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政治人权 >>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 >> 12 - 9 即便战时状态也必须实行民主

|<< <<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158 159 >> >>|
12 - 9 即便战时状态也必须实行民主

  中国抗战的性质,就决定了它和动员全民族的人民,参加抗战是不可分离的。这就是说,它决定了和民主政治是不可分离的。没有民主权利,就失去了动员广大人民参加抗战的必要条件,就使这全民族全面的抗战,失去了偌大的力量。总括一句话,人民没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武装抗敌的权利,就不能动员全国的人民参加抗战,就不能使民主政治逐步的全部实现。

  抗战以来,我国政治生活已向民主制度进了一步,国民参政会的成立显然是其初步的开端。但是,我们如果问,在这一初步开端之后,继续进展的程度怎样?全国上下一定会不自隐讳地说:在某些地方,显然没有继续努力将政治生活推向进一步的民主的道路上去。这的确是值得我们反省的事。

  毛泽东陈绍禹等七同志,在“我们对于过去参政会工作和目前时局的意见”中明确的提出:在政治方面的五大任务,中心目的,正在于实行战时民主。从这一意见中,可以看到,共产党的根本主张,是一贯的坚决的把全国政治生活逐步的推向民主政治。共产党反对一切政治上向后倒退的言行。因为这是对抗战有害的,对民族不利的。同时,我们必须了解,共产党在抗战这一个历史时期,所主张所坚持的民主政治,不是资本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的民主,也不是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完满的民主,而是民族解放战争中所必须的民主政治。其前提是全民族的命运,决定于全民族的每个人的意志和力量。所谓意志集中与力量集中,又必须以发动和坚强每个人的坚持抗战的意志、培养和组织每个人的坚决抗战的力量为前提的。而这些一切,都以民主权利为起点、民主政治为归宿。

  有些人以为:抗战时期,民主是不必要的,并以资本主义国家的战时政府为例。这是根本错误的。在资本主义国家进行帝国主义的侵略掠夺战争,亦即为人民所反对的战争时,它们是不愿意有民主的,是要大大的限制民主的。而在中国进行全民族的反侵略的战争,这一战争为全民所拥护,更非有全民参加,不能获得胜利,因此,在抗战时期我们就应该实施民主政治。

  有些人以为:抗战时期,无谈民主宪政的必要,尽有约法可遵循,有抗战建国纲领可遵循。但是,抗战所需要的民主,应随抗战之坚持而充实其内容,在保障民权(就是这一项,也还需要最大的努力去切实实行)外,还要注意到整个政治制度的民主化,才能使政治有认真的进步,才能适应抗战的发展。

  民主政治的主要内容,在于“加强战时政府,统一军政领导,容纳各党各派人才,提高战时行政机构效能”;在于允许人民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各抗日党派合法存在的保证。

  在抗战的现阶段,敌寇正尽全力进行政治诱降,挑拨离间,破坏我国抗战。我们一定要加紧团结,加强抗战力量,为了这个目的,舍实施民主政治,力求政治进步,反对一切倒退,别无他径可循!汪逆精卫正在高喊“虚伪的民主政治”,“在日寇刺刀下的民主政治”,我们正要实现战时的民主以揭破汪逆的虚伪面孔。这时候,既不是空谈无民主政治之必要所可逃避,也不是斤斤于参加政府所可解决。唯一的道路,就是集中全国各党各派的力量,将政治认真的推向民主。





――<新华日报>社论1939年9月16日

标题为编者所加

|<< <<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158 15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