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残简:1958 >> 命运倘若不那么正经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
命运倘若不那么正经

  1958年里,还有少量的右派分子被正式逮捕、判刑,实施劳动改造。

  一天深夜,因所谓“要杀共产党人”的“叫嚣”而惊世骇俗的葛佩琦,突然被警察从人民大学的家中带走,收押进北京西安门附近的草岚子看守所,春节后开始对他进行了第一回合的审讯,这一白天黑夜连轴转的审讯,共进行了36次。

  “1938年你在河南商丘组织了游击队,你想干什么?”

  “当然是打日本鬼子。”

  “胡扯!当今人民坐稳了江山,你还磨刀霍霍,要杀共产党人,那时你怎么可能将枪口对着日本人?”

  “我长期从事党的地下工作,抗战时搞策反,解放战争时奉命打入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部……”

  “混蛋,你是双手沾满革命人民鲜血的国民党少将,不准你再用自己的罪恶玷污我们伟大的党!我警告你,这里是清算罪恶的审讯室,不是可以信口雌黄的江湖码头,你若再不老实,就得罪上加罪!”

  命运这家伙,倘若正儿八经起来,你便能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倘若不那么正经,有时还要黑色幽默一下,本该大红大紫的你,却可能灰头垢面;如涸辙之鱼。

  1935年“一二·九”运动爆发时,葛佩琦已经是走在游行示威队伍前振臂高呼的风云人物,次年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在古城诞生,他率先加入该组织,又当选为北京大学学生会副主席时,他更成了与黄华、姚依林齐名,北平高校里几乎无人不知的学生运动领袖。北平沦陷后,他有过一段在豫东打游击的经历,并在枪林弹雨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此后,他便投入了党的秘密工作战线,抗战时期孤身策动伪军一个团、参与策动伪军三个师反正,编人我抗日部队序列。解放战争时他前往沈阳,在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部担任了少将督察和通讯处长。

  尽管东北保安总司令杜聿明对共产党人的仇视,像他对蒋介石的忠贞一样是无可怀疑的,在通辽一地他曾一次下令枪杀中共党员29人;尽管他手下的反谍报人员的智商,与他们使用的从美国进口的全套特务器材一样,也均是优良的,可当年葛佩琦还是一次次金蝉脱壳、化险为夷了,他将来自敌人心脏的大量高度机密,通过秘密电台,源源不断地摆上了枣园窑洞里毛泽东的案头;

  而眼下,他却被几个党龄比他小得多的共产党员们“识破”了面目,他们无须懂得任何历史逻辑与现实逻辑,只需凭着锋利的权力之角,眼里火焰般迸射的阶级仇恨,便能将他牢牢地抵牾进了死角!

  “虽然我在东北的单线联系人李年同志,在西安陷入了敌人的魔掌,押送南京后又下落不明,但是这个情报组一定还有同志健在,你们应该赶快去调查……”

  葛佩琦一遍又一遍的诉求,哪怕是一堵墙也应该听进去了。然而,对方觉得,对于一个右派分子,赶快要做的事情,不是去调查他曾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而是得让他从此后不再能做什么,能说什么。

  1958年下半年,葛佩琦被判处无期徒刑,并投进山西省第一监狱服刑。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