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社会经济 >> 拒绝谎言 >> 被背叛的蔡元培

|<< <<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 >>|
被背叛的蔡元培

  2000年是蔡元培先生逝世六十周年。六十年以前,蔡元培病逝于香港,那时中国正处在内忧外患之中,先生也许并不忍心闭上他的双眼。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尸骨将永远留在这南国的小岛上,再也不能重返魂牵梦绕的北大校园。更加可悲的是,蔡元培先生的精神与思想,也从此被背叛与放逐了。

  “五四”前后的十年,蔡元培在北大倡导“兼容并包,思想自由”,使得中国现代的“大学理念”得以形成和展开。陈平原教授指出,比起光复会会长、教育总长和中央研究院院长这些更加显赫的职位来,作为“北大校长”的蔡元培在现代思想文化史上的意义更为重要。

  然而,如今的北大校园内,找不到丝毫纪念蔡元培的讯息。由几位退休教授发起的纪念蔡元培的学术讲座,已经贴出了海报,不知什么原因,又被临时取消。也正是在这样的冷清与寂寞中,一本名叫《校园风景中的永恒——我心目中的蔡元培》的书面市了。两年前的北大一百周年校庆,恰逢蔡元培先生诞辰一百三十周年,由北大师生自发组织了《蔡元培》话剧的演出。这次演出,旨在弘扬老校长的精神与思想,与官方声势浩大、铺张浪费的庆典活动形成鲜明的反差。以致于演到最后一场时,有关部门借故撤除道具。来自教师和学生当中的演员们,含泪坚持演完了全剧,使得最后一场几乎没有道具的演出获得了最好的效果。这本书正是记载了两年前的纪念活动,集中了新一代师生对老校长的尊重和向往。

  一九八九年“六?四”惨案以后,北大陷入了连微澜也没有的死水之中。特务甚至发展到了教授和学生之中,大学的尊严荡然无存。刚刚调至江苏省主管宣传的前任党委书记任彦申,以粗暴压制不同意见、干涉学术自由、大兴“一言堂”而让北大师生无比痛恨,却又对之无可奈何。任彦申在离任前的一次讲话中大肆宣扬思想钳制,赤裸裸地威胁师生说:“有的教师在课堂、讲座和发表的书刊中,散布了许多出格的言论,看来不是偶然的失误,而是比较连贯、比较系统地反对马克思主义的主导地位,在一系列政治问题上同党和政府唱反调,表现出一种离心离德甚至怨恨的情绪。”比起高风亮节、让人如坐春风的老校长来,这名官僚一手遮天、磨刀霍霍的嘴脸跟“教育”哪里沾得上一点边?任彦申进而威胁恐吓说:“北大的教师,不是自由职业者,不是自由撰稿人,不能随心所欲地发表有损北大声誉、损害大局的言论。”其实,他的言论才是公然地违背《宪法》和《联合国人权宣言》的言论。在这样一群教育界的打手和流氓的控制下,今日的北大已经是万马齐喑、暗无天日。

  香港中文大学副校长金耀基教授非常敬仰蔡元培校长,他在《蔡元培先生象征的学术世界》一文中写道:“在学术‘自由’、‘宽容’与‘尊严’的理念导引下,蔡先生为学术建立一个超越于现实政治(当时的北洋军阀),社会势力(当时舆论对他领导的北大绝不是没有批评)之外的天地,一个纯净的、独立的学术天地。这个纯净的、独立的学术天地是很脆弱的,并且几乎是不真的像幻像中的世界一样。但蔡先生却一手建立起来了。此由于天时乎?地利乎?抑人和乎?总之,蔡先生一度建立的具实的学术天地,已成一象征的学术世界。这个象征的学术世界是百家争鸣、千岩竞秀的世界,它是读书人所永远梦寐以求的。以此,蔡先生的象征的存在也必将是永恒的!”蔡元培已经被今日的北大所背叛了。他的墓一直没有被迁回北大,也许倒是一件好事。否则,他发现如今的北大领导都是任彦申之流的党棍,不知内心将会如何的难受。北大那些有良知的教师和学生之所以如此怀念蔡元培,其实也是在表达着他们对北大现状的严重不满。贤者已逝,风雅难追。思想的自由和学术的独立,何时才能重返北大乃至其他的大学呢?




|<< <<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