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社会经济 >> 拒绝谎言 >> 一百步笑五十步

|<< <<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 >>|
一百步笑五十步

  近日,江苏媒体报道,中共江苏省委副书记、宣传部长任彦申在第十次全省高校党的建设工作会议上,对当前出现在高校中的学术腐败进行了严厉的抨击,并表示要坚决刹住这种不正之风。

  任彦申曾经担任北大的党委书记,针对不久前发生的北大社会学系教授王铭铭剽窃事件,他在讲话中指出:“当前,高校中不正之风最突出的问题是学术腐败。一些人从事科学研究急功近利,评奖、评职称营私舞弊、弄虚作假,搞权学交易、钱学交易,滥发文凭,博士、硕士帽子满天飞,有的人连本领域的常识都说不出来,却会拿着高学历的大帽子吓唬人、争待遇、做资本。”任彦申还说:“这种风气是对高等教育的亵渎,是严重的腐败。高校是神圣的学术殿堂,又是社会的一个肌体,我们一方面要大力提倡和推进经科教一体化、产学研相结合,另一方面要防止市场经济中的不正之风污染学术研究的净土,因此一定要坚决刹住学术腐败的不正之风。高校党组织要认真从源头上预防和解决腐败问题,党委在干部任用、招生收费、职称评定、课题评审、学科和学位点申报、文凭发放等方面把好关口,坚决抵制不正之风,树立好形象。”

  读到这段报道,我不禁哑然失笑。古语说“五十步笑一百步”,今天居然有“一百步笑五十步”——世界上还真有厚颜无耻如任彦申辈。在学术腐败的道路上,如果说王铭铭是“五十步”的程度,那么任彦申本人就是“一百步”的程度。任彦申出身于中共高干家庭,“文革”时期是清华大学造反派头子。他本来是学工科的,由于“文革”爆发,他投身于残酷的政治运动,虽然捞到了不少政治资本,学业却几乎被全部荒废了。八十年代,任彦申在清华大学从事的“专业”,一般人是很难猜到的——“学生思想政治工作”。后来,他调到北京大学党委系统。一九八九年“六四”惨案之后,由于他积极配合高层整治北大的思路,在北大校内大肆推行党化教育和法西斯教育,得以步步高升,迅速由党委副书记升任党委书记。有清华党棍惋惜地说:“我早就看出任彦申是一个好同志,你们看他在北大功成名就,我们清华真该留住他啊!”当时,北大校长是软弱无能的物理学家陈佳洱。于是,任彦申在北大就一手遮天、为所欲为。北大党政系统之内,人们但知有“任书记”,而不知有“陈校长”。

  任彦申担任北大党委书记期间,正是北大学术空气惨淡、学术腐败盛行的时期。就在这一时期,被处决的江西省前副省长胡长青虽然没有在北大念过一天书,却获得了北大的法学学士学位。而任彦申本人则“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在北大马列学院捞到了“教授”和“博士生导师”的头衔。虽然他从来没有写过一部有价值的专著、从来没有带过一个有水平的研究生,他依然时时、处处以教授和博导自居——是因为公务繁忙吗?他的公务总没有国务院总理朱熔基繁忙吧?朱熔基担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的时候,还亲自指导过几名博士生的学业。实际效果如何姑且不论,但朱熔基至少知道“在其位谋其政”的道理。而任彦申在北大期间,不仅自己趾高气扬地做“空头学问家”,而且压制不同意见、剥夺师生们的学术自由。在个人生活方面,他奢侈腐化、花天酒地,将北大搞得乌烟瘴气,连身边的“小秘”也住进了院士楼。任彦申在北大的种种恶行,致使北大数十名老教授忍无可忍,联名向中央写信揭发其丑行,在信件中有“人神共愤”之语。就是这样一个腐败堕落、不学无术的家伙,居然有脸在大会上大谈反对“学术腐败”——他自己岂不正是学术腐败典型中的典型?

  今天的中国大陆,是一个权力阶层引导全体公众走向“恬不知耻”的社会。最没有德行的人在像模像样地号召“以德治国”,最无知的人在滔滔不绝地教育“讲学习”,最卑劣的人在大义凛然地宣扬“讲正气”——而任彦申之流不过是哈哈镜王国中的丑角之一罢了。






|<< <<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