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禁书禁闻馆 >> 历史真相 >> 陈诚回忆录之抗日战争 >> 第七章 第二节 不虞之誉

|<< <<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 >>|
第七章 第二节 不虞之誉

  一



  民国三十一年(一九四二)十一月六日,重庆《大公报》发表了一篇以〈鄂政见闻所感〉为题的一篇社论,中有一节云:

  政治本是管理众人之事,政府握魁柄,临万民,最要在立信。民无信不立,临民而无信,如何能治?……这所谓信,乃是法的精髓,以信明法,政无不行。陈辞修将军治理鄂西之地,何以能有成绩?第一他本人干净,有能力,有诚意,苦干实干,劳怨不辞。第二他有一群共甘苦而有志趣的干部,大家认真做事。第三他能诚信无欺,令出惟行。湖北行物物交换,定量分配,皆是极复杂繁难的事,实际并未曾先做精密的户口调查,但当局矢诚矢勇,相信人皆诚信无欺。惟一旦查出弊端,则必严法以绳,毫不瞻徇。吏廉民服,振领而治。湖北行完全教养的义务教育,有魄力。湖北禁毒,见烟就杀,真蛮干。这魄力,这蛮劲,都由诚信而来。当然鄂地偏小,较易治理,但以小喻大,也是一理。……



  二



  三十二年(一九四三)六月二十九日,重庆各报载施垣各界欢宴慰劳团。引中央社恩施二十六日电云:

  全国慰劳总会鄂西将士慰劳团抵此后,备受军民各界热烈欢迎。二十五日……下午六时,鄂省党部、省政府、高等法院、青年团支团部四机关,假第三公共食堂联合欢宴。席间,黄主委建中代表四单位主人致词欢迎,继由张团长继于热烈掌声中起立致词,略谓:「此次鄂西大捷,震动中外。慰劳团受全国各界人士之托,专诚来鄂西慰劳陈长官、孙代长官暨全战区忠勇将士,同时并以慰问鄂西民众。深感此次大捷,除在军事、政治方面价值极大外,更可视为三民主义与倭寇侵略主义战斗之胜利。此来目睹新湖北之种种建设,处处均足以表现湖北为三民主义真正之实验省分;尤使吾人感动者,厥为陈长官之革命生活,其住屋之简陋,与自奉之菲薄,殊足令人敬佩。故除一般建设外,仅就陈长官个人生活之刻苦一点观之,即为其它任何省分所未曾有,此种精神诚足为全国效法。至于鄂省各级工作人员之精神,自不待言矣。本人拟即将离施返渝,此实为临别前衷心之语,绝无丝毫恭维之意。由鄂省民生主义经济政策推行之顺利,可知总理『知难行易』学说之真谛所在。本人深信此种制度,既可行之于恩施,亦必可行之于全国各地。」……



  三



  三十二年(一九四三)六月二十九日,重庆《扫荡报》发表一文,题为〈鄂西纪行之一〉,内云:

  恩施是新湖北的心脏。脚一踏进湖北的边境,就给人感到一种朝气勃勃的新气象,到了恩施,只要你愿意把视线深入,进每一个角落转一趟,你就会晓得这新朝气是从哪里产生的。

  在恩施你看不到一套漂亮的西服,大家都是布衣布鞋,两脚当车。在恩施你也看不到搽粉抹脂的摩登女郎,一件蓝布旗袍是便服也是礼服。在恩施你更不能大吃大嚼,招待外宾也仅能是六十元一桌的席﹙六菜一汤﹚。这不是说恩施没有一个有钱的、懂得享受舒服的人,而是穿著漂亮、举止阔绰的人们,回答你的不是欣羡尊敬,而是卑视!这种风气的养成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也不是政府当局一纸命令所能办到的,它是由于省政最高主持人以身作则的实践模范行动所一点一滴堆积起来的。

  湖北并不是一个富庶的省分,深山丛岭占去了大部分的面积。冬季雨量多得使人讨厌,农作物需要雨水的季节偏偏连接三、四个月不下一滴水。整个鄂西北都在靠天吃饭,吃得起米饭的人家很少,哪一家都要用杂粮果腹。解决粮食问题,需要从增产着手,增产的首要条件在发展水利。发展水利需要钱,而湖北又是穷的,事情不能畏困后缩,没有平路可走只好爬坡,虽然困难也得干。湖北今年规定为水利年,一保一井一塘一坝运动,正在积极进行中。建始最近建筑了一条长十华里足够灌溉二千亩田的水渠,去年二月一日动工,今年五月底完工,费工四万日,用费仅十五万元、苞谷二百四十石。今天记者赴巴东经过此地,特下来参观了一番,工程之艰巨,缺少点勇气或毅力的都不敢问津。可是困难终于排除了,现在无数的田亩都在吸着它的水,每一个农民都张着笑脸在等待着今年的丰收。像这样的水渠正在动工或已动工即将完成的还有很多。

  新的事业需要新干部来创造,乡镇保甲长正在逐渐选用训练过的优秀青年来负担。

  要推进社会走入现代化,发展文化、普及教育是先决条件。过去我们的教育,有一个传统的毛病∣∣盲目的制造。结果是需要的人才没有培养好,不需要或不急需要的人,倒教出一大堆搁起来。湖北教育甩弃了这条害人的路,实行着需要什么,就教育什么人的计划教育。在整个计划下,配合各自的志趣,规定他的学习课目,毕业出来没有失业问题,社会上却添了一批有用的力量。……

  兵役是当前一个重要问题,在湖北兵役没有一点流弊,这话谁也不敢说,既然旧的社会还未完全改观,实际上也不能有此要求。但像绳子绑拉这种现象确是少见。……

  湖北的物价比旁的地方,比较稳定的多,原因是物价管制,不仅注意消费方面,而且更注意物资的掌握。物物交换制度,正逐渐由省会推行至各县,由少数类品推行至其它物品。

  湖北就这样以一点一滴的努力堆积起来强大的力量,以崭新的姿态,呈现在抗战的祖国面前,迎接了这次鄂西会战。决定战事担负的是军事、政治、经济、文化、教育诸力量的总合。从新湖北的精神,我们可以看出这次鄂西大捷的获取不是偶然的。



  四



  张溥泉(继)先生于三十二年(一九四三)六月鄂西大捷后率领慰劳团莅施慰劳。二十五日,于四机关欢宴会中曾当众致词,语多奖饰,已见前载。张先生逝世后,有人抄寄其在施慰劳时之日记一则,对于我尤有溢美之词,其文云:

  二十四日,开慰劳大会。鄂省老同志殊少,惟李小垣君尚健在。辞修时来谈,关于三民主义之研究,多独到处。以民权主义,方是真民主精神,何必怕人说我不民主邪?此种议论,早不闻本党人倡导。如辞修者,真凤鸣于九皋矣!



  五



  湖北省临时参议会副议长胡忠民先生因我奉命远征,赋诗赠别,并为之序云:

  辞修先生,以命世之英,入赞中枢,出当方面,努力革命,洵党国柱石。兼主鄂政三年,实行主义,大有四方风动之概。顷重膺新命,统军远征,经文纬武,国事贤劳,爰就所感,赋长句二章,以表景仰,而壮其行:

  风云际会见斯人,一扫尘埃万象新,细柳营前威似夏,甘棠树底惠如春,殊勋自昔兼文武,标格于今识凤麟,江左夷吾天下望,九洲独倚起沉沦。

  坐镇山城事足豪,长征又报换征袍,旌旗日暖蛟龙动,羽翮风轻鹗隼高,定远玉关开土宇,伏波珠浦靖烟涛,汉家盛事谁能复,端仗将军汗马劳。



  六



  三十四年(一九四五)二月三日,重庆《新民日报》载有︿创官场新纪录陈诚交代清白﹀新闻一则,引中央社恩施二日电云:

  鄂省府于去年八月改组,陈前主席曾谆谆以「交代者力求清白,接收者切勿含糊」等语相昭勉,中央并电派该省高等法院郗院长朝俊监交。全部交接办竣时,单就各厅处余款一项而言,总数达一亿一千余万元。移交现款之多,实开各省之先例。

  以上所录,是从称誉我们的文献中择存其一鳞半爪以资纪念而已。孟子极称有本之水,以其「盈科而后进」,可以「放乎四海」。至若无本之水,如「七、八月之间雨集,沟浍皆盈,其涸也可立而待」。因此他说:「故声闻过情,君子耻之!」我对于各方对于我们的称誉,也同有此感。

  然而为什么还要录存几段呢?

  因为我觉得中国人情宽厚,肯于「与人为善」。只要你真能诚心实意地为人民做事,社会就会体谅你的苦衷,宽恕你的过错,而稍有小善可取,还为之大事揄扬,以示鼓励。所以纵然明知是一种「不虞之誉」,然因其盛意可感,故仍录存一二,以志不忘。











|<< <<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 >>|