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社会经济 >> 拒绝谎言 >> 长江《读书》奖与皮影戏

|<< <<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 >>|
长江《读书》奖与皮影戏

  第一届长江《读书》奖一颁布,在学界就一石激起千尺浪。激烈的论争波及海内外若干重量级的学者,并且“阵地”由传统媒体报纸和刊物转移到新兴媒体网络上。北京颇为读书人看重的“旌旗席殊网上书店”,率先网罗了数十篇言辞尖锐的文章,并吸引许多著名学者和普通读者参与讨论。网络与学界的互动,预示着一个文化批评的新时代的来临。在这个更加民主和自由的新时代里,凡人与名人享有同样的发言权。

  此次评奖最让人争议的是汪晖的自选集获得了“著作奖”。汪晖本人担任《读书》的执行主编,具有无形的学术资源和人际关系,他的参赛与获奖无论如何都属于“不公平竞争”。首先,其他获奖者拿出来的都是完整的学术专著,如赵园的《明清之际士大夫研究》、阎步克的《士大夫政治演生史稿》、葛兆光的《七世纪前中国的知识、思想与信仰世界》等,唯有汪晖以一部《自选集》获奖。其次,汪晖自己身兼主办者和获奖者双重身份,就好像球场上一个人既是竞赛选手又是裁判。《读书》编辑部解释说,汪晖本人在评选活动开始时,已经在国外从事学术交流。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说法,让我想起曾经在陕西农村看过的皮影戏。台前的聚光灯下,是栩栩如生的皮影小人们“张飞打岳飞,打得满天飞”,而老艺人在幕后用细绳操纵,运筹帷幄,游刃有余。

  一次号称“宗旨在于鼓励学术积累与创新、激励与当代社会文化变迁有密切联系的严肃思考”的学术评奖,堕落为乡村里一场有声有色的皮影戏。获奖成了某些学者唯一的目的,为了获奖,连最基本的游戏规则都抛弃了,却还口口声声地说“取道诺贝尔奖”。难怪《读书》前主编沈昌文先生简直就不想发表什么评论,只想“哈哈大笑”。

  一笑之余,背后还有更加耐人寻味的东西。汪晖一向是反对资本主义的,视之为洪水猛兽。他认为中国当前的核心问题不在于专制、极权和腐败,而在于资本主义的经济侵略。倘若能知行一致,倒也不失为一家之言。偏偏在这次评奖中,汪晖暴露出了自己身上“知”与“行”的背道而驰:资助者李嘉诚就是他最厌恶的跨国资本的代表人物。按照他一贯的主张,大资本家的臭钱,即使送上门来也万万不能要。然而,他不仅没有“婉拒”,反而“笑纳”之,欣欣然地放出长线吊起了大鱼。朱学勤先生一语道破了天机:“我只是觉得言行不一。既然平时的思想趋向是以批市场经济、批跨国资本为胜,为什么要到市场经济、跨国资本那里去找钱,给自己评奖呢?”

  长江《读书》奖的闹剧再次证明:中国的学术已经丧失了最后的底线,学界早不是有些人想象中的一方净土。





|<< <<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