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社会经济 >> 拒绝谎言 >> 又一个“岳麓书院”?

|<< <<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 >>|
又一个“岳麓书院”?

  据报道,湖南省斥资七千多万,兴建了一所“毛泽东文学院”。该学院获得国家主席江泽民的题词,因此一路过关斩将,建设顺利,号称“当今中国最大的一所文学人才培训中心”。该院负责人声称,他们的目标是要办成当代的岳麓书院。其近期规划,主要是短期培训青年作家;远期规划,则将使之成为有学制的学院,系统地为社会培养文学人才,重振“文学湘军”之雄风。

  看到这则新闻,宛如天方夜谭。首先,我不禁要质问:作家难道是在学院里培养出来的吗?当年在现代文学史上赫赫有名的湖南作家,如沈从文、丁玲等人,似乎并没有念过什么学院。尤其是沈从文,连基本的正规教育都没有受过,完全靠自学成才。他没有任何的文凭,却以自己的作品打动了无数读者的心灵,并登上了大学的讲坛。而今,这所莫名其妙的“文学院”,却企图成为中国作家的速成班和生产流水线,这根本就是对文学的无知。作家的诞生,靠的是本身的天赋、生活的阅历以及对时代脉络准确的把握,作家不可能像养鸡场里的肉鸡一样,通过塞饲料来“催肥”。

  其次,将文学院冠名为“毛泽东文学院”,当然有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依靠名人来招揽生源、扩大知名度的目的,因为毛泽东是湖南的第一名人。但是,将毛泽东生硬地与文学挂起钩来,总让人不可思议。该院声称,“今日毛泽东文学院不仅是培养作家的摇篮,而且是纪念伟人的殿堂,其功能之一,便是收藏、展览有关反映毛泽东人生和思想的文学作品以及研究毛泽东文艺思想的著作种种。”我读到这样的句子,忍不住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如果说毛泽东与文学有关系,那么他恰恰是二十世纪中国文学最残酷的戕害者。他的《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堪称戴在作家头上的紧箍咒、压在作家背上的五指山。《讲话》一出,导致了此后将近半个世纪之中,中国几乎没有再出现一篇优秀的文学作品、也没有再诞生一个优秀的作家和诗人。更遑论“反右”和“文革”等一系列惨烈的政治运动,当年第一流的作家和学者们,跳湖的跳湖(如老舍)、上吊的上吊(如傅雷)、服毒的服毒(如翦伯赞)。侥幸逃过一死、保留一条小命的,也成了疯子(如胡风和路翎),或者钻进故纸堆成了活化石(如沈从文)。毛泽东不仅摧毁了珍贵的文化遗迹,还斩断了当代中国人与传统之间的血肉联系;他不仅拒绝一切外来的文化财富,还对本国的文化精英大肆残害。可以说,对中国文学和文化的破坏,毛泽东当之无愧算的上是“前无古人”的,至于是否“后无来者”,现在还很难说。

  这是一则散发着臭气的新闻,这是一所散发着臭气的“文学院”。正如诗人黄翔所说:“那是一座偶像,权力的象征/一切灾难的来源”。我唾弃毛泽东这个丑恶的偶像,并唾弃所有为这个丑恶的偶像招魂的言行——当然包括“毛泽东文学院”在内。






|<< <<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