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社会经济 >> 拒绝谎言 >> 谎言与羞耻

|<< <<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 >>|
谎言与羞耻

  龙应台在新书《这个动荡的世界》中,谈到一名前东德的电视新闻主播。多少年来,她就是真理。在荧光屏上,她以稳重而笃定的态度将每天发生的事情告诉观众,她也教导人们如何去理解、用什么角度去理解发生的事情。她的声音和形象充满权威,她的话不容置疑。

  然而,有一天终于到来了:东德人民成千上万聚集在街头,排山倒海似地吼叫:“民主!自由!真相!”一个妇女作出恶心的样子说:“我再也不要见到那些人的嘴脸!”那些人,指的是昂纳克之类的领导人物,还有那些多年来一直代表真理和真相的电视新闻主播。

  西方记者问这个女主播:“你觉得怎么样?”女主播回答:“我自己也不愿见自己的嘴脸!不管怎么说,我是那大谎言的一部分,我助纣为虐。”

  这也许是她若干年来说的唯一一句真话。在说了一辈子谎话之后,她终于怀着深切的耻辱感说出了自己内心深处真实的感受。

  对于依然生活在谎言中的我来说,每当看到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等节目的时候,也会有同样恶心的感觉。我看着那几位主持人大义凛然的样子,听着他们铿锵有力的声音,却仿佛嗅到了阴沟里的腐烂的味道。他们知道自己在说谎、在说天大的谎话,但他们依然在毫无羞耻感地言说着。他们的知名度仅次于党和国家的领袖,他们是老百姓心目中神圣的偶像。他们每天都在制造着谎言,黑白颠倒、指鹿为马。在批判法轮功的浪潮中,播音员们的表演更是达到了极致,他们声泪俱下地谴责着、声讨着,好像他们自己的亲人被法轮功害死了一样。他们在言说唯一的声音,在愚弄无数的大脑。他们的言说,恰恰证明了中国被严格钳制的新闻的虚伪,正像瑞士法学家托马斯?弗莱纳所说:“只有人民内部的不同观点能够相互竞争的时候,新闻出版自由才能真正实现其监督权力的功能。如果新闻出版只发表一种观点,而且这种公共观点本身还是‘编造’出来的,那么,新闻出版就失去了它的价值。”

  以电视为代表的媒体造就了一群新的“特权阶层”。查尔斯?瑞奇在《反对体制》中指出:“通过控制通向媒介的通道,像电视这类大众媒介大大降低了民众思想交流的自由。当然一个人仍然可以站在街头角落向行人发表自己的见解,但是其声音却完全被媒介的声音说压倒和淹没。”尤其是在专制国家里,电视和电台不是属于大众的,而被那些善于揣摩上层官员意图的溜须拍马者把持着。

  也许有人会说,播音员们也是迫不得已,不过是混碗饭吃,难道要苛求他们抗争吗?其实,除了说谎,还有别的选择。并非不说谎就只有死路一条。在这群主持人当中,有一位就曾经拒绝了说谎。她就是杜宪。一九八九年“六?四”的那个晚上,杜宪穿上一身类似丧服的黑衣,流着眼泪上了屏幕。这也是她最后一次担任播音员。但是,与那些助纣为虐的同事们比起来,她勇敢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后来,杜宪成了独立制片人,与丈夫、著名演员陈道明一起开办公司。杜宪以对谎言是决绝态度,捍卫了自己的尊严。她将作为一名伟大的女性而被载入史册。她的那些同事们,今天虽然风光一时,但在未来的岁月里,将作为谎言的同谋而遭受长久的唾弃。




|<< <<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