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社会经济 >> 拒绝谎言 >> 美国是魔鬼吗?

|<< <<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 >>|
美国是魔鬼吗?

  (一)人类意识

  日前,人们在美国国家档案馆里发现了一份名叫“假如月球悲剧发生”的档案。档案记载,如果登月计划失败,美国政府将采取一系列应变措施。一旦确定宇航员无法回到地球,总统尼克松将首先召见他们的家属表示哀悼,然后将向全国发表演说。最后,牧师将为宇航员们的灵魂祈祷,愿他们在“最深处”安息。 尼克松的悼词是这样的:“命运注定这两个为寻求和平而登上月球的人将永远在月球上安息。这两个勇敢的人,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知道他们没有回到地球的希望,但他们同时也知道他们的牺牲会给人类带来希望。他们为了人类最崇高的目标——寻找真理和理解而贡献出了生命。当每一个人在夜晚看到月亮时都会知道,在这个与地球完全不同的世界里,有一个永远属于人的角落。” 幸亏悲剧没有发生,宇航员登月成功,人类向未知领域的探索又拓展了一大步。人类登上月球,是二十世纪最激动人心的事件之一。尼克松的悼词深深打动了我,它没有什么浮华的词藻,却用最朴实纯净的语言表达了人类精神世界中光辉的一面。 尼克松的讲演中没有一处提到“美国”和“美国人”,他使用的概念是“人类”。这篇没有被真正讲演过的讲演词,展示了宏大而宽广的人类意识。同样,第一个登上月球的宇航员阿姆斯特朗也在他登月时刻的讲话中表达了这样的人类意识。他不是代表美国人在这个新的世界里进行“圈地”,而是以人类的一员的身份,申明了人类的理想和信念。 这种“人类意识”正是我们最缺乏的。前两年,一首叫《我们的大中华》的通俗歌曲广为流传。歌词中浸透了狭隘、落后的民族意识和大国沙文主义思想,依然是晚清时代“天朝大国”的思路,而人们却乐意接受这样的东西。狭隘的背后隐藏着的是懦弱、虚弱和软弱。自大与自卑只是一枚硬币的两面。百年来中国的衰落,使狭隘的民族主义思潮一直占据主流话语地位。我们没有一颗平常心来面对其他文化形态。即使向别人学习,也仅仅是“师夷长技以制夷”。从《龙的传人》到《我们的大中华》,在流行歌曲的变迁中可以看出,大多数中国人仅仅体认到自己是某一种族和国家的成员,而没有体认到自己也是“人类”的一员。中国人对待体育比赛,最高目标就是“为国增光”,而不是个人能力的发扬以及对人类极限的挑战,奥林匹克精神在中国被大大地狭窄化、单一化,从而丧失了它最本真的部分。 什么时候我们的领导人能够作出像尼克松那样的演讲,什么时候我们的国民能够拥有阿姆斯特朗那样的心态,我们就真正强大了。

  (二)隔岸观选潮

  两千年十一月七日,正是美国大选揭晓的时刻。美国驻华大使馆在北京长城饭店举办活动,邀请北京的文化教育界人士和多所高校的大学生观摩CNN的现场播报。

  一走进大门,只见大厅中央是一面巨大的投影屏幕。迅速转换的画面,时而是资深评论员滔滔不绝的分析,时而是民众热烈火爆的聚会,时而是两名候选人唇枪舌剑的辩论,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旁边还设置了许多摊位,散发精美的宣传材料。大厅里星条旗飘扬,连服务生也打扮成西部牛仔的模样。美国人找到了一种比较好的政治制度和生活方式,他们没有独自享用,而是努力向别人推荐和介绍。这种想法本身就让人心生敬意。

  来宾中的美国人,脸上洋溢着欢快的笑容。有几位母亲还带着三四岁的子女出席。孩子们在红地毯上爬来爬去,仿佛在过圣诞节。他们哪里知道大选的激烈与疲惫呢?严肃的大选,蒙上了浓郁的游戏色彩。在我看来,何止是处于旁观者位置的孩子们,就是那些全身心投入的大人们,不也是在玩一场游戏吗?

  其实,这才是一种对待现代政治的健康心态。民主政治下的选举,其表征之一就是游戏;唯有极权主义国家,才会将其虚空的、形式化的选举赋予一种所谓的“神圣性”。电视画面上的美国人,都在喜形于色地投票;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乃是某些国家的“人民代表”投票时呆板而木然的神情。

  电视屏幕上的美国地图,按照州界分为若干板块。布什在哪个州获胜,这个州的地图便被涂上红色;戈尔获得胜利的州,则被涂上蓝色。随着各州选举结果陆续公布,像小孩玩拼图一样,地图的颜色次第发生着变化。两人所获选举人票的数量,一直处于胶着状况。对于观众来说,如同观赏一场势均力敌的足球赛或者一场贴身肉搏的战争。

  主办者考虑得相当周到,一边是全球同步的、如火如荼的选战实况,一边又安排美国官员、商界人士和学者作即兴演讲。在美国驻华大使普理赫演讲时,发生了一个有意思的插曲。当大使说“我们为能够选举自己的领导人而感到自豪”时,下面的大学生中居然发出一股强烈的嘘声。我突然感到透骨的悲凉。我们在自己的国土上观看人家选举总统,却没有选择自己国家领导人的权利,这本身就相当耻辱了。而对这种耻辱的不自知、甚至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进而拒绝承认别人先进的政治和文化生态,这又是一种怎样的耻辱和悲哀呢?从这小小的细节可以看出,近十年来官方的奴化教育和民族主义宣传已经对青年一代产生了可怕的影响。这种鲁迅所说的“身为奴隶而不自觉”的精神状态和由极度自卑转化而成的极度“自尊”,将成为中国现代化进程中严重的隐患。

  (三)且说“一地鸡毛”

  两千年的美国总统大选,简直就是一场没有经过导演编排的好戏,几经周折,扑朔迷离。我在关注美国大选的同时,也希望有一天在中国的土地上,履行一个现代国家公民神圣的选举权利。那时,我将无比珍惜这一权利。

  这时,我读到了《南方周末》上庄礼伟所写的《美国大选一地鸡毛》一文。文章指出:“此次选举,花钱很多,撒得到处都是,创下了历史纪录,可留下了什么呢?一地鸡毛。”作者认为,今年投票率不到半数,说明美国公民患上了“普遍的政治冷漠症”,而“受金钱和媒体操纵的竞选聒噪太虚伪令人恶心”。庄先生写了不少国际评论,他的大多数观点我都不敢苟同,这篇文章尤其如此。

  美国大选当然有它的问题,但是包括选举制度在内的美国的一整套政治制度,毕竟是人类文明的重大成果。两百多年前诞生的美国宪法,将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以来人类对于理性政治的追求变成了现实。它不是一套至善至美的制度,正如其开国元勋杰斐逊所说:“我们的制度的伟大,正是因为它的不完善。”但毫无疑问,在世界民族之林,美国走在了民主化的前列。对于像中国这样人权问题严重的非民主国家来说,究竟是高高在上地挑人家鸡蛋里的骨头,还是虚心地学习人家的长处;究竟是通过批判对方来获得心理上虚幻的满足,还是通过吸取对方的优点来促进自己的进步,应该不是一种艰难的选择。遗憾的是,庄先生选择了前者。

  如果真像庄先生所说,美国大选是“一地鸡毛”;那么,在我们生活中发生的以正剧面目上演的闹剧般的选举,又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呢?我们的最高领导人在接受美国记者采访时,居然说出“中共中央政治局是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选举的”这样让人不可思议的话,不知庄先生对此有何感受?

  研究美国宪政史的学者王希,在《原则与妥协:美国宪法的精神与实践》一书中精辟地指出:“美国选举的历史实际上是选举权从少部分人所享有的特权变成所有成年公民必须拥有的公民权的历史。重要的是,新的选民力量一旦被纳入到政治‘谈判’机制中,它们便要利用这种机制提出自己的政治诉求,从而改变政治利益集团的组合,最终影响政治本身。当选民的背景和利益变的愈加多元的时候,赢得选举就不得不考虑使用能够集合最大多数多选民的政治主张,甚至不得不考虑吸收反对派的主张,这本身就是一个妥协的过程。”与之相反,在中国的历次政权更替中,既没有原则,也没有妥协,往往是胜王败寇,血流成河。我们流了太多的血,今天正需要美国式的“平稳中庸”的宪政制度。

  因此,我讨厌庄礼伟式的冷嘲热讽。这种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并不能改变我们真实的处境。

  (四)伊拉克的国歌与美国的国旗

  最近,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决定更换国歌。
  海湾战争之后十年间,伊拉克遭到联合国严厉的经济制裁。国内食品和药品奇缺,婴儿的死亡率增加了十倍之多。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联合国实施了“石油换食品”和“石油换药品”的计划。然而,萨达姆垄断食品和药品的分配,居然将大部分都送到黑市上倒卖。从中获取的巨额金钱,被萨达姆用来修建了十几座豪华的宫殿。一边是民不聊生,一边是穷奢极欲。老百姓不可能没有意见。作为老牌的独裁者,萨达姆一手进行严酷的高压统治,一手使用愚民政策、散布精神鸦片。

  精神鸦片之一就是更换国歌。为了扭转伊拉克人的悲观情绪,增强他们与欧美斗争的意志,萨达姆突发奇想,开始在国歌上大作文章。伊拉克原有的国歌是七十年代开始采用的。萨达姆认为,词曲都显得过于“悲伤、沉重”,缺乏“激情”,没有起到激励和鼓舞伊拉克人民的目的。于是,他召见了一批诗人和音乐家,要求他们为新国歌作词作曲。萨达姆对新国歌提出这样的要求:歌词要短促明快、易学易唱,能够催人上进,同时还要对“人民的生活产生巨大的积极影响”,也就是说,“谱写出能够被战场上的士兵、勇敢的防空将士、从事各自工作的人民和干活的妇女有节奏地歌唱的国歌”。

  更换国歌的伎俩,是否能够改变独裁者趋向末日的命运、能否麻醉普通民众追求自由与和平的心灵,在我看来,可能性微乎其微。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等邪恶的独裁者们已经玩过类似的花招,最后都没有挽救他们覆灭的命运。

  在伊拉克,国歌被独裁者当作一颗“速效救心丸”;而在美国,国旗却是任由公民焚烧的。焚烧国旗有没有罪?当年,曾经因为一个示威者焚烧美国国旗而展开一场大讨论。最后,法院判决:焚烧国旗是公民言论自由的一部分,因此受到宪法的保护。我在很多影片中看到,抗议政府施政方针的美国人,动辄在示威活动中焚烧星条旗。难道他们不爱国吗?不,他们不过在行使自己的天赋人权而已。我也在电视新闻中,看到诸如古巴、巴勒斯坦、俄罗斯等国家的示威者焚烧美国国旗的场面。然而,美国的国力并没有因为国旗屡屡被焚烧而衰弱,相反,却变得更加强大了。

  忽然我想起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假如上帝要我在伊拉克与美国之间选择一个降生之处,我会选择哪里呢?尽管伊拉克的国歌优美动听,尽管美国的国旗饱受侮辱,但我还是不会选择伊拉克,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美国。在伊拉克,一个公民有可能在大街上莫名其妙地被皇太子乌代先生射杀,而他美丽的妻子也可能被掠夺入宫。这样的命运,我不愿意尝试——“新左派”诸公们也许愿意尝尝。

  (五)骂美国的风险

  好莱坞有一部电影,名叫《勇敢者游戏》。我曾经引用这个名字形容一九九八年克林顿访华时那些“刁难”他的北大学生的举动。他们为自己的“勇敢”洋洋得意,但是在内心深处,他们深知这仅仅是一场“游戏”。

  在中美飞机撞击事件中,中国的传统媒体以及各大网络上,充斥着辱骂美国的言论。这些以“义愤填膺”的姿态说话的人,似乎个个都勇敢无畏,恨不得奔上前线去跟“美帝国主义”拼命。但是,仔细探究他们的“勇气”,我一下子就发现了:他们的“勇气”仅仅是写在纸上的、挂在口边的勇气。我又想引用那个有名的笑话:在苏联的斯大林时代,一个美国人与一个苏联人见面了。两人都说自己的国家更民主,美国人举例说:“当然我们美国更民主,我们能够在白宫门口去示威,痛骂罗斯福。”苏联人哈哈大笑说:“那算什么,我们能够直接进入克里姆林宫,当着斯大林的面痛骂罗斯福。”这个笑话的发生地点也可以转移到中国。

  在一个后发展国家的现代化进程中,民族主义孰利孰弊,还可以于进一步探讨。虽然我是一个反对民族主义者,但我愿意与那些持真实的民族主义立场的人士平等地讨论。但是,在讨论之前,我们必须作仔细的鉴别:在中国本土之内,比民族主义的“好”和“坏”更重要的是,民族主义的“真”与“伪”的问题。在中国,究竟有多少“真诚”的民族主义者?又有多少如鲁迅所说的“孱头”、仅仅将民族主义作为一种生存策略来使用?

  同样是辱骂美国、抗议美国,在民主化之前军政权时代的韩国和在今天的中国,其结果是截然不同的。当年,抗议美国在韩国驻军的韩国大学生,直接与本国的独裁政府对抗,并受到残酷的迫害。那些韩国大学生知道自己会付出怎样的代价,面对残忍的军政权,他们矢志不移、前赴后继。而在今天的中国,辱骂美国是没有任何风险的。不仅没有风险,还会获得政府的鼓励和支持。一九八九年,到天安门广场要求惩治腐败、加快改革的青年学生,遭到了本国政府坦克的镇压;一九九九年,到美国大使馆扔石头的青年学生,却受到政府的“礼遇”,坐上了官方紧急调度的豪华大巴。这是一组颇有意味的对比。

  在中国,批评美国是绝对安全的,风险为零。相反,如果批评当下发生在中国本土的罪恶,却需要无比的勇气。山西省岚县,有一位敢于揭露真相的青年李绿松,就被官员们残酷地割掉了舌头。日前,在兴县法院的宣判中,肇事官员被“从轻发落”——岚县公安副局长吴容光和干警杨四成,分别以滥用职权罪和虐待被监管人员罪各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缓刑两年。判决中,丝毫没有提及割舌事件。

  一个勇敢的公民张口说话的可能永远丧失了。有没有人敢于步他的后尘呢?

  (六)撞机事件与“爱国”溃疡

  中美之间的飞机冲突已经持续了相当一段时间,借这一偶然事件的“东风”,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再次高涨。在网络上,痛骂美国的言语铺天盖地,颇有些岳武穆当年“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味道。我知道,这些粗鲁的语言大多出自爱国青年的手笔——他们却丝毫不知道,他们所谓的“爱国”,其实才是真正的祸国殃民。

  我们对这一事件的真实情况究竟掌握了多少呢?撞机事件发生在公海上,而并非某些人所说的是美国飞机侵入了中国领空。美国飞机是一架乘坐多人的侦察机,而中国飞机却是一架乘坐一人的战斗机。美国人会愚昧到用侦察机来撞击战斗机、用己方数人的生命来换对方一个人的生命吗?显然不合常理。

  诚然,美国在全球范围内自诩为“国际警察”,让某些“天朝大国”心态犹存的国民非常不满。然而,我想我们应当思考两个问题:第一,美国在国际上做的好事多还是坏事多?在我看来,好事远远多于坏事。当然,美国也干了一些坏事,如越南战争等;但美国的国际干涉大部分都是正义行为,如驱赶巴拿马独裁者诺列加下台、帮助科威特击退入侵的伊拉克等。第二,美国“国际警察”的地位从何而来?这样的地位来自于它强大的经济、军事、科技、文化组成的等综合国力。所谓“长袖善舞,多财善贾”也。

  由此,我们可以进一步追问:美国为什么会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是通过殖民掠夺吗?是发了战争横财吗?是本土自然资源丰富吗?是科学发明层出不穷吗?我认为,当然不能完全排除以上这些原因,但更为根本的还在于美国的民主制度。美国从开国之初就确立了的民主和宪政的制度,保障公民的个人权利。此后的两百多年里,美国经历了南北战争和黑人争取权利的运动,使得自身的民主制度进一步发展完善。正如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所论述的那样,美国的民主制度大大地激发了大多数社会成员的创造力和想象力,从而全面提升了国民的文明素质和国家在国际上的地位。可以说,没有民主就没有美国的强大。

  从两年前的南斯拉夫大使馆事件到如今的飞机撞击事件,国人仇美心理逐步升级。让我最忧虑的是:民众由仇恨美国的某一领导人和利益集团,转而敌视美国实行的社会制度和美国奉行的价值观念。这已是一个涌动的社会思潮。我认为,如此这般的“爱国”,其结果只能是“害国”。同样的思路,一百年前的义和团已经尝试过了,结果如何,不用我来重复。

  在今天的国际社会中,中国没有什么发言权,中国人在海外也经常受到歧视。日本这个宿敌公然在钓鱼岛修建永久性建筑,菲律宾的军舰也堂而皇之地在我们的岛屿上登陆,印度尼西亚的华裔遭到了疯狂的杀戮……作为一个中国人,对于这一切难道不感到耻辱吗?然而,耻辱之余,爱国者们有没有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其根源究竟在何处?我们自己的国家就是一个不尊重人的国家,我们自己的社会就是一个没有民主制度的社会。我们的公民权利遭到普遍的漠视和剥夺——漠视和剥夺我们基本的公民权利的,并非“亡我之心不死”的西方,而是我们自己的政府。是谁将坦克开到天安门实施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是谁残酷镇压法轮功人士导致修练者到天安门自焚?是谁导致了死亡数百人的南丹惨案?是谁使得千百万工人辛苦一生后凄然下岗?难道是美国政府吗?

  美国不是爱国者们辱骂几声就会崩溃的,它并不是伟大领袖所说的“纸老虎”。要捍卫我们国家的尊严,唯一的途径是虚心地向欧美学习,学习他们如何建立一整套政治民主化、经济自由化、文化多元化的社会制度。只有我们自己尊重自己了、我们同胞之间互相尊重了、我们的政府尊重每一个生命个体了,我们的未来才有希望。

  (七)愚蠢的“远攻近交”

  日本首相小泉到北京来了。
  这个刚刚参拜靖国神社的“美男首相”,装模作样地参观卢沟桥抗日战争纪念馆,并发表了一篇轻飘飘的讲话。让我不可思议的是,一个不顾国内外压力坚持参拜战犯牌位的家伙,怎么可能同时又对战争罪行表示深刻的忏悔呢?

  数天之后,小泉又访问了韩国。这次访问可没有在中国那么轻松自如——韩国民众纷纷走上街头,愤怒声讨小泉歪曲战争历史的言行以及近年来日本军国主义幽灵的复活和张大。韩国总统金大中严厉地向小泉指出,日韩关系的基础在于日本对侵略罪行的认识和反思。韩国领导人的态度显然比中国领导人鲜明和确定,韩国民众也远远比中国民众“爱国”。面对小泉访华期间的宁静,我感到十分的纳闷:那些在美国误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事件之后到美国使馆扔砖头的中国青年们哪里去了呢?那些在美国遇袭事件之后到网络上发表幸灾乐祸的高见的网民们哪里去了呢?这一次,为什么没有多少中国人用行动和言论来抗议小泉的访华?

  在中国若干荒谬的外交政策中,最愚昧和最卑劣的就是“远攻近交”式的“反美亲日”。中共政权对美国的仇恨,缘于美国是一个有原则、有理想的国家,美国会因为人权问题对中国施加压力;而中共对日本的亲和,则因为日本是一个没有原则、只有利益的国家,在“六四”惨案以后日本是唯一继续跟中国做生意的发达国家。

  追溯历史渊源,中共之所以能够夺取大陆政权,离不开日本对中国的侵略。一九六四年七月十日,毛泽东在接见日本社会党人士佐佐木更三、黑田寿男、细迫兼光等人的时候,有这样一番谈话:“我曾经跟日本朋友谈过。他们说,很对不起,日本皇军侵略了中国。我说:不!没有你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就不能团结起来对付你们,中国共产党就夺取不了政权!”其实,毛泽东这一赤裸裸的卖国观点,早在庐山会议上就说过。毛泽东公开斥责指挥百团大战的彭德怀,认为彭暴露了中共的实力,在当时“三国鼎立”(日本人、国民党、共产党)的情况下,打击日本人就是帮助了国民党。毛的秘书李锐记录下了毛在狂怒中说出的“小算盘”:让日本人和国民党自相残杀,共产党坐收渔翁之利。对于毛泽东这样的政治流氓来说,国家和民族的利益都是无足轻重的,他唯一看重的是自己的权力。

  按照孙子兵法的说法,正确的外交策略应当是“远交近攻”。一个世纪以来的国际关系史再次证明了这一论点的正确:美国从来没有对中国的领土野心,而日本始终是中国的一个居心叵测的邻居。中国现代化进程发展最为顺畅和迅速的时期,也正是中美关系最亲密的时期,如二十世纪的三十年代和八十年代。一九四九年之后,中国和美国的对立,与其说是国家利益的对立,不如说是意识形态的对立,即民主与专制的对立。美国向来是“反共”而不“反华”的。

  然而,半个多世纪来,中共及其领袖从狭隘的自身利益出发,反其道而行之,一直推行“远攻近交”的愚蠢做法。所谓的“近”不仅是日本,还是曾经“一边倒”的苏联。这一做法给国家利益、民族利益乃至每个公民的利益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今天依然活跃在台前的外长唐家璇就是一个十足的亲日派,比起“五四”运动时的卖国贼曹、章、陆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次小泉的到访,不过是“远攻”近交的外交政策中一个小小的“插曲”而已。





|<< <<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