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陈诚回忆录之抗日战争 >> 三 致其它人士函电

|<< <<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 >>|
三 致其它人士函电

  函何柱国请巧譬善导保存国家元气二十六年一月八日

  柱国吾师赐鉴:西安别后,转瞬经旬。顷任之兄来洛,敬悉康强,至深祝颂。此次西安之变,事起仓卒,咸有意外之感,然亦知吾师处境之难、因应之苦矣。最近中央对于此次事变之善后,实具政治解决之诚意,非至万不得已绝不诉之武力。吾师爱人爱国,遐尔具瞻。至祈巧譬善导,广为劝谕,俾诸同仁暨各将士咸了然于中央之意旨,服从中央之命令,庶得以保全国家之元气及部队之实力,而留作共同抗敌之地步,真乃国家如天之福也。吾师意旨如何?敬乞进而教之。临颖拳拳,不尽缕缕。端此,敬颂道安。生陈诚上。二十六年元月八日。



  函王鼎方请为国家保存元气二十六年一月九日

  鼎方吾兄勋鉴:西安别后,转瞬经旬。顷晤任之兄,得悉近况。此次西安之变,深知吾兄处境之艰、因应之苦,以及种种难言之隐,即委座亦复甚为了然也。最近中央对于陕甘善后之处置,充分表示政治解决之诚意与决心,与去年对于两广事件之方针如出一辙,非至万不得已不愿诉之武力。吾兄高瞻远瞩,谅必成竹在胸,为国家保全元气留得实力,以为贯彻共同抗敌之地步,当无俟弟之喋喋也。属在至契,又值国家严重关头,公谊私情,两深焦灼,敬布腹心,还祈惠覆为幸。余请任之兄面详。端此,敬颂勋祺。弟陈诚上。



  电柳克述西变日记结论应重自责二十六年四月五日

  南京十八军办事处转柳处长克述兄:密。西安事变日记二十四至二十七日已寄京。至结论感想,弟意着重责己。如自己有能为,自然可以替领袖负一部分责任,断不致区区残匪亦须领袖亲至西安督剿,如领袖不至西安,张杨何由而变。固西北剿匪非我之责,以此例他不能不深为惭愧也。陈诚。歌粤。



  手示拟电候问阎副座二十六年七月二日

  电阎副座问安,并告治安兄来团,敬悉一切。



  电张治中张发奎转告委座作战命令二十六年八月十九日

  限即到。南翔张总司令文白兄、嘉兴张总司令向华兄:密。顷将一切情形面呈委座。奉谕第五十七师以一旅推进至白龙港、川沙一带布防;以一旅位置于浦东,威胁日租界。第五十五师位置于奉贤﹙南桥﹚、拓林之线。六十二﹙陶柳﹚师于嘉兴、乍浦之线。对于沿海,须特别注意,并构筑工事。以张鸾基旅调至龙华,暂归文白兄指挥。除通知季宽、慕尹外,特闻。又对于日租界任何建筑物,均可破坏。尤其对于电厂及水厂,除令空军轰炸外,请饬炮兵设法尽量破坏为要。陈诚。皓辰。



  电张发奎张治中破坏日租界事候令动作二十六年八月十九日

  张总司令向华兄、张总司令文白兄:密。皓辰电计达。对于日租界电厂与水厂之破坏,候与空军协同动作。待规定日期,当即奉告。弟陈诚。皓未。



  电张治中转达委座谕命二十六年八月十九日

  限即到。南翔张总司令文白兄:密。顷将部署面呈委座。奉谕照办。但请兄速为充分准备,待炮兵到齐后,候令开始。特达。弟陈诚。皓辰。



  电郭忏即运钢板至浦口二十六年八月十九日

  限一小时到。汉口郭司令悔吾兄:密。请即将装甲汽车及夏师准备之钢板即日运京。如无船可用,火车运至浦口为要。陈诚。皓辰。



  电张发奎盼速回汉二十七年二月七日

  始兴探投。张总司令向华兄:密。委座再三催兄回汉。盼即起程为祷。弟陈诚。阳汉。



  电张厉生干团学员志愿请增加项目二十七年﹙?﹚四月八日

  张秘书长厉生兄:密。干部训练团学员志愿请参加已失区域内之民众组织训练及行政军事﹙游击﹚等等专科训练。弟诚。梗戌。



  电严立三等指示省政四事二十七年六月十三日

  武昌省政府严厅长并转杨厅长、郑厅长:密。第一、第二两督察区均应从速准备自卫区,即由各该区专员分任自卫区司令;﹙名称可酌定﹚各区先各发预备费壹万元、子弹拾万发﹙先发伍万发﹚、无线电一架,其它应准备事项与物品﹙如食盐、汽油之类﹚应有整个计划;嘉鱼县长应即调换,以免误事;即购三轮汽车一打﹙请郑厅长与子良兄商购﹚。陈诚。冬新。

  手开鄂省府委员名单二十七年六月

  请委张难先、石瑛、卫挺生、柳克述、严立三、杨绵仲、郑家俊、陈剑翛为湖北省政府委员。严立三兼民政厅厅长,杨绵仲兼财政厅厅长,郑家俊兼建设厅厅长,陈剑翛兼教育厅厅长。湖北省政府委员兼主席陈诚。



  电严立三郑家俊二厅长指示路政二事二十七年七月二十三日

  柳秘书长译转严厅长、郑厅长:密。鄂湘公路本省路尚可行,惟路面一般均过狭,通城附近桥梁均须重修,又养路队须从速成立为要。诚﹙十九﹚日过咸宁,见该县城内道路之凸凹不平及路旁之污腐不堪,其它因时间关系未及调查,然其腐败可想而知。希注意。陈诚。漾牯。



  电贺衷寒桂永清限期分发学员二十七年七月二十三日

  政治部贺秘书长并转桂教育长:密。干训团第一总队﹙除军事学生﹚及学员总队,希于本月底结束,分发各部服务,最迟不能过八月十日。着查照为要。陈诚。漾牯。



  电熊式辉转告委座所谕二十七年﹙?﹚七月二十八日

  熊主席天翼兄:密。所嘱各件均已面呈委座。奉委座谕:湖防经费,请来电,可酌发;永修至南昌铁路即行拆去;柯处长已发表委令,由军委会、铨叙厅办理。亦已办委,当即转寄。陈诚。感申汉。



  电严立三郑家俊二厅长迁移机关并组队修路二十七年七月二十九日

  武昌省政府柳秘书长译转严厅长、郑厅长:密。应即通令第二三四区之各县、第五区之宜城、枣阳、襄阳、第六区之远安、当阳、宜都、宜昌、第七区之巴东,以及敌机能到之各专员、县长,各区县之通讯机关限即迁出城外,另寻妥当地方设置。又专员公署及县政府亦须准备妥当地方,以备必要时随时可前往办公,并将一切案卷先行搬移为要。自武昌经鄂城、大冶至阳新公路完全不能行车,请即派员备款并组织修路队,星夜赶修为要。陈诚。艳丑。



  电刘绍先遣散人员二十七年七月二十九日

  武昌刘总参议绍先兄:密。九战区及卫戍总部所属各处及兵站等,除政治部及兄酌留一部人员﹙十员左右﹚外,其余一律取消遣散。陈诚。艳辰。



  电薛岳于现阵地予敌以最大之打击二十七年八月一日

  薛总司令:密。为达持久战之目的,务于现阵地予敌以最大之打击。已请示委座可将第三线部队抽出,加入第一线作战。将第一线比较残破之部队抽至第三线补充整顿,并构筑工事。但第二线部队非万不得已以不动为原则。如此,纵第一线无法维持,而第二线仍可抗战也。陈诚。蒸辰。



  电严立三等拿办杨干二十七年八月二日

  严厅长转杨处长:密。杨新军训教官杨干畏罪潜逃,着即拿办勿误为要。陈诚。冬午。



  电柳克述转令公务员不准辞职二十七年八月五日

  武昌湖北省政府柳秘书长并转各厅长:密。在此国难时期,所有各厅处及各级公务员除撤职查办外,一律不准辞职。即转饬遵照为要。陈诚。微辰阳。

  手示拟电各部队及湘鄂赣三省府维持军风纪二十七年八月二十五日

  电各部队及湘鄂赣三省政府:各部队之伤病官兵,希各省府转饬各级政府设法收容救护。如有散兵游勇及各部采买人员,有不守纪律妨碍地方治安及秋收者,准各级政府缴枪拿办;各省应于重要路口或市镇酌派保安团队维持纪律;各级政治部人员应于驻军附近各村庄,保障人民照常工作。如在行军时,应先行出发,沿途维持军纪,并发动民众烧茶买卖及救护事宜;各部队应严饬所部注意军风纪,不得与各级政府及民众为难;又对于采买粮米应由各级派官长监督﹙连内须派特务长﹚或由兵站负责办理,以免扰民为要。诚。二十七年八月二十五日。



  电严立三彻查水电厂黑幕二十七年八月二十七日

  武昌严厅长:密。武昌水电厂对于用户之电表押金如用户停用而押金即须退还,所需之款准由财厅拨垫,惟该厂以往黑幕应彻底查究为要。陈诚。感。



  电贺衷寒将国际消息随时电知各战区二十七年十月五日

  贺秘书长君山兄:密。请以本部名义将国际消息随时电知各战区司令长官。弟诚。歌。



  电柳克述转陈剑翛编印讲词二十七年十月六日

  宜昌柳秘书长并转陈厅长:密。请即将本省教育改革经过:召开各校长会议,教职员讲习会,学生登记及各种条例并附重要人员讲习汇编付印为要。又弟在校长会议时讲演两篇、在讲习会讲演﹙三篇演稿可向旭辉取﹚及对各主任谈话﹙稿在然之处﹚一篇,与最近告父老书亦可付印,并希先行送阅后再行付印。陈诚。鱼一。



  电柳克述转陈剑翛推进中小学教育二十七年十月六日

  宜昌柳秘书长密译转陈厅长:本省中学生登记总数若干?如何分配?盼电示。又对于小学亦须即行着手筹备,总希于明春开始办理。第一步仍在鄂西、鄂北试办,以每区先办一校为准,将来再设法推广至每联保办一校。如何,盼覆。陈诚。鱼二。



  电严立三通令注意移交二十七年十月十三日

  汉口严厅长立三兄:密。查我国各级政府机关最大弊端在不交代。因此,则一切黑幕无从发觉而追究也。现嘉鱼姚县长到差即将两月,对于接收尚无头绪。前任李县长手续未清即离县赴省,着即严究,并通令全省各级政府对此特别注意为要。陈诚。元崇。



  电张难先石瑛对偏劳省务表不安二十七年十月十六日

  宜昌张委员难翁、石委员蘅翁:密。灰函敬悉。安韩路本不甚需要,已饬克日停止矣。民众损失当酌予赔偿。国难正亟,诚因困于军事,对于本省政治,诸多偏劳于公等,于心殊感不安,尚希共任钜艰并多加指示为祷。陈诚。铣辰。



  电柳克述指示迁建修路事宜二十七年十月十六日

  宜昌柳秘书长:密。本府不需要人员及对象应即运恩施。留必要人员在宜设办事处,将来可至秭归,并先派员至秭归,设备以愈简愈好。又闻刻正赶筑安韩路,弟意此路目前无修筑之必要,希转建厅,克日停止。对于民众之损失应酌予赔偿为要。陈诚。铣辰。

  手示拟文报告赴赣参加干三团毕业典礼及视察战地政工二十七年十一月一日

  报告委座及主任于本月二日诚赴赣参加干三团学生毕业典礼并视察战地政治工作。所有第六战区职务由商副长官负责。六、九两战区指挥作战事宜,暂由薛长官统一负责。诚。二十七年十一月一日。



  手示拟电薛岳请遴派伤管处长二十八年一月二十日

  电薛主席湘省伤管处长,已与魏处长面商,请兄遴员充任。

  函贺衷寒招待教育部会议能否演出中国万岁二十八年三月六日

  君山兄鉴:教部召集全国教育会议,本部可举行晚会招待之,惟不知能否演「中国万岁」,因此剧比较有意义也。希查明后与教部商定时间与地点,届时弟回渝参加。专此,即颂党祺。弟陈诚。三月六日。



  电张厉生发表施则凡潘华国人事命令二十八年四月九日

  重庆政治部张副部长:密。湖南国民军训处长施则凡可调中央训委会专员,﹙请通知书贻兄﹚遗缺潘华国充任,请即电令发表可也。陈诚。佳湘。



  电张厉生等转饬各级守法二十八年四月九日

  重庆张副部长、贺秘书长:密。政工会议议决本部所派至各区各单位应归各战区政治部直辖指挥节制。查本部前派至第九战区之救护队、戏剧队、演示文稿等单位,仍由本部直接发给经费,似此,本部不守法令,何以责成各级。希转饬各厅处并电令各级政治部主任切实遵行为要。陈诚。佳湘。



  电张厉生等可成立团政工队希妥商饬办二十八年四月九日

  重庆政治部张副部长、贺秘书长:密。南岳会议决定整编及游击部队均规定派连指导员。但实际上,干训团学生经验不够,单独工作不能收效,且任指导员后不免与连长计较地位与待遇。兹决定决暂不设连指导员,可将连指导员改为集中,团指导员室改为团政工队,﹙名义请兄等商定﹚每团不能过十二员,如此,较为妥当。希即电令各级遵照。陈诚。佳巳湘。



  电张厉生等应将本部法令规章飞送各政治部转发二十八年四月十四日

  重庆政治部张副部长厉生兄、贺秘书长君山兄:密。前次政工会议各种规定,查本部已印妥四十余种,但各级政治部均未收到,故凡已决定办法而各级仍未请示者不知其数,请即将已印妥之各种法令规章等,速派人飞送各行营及各战区政治部,令其即行翻印转发,俾各级有所遵循为要。陈诚。寒酉岳。



  电柳克述请辞职来湘二十八年五月一日

  宜昌省政府柳秘书长:密。此间另有借重,请即辞秘书长职,并先请假来湘面商一切为盼。弟陈诚。东岳。



  电严立三请仍作不能卸责之打算二十八年五月一日

  宜昌严代主席立三兄:密。函电均拜读。以前方军事紧张,一面布置反攻,一面抽调整补,树立湘西、湘南之根据基础,故无暇研究地方问题。关于鄂省一切,实苦吾兄,而弟个人之负中央与地方,更不待言,初以弟挂此名义原为兄便于推行省政,今适得其反,非弟之恋栈此虚名。今兄等既不愿再为桑梓尽力,请即电呈中央核夺,但弟曾以电话请示委座,恐不易俯允。弟意中央如能准辞,固所愿也,但仍请作不准之打算为是,盖既已受命临危,似不能卸责于半途也。又剑霞兄因弟处另有借重,可先准其辞职。弟陈诚。东岳。



  电桂永清用人须多方考核二十八年五月七日

  綦江干一团桂教育长率真兄:密。亲译。此次游击训练班教官,以干一团选送者为最劣,尤其以王哲惠所讲之三民主义,根本王本身即不懂三民主义。又讲本党组织之朱世珩,对组织亦毫无研究。此种人关系干团之名誉尚少,而使青年对于本党之不良影响实太大。请兄特别注意人选,切勿可凭不负责者之介绍或慕其虚名而即行聘。请须多考核确能胜任者,方不致误公累私,最好乘此时尽量缩小范围淘汰劣者,务求其精而得实用为要。陈诚。虞巳岳。

  手拟告各级将领四事节略二十八年﹙?﹚十月十四日

  一、对于兵额,务求充实,切勿可有意缺额。因以少数兵员负此抗战重大使命,对下为不仁,对国为不忠。

  二、对于幕僚人员,须令其切实尽职,不可令其至各处奔走。盖吾人为国家民族奋斗牺牲,不怕无人知亦不必求人知。

  三、我国部队事实上给我们的教训即愈打愈强,应权其轻重,切勿姑息或稍存保全实力及侥幸之念,俗云便宜即吃亏,吃亏即便宜,决无不牺牲而能成功之理。

  四、军风纪非但为军队之命脉,实关系抗战之胜败与国家之存亡,希特别注意。所谓军风纪,即由不扰民始,凡扰民之部队未有不消灭而能生存者。

  右告各级将领,有则痛改,无则加勉。诚。十月十四日。



  电郭忏径报委座照甲案办理二十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悔吾我兄大鉴:十一月十八日手示奉悉。弟意以照甲案办理为妥,请径报委座或总长何核遵可也。诚。十一月二十七日。



  电贺衷寒调整机构并请兼任办公厅主任二十八年十二月七日

  西安行营政治部谷主任转贺秘书长君山兄:本部调整,已奉委座批准。设一办公厅,下辖总务处、交通处及机要、文书、人事、编审、调查等组。﹙原秘书处取消﹚除办公厅外,并设四厅:第一厅专掌人事,第二厅专掌训练,第三厅专掌宣传,第四厅专掌经理。如此,则各厅较有中心,并可沟通。办公厅主任,请吾兄担任,以一事权;至各厅厅长,除朱代杰调第四厅厅长外,其余均照旧,并以庄明远任总务处长,张宗良调办公厅副主任。兄意如何,盼电告。陈诚。虞酉渝。



  电张厉生调整本部设计委员工作及员额二十八年十二月十七日

  张副部长厉生兄:密。查李侠公、罗任一、刘佐人、孟昭瓒、邓辉、谢仁钊、简易、滕杰、毛起、李元杰等十员均另有工作,可酌予解聘;又李宣予可改为第四厅研究员,王洽民即电请回部工作,其余各设计委员如有他就而不能来部者,亦请查明解聘。弟意设计委员不宜过多,拟暂以五十员为准。现在之设计委员,可设法派定实设计工作为要。弟陈诚。皓戌柳。



  电顾祝同商三战区政治部人选二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上饶顾长官墨公鉴:密。正纲兄奉调社会部部长,所遗三战区政治部主任缺,钧座有无相当人选?乞示遵。又委座意欲以黄麟书充任,嘱征求钧意,因伯南先生关系,委座欲安之也。陈诚。有渝。



  电严立三设鄂省动员委员会二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电严代主席:可于第九战区动员委员会之下,设湖北省动员委员会,并参照前湖北省动员委员会之成例组织之;又原第九战区动员委员会存款,除由鄂财厅担保之借款壹佰万元交财厅妥为保管,候令指拨外,并发湖北省动员委员会伍万元。陈诚。十二月二十九日。



  电严立三希来渝一晤李宗仁二十九年一月二十八日

  严代主席:密。德邻先生希望与兄一晤。能否即日来渝一行,盼覆。弟陈诚。﹙二十八﹚渝。



  电张治中商调整人事(按本件未注明时间)

  成都军校陈教育长转张主任文白兄鉴:密。顷晤启宇兄,渠表示不愿任主席,因五次主席均无成绩可言,尤其当此军事时期,更无把握。弟问其在本会服务如何?渠仅答恐情形不甚熟悉。弟意如劲扶兄及纪常兄如调较相宜位置,即以启宇兄调任劲扶兄或纪常兄缺均可,因渠意似愿仍任军职也;不然即请任本会办公厅主任。政治部办公室主任,因贺秘书长事忙,不能兼顾,前已请调袁主任守谦充任,现袁奉委座令,以不调动为宜。兹拟请改调刘千俊充任较为适当。上二项便请转报委座为祷。弟陈诚叩。



  电朱怀冰盼来渝二十九年五月十一日

  西安蒋主席铭公请转朱主任怀冰兄:密。奉委座谕,盼兄即来渝一行。弟陈诚。



  电刘千俊盼来渝二十九年五月十一日

  贵州遵义刘专员千俊兄:密。兄事已奉准,盼即来渝。弟陈诚。



  电张发奎余汉谋注意吴仲禧袒共二十九年﹙?﹚五月十四日

  四战区张长官向华兄、余副长官幄奇兄:密。闻韶关警备司令吴仲禧有袒护共党情形。请注意。弟陈诚。

  函严立三对省政略贡一得仍盼勿存去志二十九年七月二十二日

  立三兄鉴:兹因代杰兄回省之便,谨贡一得之见,以供吾兄参考:现鄂省在川境之各机关,如省行工厂等等,在可能范围内,似应设法搬回鄂境为是,假使鄂西不保而万县、重庆绝不能无事,比较还是边区深山内靠得住。对于联中办法,在过去一般浅见之徒自然反对的,但以现在敌之军事行动已整个表现此种办法之重要;固然在省府方面,尤其是你老大哥,确是吃力赔钱不讨好的事,但是我们不要说为将来整个的湖北打算,即以现在壹万多的青年来讲,我们总不忍任其流落吧?因此我以为,不但仍旧要贯彻原来的主张,而且还要加紧的领导起来才对。以上二事绝不是小兄弟好管闲事,实是一种良心的建议;此外还有一件事,亦要本小兄弟的立场来贡献你老大哥的,即在最近的将来,希望你不可再说半句不干的话,这完全是良心问题,而且事实你虽满口的今天不干、明天不干,中央是不会答应的,非但徒增个人的麻烦,实在是扰乱人心,此罪实非同小可,还是本着难先先生所说的「愈紧迫愈宁静」这两句话干下去,才是道理,最低限度,再干两年再讲罢。肃此,敬祝健康。﹙难先先生请代致意﹚弟陈诚上。二十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巴东军次。



  电薛岳略述感怀二十九年八月二十四日

  薛长官伯陵兄:密。亲译。八月九日手示敬悉。弟与兄名虽为同袍,情实重于骨肉。年来因弟累及吾兄,使人见忌者固多;而吾兄所用之人,言行失检而为他人所借口,累及盛名者亦在所不免,此吾人亟须注意及之者。弟此次回渝,委座因感寇入已深及我六、九两战区关系之密,故面谕弟电兄来渝面商种切,诚有非他人所能共喻者在也。兹吾兄仍不果来,怅惘何如。弟始终认为,委座之对吾辈,实无异子侄,每次告诫,无不出之于至诚与爱护;而弟之于兄,亦始终认为共患难同生死,祗知国家民族之生存,绝无个人利害之观念,为最难得之同志,亦绝非任何人所能挑拨离间也。弟即日赴前方督战,今后不知何时得见,亦不知有无见面之机会,此非弟不祥之语,实感此次拱卫首都责任之重,为弟应该牺牲之时,亦为弟应该牺牲之地,他非所计也。临电神驰,不尽缕缕。弟陈诚。敬辰渝。二十九年八月二十四日重庆。



  手示拟训令各部告以六战区之任务希积极准备二十九年八月三十日

  委座谕:

  一、军事第一。第六战区第一。

  二、吾人认为,今后敌人仍着重军事进攻,其目的自在我最感威胁之重庆,其路线定取最速可达其目的之长江两岸,即本战区,此即委座所谓本战区第一之意义。

  三、以上所述,亦可知本战区之重要性与吾人责任之重大。然本战区成立伊始,一切毫无基础,所恃者仅吾人亲爱精诚与不成功便成仁之革命精神与决心耳。

  四、吾人自信一定可以克服任何困难,争取最后胜利,而过去之对己估量不足﹙认为不能同敌打仗﹚对敌估量过高之动摇观念与败北主义者,均无异助敌。吾人应彻底粉碎之,而发扬我革命军人无敌之气慨与死得其时死得其所之决心;同时利用时间争取时间,作积极准备,尤其注意训练,完成吾人之革命使命。至要至盼。诚。二十九年八月三十日。恩施。

  照此拟训令各部。



  电卢作孚等请派员来施二十九年﹙?﹚九月九日

  重庆后勤部俞部长樵峰兄请转作孚、淬濂、经略兄:密。敝部购粮委员会,因候兄等派员前来始能开始组织,时间急迫,请兄等即派员先来恩施,面洽一切为盼。又淬濂兄所介绍之徐国栋,鄂省各县长中并无此人。并闻。弟陈诚。佳酉。



  手示拟电叶中青结报余款二十九年﹙?﹚十二月十八日

  电叶科长中青,前卫戍总部及前第九战区经费,希限期结报。又所有余款,悉数交徐佛海接收,项目保管,不必拨垫或借用;如其它机关有必要时,亦须经诚批借。诚。十二月十八日。

  电张厉生拟派刘旭辉为三十七集团军总部特派员二十九年﹙?﹚十二月二十日

  重庆政治部张副部长厉生兄:密。拟派刘旭辉同志为三十七集团军叶总司令肇部政治部特派员,请征求刘同志,如同意请即发表为荷。弟陈诚。皓柳。

  电刘千俊查明段李冲突事并通令知照三十年﹙?﹚六月六日

  恩施湖北省政府刘秘书长千俊兄并转怀冰、伯谨两兄:密。请将此次咸丰段县长与长阳初中李校长,因互相冲突而撤职情形查照。党政军工作人员因不能亲爱精诚而规定处分之办法,通令各级知照,并说明年来本省党政军同志之一致精神至为可贵,此次段、李之举,在法不能不执行。同时在此抗战期内,同志中而有此举发生,实为我鄂省之一污点。今后望各同志更加惕励为要。陈诚。征午辰。六月六日辰溪。

  电刘千俊通知举行总检讨及假移交三十年六月九日

  恩施湖北省政府刘秘书长:密。请通知各单位主管人员,于六月底应举行半年来工作之总检讨与业务假移交为要。陈诚。佳常。



  电张治中论日寇动向三十年六月二十四日

  重庆政治部张部长文白兄:密。承示国际情形,甚感。倭寇今后动向,南进公算已由百分之九十九变为百分之一,而北进当有可能,其原因除:减去其大陆政策之威胁,一贯的反共政策,投机之外,尚有:误认我国之抗日完全恃第三国之援助,如无第三国之援助,绝不能支持至如此之久﹙所谓第三国自然是指苏联与美英﹚;认苏联之基本国策,一面赤化中国,一面削弱日本,即一面以中共要挟我中央,一面助我抗战消耗日寇也;可利用我东北民众及苏联,因我东北民众固不满于倭寇,但对苏联亦无好感也。惟弟意则始终认为,吾人同时尤须注意者,即敌对西犯实为其主体,以其过去深感第三国对彼之敌意,使彼不能不留相当本钱作对付第三国之准备,故不敢以全力对中国作孤注之一掷。今则所谓第三国,除美国之外,均有自顾不暇之势,在彼认为,绝无力干涉中日战事,即美国,以其国内种种关系,亦绝无攻日之可能,此正其举全力打击我国千载一时之机会也。「总之,敌之北进于我有利,而凡于我有利者即敌之不利,敌于此自多顾虑,此亦判断敌人动向所宜注意者」。未悉兄意以为如何。特

  电请参考为荷。弟陈诚。敬黔。六月二十四日黔江。

  函张厉生拟请来省指导教职员暑期讨论会三十年七月九日

  厉生吾兄勋鉴:迭奉来示,藉聆均悉。惟弟每次戎马倥偬,未及一一奉覆,殊深歉仄。关于国际局势,自德、苏战事发生后,诚如吾兄所见,已日趋明朗,而于我确属有利也。日前曾奉委座电谕,就当前局势、敌寇动向与我之对策三端加以研究,旋经拟具腹案专呈鉴阅。兹特将该项复案附上,望吾兄有以教之。又鄂省高中学生集训及各中学教职员暑期讨论会均于今日开始,一般精神尚佳,鄂省教育或从此有以推进,未悉吾兄与立夫、一樵先生能否莅临鄂指导?此间诸同志均不胜盼望也。前方敌情无甚变化,但极恐慌耳,以现在情形判断,非予以打击恐不致自动放弃宜沙也,刻正积极准备,候命动作,惟不知中央有此决心否?专此奉复。敬请党祺。﹙立夫先生、一樵先生请代致意﹚弟陈诚。七月九日恩施。



  电薛岳告以湘省人事之决定经过三十一年一月三十日

  长沙薛长官伯陵兄:密。养电敬悉。吾兄公忠体国,勋劳卓著,委座倚俾特殷,希望尤切,吾人处此艰巨之局,绝不宜言辞。至军政分治,中央已成定案,刻正分别着手调整中。以湘省地位之重要,自不能轻易托人,吾兄荐尤青兄自代,此种忠诚实为敬佩,惟委座已决定调尤青兄至三战区,襄助经扶先生。弟意以湘省民情及吾等关系,除尤青外,当以东原兄为宜。委座已于二十六日会报时提出讨论,咸认极为妥当。总之,今日委座对于人事极为重视,吾人之出处,一唯委座之命令与革命之需要而定,以减委座对于人事上之困难,想吾兄当以为然也。隆冬天寒,尚希为国珍重,并盼示覆。弟陈诚。元月三十日。



  电薛岳吾人唯知致力军事愿以陈献章之言互勉三十一年二月二十六日

  致伯陵兄函稿。三十一年二月二十六日恩施。﹙此函由琪翔先生带交﹚

  伯陵我兄勋鉴:弟自渝返鄂后,满拟约兄一谈,惟因此间军事急需调整与省政之准备移交,以及中央为六战区试行军需独立,简派陈署长初如兄等来施召开经理会议,致一时未得与兄晤面为憾。兹因琪翔先生来湘与兄商筹以盐易谷之便,特请转达弟意,盼与详谈为荷。

  总之,吾人处今日之环境,除本吾党之政策、中央之命令以及群众之需要,以精诚不息之精神努力以赴外,别无可言。惟以军事第一、胜利第一之真理,吾人更须致力于军事,此实为全国民众,甚至全世界人士共同之期许也。此次湘北之捷引起一般之同情,即为明证。

  吾兄在湘,励精图治,人所共知,但仍有不满于吾人者,此更可以知我国今日政治之复杂矣,而吾人自然祗有忍耐包容。昔陈白沙献章先生示学者帖「……」,深佩古人修养工夫,特录以自勉,想吾兄当有同感,故抄寄吾兄一阅。

  又关于以盐易谷之举,实为解决民生主义经济政策比较可行之一法,请兄注意及之。端此,余请琪翔先生面详。即颂军祺。弟诚手启。

  函张治中略陈战斗序列及一般生活意见三十一年四月十五日

  文白吾兄勋鉴:此次中央召开第三届参谋长会议,敝战区派悔吾兄来渝出席。前在电话中所谈关于战斗序列及一般生活问题,兹以悔吾来渝之便,特奉陈管见,藉备吾兄参酌。

  关于战斗序列者,计自抗战初期迄今,战斗序列冠以战区名称,其原意重在「守土有责」,故完全以地区为准,并以防守性为主。时至今日,战区名义似已颇有流弊,一则容有形成地区观念,再则军政职责分际不清,对于纪律、士气、民心均有影响。为打破以上现象并转变军民观感与将士心理,并提高反攻精神,争取抗战胜利计,对于现行战斗序列似有重新研究之必要。兹拟具原则如次。

  取消战区名称,打破地区观念,仍以委员长行营或其它妥当名义,为各战区最高军事指挥机关;其下分为若干路,将资深之现职司令长官调升为行营主任或副主任;其余之现职司令长官以及资深现职副司令长官暨集团军总司令,分别改派或调升为路司令长官及副司令长官;并拟就上饶、桂林﹙或衡阳﹚、昆明、万县、西安、兰州六处,设置行营。以上原则,吾兄如认为可行,请即拟具具体方案,呈报委座暨总长鉴核。

  关于生活问题者,此确为今日重大之问题,然细加研究并非绝对毫无办法之境,其关键只在吾人能否决心按照主义与政策切实去做。换言之,要解决目前生活问题,唯有以自力更生之精神,实行民生主义的经济政策,其事不仅可能而且切实有效。兹检奉《湖北省抗战期中民生主义经济政策之实施》二册、《太平洋战事之爆发与我国自力更生国策之确立》五册,即乞教正。

  以上所陈,卑无高论,关键所在,惟视决心与厉行耳。政治部及青年团,年来经吾兄惨淡经营,已具规模,不复赘辞,但恳吾兄「时时为整个全局设想」,向委座及总长多所建议。兹一二年中为抗战最艰苦困难之关头,如上述之战斗序列及一般生活问题,随时均有影响战斗意志与社会秩序,而如何策画周详,施行有效,均值得吾人特别注意也。弟深惧无补时艰,故不能不呼吁于吾兄也,尚乞吾兄进而教之。无任企幸。专此,敬颂勋安。弟陈诚敬启。三十一年四月十五日。

  函张厉生告以此间军政设施三十一年四月十五日

  厉生我兄大鉴:三月三十一日手示敬悉种切。阮君又玄此次脱险来施,详述年来之经过,深佩其毅力与精神,并感国家之不统一与政治之不上轨道,不知糟蹋多少人才也。弟兼主鄂政,原祗求三民主义与本党政策之见诸实施,并求政治配合军事以争取抗战之胜利,聊尽吾人应尽之责耳,现一切正在试验期中,尚无成绩可言也。自太平洋战事爆发后,一般情形正如吾兄所示,然细加研究,实于我利多害少,而最显著者,即自力更生之精神当可从此树立;至于人民生活确为今后最值得注意,因此问题如不得妥善办法,其影响所及,非但增加困难而已,而社会之秩序与战斗之意志均受其波及,甚或妨碍抗战之胜利也,然此问题并非绝无办法者,换言之,如吾人假能实行三民主义经济政策,定切实有效也。兹检奉《湖北省抗战期中民生主义经济政策之实施》二册,即祈教正。至于英美两国,先总理在〈中国存亡问题〉述之最详,其根本错误,实在资本主义养成自私自利自大自尊之根性。自有如吾兄手示,所得之结果,惟因彼之失败,一面因加重吾人之责任,然亦未始不是一劳永逸之举也。弟于去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出席湖北省党政军新年团拜,报告「太平洋战事之爆发与我国自力更生国策之确立」,兹已印妥,特奉上两册,亦请指正。此间刻正专力于干部之训练与军需之独立,全部干部团长以上已训练三期,收效颇佳,中下级干部亦正分别调训中;而军需独立,各级非但无反对者,且均热望其成功而奠定整军之基础,此堪以告慰于吾兄者。兹附「第六战区经理会议录」一份,其中誓词﹙十九页﹚完全针对目前各部队对于经理之弊端有所感而定,如军需再不独立,真不知断送多少将领也。草此奉覆,敬颂近祺。弟陈诚敬启。三十一年四月十五日于恩施。

  函呈何应钦敬呈管见以备参考三十一年四月十五日

  总长何钧鉴:此次中央召开第三届参谋长会议,职部派郭参谋长忏,率同各级参谋长来渝出席,除会议事项另有提案外,敬呈管见数端,以备钧鉴。

  关于军需独立者。﹙与上委座函第三项同不另抄﹚

  与致文白兄函同。

  以上两项,是否有当,敬乞钧鉴。专肃,敬请钧安。职陈诚。三十一年四月十五日。

  函张厉生告以辞职真相并论挽救危机之道三十一年六月八日

  厉生吾兄大鉴:两奉手教,深感关爱之切。此次弟之辞职虽已成过去,本不足重述,即一般之传说亦不足辩明,惟相知如吾兄者,如不相告似感不安。兹特略为道及,此事真相并非参议会与省政府之问题,故与其说参议会少数不明政情之士,出而与政府为难,不如说本省府少数人,因别有作用,其目的原非对弟本人,其欲打击各厅长之策划则酝酿已久,不过利用参议会开会时,乘机开始运用其卑劣手段耳。

  自弟以负责态度提出辞职后,社会上确有两种表示,一种认为今日之湖北,绝不容弟辞职;另一种即如吾兄所云,未免失之轻率也。但此两种说法,弟均未敢自承。由前之说,一则弟始终认为以弟之不学无术,在社会上真所谓「有我不多」、「无我不少」,何至非弟不可;再则假使今日之湖北非弟不可,而弟在此时期提出辞职,岂非事近要挟。弟之律己,自信尚不至此。至于后一种说法,弟个人亦曾经再三之考虑,认为如不欲为湖北负责则已,如欲负责则首先应为向弟负责之同志完全负责。各厅长中如有不称职者,尽可以正当之手续撤换之,绝不容出以任何操纵挑拨之行为。

  此次参议会开会,原以教育厅长为攻击之目标,因弟出席报告施政经过时,表示对于教育之责任完全由弟自负;因之转移至建设方面,并利用万县纸厂与中央调换机件问题小题大作,而向建设厅长攻击。姑不问调换机件本省并无吃亏之事,在此抗战时期,纵然将全厂由中央接收,只要是国家整个之需要,在弟亦认为正当之举,任何人均不应有异议。何况今日各省之财政已归中央统筹负责,尤其湖北每年预算大部由中央拨补乎?弟每思今日湖北本无成绩可言,如果说有成绩,则其功实应归之于中央,盖以湖北今日之财政情形,任何巧妇亦难作无米之炊也。弟尝谓今日之湖北欲有办法,必须先使中央有办法,如中央有办法则湖北绝不会无办法;反之,中央如无办法,非但湖北无办法,无论任何个人与任何地方均绝不会有办法。弟之作此说,实欲以身作则,打破自私自利者之观念,奠定建国之基础也。今仍有借口地方利益而不顾国家之需要者,弟实自愧德薄能鲜,诚信未孚,而不足以收感动之效,只有诉之于中央之裁夺,听候社会之公评。盖吾人来去自须光明磊落,绝不愿作无聊之敷衍应付也。现在事实真相业已大白,中央既有明白指示,而参议会方面,尤其蘅青先生本人均不直一二人之所为,此事在弟个人虽负轻率之讥,而对鄂省之是非与政治之正气或亦不无裨益也。吾兄以为何如?

  此外,手书所示「迩来人心惶惑,咸集中于经济不能维持一问题」,近自渝来前方之同志,亦均道及,并均以渝之危机为虑。弟对于经济为门外汉,真不知从何说起,惟每以身为党员及所处之地位与责任关系,不能亦且不许不去诚意研究总理之遗教,而求有以解决之道。研究结果,以为唯有以自力更生之精神,实行三民主义的经济政策,并尽可能运用现品以代通货之用途,尤以对于薪给工资之支付及物价之平定为然。自此间试办以来,其事不仅可能而且切实有效,且深信凡事如能本总理知难行易之遗训,择善而固执之,断无不成之理。时至今日,尚有如兄所云:「机构之多,人言之杂,私人利害之丛脞,一议之兴众口阻之,一事方举多方挠之。盖以萎靡之人心,模棱之态度,善者无辅,强梁者得逞;贤者势孤,不肖者比周;积习已深,来头甚大,非一朝一夕一手一足所能挽救。」真所谓「怠者不能修,忌者畏人修」也。言之痛心。细加研究,其症结所在,仍在未实行主义之过也。如真能决心实行主义时,真敢反对主义者今尚未见其人,即万恶之共匪与汉奸,尚且欲利用三民主义作号召,其它可知矣。弟每以为欲使「怠者不敢怠,忌者无从忌」,祗有实行三民主义之一法,亦即以简制繁之道也。

  总之,天下事穷则变变则通。以目前内外之多故,种种之压迫,以弟观之,不久必变必通,定可在领袖领导之下,踏入三民主义之大道。此吾人可以确信而欣慰者也。匆此奉复,言不尽意。即颂党祺。弟陈诚上。三十一年六月八日。

  函复张治中感念时艰略陈尽忠报国之道三十一年六月十日

  文白吾兄大鉴:接读五月二十五日手示,敬悉种切。吾兄清恙已愈,至慰下怀,至祈加意珍摄,无任企幸。弟自问以无所长,惟对于主义与领袖,窃慕古人所谓忠义耿耿、公诚自矢之义,故不避嫌怨,不计毁誉,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因此开罪各方,负咎多矣。独吾兄能不见责,反以此相勉,真令人衷心感激也。关于个人行止,屡蒙关注逾恒,推许之厚,尤为铭感,然就过去弟在中央服务之教训而言,不仅对此深有感慨,亦且极为恐惧。近接渝中友人来函有云:「夫以中央机关之多,人言之杂,私人利害之丛脞,一议之兴众口阻之,一事方举多方挠之。盖以萎靡之人心,模棱之态度,善者无辅,强梁者得逞,贤者势孤,不肖者比周,积习已深,来头甚大,非一朝一夕一手一足所能挽救也。」真所谓概乎其言也。

  总之,以今日一般人对于主义认识之不足,遵奉之不诚,实行之不力,已如吾兄所云:「观念未能尽同,步趋亦不一致」,殆为必然之结果,亦即季陶先生十余年来苦口呼号之「共信不立,互信不生也」。吾兄又云:「兼之领袖之宽大、总长之持重,致有许多应做到之事不能做到,有许多应解决之问题不能解决。」诚为经验之谈。本来宽大、持重均为吾国吾党一贯之盛德,且以有其苦衷在焉,吾人非不知之,但今日全国人心所仰望于领袖、总长者,已不止此,而为更进一步的必要之措置。换言之,即须「于安定中求改进」、「于宽大中求核实」,方能收取循名核实,计日程功之效。否则一仍旧贯,坐视浮沉,弟即不自爱惜,究何以报领袖与总长,亦何补于党国乎?正所谓「非宽大之过,实颟顸之过」也。

  承示吾兄愿以古大臣风度辅弼领袖,读之至足令人感动,诚以吾人平昔对于古大臣之所以不胜钦服与倾慕者,盖在其心目中时时刻刻祗有为国家之一念,而毫不杂以个人一己之私,此所以能达成圣君贤相之治,臻国家于富强康乐之域。前年渝中聚首,弟所以认吾兄「无私心无野心」者亦即在此。以弟不才,前此服务中央,愧无寸效,兹读手示,愈不能不望兄之偏任其劳,勉为其难也。

  此外,关于吾兄对于青年所拟之四种办法,则弟意恐均未能得领袖之许可。为兄个人计,固亦愿兄能摆脱,但就环境观察,此举在目前可能性恐甚少。因此,祗有望兄仍以积极之精神力求改进之一法,兄对政治部更张之成效即其一例也。至于湖北政治情形,过蒙藻饰,且感且愧,现在一切均在试办期中,尚无完满成绩可言。惟对于总理之主义,必当竭尽一切精神及力量以求其实现,且深信吾人如能诚意实行主义,必能突破一切难关,而在弟个人则只有以勤补拙、以诚自效,且就一般人对于吾党主义究竟能否实行,究竟能否收取实效之怀疑心理,为总理之主义与总裁之训示一伸其冤屈而已。吾兄以为何如?

  至于军需独立问题,关系建军前途甚大,诚如尊论,弟对此事曾考虑再三,认为与其坐待溃决,不如起而奋斗,故决定不顾一切,督饬各级务必遵行,现虽不敢即谓已完全成功,然亦引起一般之注意,达到初步普及之阶段。今后困难仍在所不免,而其能否完全成功,则端视吾人之能否至公至诚始终择善而固执之也。循诵手示,所感万千,言不尽意之处,诸维惠察是幸。专复,即颂近安。弟陈诚上。六月十日。



  电刘千俊指示省政四事三十一年七月八日

  恩施省政府刘秘书长千俊兄:密。本省原合作管理处即改为社会处,并仍以吴嘏熙任处长。本省府所属关于社会事业如:合作联社及民厅之社会科与赈济会等,均归并社会处。动委会可即筹备成立,并将本省府除中央规定之厅处及文艺委员会外所属各单位一律归并动委会,即请罗委员贡华兄负责筹备。转知朱厅长一成兄,建筑天桥之工程师,应即撤职查办,并即照朱技正设计计划,另派专人负责,限期完成为要。又恩施至石门坎公路,路面太坏,尤其宣恩境内更甚,应即修理,并不妨派员至湖南或豫西,参观邻省对于养路之办法。高工决仍在大岩寨,又医学院及工学院决在大岩寨至小关间选定地点,即行筹备,科学馆亦应即迁至大岩寨附近为要。上四项,请分别提会办理。黔。陈诚上。午庚。



  电刘千俊发特支费并转知研究计划教育等问题三十一年七月九日

  恩施省政府刘秘书长千俊兄:本府委员、秘书长、厅长及彭副司令、左教育长,自七月分起,每员每月发特支费各伍佰元;各处长每员每月发特支费各佰元,均由主席特支费内开支。通知伯谨兄赴渝参观各同志请先参加教职员讲习会,待诚回施后,再行决定行期;并请多研究计划教育与公费制度,如有不能解决之问题,待诚回施后再行研究。龙潭。陈诚。七、九。



  电郭忏转饬各县协助完成阻塞战三十一年七月十日

  恩施郭参谋长:通知湘、鄂两省府,请转饬本战区内各县府﹙可指定县分﹚,尽量协助军队,完成破坏阻塞战;初如兄欲调罗楚材同志至中央服务,可照调,遗缺即由白雨生同志兼任。阮。陈诚。灰午。



  电张含清来恩施一行三十一年九月六日

  赣州江西行政人员讲习院张教长含清兄:有要事相商,能向熊主席天翼兄请假来恩施一行否?弟陈诚。鱼施。

  函朱一成指示经建计划概要应修正各点三十一年十一月十五日

  恩施刘秘书长千俊兄转朱厅长一成兄:密。本省经济建设计划实施步骤概要内大体均甚妥,惟「贰」似可改为「经济建设在整个国家建设中,着重农业与工业相配合及农业工业与国防民生相配合」,并「以下照旧」;又新中国经济建设表解内业务格本省及各县栏内「贸易」二字似可改为「合作」二字,如有其它妥当字样更好,贸易范围格「贸易」二字亦似以改用其它字样为妥,原格本省栏内「国际」二字似可取消,各县栏内∣∣「省内」二字可改为「县内」,「国内」二字可改为「省内」,并加「由省府统筹指示办理」。如何,仍请提会讨论为盼。职陈诚。删常。



  致陈夫人函二十九年一月一日

  曼意妹爱鉴:别后半月,因每日可通电话且邮寄不易,故未写信,实为结婚以来所未有也。

  今天各处电话特别多,除七时团拜,十七时﹙下午五时﹚对七十六师校官以上训话外,自早至晚整天打电话。今天的团拜我的训词很简单,希望大家本亲爱精诚之精神,共信共行,以﹙为﹚今年胜利之端,并祝大家健康与胜利。回想去年的今天,尤其是我们结婚的日子的情形,自然不能不使我们加上一层怨恨倭子鬼,然检诸此次来韶,对个人固然似乎有许多讲不出的话,但对大局确已收效不少。因我未到之前,大家除准备放弃韶关外别无他法,今后能否守得住,固是另一问题。然在目前情形,如南宁不能克服,而韶关又失守,恐整个影响,非想象所能及。我们即同在重庆过年,亦决不会有兴趣也。

  广东情形比广西为好,因广东民众确能协助军队,而广西则求其不妨碍军队作战,各部即满意万分矣。该省对于民众之组训,实祗做到宣传工夫,其实人民对于政府,在平时则虽不敢言而敢怒也,故一到战时而一切弊病均暴露无遗矣。

  今年一开始即说人家短处似不应该,但此种情形亦祗能与吾妹言之也。总之,广西前途如不切改,殊觉可虑,尤其因为一向反对中央之观念,较之对敌决有过无不及,虽健生时常通知各级转变观念,然一时亦无济于事也。又广西本极贫穷而生活又高,民众征工筑路,中央规定每日每工四角,而地方政府仅发贰角伍,不但从中渔利,并且说中央不发钱,此种手段可恶又可笑也。

  由妹电话知,妹所患之病是怀孕,以理固足喜,但以妹之身体计,实在是能节育为妥。

  此函一早就想写,因事忙无空下笔,直至现在始写完草此。敬祝年禧,并叩母亲福安。修兄手启。二十九年元旦韶关。﹙二日早二时写完,但何时能寄出尚成问题﹚

  致陈夫人函二十九年六月二十六日

  重庆政治部陈部长夫人:密。现前方军事已停止行动,敌亦无力向我进攻,中央为保护重庆计,仍恢复六战区,决定由我负责。我已电请委座,请考虑该战区种种,困难固意料中事,但恐仍与过去徒负其名,实际不能来负责,个人痛苦甚至于牺牲之事小,惟对国家毫无裨益,实非我所愿。此次宜昌之失,可说失于一年前我之建议请注意而未采纳,言之殊为痛心。拟日﹙内﹚赴巴东,何时回渝尚难决定。修。寝未。



  致陈夫人函二十九年七月七日

  重庆陈夫人:密。七书悉,六战区长官命令已发表,我已于今日呈报,于今日就职。在七七三周年之今日,复就斯职,实有无限之感想,惟有加倍努力,灭尽倭寇耳。修。虞。











|<< <<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