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社会经济 >> 拒绝谎言 >> 从华国锋的退党谈起

|<< <<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 >>|
从华国锋的退党谈起

  在两千零一年十一月六日的外交部新闻发布会上,一名日本记者向朱邦造提问:“华国锋是否要求退党?”

  朱邦造的答记者问,一向以指鹿为马、胡搅蛮缠著称。这一次也不例外,他鼓起腮帮子来顾左右而言它:“这个问题不是我回答的范围,以后不要在外交部新闻发布会上问这种问题。”原来,记者提问题还要“画地为牢”!我不禁为他感到悲哀:“猪嘴”里连“是”或“不是”的“象牙”也吐不出来。

  朱邦造的躲闪正说明这一事件不是空穴来风。据外电报道,前不久胡锦涛特意就华国锋要求退党一事主持召开会议。在会上,华国锋坚决表明自己的态度,甚至说:“现在的共产党,和过去的国民党有什么区别?”让胡很尴尬。在交纳最后一次党费五万元后,华国锋以“健康原因”正式退党。

  在中国的政坛上,华国锋是一个早已过气的人物。七十年代末,在他短暂主政期间,无限忠于毛泽东思想、竭力阻止改革开放,且能力有限、形象平庸,下台后很快被老百姓所遗忘。没有想到,在保持二十余年的沉默之后,这位已经八十多岁的前党魁,居然有此大胆的举动。虽然无法与“六四”屠杀前夕走向广场劝慰学生的赵紫阳相提并论,但在高度集权化的中共体制内部,也算是一个异数了。

  此消息在网络上发表后,网友反响强烈,各种议论发人深省——

  “这是对共产党的有力打击,说明华国锋虽然不才却还有点良心。但是,他为什么不拿着五万元寻求出国呢?他过去是党的主席,还怕有人说他叛党叛国不成?”

  “不赞同老华的举动。有五万块钱,捐给做事的朋友,将来历史不会忘记他的。”

  “好党坏党不应独党,好官坏官不该贪官,黑猫白猫不应花猫,好话坏话不应空话。”

  “现在统治我们的这个党可真让人搞不懂:民主派对他不满,保守派也对他不满;有钱人对他不满,穷光蛋也对他不满;农民对他不满,工人也对他不满;知识分子对他不满,普通民众也对他不满。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三个代表’?”

  华国锋的思想理念显然还停滞在毛泽东时代,他依然还是“毛主席的好学生”。他把对当下状况的批判与对毛泽东时代的憧憬联系在一起,这种思路对中国而言是祸不是福。华国锋认为共产党变了、变修了、变坏了,我却认为共产党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变化,它依然是一个一党独裁的政党。而且,如果所它现在变“坏”了,潜台词就是它曾经“好”过。那么,在华国锋当权的那几年里,共产党是否就“好”过呢?华国锋继续毛的血腥统治,大规模的迫害和杀戮并没有根本的扭转。华的手上也沾满了人民的鲜血,他绝对不是一个无辜者。

  华国锋在退党时将共产党与国民党对照,认为两党已然是一丘之貉。其实,在我看来,两党还是大有区别。著名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社会活动家储安平,在“反右”运动中遭到残酷迫害,后来神秘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储安平在中共夺取政权之前说过一句很有名的话:“在国民党统治下,民主是多与少的问题;在共产党统治下,民主是有和无的问题。”这是对国共两党性质的经典概括。

  此后半个多世纪间两党的历史进程,被储安平不幸而言中:败退台湾的国民党,进行了长达三十多年“勘乱时期”的严酷统治,然后顺应民意开放报禁和党禁,并在大选失败后交出政权,实现了台湾初步的民主化;而占领大陆的共产党,经历“三代领导集体”的统治,虽然近二十年以来实行改革开放,但一党专制的政治体制依然维持不变,社会矛盾日益尖锐、腐败现象如同长堤之溃。我相信:如果有一天,中国发生像苏联解体、苏共被禁那样的剧变,像华国锋这样退党的党员将如同过江之鲫、不计其数。




|<< <<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