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残简:1958 >> 结语

|<< <<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
结语

  在中国的当代史上,1958年强化着1957年的大转折——

  从如水的晨光里一盆新绿的米兰般生机盎然,到元气渐伤,筋骨断残,浑身贴满意识形态膏药的江河日下;

  从人们各色鸟儿跳跃、啁啾不已的心枝,到铅灰色的混凝土最终威严地、冷冰冰地覆盖了中国思想的大地;

  从热情火焰般燃烧的50年代,到挤牙膏一样竭力挤出热情的60年代以及热情满是伪劣产品的70年代;

  从大门半开、窗帘半卷,对风起云涌、俊彩星驰的外部世界还有一定的了解,到在全方位的封闭中,阿Q般地膨胀自身,自虐狂般地折磨自身……

  1957年,众所周知地成了近百万知识分子一座苦难的祭坛。

  祭坛后,立着的1958年,则开始了一场民粹主义的举国盛宴!

  如果说,1957年是右派分子政治上的断头台,而1958年,则在广大的知识分子的头上,吊起了一把达摩克利斯剑,你防不胜防,它可以随心所欲地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掉下来;

  如果说,1957年让众多的右派分子去了月匿星藏、山寒水瘦的劳教、劳改农场,那么,1958年,则以大规模的改造,实际上是大规模的放逐,将知识,剥下一点点无产阶级认可的东西外,连同她的孩子——思想与科学,赶进了一个虽无法触摸却真实存在的集中营。

  也许人们不一定能察觉——

  “文化大革命”当然在政治上宣判了中国知识分子的死刑,但1958年已经在编织“知识越多越反动”的起诉逻辑;

  “文化大革命”当然让文化陷于灭顶之灾,可1958年则开始了文化毁灭的倒计时;

  我想,当“文化大革命”这头面目狰狞、双角峥嵘的怪兽冲上地平线后,无论有着怎样命运遭际的人们,都会在某种程度上感悟出,东方民粹主义这个巨大、神秘的蚕蛹,在一片黑暗中究竟孕育出什么东西·

                           初稿于1994年
                           1997年2月改定






|<< <<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