,你心里能高兴吗?如果你能好好说服群众,用道理打通他的思想,那样群众一定很满意,你在群众中,就有威信了”。这句话把我提醒了,我发觉就是这样,如果上级光强迫我,我也是不高兴。如果我光强迫群众,同样群众会不信仰我。这样子对上对下都不落好,何苦来?在心里总有两种想法:一个是和群众商量说服,到底沾不沾还不保险。一个是自己命令劲头已形成了老习惯,还不能一下子克服,必得慢慢来才行。”

  “受训回来以后,我心里的想法是试试吧,看到底哪样办法沾。后来我就开始试验了,起初我想先和群众商量商量,如打开脑筋就算了,打不开还是强迫。试验了一下没试成功,我就逐渐不信上级所说的话了。”

  “到冬天,上级布置了扩兵工作,全村干部都忙起来。这个去说服,那个去动员,总是不沾。年青人大家都有意参军,但是谁也怕走后家里没人照管。干部说保证优待,他们不信。我那时候没有学会民主,在群众当中毫没有威信哩,这事情可真是不假哩。‘后来我们想出个办法,就是让群众大家讨论,大家动员,大家保证优抗。这样一试验,就弄成了。我一想:原来是人多话大,大家保证优抗,就使想参军的人安了心。这就使我感到群众还是沾,动员大家做,比光是干部做有效力。”

  “今年春上,上级号召打洞备战。干部伙看了一个地方,群众都说:干部看的地方打下去准有石头。打了一下,果然被石头挡住了,群众看的地方一打,就打下去了。这又给我一个经验,就是群众大家的办法比我们的办法沾。”

  从此之后,他就遇事采取了和群众商量的办法,比如,全村割麦时干部会计划的是五天割完(往年是紧七慢八),又派群众讨论了一顿,大家都说四天保险能完,可是干了两天半就收割、打场、藏粮都闹好了,这说明群众自己讨论决定的事自己定是‘肯干’。再如动员群众打蝗、开展秋耕、刨地等都是因为和群众商量讨论所以闹的很好。”

  这给我们说明了一个真理:民主能发挥无穷的伟力,唯有实行民主,事情才能办好。

  当然,这首先必须那些事情真正符合于人民的利益。这一点十分明白,无用乎多加解释。唯有真正为人民服务的人才利于实行民主,反对人民的人谁敢给人民以民主权利——世界上没有一个统治者愿意让自己压迫之下的人民起来谈话、愿意把自己压迫和剥削人民的企图和设施给人民来讨论,天下没有这样的傻瓜。

  山东沂蒙区在几年以前开始推行民主文化运动的时候,个别的干部唧咕说:“实行民主就坏了,办公不好办,不大离儿硬一点才行”。有的说:“民主,还不是叫咱下台”!因此,比如某庄庄东头的老百姓要向庄长提意见,庄长一口就止住他:“你提啥,我还有啥坏处?”

  但是现在,诚心为人民服务的人们已经感受到了民主的力量,他们已在普遍地歌颂民主了。

  让我们再引一个行政村主任的话:“这几天的会,开的我脑筋有了些开化,越想越不对。象年冬时,要集军火合作社的款,村公所给我村计划跟老百姓自动一千块,我回去就按户每家摊了五十元。款是集起来了,可是下层有了反映,说我主任办事不公道,‘枣圪桃一类数’,为什么不论穷富一律五十块?我那时心里不舒意,埋怨老百姓意见多”。

  “所以,过年时,要慰劳部队和抗属,我没有动员,又怕下层反映,就自己订了个数目,都给上层的摊开。好面、菜饭虽然也都起齐了,可是上层又有了反映,借口说为什么我不让人家下层抚军,说我压迫。我心里还是不舒意”。

  “这一次开会,我可想开了。前天队伍打开方山圪洞,我想我应该发动劳军,这次我再没用摊派的办法。我民主了一下,让众人们自动,想不动人家都自动的哗哗报上来,你出三斤好面,我出一担萝卜,不论穷富都出的干脆,比上回还慰劳的多。比我心里事先估的也多。”

  “你们看,不民主,群众有反映(反感),事情也弄不好。发扬民主,事情就办的比你想象的还好”。

  “咳,我素性彻底吧。我做工作,老实说,什么都是应付。给老百姓谋利益,我不往那上头想。过去我一点也不积极”(这时有人发问,以后你是还要应付,还是要积极?)。“以后我当然要积极。你看,方山圪洞都打开了,我们要争取更大的胜利。有了民主什事还怕闹不好?”

  对于诚心为人民服务的人,民主带给他以无比的信心!

  劳动英雄温象栓说得好:“我们要把坏思想丢到河滩里,明年开春,解了冻,给水推走,装上好思想好作风去工作,大家翻身发财……。”

  实践证明了一切,谁还能丝毫怀疑吗?
  一切力量来自人民!
  一切光荣归于民主!

——《解放日报》1945年7月2日


|<<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