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政治人权 >>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 >> 12 - 3 为中国经济的民主而斗争

|<< <<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158 >> >>|
12 - 3 为中国经济的民主而斗争

  为了迎接政治协商会议,中国经济事业协进会发表“对于当前经济问题的意见”书,全国工业协会亦于日前举行座谈,提出很多极其宝贝的主张,经济界人士之积极预闻国事,实在是一件使人十分兴奋之事!

  今天经济界人士之积极预闻国事,并不是偶然的。抗战打了八年,后方的生产事业是在沉重的管制政策的束缚之下,半死不活地在挣扎着。胜利到来了,一些硕果仅存的工厂,不但未曾复醒,反而在庆祝胜利的鞭炮声中,遇到更严重的灾难。中小工业不要说,就连中国兴业公司、渝鑫钢铁厂等十余家规模较大的工厂,亦在这个时候,颓然倒下了。政府对于这个局面的做法是:把收购生产的贷款,变为收购机器和设备的贷款。这种办法意味着当局所着重的,不是怎样为工业界打开一条出路,而是乐于为他们送终!在他们心目中,中国的民族工业垮了不要进,有强大的外国资本可以来中国投资;中国的民间工业垮了不要进,有居高临下与外国独占资本结不解之缘的官僚资本可以在各重要生产部门勃兴起来。在当局的这种打算之下,中国民族产业的生存自然发生问题,也就使他们不能不起来抗争了。“苦干不问外事的作风走不通了(李烛尘先生语)。”

  今天的中国经济的确使人担心的。官僚资本和外国的独占资本贪婪地进行无情的袭击。薄弱的中国民族资本原来是以轻工业为依据的,但现在收复区中的棉毛丝麻等,几乎全部国营了。在官僚政治下的所谓国营,其实就是官僚资本的“官营”。因此,不少人担心中国的工业将来会变成日本那个样子,全国的经济命脉由几个大财阀所独占。这种看法自有其中肯之处,但是我们还应看到,战前的日本乃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日本的天皇和十六个大财阀并未成为另一个国家的独占资本的附庸。中国的情形,恰恰与此相反,如果离开外国独占资本之支持,则中国的官僚资本是不容易发展到支配与操纵地位的。所以假如继续在买办和官僚政治之下,中国经济就可能变成日本和印度的混合体。

  中国将要走什么路?在政治上是真民主对不民主或假民主的斗争,在经济上是独立的自由的国民经济对官僚资本和外国独占资本所垄断的半殖民地经济的斗争。中国的人民大众(连民族企业家在内)争取前一条路,而少数反民主的买办官僚,则想把中国拉回去走后一条路。我们中国共产党是一心一意和中国的人民站在一起的。毛泽东同志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中,指出:“在现阶段上,中国的经济,必须是由国家经营、私人经营与合作经营三者组成的”。二个月前,周恩来同志在星五聚餐会上亦指出:在这三种资本中仍然是私人资本占多数,今后中国必然要经过一段保护私有财产,发展资本主义的阶段。我们要反对的是官僚资本、垄断资本与侵略资本。(反对侵略资本并不就是反对利用外资,我们是在不妨害中国主权之下,欢迎外资的)我们对于当前中国经济的态度,是和全国经济界(特别是民族工业家)一致的。

  或许有人把我们的发展私人资本主义和反对官僚资本的主张,当作在野党的宣传吧,过去数十年的教训,特别是当局这种“说的是一套做的又是一套”的教训是这样的,诚然使人民对任何人不敢轻信。我们的的确确认定中国必须发展私人资本主义,必须经过新民主主义的阶段。我们的政策处处着眼这一点。在陕甘宁边区与华北华中广大的解放区中,新的富农经济是在农村中发展起来了;一些地主的资金转移向工业投资了,中小型工业大量地在每一个角落长大起来了。我们在民主的解放区中已经这样做,我们决心把这种做法推广到全国其他各地去。如果没有国民党当局的内战与封锁的话,我们是欢迎后方与收复区的经济界人士,去参观,去看一看我们是不是这样做的。

  正如政治一样,中国经济现在处在一个转扭的关头。我们欢迎产业界的代表在政治协商会议中为经济民主而斗争;我们欢迎全国经济界的人士在会外在各地为这个问题而努力。在这里我们和你们的见解差不多是完全一致的!一个政治民主的中国不能不是一个经济民主的中国。我们将同心协力为中国政治经济的民主而斗争!



――<新华日报>社论1945年12月31日

|<< <<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15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